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密宗与东方神秘学》

第八章

作者:南怀瑾

提到中国文化的问题,往往会发现,古老登峰造极的杰作,不是黄帝就是伏羲。总之,都是托古人之名以显出学问的价值。这种情况与今日的社会恰恰相反,今日的许多著作和我们一样,都是文抄公,东抄古人,西抄今人,凑起来就是自己的著作了。

黄帝的《内经》,实际上是许多人的心血,许多人研究成就的集锦。虽然是托了黄帝之名,但是其成就却是不容忽视的。

话虽如此,《黄帝内经》所涉及的医理哲学问题,仍然有许多值得怀疑及重新估价的地方,甚至可以说,基本上是有些问题的。

你听过精神讲话吗

精神讲话,是我们现代教育上的专有名词,本人也曾经搞过精神讲话的课目。

黄帝的《内经》中,也谈到了“精神魂魄”这四个字。

这个精神到底是什么呢?难道是精神讲话的精神?

什么是精?什么是神?

什么是魂?什么是魄?

在《内经》中,这些名词都另有定义。但是根据《内经》的说法,我们也不能给精神下个具体的定义,更难将魂魄作一个明确的注解。

在《内经》中,我们可以了解:五脏属阴,是藏精气神的地方;六腑属阳,藏质体的所在。

但是精神究竟是什么,仍然无法得知,只好借用老子的话,“恍兮惚兮”。

中国古代医理的形而上学,是唯心的,是属于天人合一,本体论的范围。《内经》是偏重于形而下的应用,所以对形而上与精神魂魄问题,无法有圆满解说,结果就变成“恍兮馆兮”了。

如果发展形而上的基本研究,医学可以达到一种伟大的新境界。就是由自我心理治疗,进而超越生理现象,这才是基本的重要问题。

王羲之写上葯三品

道家有一本重要的书,名叫《黄庭经》。

晋朝的王羲之,是有名的书法大家,他曾亲写《黄庭经》,可见《黄庭经》在人心目中的份量。

《黄庭经》内提到了上葯三品,就是精、气、神。

究竟什么是精气神?什么是精?什么是气?什么又是神?这个精又到底是不是精神的精呢?

这似乎愈说愈复杂了,就好像奇经八脉中的气血问题,也是语焉不详,互相借用,怪只怪那时候的字汇太少了,因此显得暧昧不明。

如果用今天的复杂词汇,勉强借来描写一下,那么所谓的“精气神”就好像现在人们心中的“光热力”。

把一个死去的人作解剖,既无精,又无气,更无神。当然光、热、力也不存在。

所谓气,是一种生命能。

所谓精,是一种生命力。

所谓神,就是一种生命之光了。

但请大家千万不要误会,这种说法只不过是一种比喻的解释,使我们比较接近明了而已。

阴阳怪气

在医书上说,五脏属阴,但阴中却有一点真阳,这个阴中之阳,就是“心”“火”。

六腑是阳,同样的,在阳中也有一点真阴,这个阴就是“肾”“水”。

所以道家的书上说,男人是阴,其中只有一点是至阳之气,女人是阳,其中有一点至阴之精。

这是乾卦初爻变阴成为(女后)卦,以及坤卦初爻变阳成为复卦的原理。

道家以离卦囗为心,以坎卦囗为肾。

离中虚,坎中满,以坎中之阳,填离中之虚,变为纯阳。

这样又说了许多,阴阴阳阳,阳而阴,阴中阳,把人搞得糊糊涂徐,糊中涂,涂为又糊,简直莫名其妙到了极点。

但是不论谁阴谁阳,只要把握到一点,一阳来复的道理,贯通精气神治疗法则就行了,道家葯物学中的水

肾是不是腰子

去看中医的时候,往往会听到“肾亏”啦!要补一补“肾”才行啦!使病人联想到猪肉架上挂的一对腰子。

炒腰花真好吃,这一对腰花,正是生理解剖上所说的肾脏。

但是中医与道家所说的“肾”,绝对不单是指那一对腰子。

中医的“肾”是指人体的副肾、分泌腺、性神经、以及丹田内外与下部机能有关的总称。

如果将“肾”比腰子,那真是一错三千里了。

心在何处

摸一下自己胸膛的左边,噗通噗通地在跳,这不正是我们跳动的心房吗!

