《智慧奥秘》

第15章 坦陀罗用光的静心技巧

作者:奥修

1973年3月31日于印度孟买

经文:

将你的本质想成光线,从一个中心到下一个中心,由脊椎骨上来,因此在你里面升起“活生生”

或者在空间当中,将这个感觉成闪电。

将宇宙感觉成一个半透明的、永远活着的“在”。

人可以以三种方式被考虑——以正常的、不正常的、或超正常的,三种方式被考虑。西方的心理学基本上所顾虑到的是不正常的、病态的,是顾虑到那些从正常的层面掉下来的人,是顾虑到那些从正常模式掉下来的人,而东方的心理学、坦陀罗和瑜珈是从超正常的观点来看人,是顾虑到那些超出正常模式的人。这两者都是不正常的。病态的人是不正常的,因为他不健康,超正常的人也是不正常的,因为他比任何正常人更健康,所不同的在于负向或正向。

西方的心理学发展成心理治疗的一部分。弗洛伊德、容格、阿德勒和其他心理学家,他们都在治疗不正常的人、治疗心理有病的人,因此整个西方对人的态度都变成错误的。弗洛伊德在研究病态的个案,当然,健康的人不会去找他,只有那些心理有病的人才会去找他,他研究他们,而因为那些研究,他就以为他了解人。病态的人并非真正的人,他们是生病的,而任何基于对他们的研究所导出来的东西一定是深深地错误而且有害的。它被证明是有害的,因为人被从病态的观点来看。如果头脑选择一个特殊的状态,而那个状态是有病的、是病态的,那么整个对人的观点就变成以疾病为基础,由于这种态度,整个西方的社会都往下掉,因为有病的人变成基础、异常的人变成基础。

而如果你只研究那些不正常的人,你就无法设想任何超正常人的可能性,“佛”对弗洛伊德来讲是不可能的、是无法想象的。他一定是虚构的、神话的。佛不可能是一个真实的存在,弗洛伊德只跟生病的人接触,那些人甚至还达不到“正常”的水准,而任何他所说的关于正常的人,是基于对不正常的人的研究,它就好像一个医生在作研究,没有一个健康的人会去找它,健康的人不需要去找他,只有不健康的人会去找他。藉着研究那么多不健康的人,他在他的头脑里创造出一个“人”的照片,但是那个照片不可能是属于人的,它不可能是,因为人并非只是疾病。如果你将整个对人的观念建立在疾病的基础上,整个社会都将会受苦。

东方的心理学,尤其是坦陀罗和瑜珈,也有对人的观念,但是那个观念是基于对超正常人的研究,例如佛陀、派坦加利、山卡拉、那卡珠那、卡比儿、那那克等,这些人已经到达人类潜能和可能性的最高峰。最低的没有被考虑进去,只有最高的被考虑进去,如果你考虑最高的,你的头脑就敞开了,你就能够成长,因为如此一来你就知道更高的达成是可能的,如果你考虑最低的,那么就不可能有成长,因为没有挑战,如果你是正常的,你就觉得快乐,你觉得没有异常就够了,你觉得没有在精神病院就够了,你能够觉得很好,但是没有挑战。

如果你寻求超正常的,寻求你能够变成的最高可能性,如果已经有人变成那个可能性,如果那个可能性在某人身上变成事实,那么,成长的可能性就打开了,你能够成长,有一个挑战会来到你身上,你不需要满足于你自己,更高的达成是可能的,而他们在呼唤着你,这必须被深入了解,唯有如此,才能够构思坦陀罗的心理学。不论你现在是怎么样,你并不是最终的结果,你只是在中间,你能够往下掉,也能够往上升,你的成长尚未结束,你并不是最终的产物,你只是一个通道,某种东西经常在你里面成长。

