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密宗与东方神秘学》

影印密宗法本前叙

作者:南怀瑾

(一)《密宗六成就法》前叙

神秘之学

自古以来,哲学科学尚未昌明之先,凡探寻宇宙人生奥秘之学术,即尽归于宗教。故古之宗教,皆极尽神秘玄奇。迨世界学术昌明以后,有以智慧穷理探讨宇宙人生奥秘之哲学,嗣复有以知识实验追求奥秘之自然科学,纷纷崛起,于是宗教神秘之藩篱,几已破碎无余。时在二千年前,有虽为宗教,而重于实验心理、物理、生理之真知灼见,无过于佛教之修持证悟,及中国道家修身养性之学术,若融会此二者于一炉,发扬而光大之,其于医世利物岂有限量裁!

佛法密宗

佛之全部教法,其最高成就,以彻见宇宙万有之全体大用,会于身心性命形而上之第一义谛为其究竟,确乃涵盖一切,无出其右者。其中教法所传之即事即理,亦已发挥无遗,尽在于三藏十二部之经论述叙之中,固无所谓另有秘密之存在。有之,即明白指出心性之作用,当下即在目前,亲见之,亲证之,即可立地成佛,而人不能尽识者,此即公开之秘密是也。盖其密非在他人不予,只在自己之不悟,诚为极平实而至玄奇者也。等此而下,有以修持证悟之方法,存为枕中之秘,非遇其人而不轻传者,即为佛法秘密宗之密学。当盛唐之时,一支东传中国,后又流传日本,又一支传入中国边睡之西藏。前者人称为东密,后者人呼为藏密。值此二密之门未开,每于宫墙外望,或登堂而未入室者,皆受神秘玄奇之感染,几乎完全丧失人之智慧能力,一心依赖神秘以为法,此实未得其学术之准平者,亦可哀矣。

密宗修法

密宗修持方法,固有其印度渊源所自来,原与中国道家之学术,相互伯仲之间,难分轩轻。自经佛法之融通,术超形而上之,确已合于菩提大道矣。今且去其用神秘以坚定信念之外衣,单言其修持身心之方法,归纳而次序之,大体不外乎,加行、专一、离戏、无修无证之四步。迨达无修无证之域,即佛地现前,所谓前行之步骤,皆视为过渡之梯航,术而糟粕之矣。然未及佛地之间,则非依木而作涉津之渡筏,终恐不易骤至也。且其下手正修之观点,大体都以先加调伏身体生理之障碍着手。盖人生数十寒暑,孜孜屹屹,大半为生理需求而忙。且心为形役,为之所以不能清净圆明者,受身体感受之障碍为尤多。故彼与道家者流,有先以调身为务,良有以也。然身之基本在气脉,是以调身必先以修气修脉开始。但此气非呼吸之凡气,此脉非血管神经之筋脉。如强作解人,依现代语而明之,则可谓此乃指人身体具灵能所依之路线,唯神经而明者,确能证实此事。若徒借形躯神经而摸索之,此实似是而非,毫厘之差,天地悬隔矣。

六成就法要

密宗修法有多门,然此六成就法者,已可概其大要。所谓六种成就者,第一重要,即气脉成就。此乃调伏身体生理,去障入道之要务也。盖人身乃秉先天一种业气力量之所在,几百烦恼慾望之渊源,病苦生死麇集之窠囊。如不能首先降伏其身,其为心之障碍,确亦无能免此。而修气修脉之要,大体会于一身中之三脉四轮。三脉谓其左右中之要枢,四轮谓其上下中之部分。此与道家注重任督冲带脉之基础,根本似乎大不相同。其实,平面三脉,与前后任督,各有其妙用,而且乃殊途而同归。苟修持而有成就人,一脉通而百脉通,未有不全能之者。否则,门庭主见占先,各执一端之说,虽有夫子之木锋,亦难发聋振聩之矣。密宗主五主佛气,道家则主前任后督中冲左青龙右白虎,其名异而同归一致之理,何待智者之烦言哉。唯修气修脉,法有多门,大抵皆易学而难精,托空影响之谈,十修则九见小效,殊难一见大成。此盖智与理之所限,能与习之不精,师传指示,大而无要之所致,均非其术之咎也。

