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鞋合脚时》

第二章 心灵之塔

作者:奥修

只有人在受难。苦难的所在不是别处,正是人的内心。

整个自然就是一种欢乐;整个自然总是在庆贺,没有恐惧,没有忧虑。存在继续存在着,可人是个问题。为什么这样?每个人都是个问题。如果只是少数人有问题,我们可以称之为病态,不正常,但事实恰恰相反——只有少数人没有问题。像佛陀、耶稣或庄子那样的人凤毛麟角,他们是自在的,他们的生活是一种喜乐,而不是受苦受难。如果没有他们,那么每一个人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人在什么地方出了毛病——不是某一个具体的人,而是整个人类社会出了毛病。这种情形从根部就开始了。当一个孩子诞生的时候,社会开始将孩子纳入那个不自然的模式——那种所有人都深受其害的不自然的模式。心理学家曾竭力想探索孩子的变化从何而起的秘密,他们最终发现了4岁这个年龄段。孩子就在这个年龄上下成为社会的一部分,就在这个年龄上下他不再自然。在4岁之前他仍是那个树木、花朵、鸟儿和动物的大千世界的一部分,在4岁之前他仍是无拘无束的。在此之后他就被驯化了。社会接手了。然后他就得依照规则、道德、正确和错误来生活。然后他就不再完整。于是一切都被区分了。从此,在他行动之前他得有意识地决定该怎么行动,做什么,不做什么。“应该”进入了,“应该”是一种病。区别进入了,现在,孩子不再具有神性,他从那种恩典中跌落了。

这就是《圣经》故事中亚当堕落的含义。在吃智慧树上的果实之前他是自然的,他生活在伊甸园中。伊甸园在这里。那些树仍在那里生长;动物也仍是那里的一部分;太阳、月亮和星辰仍在那里运行。现在,伊甸园就在这里——但是你已经在外面。亚当为什么会被逐出伊甸园呢?因为他吃了智慧树上的果实。在4岁这个年龄上每一个亚当和夏娃都会被逐出伊甸园。这不只是过去发生的事情,当每个孩子降生的时候,这种情况就一再重演——又一个亚当降生了,又一个夏娃降生了。在4岁之前没有智慧。在4岁这个年龄上孩子开始懂得什么是什么了。然后他就走上岔道,他不再自然,自发性消失了。现在他将按照规则生活。

一旦你开始按照规则生活你将会受罪。因为你不能再自发地爱,你不能享受,你不能跳舞,你不能歌唱。一旦你开始按照规则生活,你不得不纳入一个固定的模式——但生活从来就不是一个固定的模式,它是一种流动,它是一种液状的易变的流动。没有人知道它会向何处去。一旦你开始按规则生活,你就会知道你的去向。但深层中,那种流动停止了。从此你只是按部就班,从此你就在走向死亡——因为你被禁锢了。那种禁锢是非常微妙的——除非你绝对地警醒,你是看不到它的,它就像一副无形的盔甲裹挟着你。

这个时代最富革命性的思想家之一威廉·赖茜①发现了这副盔甲,但是他被社会认定为疯子并投入了监狱。他在监狱中忧患交加地死去。他的忧患是:他说的是实话但没有人肯听他。他发现了庄子在这部经典里曾经谈到过的问题——禁锢。威廉·赖茜发现人的每一种心理疾病都有身体上某一部分的疾病与之对应;在身体中有些部分坏死了,呆滞了。除非身体的这一部分得到释放,隐患被消除,以至你体内的活力再次流动起来,否则你的心灵是不可能获得自由的。禁锢必须打破,盔甲必须扔掉。

--------

①威廉·赖茜(wilhelmreich,1897~1957):奥地利精神病医生和生物物理学家。曾与弗洛伊德合作多年。——编注。

例如,让我们看看孩子是如何在2岁的时候被规范的。他被禁止玩他的性器官:不要碰你的**。不要碰你的**。人在与自己的身体嬉戏时似乎有一种自然的快感,似乎有一种狂喜,一种自然的狂喜。看看那些男孩或女孩,他们享受自己的身体,你将看到这种狂喜是什么。狂喜的颤栗在全身流过,你可以看见这种波动流过全身。孩子欣喜若狂。但这种表情在我们看来具有某种动物性——因为我们已经忘了如何地自然和无拘无束,于是我们阻止孩子。

