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思想》

第四部分

作者:牟宏英

当我们的未来的设想已经建立,当我们的行动的,认识的原则已经建立,我们之后要做的就是具体的行动了。我们要行动,按照我们设想的美好的,自由的,强大的,纯洁的方式行动。我们的行动的要求就是要快,快,完美的快。这就是要求。我们不是等待者,绝不是,我们从来就不等待什么,我们只知道行动,只有行动才能使我们的想象变成现实,只有行动,才可能在我们生命中的某个时刻里,看到我们的未来的美好世界。依靠想象和诉说永远也不会实现美好未来。

我们的行动是一个建立,强大过程。我们在行动中建立我们设想的新世界的部分-依靠我们的当时的力量所能做的,全部的建立在开始时是不可能的,我们只能做其中的一小部分。只有在全部的人类做出决定,共同向新世界努力的时候,共同选择了文明原则的时候,共同行动才可能建立全部的未来之世界。至少,也应当有多数人与我们在一起。在建立的过程中,我们必须时刻的要强大我们自身的力量,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我们必须强大起来,才能存在,只有我们存在着,我们才能将我们的各种认识和想法告诉其它的人,其它的人才能知道和了解我们的想法,才能加入到我们的建立行列中来,才能象我们一样,遵从文明的原则,只有大量的人与我们融合为一体,我们的力量才能强大。我们不仅仅依靠工具来壮大自己,我们力量小是不会创造出好工具的,更重要的是依靠人,人所能发出的力量在现在是会超过一般的工具的。同时,我们的认识是一种要让它们接受的认识,它需要别人的接受,没有别人的接受,它的存在便没有意义了。所有的关于人类的想法都是需要它人接受的,因为它的基点就是全体的,非个人的,即使个人包含在其中。在人类的现在,不要由单一的个人来做什么,人类的美好要由人类自己来做。我们在进步和建立我们自己的新世界过程中将会遇到来自我们自身内部和外部的伤害。内部的伤害由那些不坚定的行动者造成。它们与我们一起是因为它们发现我们有利用的必要,它可以利用我们得到它所要的私慾,它们是坚定的私慾者。有一些人,它们从来都不真正的了解我们的认识,但它们却有一个喜欢随便介入到它人事情里的爱好,当它们成为我们的一员的时候,它们对原则的不了解,对设想的不清楚,就会造成实现目标的曲折。有一类人,它进入到我们的群体中,本身的愿望就是伤害我们,它们是为另一些人服务的,这些人也是坚定的私慾者,它们从来不看一看我们到底做什么,我们是否是进步的,它们只忠实于那些私慾者,我们的任何纯洁的目标都不会对它有影响,它们是工具,没有头脑,不要用我们的正确与纯洁来触动它们,它们确实没有头脑,触动是没有用处的,一种浪费时间。内部中的伤害者都被消灭,在发现的那一刻起。消灭的方法不是肉体的,是将它们从我们的身体中驱走,不要让它们与我们在一起,如何它们有伤害我们的一点的行为,那么,它就没有走的必须了,它除了肉体上的被消灭外没有别的什么选择。外部的伤害者是认为我们对它们有伤害的人,它们喜欢这样的认识。它们认为,我们的想法会使它们现在的幸福生活没有了,它们必须要消灭我们,只有消灭了我们,它们才能安稳的过它们现在的快乐。它们的快乐就是压迫着别人来过日子。强制别人,消灭别人,让别人成养活它的劳动者,这些人如果不压迫别人,它们就活不下去。这些肮脏人,变态者。它们会对我们主动伤害,即使,我们已经决定,在它们不伤害我们的时候,我们不会伤害它们。它们对我们的伤害可能会是整体的计划,但我们对它们伤害的消灭仅仅对那些行动的计划和行动者。我们不扩大范围,这部分人占小部分。我们只消灭直接行动者。包括产生行动想法的人。对待这类的伤害,我们什么时候都是全面的注视着,每个小的行动也不会放过,一点点的伤害也要回报,也要消灭。这种消灭绝对是来自于肉体上的,在肉体上的伤害是回报的最好方式。消灭肉体一般情况下使用葯品。不让它感到痛苦。我们为什么明知伤害者是一个大的群体,而不对它消灭/即使有一天,我们的力量强大到能消灭整个人类的时候,我们也绝不会用它用消灭这些可能的伤害者群体。对方没有行为,我们就动作,是不符合文明的原则的,如果我们在建立纯洁世界的时候使用了不纯洁的方法,那我们建立的还是纯洁的世界/不是。在建立的过程中每时每刻都是纯洁的。即使是我们的行动在它人不知道,不了解的情况下,我们也不会放弃纯洁。我们不是为它人做个什么样子,我们是在为我们自己来行动。行动必须符合我们的原则,我们的内心才会幸福,美好,也只有这样,我们才会因我们内心的美好而使我们自身更加具有力量。行动才会更坚决。我们强大自己的目的之一就是对我们自身的保护。当我们自由的传播我们的认识和建立新世界时,受到内部和外部的伤害时,我们强大的力量要能够消灭这种伤害。瞬时就消灭它。一定会有人来阻止我们行动的自由,我们的力量必须保持时刻的强大。