电视上一位美丽的歌星在唱了:

“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

这个只有你没有他的“心”,是不是刚才噗通噗通在跳的那个“心”呢?

当然不是,这一点我们都知道。

所以道与医的“心”好像表示的是思想,古人所谓的“心”能思想,也就是“思想”和能思想的意思。

一个人思想多了会心痛,受感动了心也会痛。

这却并不是真的“心”在痛,而是胃的上部一点的地方,“任脉”的位置,“膻中”受了气的震动,而脉在动了,使你觉得心痛,证明思想也影响着心脏的。

你常失眠吗

一个人太多思虑的话,上火。

一个人太用脑筋的话,胃出毛病。

思想影响了心脏,心属火,所以上火。胃是土,火太多,后援不继,消耗了土,所以胃出毛病。这也是西方医学承认的原理。

太劳累了,肾亏,而造成心肾不爻的状况,就是心的活动能力,与肾的活动能力,都在衰竭,而不能互通联系,发生中断现象,这就是心肾不爻。

年纪大了,多忧虑,体力差,就容易变成心肾不爻的状态,心肾不爻就会失眠。

看见那些年轻人,既不会忧愁明天的事,体力又充沛之极,心肾常爻,当然就贪睡了。

年轻人多愁善感,当然也会造成心肾不爻。

心肾不爻,要用坎水来解,才能达到水火既济的状态。

那么什么又是坎水呢?

如果能将思想及精神,放在绝对安静与平稳的状态,就是坎水发生的意思,这是道家的理论。

神秘的间脑

前几次提到的任督二脉,虽然是无形的气脉,但是仍有其所循的途径。

督脉从子午卯酉图上的子处开始,也是人身的下部海底,经过背部上达间脑,再到上口腔。

任脉由舌尖开始下行,经胸腹至下部,与督脉会。

如此来看,督脉等于是脊髓神经的系统,而任脉则为自律神经的系统。任督二脉与十二经脉的道理并不一样。

督脉所通达的间脑,许多神秘学派对它有极高的评价,认为保持人类的青春,纯是间脑的作用。

有些学派又说:间脑是与人类的神通有关的,如果间脑的气脉打通了,可以听人所听不到的,看人所看不见的。

总之,间脑是在督脉上通时所达到的地方,气脉能够影响到它的作用。

找你的活子时

道家所谓的后天生命是从“子”时开始,懂得了精气神的道理,能够灵活运用个人的活子时,则把握自己的健康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这一点几乎可以绝对保证。

你以为知道了活子时就可以容易地握住了吗?

如果你真如此想,那就未免太轻率了,因为把握活子时是极难的一桩功夫。

基本的困难在于我们难于控制自己的心念,在前面提到坎水时,曾经提到平静心念,但是心念是最难平静的一件事,不能平静心念,如何在活子时上努力呢!

道家的“练精化气,练气化神,练神还虚”这一套功夫,说要十二三年完成,事实上二十年也没有人完成,基本的原因,是我们的心猿意马,不能平静下来。

‘把握活子时诚属不易。先说一说话子时在什么时候,让我们都找到自己的活子时再说。

如果是个幼儿,很容易看到,我们前面已提到过,当他的性器官膨胀时,就是活子时外露的现象。那时如果测验一下他的脑波,一定会有不同的变化。

如果是青年人,在活子时,一定向异性情爱方面发展。这些都是容易知道的。那时,不把握活子时的生命力,来震动任督的气脉上升,生命力即转进入十二经脉,化成后天的慾了。

但是一个老年人,他们已经没有性的冲动,难道就没有活子时了吗?

只要一息尚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子时的,当一个老人,在将醒未醒的一刻,似乎要睁开眼睛时,那正是他的活子时。

在这个时候,不要睁眼,继续保持那朦胧混沌的恍恍惚惚的状态,好似焖了一锅红烧肉,再多焖一会儿,那个肉味就会更浓厚了。

这就是把握老年人活子时的方法,老朋友们,快点试一试吧!