坦陀罗以这个成长的可能性来构思,坦陀罗以这个成长的可能性来作为它整个技巧的基础。记住:除非你变成那个你能够变成的,否则你将不会满足,你必须变成你能够变成的,它必须如此!否则你将会感到挫折,你将会觉得没有意义,你将会觉得人生没有目的,你可以继续生活,但是在生活里面将不会有欢乐,你或许会在其他很多事情上面成功,但是你对自己将会失败,这种事一直在发生。某人变得非常富有,每一个人都认为现在他已经成功了,除了他自己之外,每一个人都认为他已经成功,但是他知道他失败了,财富是有了,但是他失败了。成为一个伟人、一个政客,每一个人都认为他们成功了,但是他们失败了,这个世界很奇怪,除了你自己的看法之外,你在每一个人的眼光中都是成功的。

人们每天来到我这里,他们说他们拥有一切,但是再来要怎么办?他们是失败者,但是他们失败在哪里?就外在的东西而言,他们并没有失败,所以他们为什么会感觉到这个失败?他们内在的潜力还是保持强而有力,他们尚未开花,他们还没有达成马斯洛所说的“自我实现”,他们是失败者、内在的失败者,而最终来讲,别人所说的都没有意义,你所感觉到的才有意义。如果你觉得你是一个失败者,别人或许会认为你是一个拿破仑,或是一个亚历山大帝,但是那并没有什么差别,相反地,它会使你更沮丧。每一个人都认为你成功,因此你不能够说你不成功,但是你知道你不成功,你无法欺骗你自己;就自我实现而言,你无法欺骗你自己,迟早你将必须问你自己,而且深入详察你自己,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生命被浪费掉了,你已经放弃了一个机会而去搜集那些没有意义的东西。

自我实现所提到的是你成长的最高峰,在那里你能够感觉到一个深深的满足,在那里你能够说:“这是我的命运,我就是要这样,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在这个地球上的理由。”坦陀罗所考虑的是自我实现,它所考虑的是如何帮助你更成长,而且,记住:坦陀罗所考虑的是你,而不是理想,坦陀罗不考虑理想,它考虑现状的你,以及你能够变成怎样,那个差别是很大的。所有的教导都考虑到理想,他们说要变成像佛陀、变成像耶稣、变成像这个或像那个,他们有理想,而你必须变成像那些理想,坦陀罗不提供理想给你,你未知的理想隐藏在你里面,它无法由别人给你,你不是要去变成一个佛陀,没有这个需要,一个佛陀就够了,重复是没有任何价值的,存在一直都是独一无二的,它从来不重复,重复是无聊。存在一直都是新的,永远都是新的,所以即使佛陀也没有被重复,这么美的一个现象居然没有被重复。

为什么呢?即使只有一个佛陀被重复也会产生无聊,有什么用呢?只有独一无二才有意义,复本是没有意义的,只有当你是第一手的,你的命运才会被满足,如果你是第二手的,你就错过了。

所以坦陀罗从来不说要像这个或像那个,它没有理想。坦陀罗从来不谈理想,因此才有“坦陀罗”(tantra)这个名字。坦陀罗谈论技巧,而从来不谈理想,它谈及你能够变成怎么样,而从来不说“是什么”,它的存在是由于那个“如何”。“坦陀罗”意味着技巧,“坦陀罗”这个名词意味着技巧,它所考虑的是你能够变成“如何”,它没有考虑到“什么”,那个“什么”将由你的成长来提供。只要使用技巧,渐渐地,你内在的潜力就会变成事实,那个没有蓝图的可能性就会被打开,当它被打开,你就会了解它是什么,没有人能够说它是什么,除非你变成它,没有人能够预测你会变成什么。

所以坦陀罗只给你技巧,而从来不给你理想,它跟所有的道德教导就是有这个不同,道德教导总是给予理想,即使它们在谈论技巧,那些技巧也都是为了某些特定的理想。坦陀罗不给你理想,你就是理想,你的将来是未知的,而过去的理想不可能有任何帮助,因为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重复,如果它重复,那么它就没有意义。

禅宗的和尚说:要记住,而且要警觉,如果你在静心当中碰到佛陀,要立刻杀掉他,不要让他站在那里。禅宗的和尚是佛陀的追随者,然而他们说:如果你在静心当中碰到佛陀,要立刻杀掉他,因为佛陀的人格和理想或许会变得太过于具有催眠作用,以致于你或许会忘掉你自己,而如果你忘掉你自己,你就错过了那个途径。佛陀不是理想,你才是理想,你未知的将来才是理想,那个必须被发现。

