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的社会功能》

第十一章 科学交流

作者:贝尔纳

单是行政或财务改革还不能解决改组科学的问题。还有必要全面改组科学交流的整个机构。在科学部门中,交流工作的确取代了其他部门中的不少行政工作。按照过去关于科学的概念,交流是科学家之间唯一的桥梁。科学界完全是由出于自己爱好进行研究的个人组成的。他们仅仅需要知道他们的同行正在做什么就可以了。不过在当时,科研工作者人数极少,有相当可能获得这种情报,而在今天我们已经明白科学情报数量之多已使其传播成为巨大问题,现有的机构完全不能应付。除非采取某种措施,我们就将面临知识一经获得就立即无用的局面。保证一切新观察到的现象和新发现都能够发表显然已经不够了。得从另一头来看待这个问题;我们应该有把握地做到使每一个科学工作者,还有普通公众的每一个成员,都正好获得对他的工作最有用的情报,而且只是这样的情报。这就需要极为认真地考虑解决科学交流的全盘问题,不仅包括科学家之间交流的问题,而且包括向公众交流的问题。设法补救现有的弊病是不够的。东修西补的办法,由于节外生枝,实际上可能是害多利少。这个问题可以划分为提供专门资料和提供一般资料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涉及科学出版物本身的职能和科学家之间个人联系的其他手段,第二部分涉及科学教育和科普工作。科学出版物的职能目前科学成果发表的方式主要是依靠三万三千多种科学期刊。我们已经指出,这个方式是极不方便,浪费很大的,由于费用浩大随时有垮掉的危险。我们可以用什么来取代它呢?

科学出版物的主要职能是传达关于已经获得的知识的情报,但是,事情很清楚,虽然某些科学工作者需要获悉某些情报的详细内容,但是任何一个科学工作者即便对大部分的情报有需要,也仅仅需要知道其轮廓。一个完善的交流制度在原则上应由下述三个方面组成:对详细报道实行限量发行的发法,对摘要或文摘实行范围较广的发行办法,并且经常出版综述任何一个特定领域中最新进展的报道或专题文章。在这背后,还必须建立随时可以查阅的档案,可以从其中了解过去的研究情况。这个问题本质上是一个如何选择单元和如何适当地安排其发行和保管的技术问题。大商业企业或邮购商店每天都是在解决这个问题。为了知道怎样才能加以解决,有必要更详细谈一谈这些单元及其可能的发行方式。

发表单元的种类

第一种是笔记。笔记中记载的也许是一个科研工作者在一周或一个月中的工作成绩。这可能是进行了某种新的测试方法,纠正了某种旧方法,或者证明了某一问题。这个问题可能在某项别的研究的过程中出现过,但由于其本身的原因却值得注意,如果把它并在内容较多的论文中发表,就容易被人忽视。当然应该把这种笔记同关于刚刚证明了的具有相当重要性的发现的通告区别开来,或者和某种猜测性的观点或有争论的论点的报道区别开来。严格说来,这些都不是已经完成了的工作成果,而仅是在进行中的工作的一部分,需要另外处理。紧跟在笔记后面的,是有关个人或小型的联合科研工作的“论文”。到目前为止,它是科学交流中的最常见的基本单元。记载的是四分之一到两个工作年①的成果。接下去的是一个日益普遍、但却没有适当名称的类型;这就是关于三名至二十名科研工作者进行了长达十年之久的联合研究的叙述。各个工作者的贡献如此密切有关,以致最可取的发表形式显然就是写出有连贯性的共同报告。

根据所耗的时间,这可以是长长一系列文件,在需要对材料进行加工的情况下,也可能是单独一篇长篇论文或者专题文章。

接下去的一个类型是关于任何一个特定科学领域的进展的报告,虽然它可能是由一个人或少数人编写的,却记载了一千个工作年以下的任何工作成果。这类报告如果内容简短,可能是以专题文章形式出现的有独到见解的科学著作。这和用以授课或作通俗说明的教科书不同。后两种出版物有别于报告的地方主要在于:参加合著者人数较少,而且其中所写的意见相对来说必然是个人看法和不那么慎重。这些类型的出版物由于具有永久性质需要放在科学档案中。除了这些发表形式之外,还有通告。它虽然属于暂时性质,不过对眼前科学工作的进行却具有同样的重要性。通告包括关于新发现的公告,关于实用的和理论性的新技术的论述,关于会议和讨论内容的报道以及比较涉及私人的科学新闻。

