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密宗与东方神秘学》

第七章

作者:南怀瑾

站在中国文化的立场上来说,目前的世界潮流趋势,我们真应该很高兴。

站在中国医葯发展的立场而言,我们更应该很兴奋了。

因为针灸在*醉效果上的功用,已震动了世界。西方讲求科学的医葯界,都在热衷地研究针灸,这不是我们的光荣吗?

但是,我心中却难过万分,因为这些只是我们老祖宗的光荣,证明了我们有个了不起的祖先而已,至于我们自己又如何呢?到目前为止,实在毫无光荣可言。

我们要马上用新的方法,在理论上创新医学的基础,将一切古老的干支问题,及勉强套在医理上的《易经》八卦丢掉,医学才能进步,才会有适合时代的创造和成就。

司马迁在《史记》中就说过:“尝窃观阴阳之术,大祥而众忘讳,使人拘而多所畏,然其序四时之大顺,不可失也。”

大陆也忙于整理中国的医学,整理老祖宗的东西。积极地重新估价及计算的责任,落在我们炎黄子孙的肩上。要想将中医发扬光大,是要靠海峡两岸同仁的努力了。

五星联珠

要想批判是非,首先要了解事情的本身,所以,医理的历史发展和哲学基础,一定要先弄清楚,才能谈到保存和丢弃的问题。

在座之中有些朋友,表示对五行干支及六十花甲的问题,仍太模糊,希望能再加解释,所以现在再花一点时间,来作补充的说明。

所谓五行是代表五星的辐射作用。

十天干是代表太阳系的物理系统,十二地支是地球与月亮的运行作用,天干地支是互相作用的。

干支的配合,成为六十花甲,这也是抽象的天文学。所谓抽象,意思是理论的天文学。

六十花甲成为一个段落,扩而大之,要以成为六百年、六千年。缩而小之,可以代表六十天,六十时辰。

在当时,六十花甲定为三个时期,共为一百八十年,分为上元、中元及下元。

干支的起源是黄帝时代,以黄帝即位时,定为甲子年甲子月甲子日甲子时。尧即位则为甲辰年。

据说,是黄帝命大捷造甲子,因为要以天文星象来制定历法的关系。

甲子究竟是不是黄帝时制订的,抑是后人冒名而定,我们不作深究,重要的是,在黄帝时代的那一天,正好是天文中五星联珠的时候。

到宋代赵匡胤时代,天空星象又呈现五星联珠的状况。据说,星象在五星联珠时,在地球上的人文世界中,也象征着学问的鼎盛,所以宋代的文风极旺。根据儒家的眼光来看文化史,宋代的许多成就都是了不起的,那个时代文才人士之多,也是创纪录的。

汉代的京房先生

干支的问题到了汉代京房的手中,就起了变化。

汉代的人物与学风,在历史上是划时代的,那时不但阴阳五行,天干、地支及历法都达到了最兴盛蓬勃的时期,就连医学也是gāo cháo和有成就的阶段。

京房,这位专精理论天文的先生,大概觉得这一切历法上的问题,诸如五行、干支等,太杂乱了,所以把它们作了一个整理,统统归纳到一起,纳入《易经》学理的系统,后人称之为纳甲。

因为汉代的医学非常昌明,阴阳家的学说也非常发达,京房先生这一套纳甲理论,也就自然而然搬进医学的领域中去了。

到了宋代邵康节,就总其成著了《皇极经世》,更为包罗万象,充分发扬了。

宋元时代的医学

现在言归正传,再来谈医学的问题。

宋、元时代的一位大医师,名叫滑寿,认为《内经》中的十二经脉,应再增加包括任督二脉,而成为十四经脉。

在宋、元时代,中医是中国史最灿烂光辉的时代,所谓子午流注及灵龟八法,都是那个时代的杰作。

当时,更有金元四大家,即四大学派,影响了元、明、清三代的医学。

在这些学派之中,有一派是以治脾、胃经为主,认为不论什么病,都应该先治理脾、胃,把胃强健起来,其他的毛病才能诊治。

另有一派是以治肾经为主,他们的理论是水火既济的道理(肾属水)。

总之,这个时代医学有所建树的原因,是因为医学融合道家学说,已经有了实际的施证成效。所以,滑寿大师才倡言道家任督二脉的重要,甚至要将任督二脉加入《内经》的十二经脉中,这也是医学的创新,是医学的发扬。