当我们行动之时,整个人类面对我们的想法发生变化-因认识上的不同造成的变化。有的人会支持我们,并成为我们中的一员。有的人会反对我们,成为伤害我们的人,有的人会不在意我们的存在,它只过它自己现在的生活。我们不会刻意的采取什么什么针对性的方法来取得它们对我们的支持或对我们不加以伤害,我们不会这样做,这是肮脏的行为,我们不会对不同的人说不同的话,表现不同的认识,我们的认识是一定,不论对谁,我们都是同一种认识,我们没有秘密,也不需要谁采取什么方法帮助我们。我们对待它人的原则就是你不伤害我,我不伤害你,你伤害我,我立刻消灭你。不论你是谁,做过什么,有多大的力量,我们都不考虑。我们要让人们自由的来决定它们的选择,与我们在一起或反对我们,都可以。在思想上对我们的反对我们会把它做为一种认识来对待,并让我们的每个人都知道,但身体上的伤害是不允许发生的。这是不改变的,不论你是在理智时还是不理智时发生的伤害都不行。因此,你要随时保持清醒,以免出现错误,受到消灭。

伤害过程中有这样的一种情况,它是特别的肮脏的,在我们刚刚表达我们的思想的时候,它就不顾及一切的将我们的每个人都彻底消灭掉,让我们的思想从一开始就消失了。就完结了,什么都没有了,这种做法对于一些变态的伤害者来说,是最好的方法。那我们如何的做。我们必须注视,观察着伤害者们的所有行为,对其任何可能的伤害都要做好准备,当我们的力量还不能消灭这种伤害,而这种伤害却能轻易的消灭我们时,我们也绝不会在面对伤害时放弃我们的丝毫一点认识,一点点行动,我们不会退缩一点,同伤害者站到一起去,成为它们当中的一员,我们也不会放弃用消灭的方法对待伤害,我们的做法是正面消灭,我们现在的力量能消灭多少就消灭多少。我们不怕自己的灭亡,一点都不怕,我们存在就是为了传播思想,建立新世界,不能这样的做,活着也没有必要了。我们死亡之后,我们的思想是否也死亡了,会的,我们的思想会被伤害者封闭起来,困起来,失去它的作用。这样,人类是否就没有了进步的要求了,人类是否就没有了一点的希望,不会,我们的思想不存在了会有其它的更好的思想出现,比我们现在的要好,更完善,完美,人类不必去失望。当我们死亡时,依然是平静。必然,我们随时都是平静的。死亡时也将是,但我们仍然不希望在我们一开始存在的时候就被消灭掉,我们能做为什么还要留给其它的人,其它的思想,我们更多的是要求自己做,自己做的更好,我们自己受到了痛苦,为什么还要让它人也受到没有完美世界的痛苦,人类向未来的前进每快一步都是好的,最好不曲折,不被消灭的方法就是强大自己。使自己能消灭它人,而不会被它人伤害。强大是首要的。强大了,力量就大,建立的能力就强。