迄今提到的各种类型出版物大部分仅在一个学科范围之内使用,换言之,就是在每一个人都理解对方的术语和论点的范围内使用。在这个范围以外,日趋重要的还有目的在于解释某一门科学最新进展和技术,以供另一门科学借镜的出版物,以及把若干门学科加以综合的著作。这种综合足以把几门学科结合为一个整体,上世纪物理学中的伟大综合就是这样。

发行的问题

需要保证各种不同的科学情报得以发表并且发行到可以从阅读中得到最大好处的人手里。从表面看来,这似乎是一个明显的技术问题,不值得讨论。不过由于这个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人们甚至没有感到存在这样一个问题,因此,就有必要加以讨论。除开单纯的保守和既得利益集团以外,最重要的内在困难是科学的范围过广,牵涉的科学工作人员人数过多以及他们发表工作成果的速度过快。

在这种情况下,单单予以出版是不够的;目前出版的东西过多,科学工作者读不胜读,甚至连和自己眼下的研究有关的一部分资料也读不完。然而这主要还是由于缺乏组织,以致他们实际上不得不去阅读大量无用的资料,以碰巧发现一点有用的东西。我们要建立的一种组织是这样的:每一个工作者理应可以得到一切有关的资料,而且资料数量还和有关的程度成比例。此外,工作者不仅可以获得资料,而且还不需要研究人员采取特别步骤,大部分资料就可以送到他的面前供他使用。这就意味着要建立一个系统,或者说服务体系,来对科学情报进行记录、归档、协调和分配。实际上各国科学家已经考虑到这种方案了。华盛顿的科学服务处的文献部已经进行了最精细的研究。它已经相当具体地为美国,归根结蒂也是为世界各国制订出完备的科学服务机构规划。(参看附录ⅴⅲ)这里所提出的建议部分是以这份文件为根据的,不过在不少方面也和它有出入。

以发行服务机构来取代期刊

所有的方案都一致主张要改造而且在很大程度上要废止一切现有科学期刊,至少也要废止那些以独立的论文或专题文章为主要内容的期刊。除了我们已经论述过的重复和缺乏协调的问题以外,出版这种期刊显然是一种分配大量科学情报的效率低下的方法,虽然它们在早期是很有价值的。那时每一个科学家都能把一切现有的科学出版物阅读一遍,而且感到多多益善。目前个人订购科学期刊很少能阅读内容的百分之十以上,但是图书馆订购的书刊却几乎总是同时有十来个人要看。明显的解决办法是把单独发表的论文本身作为科学家之间交流的单元。

这实际上是由于科学家相互之间私下分发此类论文的复印本而自发形成的一种笨拙而费钱的做法,实际上是恢复过去的科学通信制度。目下做法所以花费大,是因为出版份数少,印刷费用贵。这种做法所以效率不高,部分是由于采用这个方法的科学家人数不多,部分还由于这样做的人根本吃不准谁会对他们的论文感到兴趣。因此,他们就无法把论文送给许多可能对论文感到兴趣的人,而且实际上却往往把论文送给许多只会把这些复印本丢弃的人。总之,由于复印费用和邮资往往由科学家自己掏腰包,这个做法从来没有可能发展到需要达到的规模。合理的方案是使发送论文——不再是复印本——成为科学交流的主要方法,并且要组织一个编辑和分发机构来执行这个任务,以代替现有期刊的许许多多编辑部。这些论文的大部分将送交真正的科学工作者,不过当然还有一些份数是要送给各实验室的。各实验室可以根据某些合理的和预定的制度将其装订起来,还有一些份数将保存在档案室内。