火神爷的附子汤

说到各学派治病的方法,联想到了医生见仁见智的问题。

就拿附子这味葯来说吧!许多医生与病人,不敢轻易使用这味葯,因为它的毒气颇重,一不小心就会闹出人命。

在抗战时到达四川后,遇见了一位有名的中医,外号叫火神爷。

这位火神爷家中常年不断地煮着一大锅附子汤,谁都可以喝上一碗。

对于这一桩医案,我内心常感不解,到了峨嵋山,才因庙中僧人喝附子汤而有所契悟。

原来峨嵋中峰大坪寺的开山祖师,当年初建山上寺庙时,受过许多困苦,在他饥寒交迫时,常在山中采集乌头来吃,乌头也就是附子。后来山上的僧众相沿成习,每年规定一日,全体僧人停食,只喝附子汤,以纪念开山祖师的艰苦奋斗。

当大家喝附子汤的这日子来临时,附子早已入锅煮一昼夜又多了,所以大家年年都喝附子汤,但也没有死过一个人,于是我才恍然大悟:经过久煮的附子,可能毒性早已挥发殆尽,剩下的是增加热能的成分了,难怪火神爷家的附子汤大锅,也是日夜不停地在沸腾着。

当然,这是属于葯物学及化学的范围,我们只能提起注意,这一切都正待进一步科学的研究才是中医学的正途。

一天呼吸多少次

《内经》及《难经》上说:一吸走脉三寸,一呼又走三寸。一呼一吸为一息,一息之间,脉走六寸。一昼夜,人呼吸一万三千五百息,脉走五十度。

每二百七十息时,脉走三十六丈二尺。

一昼夜,脉共走八百一十丈。

漏水下百刻,阴阳走二十五度。

我们看了这些寸、度、丈、息,没有人不糊涂,更不知道这种度量衡是什么标准。

暂且置之不理,再来看一看西方的科学计算,这也许是我们能够了解的。

每分钟每人平均呼吸十八次。

普通人脉搏的跳动,每分钟平均七十五次。

二十四小时呼吸二万五千九百二十次。

太阳经过二万五千九百二十年,完成一次周期轮转。我们先把中西两方面作一个比较来看。

《内经》观点:二十四小时呼吸二万七千次。

西方观点:二十四小时呼吸二万五千九百二十次。

相差约一千次,也许男女有别,或者今古人体力也有差别,那么这个相差数字等于并不存在。

再看西方说法中的一点,认为人的一昼夜呼吸,与太阳的周期轮转是一样的数字。

这意味着什么?

这证明了道家的学说,认为人体是一个小宇宙,将一昼夜的周期扩而大之,就是太阳的运行周期。

由此看来,中西的论调是不谋而合的。也可以说,既然是真理,外国话也好,中国话也好,说的都是一个东西。

所以,中西的文化是可以沟通,其实,它们本来也就是沟通的。

一九七二年四月份的《人文世界杂志》上,登载了一篇翻译的文章,题目是《月亮与疾病》,这虽是一篇外国的文章,但我深深相信,这个理论是由中国道家的学说中转输到西方的,因为对这方面知识,我们中国的道家实在早已有了。

两个宇宙

说来说去,又要回到气脉的问题。

学医的人,不但要懂气脉,更要懂神秘学。

比如说,干支与潮汐有关,这是因为月亮影响着潮汐,如果我们再仔细注意一下,就会发现同样的日子,同样的干支,但在浙江与广东、东北与福建潮汐的时间仍有差别。因此,把这些有时间差别的干支,刻板地应用到人体上,是绝对有问题的。

况且,人与人各有不同,也可以说,每人自成一个自己的法则与天地,把这些不同的人和不同的法则都套入宇宙的大法则中,岂有不发生偏差的道理!

