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思想》

第二部分

作者:牟宏英

离我们不是很远的时间,未来,我们的努力之下,在我们的生命存在或下一代的生命时,我们建立起了我们今天想象的未来的世界。这个人类的世界不再局限在行星地球和太阳系中。它已分散,没有中心,它已遍布整个宇宙。数个飞行着的基地是我们主要的生活空间。我们自己控制着基地的飞行,生存,我们的发展。我们理智的在宇宙,我们真正的在宇宙中,我们的思想中只有宇宙。我们很好的生活,幸福无忧的生活,我们用智慧和工具保障自己的生活,我们每个人自由,安全,我们与群体互相帮助,不伤害。我们的头脑永远的平静。我们卫生,身体和精神都完美和健康。我们前进。我们群体的内部中已不存在着任何的落后的想法和要求,没有争斗,没有人认为过去的事物有多么,多么的好,过去的肮脏,邪恶行为们有多么值得继续和保留,没有伤害。所有的认识和行为都是简单和纯洁的,在认识上,只有对真理的追求。我们解除了让我们的身心受到苦难的一切繁重劳动,曲折过程,在机器和工具助手的帮助下,所有的事情-建立,创造,生产,修改都是瞬间的完成,人已不在直接的接触到这类人体做不好,必须工具做的事情了。人类进入了历史上最完美,最强大的时期。每个人都幸福,没有人被排除在幸福之外。在人周围的生物和各类物体们,也由于人的文明而很好的生存。它们虽低级但仍没有被文明抛弃的。一切都按照我们的智慧所能想象到的美好景象生存和存在。这个世界是由我们在今天开始建立的。实现的那一天,在何时,我们是否还存在,我们并不计较,我们只是在不间断这就让我们满足。宇宙中广阔空间的生活强过行星上的狭小生活。宇宙有多广阔,地球又有多广阔?1在宇宙中行动的人类基地

空间基地在宇宙中按照人的要求运行着。基地生活不同于行星生活,行星上生活的人,它的生活从一开始就被纳入到自然产生的行星环境中。人的生存小环境要在其大环境中建立。人只能在行星已有的环境进行改变,使它适合生活,这种改变有限,不能或只能在很小的程度上对行星环境进行根本改变。使其成为最适合人生活的环境。行星上的生活,大环境都不是,任何一个行星都不是专门为人这一种生物的生存而建立的,行星环境为万物服务。行星中的一些部分特点对于人的进步是没有特别的必要的。它可能会满足人的部分感觉,使人有生物的一些快感,但对进步是没太大必要的。有时,过多的物体,过大的距离,环境变化对个人,群体的成长,发展构成阻碍。要建立专门的基地。一切从在根本上满足人的要求为前提。空间基地从它建立的那一时刻起,就

是按照最适合人的生存来考虑的。它是最完美的。从一开始就是这样。从远处看,基地放着各样的光芒,光芒的目的是为了满足人的视觉要求,人的眼睛需要一些光,光作用在人的身上,可以使人的身心放松,明亮的光会使人的生活和工作方便,人不适合在黑暗中工作,没有了视觉,人无法从事直接的观察-人不能控制各种机器。光芒是多样的,但都是纯洁,透明,明亮的,没有暗色的光,它压抑人的精神,光必须是对人有利的那些种,又经过多数人的同意,才能做为基地使用。光的颜色可随时决定,不是固定不变的。不同的基地可有不同的光,光中带有的基地和人的情况可以传递给在宇宙中航行的人,供它们区分和了解基地的状况。基地的全部内容都被光传递到宇宙中去。人可以不必接触基地便了解这个基地的一切。包括这个基地最新创造出的认识和物体,这是交流的一部分。基地为宇宙中所有飞行的生物提供保障,只要这些生物是非伤害性的,它们可以在基地上生活或停留。光中的内容中公开的。对所有的生物。