气脉成就已达堂奥,或进而修持第四之光明成就。首得身心内外之有相光明,再以智慧观照,而得佛智之无相光明。或由此而修第二之幻观成就,则可坏慾界人间世之世间相,征得确实人于如梦幻之三昧。第二幻观成就,与第三之梦成就,修法最近相似,皆为趋向有为法修得小神通之路也。此之四法,已经概括密宗修持身心之全部过程。于此旁枝分化,即有各宗各派之驳杂方法,或加以其他外貌,几乎使人有目迷十色、耳乱多方之感矣。过此以往,恐人或一生修持而无成者,则有补救之二法,即第五之中阴成就。乃于人之临死刹那前,依仗佛力他力,度其中阴神识,即俗所谓灵魂成道。再又不能,即第六之破哇成就。即所谓往生成就,乃促使人之神识往生他方佛国,不致堕落沉迷之谓也。

总之,六成就法中之后五种,皆以第一修气修脉为其基础。如此基不立,间或有独修其中一法者,虽现在小得效验,若缺虔诚之信仰心,终又归于乌有。但气脉之修法,既有理论,又需得过来人明师之真传,方能如科学家之实验求证得到。不然,徒知方法,不能博知其理,又不足以望其成。徒知理论,不知实行,又不能望有成就。如全修而全证之,则宇宙人生之奥秘,不待他力而神自明之矣。密宗诸法,虽亦有法本存在,但有时亦有尽信书不如无书之憾。何况翻译之法本,有通梵藏文字而不谙中文,有通中文而不诸梵藏。甚至,有两不通达,亦作托空影响之言,欺已迷心,大可哀也。六成就一种,比较信达可徵者,即为美国伊文思温慈博士纂集,而由张妙定居士译为中文者。

出版因缘

萧兄天石,自创自由出版社以来,贡献于古典文化事业,已达十余年。选刊《道藏精华》已近百余种。今又发心搜罗密宗典籍,出为专帙,以冀利益修持行者。其志高远,其心慈悲。然持有密宗之典籍,或习密宗之法者,唯恐深藏名山而不暇,岂肯轻以付人。复虑得之者,挟术以自欺欺人,则其过尤甚于保守而绝迹矣。故虽百计搜罗,尽数年之力,始有收获,其中不少为世所罕见之珍本。并劝余出所藏密典,印行少数,以公之于世,俾供研究密学密法,与有志于道密双修者参持之用。今复以出版之事相商,并与论其可否,踌躇寻思,迟迟已达数年。然每念古圣先哲,既已作书,其志乃惧法之将灭,慾寄于文字而流传也。既已见之文字,世界各国学者,又已有外文之翻译,等同普通书籍销售。如吾人犹慾抱残守缺,自作敝帚千金之计,亦恐非先哲之用心矣。苟或有人得此,不经师授心法,挟其粗浅经验而眩耀售寄者,终必自食其果,噬脐无及,此于流通者之初衷无伤也。况且修一切有为法者,如不亲证性空之理,体取无为之际,无论或密,或显,为佛法,为道家,终为修途外学,何足论哉。故于其付印之先,乃遵嘱为叙,言之如是。

                南怀瑾叙 1961年客于台湾

(二)《大圆满禅定休息清净车解》前序

佛教秘密一宗,初传入于西藏之时,适当此土初唐盛世。开启西藏密宗之教主,乃北印度佛法密教之莲花生大师,据其本传,称为释迦如来圆寂后八年,即转化此身,为密教之教主也。当其初传之佛学概要,已见于拙著《禅海蠡测》中之《禅宗与密宗》一章。其土自莲师初传之密宗修持方法,即为西藏政教史上所称之宁玛派,俗以其衣著尚红,故称为红教。红教修法,除灌顶、加行、持咒、观想等以外,则以大圆满等为最胜。此后传及五代至宋初期,有因红教法久弊深,嫌其杂乱者,又分为噶居派,俗以其衣尚白,故称为白教。迨元代时期,又有分为萨迦派者,俗以其衣著尚花,故称为花教。复至于明代初期,西宁出一高僧,名宗喀巴,入藏遍学显密备乘佛法,有感于旧派之流弊百出,乃创黄衣士之黄教。递传至现代为达赖、班禅、章嘉等大师之初祖也。大抵旧派可以实地注重双修,黄教则以比丘清净戒律为重,极力主张清净独修为主。此则为藏密修持方法分派之简略观点。至于所谓双修,亦无其神秘之可言,以佛法视之,此乃为多慾众生,谋一修持出离之方便道也。苟为大智利根者,屠刀放下,立地成佛,又何须多此累赘哉!如据理而言,所谓双修者,岂乃徒指男女之形式!盖即表示宇宙之法则,一阴一阳之为道也。后世流为纵慾之口实,使求出离于慾界、色界、无色界之方便法门,反成为沉堕于三界之果实,其过只在学者自身,非其立意觉迷之初衷也,于法何尤哉!