这种阻止有两种原因。其一是我们在内心深处感到嫉妒。其二是我们在孩提时代也被阻止过,而人的观念是一种机械的重复。凡是我们父母对我们做过的事情,我们将对我们的孩子如法炮制。我们总是为做错了什么而感到羞愧。孩子们快乐,而我们觉得什么事做错了。记住,当孩子快乐的时候,不要与什么错事联系起来,不然的话,在心灵深处,欢乐将成为一种错误。

这就是现状,当你快乐时你感到羞愧,当你忧伤的时候你就开心了,这是什么话?——当你快乐的时候你就感到什么地方出了错!“我在干错事。”而当你忧虑时你就感到对头了,好像应该是这个样子。这是因为当一个孩子快活的时候,社会马上从什么地方出来介入,说不允许。孩子没有对与错的概念。他没有道德观,孩子是非道德性的。他知道的仅是开心与不开心——他是无拘无束的。当你说停止,孩子会怎么样呢?本来,快乐之波正在从头到脚地流过全身,从脊椎开始的性中心来到头顶的第七个中心萨哈斯拉①,空达里尼②被唤醒了。

--------

①萨哈斯拉(sahasrar):身体的最后一个能量中心。——编注。

②空达里尼(kundalini):瑜伽教理中的生命力,据说蜷伏在尾椎部,当上升至脑时,可以激发悟道。——编注。

每一个孩子都是带着其自然运作的空达里尼降生的。但你说停止,孩子会怎么样呢?他将屏住呼吸。当什么事被阻止的时候,呼吸就必然会受阻。他将不能呼吸,他将收缩胃部,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阻止那些能量的波动。他的隔膜会变硬,他将一次次地收缩胃部以阻止深呼吸。他的膈膜会变成一副盔甲。于是,呼吸将永远不能顺畅地通过这一障碍。如果呼吸进入到深处,它将刺激性中心,当它刺激性中心时,能量又开始波动,活力流淌起来。这就是没有人深呼吸的原因。

当我叫人使劲地混乱地呼吸时,他们对我说这非常危险。他们害怕。怕什么?怕就怕一旦你使劲地混乱地呼吸,你就会失去束缚,盔甲将被打碎。而那种呼吸将影响到性中心。这就是社会对你的压迫——它在性中心与呼吸之间制造了一条鸿沟。如果呼吸影响不了性中心,一切快乐的源泉都被阻止了。你的胃变得像岩石一样。它不让任何东西顺流而下,你的身体被一分为二。你从来不认同你的下半身。对你来说,下半身是真正低下的东西。评判进入了。上半部分意味着高尚的,好的东西;下半身意味着低下的,坏的东西。你从不认同你的下半身,它是不好的东西——是魔鬼,魔鬼在那里。

亚当被逐出了伊甸园,每一个亚当和夏娃都被逐出伊甸园。为什么?因为他们吃了智慧的果实,智慧的果实是最有害的。如果你想抛弃区别和刻意的划分,你就得放弃智慧,你必须重返童年。只有这样盔甲才能被破除。但如果你想尝试去打破盔甲,你会感到焦虑,因为这副盔甲是你整个的自我。由于它,你自我感觉良好,因为你是道德的,你会因为你是道德的而感到高人一等。

如果你打破这副盔甲,将会带来一片混乱。首先你会陷入混乱,然后恐惧就来了,如果你害怕,你会再次被压制,你将再次穿上盔甲——你甚至会加固它。于是你会害怕离开它。

以为它保护你。

我听说在一所小学里,老师在给学生讲解地心引力的原理。她说总而言之,因为有地心引力这一法则,我们才得以在地球上生活,一个小孩给搞糊涂了。他站起来说他不明白——在地心引力这一法则通过之前我们是如何站在地面上的呢?