光有洁白,蔚蓝色,桔红,桔黄,各式各样,象阳光那个样子,辐射力强,光芒对人是有吸引力的。光这种物质对人体是有帮助的。

基地的形状依靠人们的认识能力和要求来决定和选择。可以是圆形的,也可以是长方形或不规则形状。形状首先是为功能服务的。形状是次要的。科学的理论和飞行要求形状如何,就应如何。形状满足在宇宙中的飞行。基地作为人的工具,它应是工具的样子。符合人的要求。在不影响科学的要求”基地的目的情况下,形状要满足人的视觉上的感受。形状由多数人的要求来决定。不能出现仅为了形状满足人的要求而以形状设计为中心,放弃科学上的要求。它是不必要。似乎长宽高不相等的形状是适合人生活。也许其它的形状会更好。人们会做出许多的形状来验证的。观察哪一个最适合人的要求。

形状,光芒这些,在人的早期是会对人产生影响的,人会由于它们而心理上有变化。我们要使这种变化成为好的。在人类进步大些,个人的能力强大后,这些外界的事物对

人的影响就会小,直到不发生影响。形状,光芒都没有用了。光芒引着我们向前,光芒由构成基地外部的物体产生。我们逐渐的接近基地。我们向它靠拢,离它近了,看到的更清楚。基地是巨大的,应当象一个小的行星,只有巨大,才能包融下许多的人和设施。在基地的最外面是基地的保护层。保护层覆盖着整个基地,全面的覆盖,接近圆形是适合的。保护层的作用是阻挡宇宙中的对人体有害的物质进入基地空间-象宇宙的部分射线,同时,阻止基地内的人造环境中的气体部分溢出到宇宙中去。人为了在基地内很好的生存,在基地内充满合适自己生存的气体。保护层的作用还包括促使基地内气体循环,帮助气体更新,转化。如同地球的大气层,地球内的空气循环,风,雨,水的各种转化,保证环境永远是良好的,空气是清新的,大气层在这其中有一定的作用。是其构成的一部分。基地的保护层也要具有这种作用。只有这样,人在其中的生存才会是可能的,活动才不会受限制。保护层是透明的,它应具有同外界的宇宙环境,物质交流的能力,象地球大气层那样,放进外界的对生物有利的物质-阳光,保护层只能放进有利物质,不能放出有害的物质,基地内产生的有害物质必须在基地内被处理成无害的,基地放进宇宙中的物质一定是无害的。在宇宙中,生物有无数,一个地方的有害体会被扩散到很远的其它地方,会对其它的生物产生危害,伤害它们的生存。一些智慧的生物可能会因为发展阶段的限制,缺乏处理有害物质的能力,不能抵抗伤害。我们不能为了自己不受到伤害,而用有害物体去伤害它们。即使我们看不到它们,感觉不到它们。但,它们也许是存在的,宇宙是万物的,是每一个生物生存的基础,我们不能认为宇宙中只有我们自己。对任何生存的伤害就是对我们自己的伤害。我们将有害的物体放到宇宙中去,我们的死亡时刻就到了。伤害它人着必被消灭。被自己消灭,被理智消灭。可能会出现失控的状态,在基地处在特殊状况下,基地出现故障,设备损坏,应急设备也同时损坏,基地与其它的物体相撞-陨石,射线,行星或其它生物的袭击,或基地处在病态,控制它的人也病态,这时基地向外界排放有害的物质也不能被允许。没有什么时候可以释放有害物质,我们要从根本上就解决有害物质的产生。不伤害自己,也不伤害它人。基地内不允许有一点点的有害物体。保护层一共由几个分层来构成,它是模块化的,人们可以根据需要来减小和增加防护层的层数和改变其位置来产生特别的功能,每层都有自己的功能,起不同的作用,层与层之间有时发生各种反应,以增加它的防护能力。防护层要离基地平面有一定的高度,要向地球上的天空那样,不要给人压迫和窒息感。如果防护层离地面太低,是会产生这种感觉的。防护层要象一个透明的膜,在很远外包裹基地。防护层的产生由基地上的设备产生。设备间歇工作,始终保证有一定数量的防护层数。防护层包含基本层,应急层,特别功能层,一般时刻,只启用基本层,应急层为在基本层损害时使用,基本和应急都有几个,不是在基本层损坏后就使用应急层,在一个基本层坏掉时,使用的是另一个基本层,这样的原因是应急层由应急设备提供,而应急设备的原理与日常设备不相同,应急设备只有在基地的大部分设备不能使用时使用,所有的应急设备是一个整体,启动时将不仅仅启动防护层那部分。还有基地内其它的设备,这是对应急的保障。以使备用设备足够多,应付的情况和能力足够多。特别功能层是人们在有特别的要求,让防护层-这种天顶上的物体给人们带来更大的益处时使用的。它有时是暂时的,有时是长期的。一切看人们的要求。它是在基本层上的附加。往往是这样,基本层时刻都需要,它保证生命,而特别防护层则不是必须的,除非宇宙中发生特别的事情,有巨大伤害作用的某种物质长时间在空间中存在,影响人类,基地时。不长时间加入特别层不可,这时,特别层已是实际中的基本层的一部分了。特别层最终会成为基本层的一部分。基地在宇宙的不同的空间中运行,许多未知的物体,物质都存在着,能伤害人的会很多,人要始终的考虑现有的防护层能否完成保护的作用,要不断的完美它,以消灭伤害。防护层的主要作用是为人创造良好的生活环境。最终的防护层将是基本层和应急层,再往后,就只有一层便够了。

