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密宗与东方神秘学》

第六章

作者:南怀瑾

碧眼方瞳是神仙

上次说到三脉时,曾指出三脉的颜色,后来有许多人来问,不知这个颜色是否在人体解剖时可以看到,如果可以看到的话,那么三脉就是一种神经或器官了,怎么能说是无形呢?

现在我要郑重告诉各位,在人体解剖时,三脉是绝对看不见的,所谓的三脉颜色,是修炼气脉有成就的人,在定境中,自己反视到自己体内,所看到的颜色;中脉打通时,定境中呈出一种蓝色等景象,道家有一句话:

碧眼方瞳是神仙。

这就是说,修道有成就时,气脉全通,两眼蓝色,眼瞳定而有力,发出方楞似的光芒。这句话并不证明,白种人的碧眼就是中脉已通,请大家不要误会,因为道家是我们中国的产物。

《易经》六十四卦与七轮

在我们说到七轮时,曾提到每轮的脉数,心轮有八脉,喉轮则加倍,为十六脉,顶轮又加倍,为三十二脉,脐轮则为六十四脉。

这些脉上下雨伞形放射交接,形成葫芦状(见上)。

再看这些脉的数字,从八至六十四,与《易经》的八卦,演变成十六卦、三十二卦,以及六十四卦,恰好是同一原理。

《易经》是画宇宙的现象而得,而七轮的法则,正说明了人体是一个小宇宙。

心轮的八脉,加上喉轮十六脉,加上顶轮的三十二脉,最后加上脐轮的六十四脉,一共合计得一百二十脉,配上地水火风四大类的病种,归纳出人体可能产生的疾病的类别与部位。

胍和脉

现在又说到中国奇经八脉的问题了。

“胍”字和“脉”字有没有不同?这两个字代表不同的意义。

但是中国古代的医书上,都在通用,如果从气脉的道理来讲,一定要认识清楚。

“胍”:血脉之脉,代表着血管及神经。

“脉”是气脉的意思,与血管神经有关,但并非相同。

《内经》一书中所谈到的“胍”与“脉”,有时意义是相通的,其实,有的地方是讲血胍,有的地方,却是讲气脉的问题。

西洋近代文化,也有许多谈论气脉问题的理论和书籍,有许多称之为超越的电磁波等等。

血是什么

生活在二十世纪的我们,天天听到高血压呀,验血呀,血糖呀,贫血呀,种种关于血的问题。

一个青年人,去看一个中医老先生,听到他说病人血不清的话,不免偷偷地暗自发笑,心中下了一个断语,认为中医太不科学,没有经过检查,就说什么血清不清的问题。

其实,现代的人,都是把“血”作表面的解释,认为就是血管中奔流的红色东西而已。

但是中国古代的医书上,“血”的真正含义是广泛的。

“血”包含了人体中各种的液体,除了血管中的血以外,所有的内分泌(荷尔蒙),人体内在的各种化合都包括在内,所以中医的一句血不清,可能意味着内分泌不平衡。

因此,我们先要了解中医学上“血”的含义,才能深入研究。

奇经八脉和十二经脉

奇经八脉为什么如此重要呢?

在道家的经验上来说,如果奇经八脉都畅通了,精神状况便会达到一种超越的境界,就是:“精满不思婬,气满不思食,神满不思睡。”

奇经八脉如何才会打通?

在《黄帝内经》和道家的丹经里,曾作过一个比喻,在十二经脉气机充满时候,才可能流溢分散到奇经八脉之路线中,就好像一条大河,或者水库,涨满之后,自会流到特置的沟渠之中,可是十二经脉的气机如何才能充满呢?这就要靠修持的功夫和成就了。

食气者寿

许多道书以及孔子家信上也曾说过:食气者寿。

道家的说法是:食肉者勇而悍,食谷者慧而夭,不食者神明而长寿。

许多人认为,爱吃牛肉的民族,是富于侵略性的。它是否也是根据道家的话,不得而知。而我们食五谷的人,虽然聪明智慧,难免多病而寿促,唯有不吃的人,才能长寿,那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如此说来,我们还没有长寿,岂不是先就要饿死了吗?

