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奥秘》

第02章 透过坦陀罗而达到“宇宙的性gāo cháo”

作者:奥修

1973年2月23日于印度孟买

在我回答你们的问题之前,有某些要点必须先澄清,因为那些要点将会帮助你更加了解坦陀罗的意义。坦陀罗不是道德观念,它既非“道德的”,亦非“不道德的”,它是“非道德的”,它是一种科学,而科学与道德无关。对坦陀罗而言,你的道德,以及有关道德行为的观念与它无关,坦陀罗并不顾虑一个人应该如何躬行,它也不顾虑理想,它基本上所顾虑的是“什么是”,以及“你是什么”,这个区别必须被深入了解。

道德顾及理想——你应该如何、你应该是什么。所以,道德基本上是谴责的,你从来不是那个理想,所以你就被谴责,每一种道德都会创造出罪恶感,你从来无法变成那个理想,你总是落在理想之后,差距永远存在,因为理想就是那个不可能的,而透过道德,它就变得更不可能,理想存在于未来,而你就像你现在这样在这里,因此你会继续比较,你永远无法成为那个完美的人,总是会缺少某些东西,那么你就觉得罪恶,你就觉得自我谴责。

有一件事情:坦陀罗是反对自我谴责的,因为自我谴责永远无法改变你,谴责只能够创造出伪善,那么你就试着去伪装,去表现出不是你的你,伪善的意思就是说:你是真实的人,而不是那个理想的人,但是你假装,你试着去表现出你是那个理想的人,那么你就在你里面产生出一个分裂,你就会有一张虚假的脸,不真实的人就产生了。基本上坦陀罗是在找寻真实的人,而不是不真实的人。

每一种道德都必然会创造出伪善,那是无法避免的,伪善会跟道德一起存在,它是道德的一部分,是它的影子,这个将会看起来似非而是,因为道德家就是那些谴责伪善谴责得最厉害的人,然而他们就是伪善的创造者,除非道德消失,否则伪善无法从地球上消失,它们两者是一起存在的,它们是同一个钱币的两面。道德给你一个理想,但你不是那个理想,因此人们才给你那个理想,然后你就开始觉得你是错的,然而这个错是自然的,它是由外界给你的,你一生下来就具有它,你无法立刻对它做任何事,你无法改变它,它没有那么容易,你只能够压抑它,那是容易的。

有两件事你可以做,你可以创造出一个假面具,你可以假装成“不是你”的样子,这样做可以救你,那么你就可以更容易在社会上活动、更方便在社会上活动,但是在内在,你必须压抑那真实的,因为唯有那真实的被压抑,那不真实的才能够被强加在你身上,所以,你真实的存在继续向下压入无意识,而你不真实的存在就变成你的意识,你不真实的部分变得更显著,而真实的部分反而退回去,你就被分裂了,你越是试着去伪装,那个差距就越大。

小孩子一生下来是一个整体,那就是为什么每一个小孩都那么美,那个美是因为他的完整,小孩子没有“差距”、没有分裂、没有分隔、没有片断,小孩子是一个整体,没有所谓的真实和不真实,小孩子只是真实的、天真的,你不能够说小孩子是道德的,小孩子既非道德,亦非不道德,他不知道有任何道德或不道德的东西,当他变成知道的时候,分裂就开始了,然后小孩子就开始以不真实的方式来行动,因为要成为真实的变得越来越困难。

记住,这样做是有必要的,因为家庭必须调整他,父母必须调整他,小孩子必须成为文明的、受教育的,必须被教以礼节,必须被教养,否则小孩子无法在社会上活动,别人必须告诉他:“做这个,不要做那个。”当我们说:“做这个”,小孩子其实或许还没有准备好要去做它,那件事或许不是真实的,在小孩子里面或许没有任何真实的慾望要去做它,而当我们说:“不要做这个,或是不要做那个”,小孩子的本性或许喜欢去做它。

我们谴责那真实的,而强迫那不真实的,因为在一个不真实的社会里,那不真实的将会有所帮助,那不真实的比较方便,在每一个人都是虚假的地方,那真实的将会不方便。对社会而言,一个真实的小孩基本上是困难的,因为整个社会都不真实,这是一个恶性循环。我们生在社会里,到目前为止,地球上没有一个社会是真实的,这是恶性循环!小孩子生在社会里,而社会已经具有它固定的规则、规定、行为模式和道德规范,这些都是小孩子必须去学的。

当他成长,他将会变成虚假的,然后他又会生小孩,而他将会帮助他们变得虚假,这种情况会一直继续下去,要怎么办呢?我们无法改变社会,或者,如果我们试着去改变社会,当社会被改变时,我们已经不在那里了,它将需要永恒的时间,那么要怎么办呢?