你以为你的存在是因为社会,你以为你在此地是因为道德——以及诸如此类的废话;你以为你在此地是因为《圣经》、《可兰经》或《吉它经》。不!自然的存在不依靠任何法律。它有其自身的内在规律,但那不是些由人类来通过的法律。它不需要你的审判,它存在,生命通过它而流淌。如果你不干预,你将很快达到目的;如果你干预,你会陷入麻烦。如果你有麻烦、忧患和苦难,你得知道是你干预了自然。在你停止干预之前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这就是庄子的全部含义所在——不要干预自然,随它去,信赖它。你出自于它,它是你的母亲;它是源泉;终有一天你将回到它那里——这是终极的目的。同时,为什么要干预,为什么要争斗?

你必须重返童年,你必须回归。你必须将社会进入并迫使你干预自然的岁月重度一次。所以记住一个基本的道理:如果你生命的道路上出了什么岔子,你不能仅仅靠智力上的理解去化解——没有那么简单。这是你生命的模式,它在你的体内,深入骨髓。你必须回去。如果你真的想变得自然,你得重度往日的时光——向后移动。

所有静心的方式都帮助你回归。晚上躺在床上,每天作1小时的尝试。一开始的时候是要费些力,但很快它就成为一种自然而然的活动,你会从中得到享受。越朝后,你就越会感到自由和快乐。

自然是广阔的,而制定法律的人类是狭隘的。他们像一条坑道,你越往里走它就变得越狭隘。终有一刻你会撞上死胡同,你哪儿也去不了,坑道就成了你的坟墓。这就是每个人碰壁的情形。

如果你真正想扫除障碍,晚上,临睡之前,闭上眼睛,就这么回去重度往日的岁月。慢慢地移动,不要性急,你不能在一天内就做完——它将持续大约3个月左右。慢慢地移动。重度——不仅仅是回忆,回忆没有用,因为回忆是智力上的活动,你仍然留有距离,因为它没有触及你。记住:重度。

我说重度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回去,就像它重新发生一样。开始时它只是“好像”,但它很快就会成为真实。你那不完整的、被压抑的生存状态就在那里,挣扎着想恢复自由。就这么回过去,不久,3个星期之内,你会发现那个障碍所在的地方。在这个障碍之前你是自由的、自然的,而这个障碍制造了所有的麻烦。从此你永远不再自然。某个地方你会发现你母亲、父亲站在这个障碍上——这就是你为什么完全忘却的原因。

如果你回忆,你不可能记得4岁之前的事,因为障碍是如此巨大,它把事情完全遮住了。不然,为什么你记不起4岁之前的事呢?为什么你忘得那么干净呢?你的意念在那里。你享受、你受罪,你有过许多经历——你怎么会全忘了呢?你没有忘,因为这一障碍,你把一切都压抑在无意识里。那就是为什么人们总是说他们的童年是美丽的。你一直认为你的童年是天堂。它是——但它看来是这样,因为你记不得了。

慢慢地走。渐渐地更多的事情会出现。往日的尘土必须被扬起。你会汗颜,你会害怕,你的整个意念都将说:“你在干什么?回来,走向未来!”意念总是说走向未来,因为只有这样它才能原封不动。

如果你真想成为一个静心者,首先得回到过去。如果你在哪个岔路口走错了道,唯一的办法是回到那个岔路口去,再走上那条正确的道路。没有别的办法。无论你现在在哪里,你不能一下子从你的所在回到正道上——你必须回去。

当我说重度时,我的意思是让它在你身上发生。想想你第一次碰你的性器官时你父母命你把手拿开。想想他们的眼神,他们的表情——他们怎么谴责你。看看你父亲再次站在那里,一样的表情,一样的眼神、手势、谴责,整个情形。不仅如此,还要感受那天的情绪——那种收缩,你狭隘的意识及那种谴责和他们造成的创伤。

孩子是如此无助,他不得不遵从你的命令;无论你说什么,他不得不跟着你。甚至即便你违背他的天性,他也不得不服从你。他是如此无助,他没有你不能生存,他依赖你。

看看这种完全的无助。在你的体内感受它。你可能会开始哭泣,流泪。你可能开始抗议。你可能会想揍你父亲——你当时没有那么做,那是一种遗憾。你将不能饶恕你的父亲,除非在这重度时光的当口揍他。这就是为什么孩子们都不能原谅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心灵之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当鞋合脚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