这里勉强套《易经》八卦,来对付全体病人的理论,正是中医的一大缺点。他们总认为如不搬出《易经》八卦和天干地支,好像中医就没有理论根据似的。

点穴和气脉

为什么在谈医理的时候,提到武林拳术的点穴之道呢?

原来点穴是与气脉有关系的。

点穴起于宋、元,在那个时期以前,是没有点穴这桩事的,这一点已足以说明点穴是与奇经八脉的针灸有关的事了。

道家与医学的观点,认为气血的运行,以气为主。

而气血的运行,与时间和人体部位,都有着极密切的关联。

外灸也是依照气脉运行的时间及部位而配合,所以说针灸与点穴,相互间也是有关联的。不过,点穴的计时,却自成一个系统罢了。

点穴所讲求的气血流注,与针灸的子午流注和灵龟八法,是相同的道理,点穴的道理大可供针灸替代*醉方面的参考,下面是关于点穴的口诀,有关气血运行时位:

慾知气血注何经,子胆丑肝肺至寅。

大肠胃主卯辰真,脾巳。心午未小肠。

若问膀胱肾络焦,申西戌亥是本根。

子踝丑腰寅在目,卯面辰头巳手足。

午胸未腹申心中,酉脾戌头亥踝绩。

(地支)

甲头乙喉雨到肩,丁心戊腹己背连。

庚辛膝部正当位,壬胸癸足总相连。

(天干)

气脉穴道的求证

许多人都在怀疑,气脉既然是解剖学上看不见的东西,从前的道家与医家,怎么会发现并且证明它的确有其事呢?

说到这里,就不能不谈到一位残酷的帝王了。

南朝宋废帝是个好奇心很重,秉性又极端残酷的皇帝。有一天,他指着一个孕妇,考问两位医生,要他们说胎中的婴儿是男是女。

一个医生说是一个男婴,另一个医生说是双胞胎。

为了证明谁对谁错,废帝竟然不能等到孕妇十月临盆,立刻下令用针穴法,使孕妇流产。

流产的婴儿,果然是双胞胎,废帝认为另一位判断不准的医生,医术不高明,加以刑罚。

宋废帝一下子害了三条命,真是残酷到了极点,不过由这件事可以证明,穴道及气脉的真实性。

事实上,在废帝以前,气脉的研究和证明都已存在了,那时是利用犯人,在他们活着时作解剖,在生命仍然存在的时候,看到气脉的运行。

元初的宰相耶律楚村,是个精通道家、佛家以及一切学问的人,他也曾在战场上,将垂死的人,作气脉的研究,那是出于战士的要求,渴望早死的情形下而作的,并不是像废帝那样的残忍无道。中国古代穴道国的铜人,实际完成在元代。

所以,气脉与穴道的学问,是在真正的“生”理学上完成实验的工作。不像近代的医学,是在人死后才作解剖,这种近代的生理学,实在可以说是生理学。

再说话子时

我们在前面已经谈过,二十四气节的偏差问题,所以用宇宙法则来作医治的准绳,是值得重新商榷的,天干地支与地区的偏差也是一个问题,所以先要把八卦与于支请出医学的范围。

如果采用每人自身小天地的法则,来作医疗的话,医生必须要懂得阴阳五行,与病人的八字。换言之,医生要会算命,先算了病人的命,才能再诊断下葯。

这个方法似乎也是难以办到的事。

只有探用道家活子时的学理,方能创造中医的新境界。

人身既可以脱离宇宙的法则,则活子时的方法,正是以病人为主,利用自身气脉的运行而对症治疗。

中国古老的拔火罐的方法,是由“砭”治中脱胎而来,现在正被日本改进使用,称为净血治疗、真实治疗。这种方法,如配合了穴道及针灸,一定也可以在治疗上迈进新境界。

道家与医学的配合,实在非常伟大,道家云:

日出没,比精神之衰旺。

月盈亏,比气血之盛衰。

把握了这个原则,便可大胆采用活子时的法则了。

当然,要发扬这个法则,还必须要大家集思广益去努力,而且必须要在道家与密宗的气脉之学中寻求其原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道家、密宗与东方神秘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