其实,这个意思就是尽量少食而已,昨晚看见晚报上的一则科学新闻,说到西方医学对于健康长寿的新理论,第一桩就是少食,三十岁以后尤应少吃脂肪及醣之类,他们的这种少食说法,道家在千年前就已经提倡了。

可是,提到少食或不食,却并非一件简单的事,如果不知道运用气脉的原理,不食是要命的事,道家的这句话,也是在说明气脉的重要。

前十年,本人曾作赌徒式的试验,一共有二十八天不食的经历,这二十八天中只饮茶水,偶尔也吃一根香蕉。在这一次的体验中,发觉最危险的时候是第三天到第四天。

在第三天不食时,精力衰落,气力耗完的样子,一定要躺下了。此时最重要的是,心情坦然,要运用一种气功,充满胃里的气,使胃壁不会发生摩擦而出血。

过了第四天,头脑清醒,精神充沛,也许就有碧眼方瞳的意味。

但是二十八天中,意识习惯上的食慾却是仍然存在的。

中国旧式的人家,时常有人把床的四脚放在活乌龟的壳上,以取灵龟长寿的吉祥,如果注意那些乌龟,几十年不吃不喝,只是时常伸出头来吸气(也许同时吸食了空气中的小虫和微生物),灵龟会自通任脉,据说千年的灵龟,就是食气者寿的表征。

不要被八卦所困

奇经八脉中的任督在哪里?我们常看到现代的武侠小说,随处描写着任督二脉,但是中国文化史上,最早提到任督二脉的,除了黄帝的《内经})外,就是《庄子》了。

《庄子·养生主篇》中庖丁解牛的寓言,便提到:“缘督以为经”,“中经首之会”。

可是《庄子》未提到任脉,有人说,《黄帝内经》实际上是战国时代的文化,那时齐国的方士们,研究道家的传统文化而编写了《内经》,这桩考据的事,不在本题讨论之内,但是它实在证明了医学发展史是很有问题的。

道家认为任督二脉等于天地间之阴阳,说到这里,我认为大家应该丢掉八卦的包袱,根据这一法则而另寻科学的途径,因为气脉与八卦的关系,是后人在唐、宋之间硬套上去的,如果中医仍停留在八卦的圈子中打转,就会变成前途有限,后患无穷了。因为学医的人精通《易经》的象数已不容易,何况象数之学与医学联姻,有对有不对的地方,不能太过牵强。

星棋遍布的八脉

看一看人体八脉图,真像天空中的星斗,难怪道家称人为一小天地了。但是,有关这一点,中医与丹道家间理论并不完全联系。

八脉的督脉和任脉,都起自会阴(即是密宗所谓的五法官)。上至百会穴,如果八脉配合了针灸、气功、点穴、按摩,联合沟通,无疑是一门新的人体生命知识的宝藏。同时也可为医学开一新的纪元。

督脉司气的作用,影响支配着全部脊髓神经系统。

任脉司血的作用。

治疗男性的病,以督脉为重,女子则以任脉为要。

卫冲即中脉。

带脉在中间,对于女性最为重要,凡妇科的毛病,每与带脉有关。

阳蹻及阴蹻,阳维及阴维司人体上下部与左右肢的功能,是交叉的。

子午流注和灵龟八法的节气问题

这是针灸的两种方法,与穴道及奇经八脉有关,而用天干地支的方法再加配合。

但是现在使用这种方法是非常有问题的,如果弄错了,就很严重。

第一,就是现在所用的二十四节气,是否有了偏差?

在最初历法订定二十四气节时,却是非常准确的,中国是历法、天文发达的国家,可是天体躔度的差异,星象方位不断变化所产生的偏差,二十四节气应常作较正,但是我们的二十四节气和黄历已经有几百年没有校正了,这些节气,可能已偏了好多度,再以有问题的节气作应用的标准,岂不是偏而又偏了吗?

在埃及造金字塔的时候,当时塔中有一个洞眼,是正对着北斗星。现在从那个洞眼向外看,根本看不到北斗星。原来北斗星都偏到很远的侧方了,宇宙天体的变迁真是不可思议,历法不快点作校正,针灸再循不正确的节气来应用,真是兹事体大了。

第二,使用干支开穴的方法,对每一个患者都用同一干支规则来推算,就值得研究了。这种计算的程式,是采用唐代星命学发展以后的方法,男女老幼,定命造化的年、月、日、时,各有不同,根据《内经》原理与星命学牵涉,每个人发病及其应好应坏的时期,也各有定数。假定这个原则是对的,那么,诊断每一个人气脉和开穴,势必先要了解命理学(即星命学)才行。学医兼通命理,可能吗?有必要吗?或者并非如此?实在需要重新研究,确定其原理与法则。

第三,只凭天干加地支,不再加时支,完全不管二十四节气和干支的关系,不管空间地区,不问来人的年龄等问题,是否完全恰当,实在值得作深入的研究!