个人可以在内在变成觉知到这个基本的分裂:真实的已经被压抑了,而不真实的被强加在身上,这是痛苦、这是受苦、这是地狱,你无法透过那不真实的来得到任何满足,因为透过那不真实的,只可能有不真实的满足,这是自然的。唯有透过那真实的,真实的满足才能够发生;透过那真实的,你能够达到真实的存在;透过那真实的,你能够达到真理;透过那不真实的,你只能够达到越来越多的幻觉、幻象和梦,你会透过梦来欺骗你自己,但是你永远无法被满足。

比方说,如果你在梦中觉得口渴,你或许会梦到你在喝水,这将有助于你继续睡觉,如果没有这个你在喝水的梦,你的睡眠将会被打断。当真正的口渴存在,你的睡眠将会被打断,将会受打扰,梦是一个帮助,它给你那个你在喝水的感觉,但是那个水是假的,你的口渴只是被蒙蔽,它并没有被消除,你可以继续睡觉,然后那个口渴就被压抑了。

这种事不仅在睡觉当中发生,在你的整个人生里,这种事都在发生,你透过不真实的人格、透过不存在的人格、透过一个面具来找寻东西,如果你没有得到,你将会处于悲惨之中,如果你得到,你也将会处于悲惨之中,如果你没有得到,那个悲惨将会更少,记住,如果你得到,那个悲惨将会更深、更多。

心理学家说:由于这个不真实的人格使然,我们基本上从来不想去达到目标——从来不想去达到——因为如果你达到目标,你将会完全失望。你生活在希望里。在希望当中,你才能够继续,希望是一个梦,你从来不达到目标,所以你从来不了解那个目标是假的。

一个为财富奋斗的穷人在奋斗当中是比较快乐的,因为在奋斗当中有希望,当你带着一个不真实的人格,那么就只有希望才是快乐。如果穷人得到财富,他会变成没有希望,挫折就会变成自然的结果。财富将会存在,但是没有满足,他将会达成目标,但是不会有什么事发生,他的希望会破灭,所以,当一个社会变得富有,它就变得被打扰。

如果今日的美国是如此地受到打扰,那是因为希望已经被达成、目标已经被达成,如此一来你已经无法再欺骗你自己,所以,如果美国年轻的一代在反抗所有老一辈的目标,那是因为那些老一辈的目标都被证明是无稽的。

在印度,我们无法想象这种事,我们无法想象年轻人自愿要过贫穷的日子、自愿要变成嬉皮。自愿要过贫穷的日子?这是我们无法想象的,我们仍然有希望,我们在希望未来,我们在希望有一天国家能够变富有,然后就有天堂,天堂总是在希望当中。

由于这个不真实的人格,任何你所尝试的、任何你所做的、任何你所看到的,都会变成不真实。坦陀罗说:唯有当你再度植根于真实之中,真理才会发生,但是要植根于真实之中,你必须对你自己非常勇敢,因为不真实比较方便,那不真实的是如此地受尽栽培,而你的头脑是那么地受到制约,你将会变成害怕真实的。

有一个人问:

昨天你说,要完全在性行为里,要去享受,去感觉它的喜乐,保持在它里面,当身体开始震动,要变成那个震动。这么说,你是在教导我们放纵吗?

