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之路》

第07章 诚实

作者:罗素

培养诚实的习惯应该是道德教育的主要目标之一。我认为诚实不仅表现在言语上,而且表现在思想上。事实上,在我看来,思想上的诚实更为重要。我宁愿一个人有意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撒谎,也不愿这个人先下意识地欺骗自己,然后想像自己正做一件具有美德和诚实的事。事实上,思想上诚实的人相信语言上不诚实的人总是不会出错的。坚持说谎就是错的人,木得不通过大量的诡辩和颇能迷惑人的行为来补充这一观点,他们以此为欺骗手段,又不承认自己在撒谎。然而,我认为证明是正当的说谎的情况很少——比所谓德行高的人说谎的情况少得多。几乎所有应当说谎的情况都是横行霸道使然或是在从事有害的活动,例如战争。因而,说谎在良好的社会制度里将比现在少得多。

实际中,不诚实几乎总是恐惧的结果。在毫无恐惧中成长的孩子会是诚实的,其原因不是由于道德教育,而是由于他还不知道不诚实这种做法。受到智慧和友善护理的孩子的眼中充满坦诚的光,甚至对陌生人都有无畏的举止。而遭受严厉管辖和不停教i)l的孩子总是处于担心出现责骂的恐惧中,哪怕是他的举止正常也有越轨之忧。很小的孩子最初是不会撒谎的。撒谎可能是一种发现,源于对父母恐惧的迅速反应。孩子发现大人对他撒谎,且告知真情是很危险的,这种环境下他也学会了撒谎。这些情况要能避免,孩子就不会想到撒谎了。

然而,判断孩子是否诚实必须非常小心。儿童们的记忆很不完善,他们常常不知道回答大人认为他们能回答的问题。他们的时间观念也很模糊,四岁以下的孩子几乎不能分清昨天和一星期以前,或昨天和六小时以前的区别。在他不知道回答某一问题时就根据大人的表情和语调来决定是“yes”还是“比”。他们还以假扮的戏剧性特征来说话,当他郑重其事地告诉你说花园后有一头狮子,那显然是在假扮。在许多情况下由于假扮太投入,孩子很容易把玩耍当真事。由于以上原因,小孩的表达客观上常常不真实,但丝毫没有欺骗的倾向。的确,孩子起初把大人当作无所不知的人,且不会受骗,我的儿子(三岁零九个月)总是要我告诉他(为了讲故事的快乐),在我不在场的有趣的场合里他在干什么。我发现几乎很难使他相信我并不知道所发生的事。孩子并不清楚大人怎样理解事物的方式,因而他们认为大人的能力是无限的。去年复活节我给了我儿子许多巧克力复活节彩蛋。我们告诉他吃得太多就会生病,但告诉他之后,我们就没管他了。结果他真吃得太多而生病了。病一好他就满脸喜悦地来看我,用几乎是胜利的语调说:“我病了,爸爸,爸爸告诉我是会生病的。”他那证实了科学事实的快乐感让我吃惊。自那以后,一有可能就很信任地给他巧克力,尽管事实上他吃得很少,而且,他绝对相信我们告诉他那种食物对他有益。达到这个效果,并不需要道德告诫。实行惩罚或施以恫吓。孩子很小时,就需要给他耐心和严格。我儿子已接近通常孩子偷吃甜食并撒谎的年龄。我敢肯定他有时也偷吃,但他撒谎我就意外了。当孩子的确撒谎时,父母应该比孩子承担更多的责任,我们应该通过消除撒谎根源的办法来处理,要柔和而理由充足地解释木撒谎为什么会更好。父母不要靠惩罚来处理撒谎,这样只会增加孩子的恐惧,因而也增加了他撒谎的动机。

孩子不说谎,当然是与父母绝对诚实必木可分的。父母教育孩子撒谎是有罪的,孩子却知道父母撒过谎,自然父母的道德权威就失去了。对孩子说真话是非常新颖的观念。这一代之前,几乎没有人做过。我非常怀疑夏娃是否把苹果的实情告诉了该隐和亚伯①,我确信她会告诉她的儿子们,说她从未吃过任何对她不利的东西。父母们过去总是把自己比作奥林匹斯山神,排除了人间亲情,并总是受纯粹的理性的驱使。他们指责孩子时,总是伤心多于愤怒。他们会责备孩子,但会告诉孩子,说他们不是“十字架”,而是为孩子好。父母并没有意识到孩子有令人吃惊的敏锐眼光:他们不明白用来骗人的冠冕堂皇的政治理由,却简单而直截地不加理睬。我没有意识到的猜疑和嫉妒,孩子却看得很明显,他会怀疑你那些关于邪恶事物的漂亮的道德说教。你千万别装出从来就正确和超出常人,孩子会不相信你,就算相信也不会因此更喜欢你。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就明显地看透了我周围维多利亚式的欺骗和虚伪,并发誓我若有孩子,我决木重复他们在我身上犯的过错。我现在一直尽最大努力遵守这个誓约。