民国谛造之初,对于汉藏文化沟通尤力。东来内地各省,传红教者,有诺那活佛。传白教者,有贡噶活佛。传花教者,有根桑活佛。传黄教者,有班禅、章嘉活佛等等。各省佛学界僧俗入藏者,实繁有徒,指不胜举。密宗风气,于以大行。上之所举,亦仅为荦荦大者。活佛者,即呼图克图之别号,表示其为有真实修持,代表住持佛法之尊称,实无特别名理之神秘存焉。红教徒众,集居于西康北部者为多。白教徒众,集居于川康边境者为多。1949年以前,花教徒众,亦以散居于西藏及云南边境者为多。黄教则雄踞前后藏,掌握西藏之政教权,以人王雨兼法王,形成为一特殊区域之佛国世间矣。

因汉藏佛教显密学术之交流,密宗修法,亦即源源公众。而且于近六十年来,传布于欧美者为更甚。大概而言,红教以大圆满、喜金刚为传法之重心。白教以大手印、六成就法、亥母修法等为传法之重心。花教以大圆胜慧、莲师十六成就法为传法之重心。黄教以大威德、时轮金刚、中观正见与止观修法为传法之重心。当其神秘方来,犹如风行草堰,学佛法而不知密者,几视为学者之不通外国科学然,实亦一时之异盛也。

要之,密宗之侧重修持,无有一法,不自基于色身之气脉起修者。只是或多或少,读杂于性空缘起之间耳。大圆满之修法,例亦不能外此。所谓大圆满者,内有心性休息一法,即如禅宗所云明心见性而是当下清净者。又有禅定休息一法,即为修持禅定得求解脱者。又有虚幻休息一法,即以修持幻观而得成就者。今者,自由出版社萧天石先生,先取禅定休息之法流通之,即其中心之第二法也。其修法之初,势必先能具备有如道家所云:法、财、侣、地之适当条件。尤其特别注重于择地,一年四季,各有所宣,且皆加有详说。至于择地之要,当须参考《大藏经》中密部之梵天择地法,则可互相证印矣。至其正修之方法,仍以修气修脉,修明点,修灵能,如六成就法之第一法也。其中尤多一注视光明而定,与注视虚空平等而定之法。道家某派,平视空前之法,其初似即由此而来者。最后为下品难修众生,又加传述慾乐定之简法。此即《大圆满禅定休息清净车解》一书之总纲也。造此揭论者,乃莲师之亲传弟子,名无垢光尊者所作。解释之者,乃龙清善将巴所作。译藏文中为中文者,乃一前辈佛教大德,意慾逃名,但以传世为功德,故佚之矣。本书旨简法要,大有利于修习禅定者参考研习之价值。唯所憾者,盖因藏汉文法隔碍,译笔失之达雅,良可叹耳。但有宿慧之士,当参考六成就、大手印等法而融会之,自然无所碍矣。如能得明师之口授真传,了知诸法从本来,皆自寂灭相。性空无相,乃起妙有之用,则尤为难得之殊胜因缘。至于译者称此法本,名为《大圆满禅定休息清净车解》,此皆为直译之笔,故学者难通其义。如求其意译为中文之理趣,是书实为《大乘道清净寂灭禅定光明大圆满法要释论》,则较为准确。其余原译内容,颠倒之句,多如此类。今乏藏本据以重译,当在学者之心通明辨之矣。是为叙言。

             南怀谨叙于1961年客于台湾

(三)密宗《恒河大手印》《椎系三要诀》合刊序

溯自元初忽必烈帝师发思巴传译西藏密宗大手印法门始,大乘密道之在国内,犹兴废靡定。造民国谛造,藏密之教,再度崛起,竞习密乘为时尚者,尤以大手印为无修无证之最上法,以《椎系三要诀》为大手印之极至,得之者如获骊珠,咸谓菩提大道,独在是矣。然邃于密乘道者,又称《大手印》与《椎系三要诀》等,实同禅宗之心印。且谓达摩大师西迈葱领之时,复折入西藏而传心印,成为大手印法门。余闻而滋疑焉!余昔在川康之时,曾以此事乞证贡噶上师,师亦谓相传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影印密宗法本前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道家、密宗与东方神秘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