这就是性格倒错!这是不真实的人格在对你说话,不真实的人格总是反对享受任何东西,它总是在反对你:你不能够享受。它总是赞成牺牲,赞成你为别人牺牲,它看起来很美,因为你是在那种观念之下被带大的:“为别人牺牲你自己。”这是利他主义,如果你试着去享受你自己,这是自私的,当某人说:这是自私的,它就变成一项罪恶。

但是我要告诉你,基本上,坦陀罗是一个不同的方法。坦陀罗说:除非你能够享受你自己,否则你无法帮助任何人去享受,除非你真正满足于你自己,否则你无法服务别人,你无法帮助别人走向他们的满足。除非你自己的喜乐洋溢,否则对社会而言,你是一个危险,因为牺牲的人总是变成虐待狂。如果你母亲一直告诉你说:“我为了你而牺牲我自己。”那么,她将会虐待你,如果先生一直告诉太太说:“我在牺牲”,那么,他将会成为一个折磨别人的虐待狂,他会折磨,因为牺牲只不过是一个折磨别人的诡计。

所以那些一直在牺牲的人是非常危险的——潜在地危险,对他们要小心,不要牺牲,这个字眼是丑陋的。要享受你自己、要充满喜乐,当你洋溢着自己的喜乐,那个喜乐也会达到别人,但那不是一种牺牲,没有人亏欠你,也没有人需要感谢你,反而你会觉得感激别人,因为他们参与了你的喜乐。像“牺牲”、“责任”、“服务”这一类的话是丑陋的,它们是暴力的。

坦陀罗说:除非你充满光,否则你怎么能够帮助别人成道?要自私,唯有如此,你才能够利他,否则整个利他的观念是无稽的;要快乐,唯有如此,你才能够帮助别人成为快乐的;如果你是悲伤的、不快乐的、痛苦的,你将会对别人使用暴力,你将会帮别人制造痛苦。

你可以变成一个所谓伟大的圣人,那并不非常困难,但是看看你们所谓伟大的圣人,他们试着以各种方式折磨每一个来找他们的人,他们的折磨是以一种非常欺骗的方式,他们是为了你自己的缘故来折磨你,他们折磨你是为了你好,而因为他们也在折磨他们自己,所以你不能够对他们说:“你在教导我们一些你自己没有实践的东西。”他们已经在实践它,他们在折磨他们自己,因此他们能够折磨你,当折磨是为了你好,那是最危险的折磨,你无法逃离它。

享受你自己有什么不对吗?快乐有什么不对吗?如果有任何不对的话,那一定是在于你的不快乐,因为一个不快乐的人会在他周遭创造出一个不快乐的微波。而性行为、爱的行为可能是最深的工具之一,透过那些工具,喜乐可以被达成。

坦陀罗不是在教导性意念,它只是在说:性可以成为喜乐的泉源,一旦你知道了那个喜乐,你就可以向前迈进,因为现在你已经植根于真实的存在,一个人不会永远跟性停留在一起,但是你能够使用性作为一个跳板,坦陀罗的意思就是如此:你可以使用性作为一个跳板,一旦你知道了性的狂喜,你就能够了解神秘家一直在谈论的——一个更伟大的性gāo cháo、一个宇宙的性gāo cháo。

米拉(meera)在跳舞,你无法了解她,你甚至无法了解她的歌,它们是性的,它们的象征是性的,它一定是如此,因为在人类的生活里,性行为是唯一你能够感觉到非二分的行为,是唯一你能够感觉到一个深深的一体的行为,在那个感觉当中,过去消失、未来也消失,只有现在这个片刻——唯一真实的片刻——存在。所以那些真正知道跟神性成为一体、跟存在本身成为一体的神秘家,他们总是使用性的字眼和象征来表达他们的经验,没有其他象征能够接近那种经验。

性只是开始,不是结束,但是如果你错过那个起点,你也将会错过终点,你无法逃开起点而到达终点。

坦陀罗说:要自然地生活,不要不真实。性是一个深深的可能性,一个很大的潜力,使用它!在它里面享受快乐有什么不对吗?真的,所有的道德规范都在反对快乐,某人是快乐的,那么你就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当某人是悲伤的,每一件事都很好,我们生活在一个每一个人都悲伤的神经病社会里。当你是悲伤的,每一个人都感到快乐,因为每一个人都能够同情你;当你是快乐的,每一个人都怅然若失,该对你怎么办!当某人同情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透过坦陀罗而达到“宇宙的性gāo cháo”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智慧奥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