现在国际上一般人都震惊于大陆地区医学和针灸的发达。但是我看到过那些最新所整理的资料,还是不够科学,还大有问题在。原因只是他们把几千年来杂乱无章的医理和实用,归纳成一种较为具体而有系统的法则,并无合于人体生理和自然物理的新发现。

至于应用的有效,那也是根据中国古人经验的传习而来,并非是他们有了特别新的发明。我们的中西医学界,为什么不团结一致,携手合作来自求究竟呢?

以上的问题,先只提出问题的重点,等以后再作讨论。

子午卯酉

道家为了打通任脉及督脉,先从打坐开始,以十二时辰的法则,配合着气脉及八卦的形象,我们可以先看一看下页的图。

这个图表示体内任督二脉,子的位置是会阴之处,也是任督二脉的起点,上达于午,就是百会穴。

卯时,正当人体的夹脊之处。

酉时,正是人体的丹田之处。

由于要修气脉,打通气脉,以达到返老还童的境界,道家就提出了子、午、卯、酉的问题。

以后,所有修气的人,都固执于子、午、卯、酉四个时辰打坐的重要。事实上,能够每日在子午卯西打坐,当然确有效果,那是另有原因。

道家打坐更有一种说法,就是:子午温养,卯酉沐浴。

所以有些打坐的人,依文解意,便在每天卯、酉两个时辰必定要去洗澡,而忽略了子午卯酉四字,是在解释打坐的天地法则,并非完全属于刻板的定时作用。

道家的活子时

由子午卯酉来看,“子”的部位意义极为重大,那是一个生命原动力生法之宫,气脉的发起之枢纽,所以说,这个子时是活的。

既然道家认为,人身是一个小天地,万物各有一太极,那么在本身的这个天地的系统中,也自有其自我的运行,与天地运行的法则,虽有大的关连,但也有小我的自主能力。

在季节上来说,“子”代表十一月,是一阳初生的地雷复卦。

在人的生命上来说,阳代表着阳能,在阳能发动的时候,正是所谓活的子时,并不一定要合于天地法则固定的子时。

这才是本身小天地的运行起点。

一个男婴孩,正睡在摇篮中,在他将醒未醒的一刹那,性器官忽然膨胀起来,恰为老子所谓:“不知牝牡之合而囗作”。

这个婴儿既没有性慾,也不知道男女之事,这正是他阳能发起的时候,也正是他自身系统中的活子时。

一个病人,只要还有生命活力的气机存在,他也有活子时的征候。不过,不全是以性器官作标准,而是以精神衰旺的周期性来推算的。

把握住了活子时的动力,使自己身心定住不生一念,阳气才能上升,这就是道家的修炼法则。

在人类长大成熟,一阳来复之时,也就是活子时的时候,都去追逐异性而放射,如果能趁机静坐而升华,回转到督脉,及其道而行之,就成为炼精化气了。

针灸与活子时

不论针灸与点穴,都注重气脉的开合。

气脉的开闭又是随二十四节气而变化的,这是一种为时颇久的理论。

但是,我们前面已经指出,历法长久未经校正,日月星辰角度的偏差,使得旧有沿用数百年的二十四节气,发生了值得怀疑的情况。

如果按照二十四节气的天干地支针灸,或者是没有配合气候的法则,它会不会产生不良的后果,应该值得研究。

所以,针灸应在“活子时”上发展,道家的奇门遁甲学中有云:

阴阳顺道妙难穷,

二至还乡一九宫。

若人识得阴阳理,

天地都来一掌中。

所谓二至就是冬至一阳生,夏至一阴生,一九就是后天卦的坎离二卦,也即子午的代表数字。

如果暂时丢弃了二十四节气是可以的,但是四季的重要,却要把握,春夏秋冬大气象的变化影响,是不能抛弃的。

然后再把握住个人的活子时及奇经八脉的道理,研究出一套新的针灸法则,这可能是对人类真正重要及有意义的贡献。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道家、密宗与东方神秘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