防护层是人们看到和感觉到的第一层的防护。但它并不是第一道防护力量。第一道的力量在主基地上外运行,是分基地。它不是为人创造生存环境的。它是探测和具有消灭力量的。分基地自身发出起这种作用的能量,以不同的表现形式,全向的射向宇宙,它的作用距离很远,它能探测远处的各种物体,物质,判明它们是什么,并进行询问,如果对方是以伤害目的接近基地,基地会在判明后进行消灭,消灭能量同样是以发射能量的形式,在远处与探测的目标接近,但它不是全向的,是对准目标的,力量比探测用的大的多,能够瞬时消灭。一个要求,必须是在判明的情况下,才能采取消灭行动,在不清楚的情况下,不能肯定,可先视为友好的-是一个不能确定的友好,由于这种友好,是在我们不了解的情况下,根据生物间友好的原则确定,完全与其接触是危险的,可能被对方虚假的非伤害的表面欺骗,低级的,行为上低级的生物可能用这样的方法伤害我们,它们可能在与我们接触的时候不表明真正的意愿,我们用友好的原则对待它们,也对它们进行观察,确定友好的真假。观察接触的过程中是否有伤害行为,观察是无时无刻的,但是公开的通知对方的,是在对方知道的情况下进行的。不论是对谁的观察都是事先通知对方的,而且明确告之对方是如何进行的,我们不怕因把观察的情况告之对方后,对方继续欺骗我们,因为,要伤害就要有行动,一切行动我们都会知道。没有不通知对方的任何事情,我们既把我们的情况告之它们,它们也要把它们的一切真实情况告之我们。这是公开的原则。一切都是公开的,这是生物的原则。基地是有自己的观察范围的,观察的范围越大,采取主动的行为的时间越长,就越能判明对方的意愿,越能采取及时,立刻的行动。将伤害消灭在更远的地方。伤害人和基地的不仅仅是生物,还有宇宙中的其它物体。为了使观察的范围增大,要在基地的观察范围的边缘,设附属于基地的自动运行,并受基地控制的大型的观察,消灭设备-能力不低于基地,这就是分基地,它们合理的布置在基地的上下,四周,组成一个整体化的探测体,它们都是巨大的,细小在宇宙中是没有力量的。它是基地力量的延伸。伴随基地运行。这无形的力量笼罩在基地的外面。将伤害隔绝在外面。

对于友好来到基地的人和生物,基地提供完善的保障和帮助。我们向基地发出信息,要求进入基地。基地同意进入。基地通过发给我们的光,传递降

落信息,给我们指示降落的地方。我们将垂直的降落在基地的接触交流区。这是基地对外的交流地-接收外来的和发射去外面的飞行器。这里有最完善的专门设施。提供全部的服务。这里有运输传递通道设备,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部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的思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