坦陀罗提供你发现的技巧,那个宝物在你里面。所以要记住这个第二件事:很难相信你就是理想;你很难相信,因为每一个人都在谴责你,没有一个人接受你,即使你自己也没有接受你,你一直在谴责你自己,你总是在想要像其他某一个人,而那是假的、危险的。如果你继续这样想,你将会变成一个假冒的东西,而每一样东西都将变成伪造的,你知道“伪造”(phoney)这个字来自那里吗?它来自“电话”(telephone)这个字,在电话使用的早期,那个传声很虚假、很不真实,你可以在电话中听到一个真实的声音和一个“伪造”的声音,那个伪造的声音是机械的,而真实的声音丧失了,这种事发生在电话使用的早期,而“伪造”这个字就是从那里来的,如果你模仿别人,你将会变成伪造的,你将会不真实,一个机械装置将会围绕着你,而你真实的存在、真实的声音,将会丧失,所以,不要成为“伪造”的;要成为真实的。

坦陀罗相信你,那就是为什么那么少人相信坦陀罗,因为没有人相信他自己。坦陀罗相信你,它说:你就是理想,所以,不要模仿任何人。模仿将会在你的周围产生出一个假的人格,你会继续以那个假的人格来行动,而以为那就是你自己,其实它不是,所以第二件要记住的事是:没有固定的理想,你不能够以未来的说法来思考,你只能够以现在来思考,只有你能够在它里面成长的“立即的未来”,而没有“固定的未来”存在;没有固定的未来是好的,否则一定会没有自由,如果有固定的未来,人一定会变成机器人。

你没有固定的未来,你有多重可能性,你能够在很多方面成长,但是唯一能够给你最终满足的事就是你成长,而且你的每一个成长都产生进一步的成长。技巧是有帮助的,因为它们是科学的,技巧使你能够免于不必要的游荡、不必要的探索,如果你不知道任何技巧,你将需要花很多时间。你将会达到目标,因为在你里面的生命能量将会移动,除非它来到一个不可能移动的点,否则它将会继续移动到最高的顶峰,那就是为什么一个人继续一再一再地被生下来。如果一切都由你自己来,你也将会达到,但是你将必须经历非常非常长,那个旅程将会很冗长、很乏味,而且很无聊。

跟着一位大师,使用科学技巧,你能够省下很多时间、机会和能量。有时候在几秒钟之内你就能够成长很多,甚至你好几世都无法成长那么多,如果使用一个正确的技巧,你将会有爆炸性的成长,而这些技巧已经被试验过好几百万年,它们不是由一个人所设计出来的,它们是被很多很多追求者所设计出来的,在此只有重要的本质被给予。这一百一十二个技巧涵盖了来自世界各地所有的技巧,没有任何一个地方的任何一个技巧没有被涵盖在这一百一十二个技巧里,它们是整个灵性追求的重要本质,但并非所有技巧都适合每一个人,所以你必须彻底试验,只有某些技巧会对你有帮助,你必须将它们找出来。有两种方式:或是藉着你自己的试验,直到你无意中碰到某种能够开始产生作用的东西,然后你就开始成长,然后你就进入它;或是你臣服于某一个老师,而由他找出适合你的技巧,这是你可以选择的两个方式。现在我们来谈论技巧。

第一个技巧:

将你的本质想成光线,从一个中心到下一个中心,由脊椎骨上来,因此在你里面升起“活生生”。

有很多瑜珈的方法以这个为基础,首先了解它是什么,然后再应用。脊椎是你身体和头脑的基础,你的头脑、你的头,是你脊椎的末端部分,整个身体都植根于脊椎之中,如果脊椎是年轻的,你就是年轻的;如果脊椎是老的,你就是老的;如果你能够使你的脊椎保持年轻,你就难变老,每一样东西都依你的脊椎而定,如果你的脊椎是活的,你将会有一个非常明朗的头脑,如果脊椎是迟钝的、死的,你将会有一个迟钝的头脑,整个瑜珈都在以各种方式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坦陀罗用光的静心技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智慧奥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