午时茶

当我们疲劳不堪,气脉不通,头昏脑胀,昏昏沉沉的时候,顶好喝午时茶(并非中葯店里制成的午时茶)。

人到了“午”时,正是“子”时的对方,处于和“子”时相反的状态。

这也是夏至一阴生,生命到了衰败的时候。

在这个时候,千万要注意温养,不可强迫自己再坚持五分钟,也许不到五分钟,拉满的弦该就会断了。

所谓温养,就是保持的意思。子午温养,卯百沐浴。

《庄子》所说斋心,就是沐浴的意思,是把心境洗清,把心中的杂念洗净。

中年以上的人都已到了“午”时,要赶快从“午”起修,先修回“子”时。

从抽象的理论来讲,等于说从形而上开始,修到形而下,不像年轻人,是从形而下开始,修向形而上。

老年人的五反和养生

老年人如何恢复他们的生命力呢?

有人说,老年人与普通人相比,有五种相反的情况:

(1)睡在床上睡不着,坐在椅子上反而睡着了。

(2)哭时没有眼泪,笑时眼泪出来了。

(3)大声说话听不见,小声骂他时倒听见了。

(4)年代愈久的事愈记得清,昨天的事反而记不住。

(5)性行为的能力没有了,情爱的慾望反而高。

不要以为,人到了老年,恢复生命力就没有希望了,这是绝对不确实的。

老年人可以从注意间脑部分着手引发,如果脑下垂体没有萎缩,内分泌仍可照常,则从打坐开启活子时的努力,希望仍是很大的。

说起打坐来,使我们想到一幅名画,画的是一个老和尚在打坐。那个打坐的老和尚,勾着头,驼着背,一幅似坐似睡的飘飘然状态,实在艺术极了。

可是真的打坐,如果弄成这个样子就惨了。

打坐的正确姿态是正直而自然松驰的,就是我们平常坐着的姿势,也要正直,才能使间脑得到休息。

如何学通奇经八脉和十二脉

要解答这个问题,实在有点困难。学气脉的人,总离不了看图、看书。但书能看得懂吗?的确不太容易。

古代的大医师是如何学通的呢?

原来他们都先在道家的学问中求证,个个都是懂道的人物,然后再以自己作为实验的对象,经过一段摸索实证,对医术才有把握。

说到古代道学的试验,对女性来说却是欠缺的,一切道书及医书,都是以男性为目标,这也是男性中心社会的缺点。

为此,我们探索这些学识时,要特别注意女性的问题,女性是由任脉开始的,不像男性是以督脉开始。女性气脉由任脉向头面上行。

学习了解气脉的人,在学习体验过程中,可以感觉到自己气脉的流通,如果一连工作几天没有睡觉,自会感到头昏脑胀,不能支持,这时如能按摩督脉,使气下行,再导引至下肢,头胀立刻消失。

或者采用观想的方法,假想气脉倒转逆行,二十四或三十六圈后,人也可以宁静下来了。

学剑不成,看花

说了许多的道话及医话,使我想起少年时代的一桩事,那时我们看到了许多剑仙侠客的故事,一心想学剑。

后来听说杭州西湖城隍山有一个道人是剑仙,就万分决心地去求道学剑了。经过多次拜访,终于见到了这位仙风道骨的长者。

但是他不承认有道,更不承认是剑仙,又经过许久的谈话,他对我说:慾要学剑,先回家去练手腕劈刺一百天,练好后再在一间黑屋中,点一支香,用手执剑用腕力将香劈开成两片,香头不熄,然后再……

听他如此说来,心想劈一辈子,也不一定能学会剑,至于剑仙,更加当不成了,只好放弃不学。

道人反问会不会看花,当然会看,这不是多余一问吗?

“不然”,道人说,“普通人看花,聚精会神,将自己的精气神,都倾泻到花上去了,会看花的人,只是半虚着眼,似似乎乎的,反将花的精气神,吸收到自己身中来了。”

吸收了一切的植物花草的生力,借着练神成气,还精返本,这就是道人语重心长的修道法。

朋友们,快学看花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道家、密宗与东方神秘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