对孩子极为不利的另一种撒谎形式,是威胁孩子要惩罚他,却不真地施行。巴拉德博士在他那本非常有趣的书(变化中的学校》②中,着重阐述了这个原则:“不要威胁孩子,如果你威胁了,就必须实施你的惩罚。如果你对孩子说:‘再这样我就杀了你。’如果他真的再这样了,你就必须杀了他;否则,你将失去对他的威信。”(页122)保姆和不明事的父母对婴儿威胁的惩罚的程度要轻得多,但这条原则仍然适用。没有极好的理由就木要坚持威胁。若已经坚持,就要继续下去,然而你会后悔陷入这种对抗中。如果你威胁说要惩罚,就要做好惩罚的准备。不要侥幸地认为你的吓唬被人遗忘。奇怪的是未受过教育的人们很难理解这个原则。以令人恐惧的事进行威胁是首先要禁止的,例如让警察锁起来或让怪物抓走。这一开始会让孩子产生危险的精神恐惧,然后完全不相信大人的一切声明和威胁。如果从来就是坚持说话算数,则孩子不久就会认识到,在这种情况下抵抗是没有用的,他要是不愿招麻烦就乖乖地听话,这种方法成功的要点在于,除非有某个真正充足的理由,否则就不要执意威胁惩罚孩子。

另外一种不可取的欺骗的方法是把无生命的物体当作活着的东西来对待。孩子自己在椅子或桌子上碰痛了,保姆就教孩子拍打碰痛他的地方,并说“讨厌的椅子”或“讨厌的桌子”。这种方法使孩子偏离了自然法则有用的根本。碰痛了不管孩子,他不久就会意识到对付无生命的东西只靠熟练的技巧,而生气或哄骗无济于事。这样有利于孩子获得技巧,同时也有助于孩子认识到人的权力是有限的。

在性方面撒谎,很早就约定俗成。我相信撒谎是完全彻底的错误,但现在我木多谈,关于性教育,我将专作一章来论述。

没受到压抑的孩子总有无数个问题,有些是智力问题,有些则相反。这些问题常常令人厌烦,有时回答起来很木妥。但必须尽最大努力诚实地作出回答。如果孩子问及有关宗教的问题,尽管你的观点与其他大人不同的观点相抵触,也要确切地说出你的看法;如果问到死亡要作出回答,如果他问的问题是有意表明你的邪恶或愚蠢,要作出回答;如果他问战争或死刑,也要作出回答。除了很难的科技问题,如电灯是怎么亮的之外,不要告诉孩子说“你现在还不懂”。一旦他新学了比他当时所知的更多的东西,那些明确告诉他的问题的答案成了他快乐的宝藏,尽量告诉他更多的能理解的东西,而不是相反,他不理解的部分会激起他的好奇心和获得知识的热望。

对孩子始终保持诚实将使他对你越来越信任。孩子有一种天然倾向相信大人的话,除非大人的话与他强烈的愿望相冲突,比如我前边提到的复活节彩蛋就是个例子。在这种情形中孩子会证实你的话是正确的,这样一个小小的细节,就可以使你轻易地赢得孩子的信任。但是如果你养成了威胁之后并木实施惩罚的习惯,那么你就不得不越发坚持恐吓,最后的结果木过是你造成孩子精神不稳定。有一天我儿子要在小溪流中岛水,我想里面有破瓦片会划破他的脚,就告诉他别去及其原因。他的愿望非常强烈,因而怀疑是否有瓦片。后来我找到里面一块小碎片并让他看锋利的边缘,他心里完全相信了。如果我为图个方便假称有瓦片,我就会失去他的信任。如果我没有找到碎片,我就该让他去定水。随后相同的经历,使他几乎完全相信我的话了。

我们生活在充满欺骗的世界里,在没有欺骗中成长的孩子会蔑视普通认为值得尊敬的事。这是令人遗憾的事,因为轻视是一种不好的情感。我不必把他的注意力引到这类事上,但只要他遇到了,我会解释、满足他的好奇心。诚实在这个伪善的世界里是有些不利,但是大胆无畏的优势要高于这种不利,没有这点,人间就不存在诚实。我们都希望孩子们正直、公正。坦率和自重。就我自己来看,我宁愿看到人们因这种品质而遭失败,也不愿看到人们因屈服于这种欺诈的习惯而用欺骗的手段来获胜利。对一个优秀的人来说,内在的自重和正直是必不可少的,有了这种品德是不可能撒谎的,除非是出于某种宽怀善良的动机。我要努力使我的孩子在思想上和言语上诚实,即使他要承受社会上的不幸遭遇,也在所木惜。因为,在世界的存亡攸关中比财富和声望更重要的东西,就是诚实。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幸福之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