强大自己,用大的力量去建立新世界。先自己的强大。强大不仅是避免被伤害,我们不想避免什么,也没有什么要避免的,我们什么也不怕,强大是消灭伤害。是主动消灭,而不是被动行为。

怎样使自己强大/必须开放,自由的发展,使每个其中的人员都有个人的最大力量,使整体群体都有最大的力量。我们随时随地都开放自己,把自己的一切想法和行动不加处理和修改的真实的告诉每个人-我们内部的和外部的,对每个人类中的一员都公开,我们不需要秘密这种事物的存在。我们不担心别人知道我们在做什么,我们的原则告诉我们要这样做。当我们的行动被伤害者知道的时候,它们会采取应对的方法,能主动的消灭我们,这对我们有害,但这不会成为我们封闭自己的理由,封闭就是死亡,封闭不是进步的,当我们将自己的一切对我们自己封闭了,我们自己的头脑就没有了灵敏,没有了目标,行动就会在互相不清楚,不了解的情况下进行,个人不知如何行动,群体不知如何联合,我们自己就会失掉力量,当我们对其它的人封闭了,我们就失去它们对我们的了解,就会使它们与我们失去联系,没有了新力量的加入,我们如何的壮大。我们会用自由公开进行一切行动。只有这样,才会产生力量。我们的群体的内部的不是一种互相约束,互相指挥的,内部的各个功能小组是平等的,人们自由加入的,决定来自于多数的决定,功能小组对一件事进行研究和决定,决定的执行由执行小组来完成。与功能小组一致,执行小组也是自由加入的,它不仅直接完成行动,同时也参加功能小组的研究和表决。表决是自由的和多数决定的,而执行是严格的。执行必须按照快速,准确,正确来进行,并有具体的

行动方法,原则,这些原则必须严格遵守。一旦你选择了执行一个行动,你就必须最好的把它3做完。最好的同它人配合。在行动时,你不会有除行动以外的其它考虑,考虑都在行动前完成,由于没有人欺骗你,你不用担心在行动中会受到来自内部的伤害。一切以完成行动为主。为了行动-这个行动是自己选择的,是可以失去生命的。我们都时刻准备好为了目标而失去生命。行动中所有的过程和动作应当是经过多次考虑的,是最有效果的。行动中,我们都应当象机器一个样子。快速而且准确。不出问题。每个行动的人都自由组成各个部分,完成其中部分工作,一切是人主动要求和自由完成的,你必须去完成你的那部分任务。在执行的过程中,是不能随意的进入和退出的,你的行为关系到其它人的安全,在工作的目的和方法确定后,你必须去完成。对于你不同意的工作,你可以不参加。这是自由的,但你参加的工作,你已经同意做的工作,你必须按照要求将它做好。不论是功能小组和执行小组,它们都是平等的,必须有许多的功能和执行小组,才能保证每个工作都有人在做,都能做好。在一项大的行动中,要有许多的小组来参加。工作内容的划分也是自由的,由每个小组决定它们做什么,它们会选择它们最有能力做的那个部分。不要担心有的工作没有人来做,在原则的认识上,人们自然会从全面来考虑问题,考虑如何做工作,它们不惧怕任何工作,它们会选择困难。没有一个小组会以个人利益为主,这样的小组会被消灭掉。所有的小组都是以整体利益来考虑的。一个人可以随意的加入和退出一个小组,当你觉得这个小组适合你或不适合你,你也可以按照自己的认识建立一个小组,将有共同认识的人集合在一起。当一个行动有许多的小组来参加,而它又不需要太多的时候,各个小组的行动方法会聚集一起,由大家来决定谁的方法最好,并由最适合的小组去做。不是说谁出的方法好就由谁来做,这没必要。一切都是大家选择的,一个好的方法可能由其它的小组去做。有的行动需要几个小组去做,大家间如何的联系是重要的,能找出一种方法来联系每个小组。在内部,每个人都是自由的。

加入群体的人都必须是能够认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部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的思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