直接影印复制

在这里产生了一个技术问题。如果照目前做法把论文复印的话,那么所节省的将仅仅是编辑室费用,但是论文并无非印出不可的理由,而且有许多理由说明我们可以利用现在为了其他目的逐渐采用的较新的方法,特别是打字原稿微型照相法以及照正常尺寸加以复制的方法。

据估计,如印数少于二千份,印刷费用要比影印为贵,而大部分科学论文的读者是达不到此数的。即使当科学刊物出版数达到此数时,读者人数也是达不到此数的。不过美国的调查特别说明了影印还有另外两个好处,第一,用以复制论文的微型底片或胶卷所占空间比普通文件少得多,所以就更容易保管,更便于归档。这样从保管便利和查阅便利两点看来,它都是最好的一种档案。把现代商业归档方法应用于科学论文,举例来说,就有可能借助自动化机器把同一切研究有关的实际论文编成完整的文献目录。这样就节省了学者的研究要花费的无数年月。从科学观点看来,学者研究耗费的这些时间纯属浪费。

这个制度将如何进行工作

这个制度的工作方式大略如下:任何学科的科研工作者都可以把论文交给出版处,然后就象目前一样再交给一个从事审查的编辑部,经通过后即加以修改或原封不动地影印。然后立即向所有图书馆以及向一切有关的科学工作者分发若干份复印本。这些科学工作者已经先期交来卡片,在片上面注明自己希望获得某某领域的复制论文。还有一些份数是送给另外的一些由于以下文所述方式看到了报上的通告而请求发给复印本的人。然后把原稿或底片收存,以后即使经过多年,也还是可以随时在用户请求之下印制复本,这样就可以象印制首批复印本那样方便地立即进行复制。虽然这种制度初看来似乎比现行制度复杂,实际上将更有条理、更经济。目前使许多科学家深感不便的大量单纯技术性的编辑工作,将由一个小小的中心办事机构有效地加以处理,因而有可能以同样的费用出版比现在多得多的论文,假如打算这样做的话。特别是,一些论文由于篇幅过长或者由于具有其他费钱的特征以致在目前无法出版,在这个制度下予以出版却不会造成什么特殊的困难。

摘要

不过出版和发行科学论文的办法也只是科学出版工作总方案的最重要的一部分。虽然根据上面扼要讲过的制度,有关论文将主要地、而且仅仅送交对论文感到兴趣的人。一些重要论文仍然有可能整个地遗失,即令仅仅是有这种可能。其结果就会象上面已经谈过的那样,使科学发展由于缺乏可资利用的情报而受到阻碍,在现行的制度下这个缺陷自然在程度上就更加严重得多了。目前是以编写摘要的方法来补救的。可是现行的编写摘要制度有不少缺点。首先,虽然人们力求使其合理化,不论在国内和在国际上分别出版的摘要期刊都还嫌过多,而且这些期刊的质量一般都不高,一篇论文可能被反复多次作过摘要,其他的论文则可能完全被漏掉,至少在两三年的时间内被漏掉。

只编一套摘要当然可能是过于简单化了,因为摘要使用者可能从很多不同的观点来阅读论文,例如,一个化学家对于一份生物化学论文的摘要的态度会不同于生理学家的态度。但是只要适当照顾到不同的观点,就可以使摘要制度统一起来。一般可以由作者自己写出论文的主要的摘要,不过为了划一起见可能有必要加以修改。只有涉及一门学科以上的论文需要编写另外的摘要。不要以书本的形式来提供摘要,因为书本本身还需要有索引,而且在书本中,摘要是部分按照主题排列、部分按照发表先后顺序排列的。倒不如直接使用卡片制度,设法把整套摘要卡片送交图书馆和研究所,并设法根据主题进行挑选以便发给要求取得摘要的科研工作者。这当然会使摘要数目比选寄给同一些科研工作者的论文多得多。如果摘要是由负责处理论文的同一机关来编写的话,就可以减少邮费,而且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科学交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科学的社会功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