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之路》

第12章 性教育

作者:罗素

由于“性”这一主题处于禁忌和图腾的包围之中,我是在忐忑不安中探究这一问题的。我很担心那些接受我前面各项原则的读者会因处于这一种包围中而怀疑这些原则。他们也许很容易地承认,无畏和自由对儿童有利,却希望一遇到性问题就施束缚和恐惧。我不能这样限制那些我认为合理的原则,我在论述性的问题上,也将与造就人们品性的其他冲动一样对待。

性禁忌独立的一方面是,性很特别,这种本能成熟得很晚。的确如精神分析学家指出的一样(尽客极大地夸张了些),这种本能儿童期并非缺乏。但是儿童期性本能的表现与成人不同,力量也小得多,而且男孩子以成人方式放纵,体质上也是不可能的。青春期是重要的情感危机时期,是智力教育的中间阶段,且要引起少年騒动不安,给教育者提出了难题。我将不讨论这些青春期问题,这里我主要探讨青春期之前,我们所应该做的事。在这方面进行教育改革非常必要,尤其是儿童早期。尽管我在许多细节上并不同意弗洛伊德的观点,但是我认为,他指出以后生活的精神紊乱,是由于儿童早期在与性有关的方面处理不当所造成,他的这一观点是很有价值的。在这方面,弗洛伊德的工作已经收到了普遍有效的结果,但是仍需要克服一些偏见。而且,我们把一岁以内的婴儿,大部分交给完全未受教育的妇女照料就极大地增加了克服偏见的困难,有知识的人为避婬秽猥亵之嫌而发出的冗长的论调,是不能指望未受教育的妇女知道的,更谈不上相信了。

我们按先后发生的顺序来探讨问题,母亲和保姆最开始遇到的是手婬问题。权威机关指出,这种行为在两三岁的男孩和女孩中都普遍发生,通常随后自行消失。有时候手婬是由某种确定的可以排除的肉体刺激所致。(我并不作医学方面的论证。)但即使没有这类特殊原因手婬也常常能发生。人们习惯把手婬看得很可怕,并用吓人的威胁手段来制止。通常这些威胁是不起作用的,可人们总确信能奏效,结果使孩子生活在忧虑的痛苦之中,这种痛苦很快就脱离了最初痛苦的原因(现在已压抑成潜意识),变成了恶梦、神经质、妄想和癫狂的恐怖。对婴幼儿要任其自然,这个时期的手婬对健康没有明显的坏影响,也没有发现对品性培养有不良作用,而在这两方面所观察到的所谓坏影响,似乎应完全归咎于制止手婬所作的努力。就算是手婬有害,发出无法执行的禁令也是不明智的。从事物的自然发展情况看,你禁止孩子做某事,就确信孩子不再做某事是不可能的。如果你不加禁止,手婬行为可能不久就会消失;如果你横加干涉,这种自行消失的可能性少得多,而且你为恐怖性神经紊乱种下了病因。因此,尽管有困难,也应让孩子任其自然。①我并木是说,不采取禁止的方法,也就不能采取其它有效的戒除的方法。如,孩子困倦了才让他上床,这样他不至于久久没有入睡;在他床上放某个他最喜爱的玩具,以便分散他的注意力。这些方法都是十分可取的。但是如果这些方法都不起作用,你不能求助于禁止之法,更不能使他意识到自己已沉溺于这一行为的事实。以后手连可能会自行消失。

对性的好奇一般始于孩子三岁间,他们的兴趣在于男人和女人、大人和小孩身体上的差异。从本质上看,早期儿童的这种好奇心没有什么特别内容,仅仅是孩子一般好奇心的一部分。然而,传统方法培养大的孩子,由于他们的父母制造神秘感,孩子的好奇心里就有了特别内容。如果没有神秘感,孩子的好奇心一满足就消失了。只要自然而然地进行,孩子一开始就应看见父母兄弟姐妹的躶体,且没有任何大惊小怪,则他根本不知道人们对躶体有什么感觉。(当然,他以后一定会知道。)孩子很快就会注意到父亲和母亲身体上的不同,然后与兄弟姐妹身体的不同联系了起来。然而,这种不同一旦暴露到这个程度,它就像经常打开的橱柜一样失去了吸引力。当然,孩子在此期间提出的任何问题都要作出回答,就像回答其他问题一样。

回答问题是性教育的重要内容。需要遵守两条规则:第一,永远真实地回答问题;第二,把性知识看成任何其他知识一样。如果孩子问你一些智力方面的问题,如太阳、月亮、云彩、汽车和蒸汽机是怎么回事,你一定会尽孩子所能理解的程度,很高兴地作出回答,回答这些问题是早期教育的一部分。但他要是问及有关性的问题,你会试图使他停住:“嘘!安静点!”即使你不这么做,你的回答也会是简短而干巴巴的,也许你的举止还有一些窘迫不安。孩子很快就注意到这种细微的差异,从而就为他对婬秽之事特别感兴趣打下了基础。你应该就好像回答其他问题一样,也作出充分而自然的回答。木要让你自己感到,甚至是下意识地感到性是丑恶而肮脏的,如果你这样做,就会把你的感觉传给孩子。孩子必然会认为父母的关系是下流的,以后他会断定他的出世也是令人作呕的行为的结果。幼年的这种感觉使得令人愉快的本能情感几乎不可能愉快,不仅年轻时如此,成年人生活也一样。

如果孩子有弟弟或妹妹出生,而他也大到能问这方面问题时,比如三岁以后,可以告诉他说孩子是在母亲的肚子里长大的,而他也是同样的方式长大的。让他看见母亲给孩子喂奶,并告诉他,他自己也同样这么吃过奶。所有这些,像其他与性有关的知识一样,以纯粹科学的态度轻轻松松地告诉他。不能使孩子对这些“母亲的生育功能神秘化和神圣化”,整个教育必须完全实事求是。

在孩子大到能提有关出生问题时,如果家里还没有增加新成员,你对他讲“某事在你出生之前就发生了”,这让他不可能理解。我发现我儿子仍然几乎不能弄明白有他不存在的一段时间,如果我给他谈论金字塔的建造或其他这类话题,他总是想知道那个时候他在干什么,当他得知那时他还没有出生时,他感到迷惑不解。迟早他会要求知道“出生”是怎么回事,那时我们将告诉他。

在生育问题上父亲承担的任务不多,因而不容易涉及回答的内容,除非孩子生活在农场里。但是孩子首先获得生育知识应该是来自父母或老师,而不是来自肮脏下流教育不当的孩子口里,这点是非常重要的,我记得在我12岁时,有个男孩绘声绘色给我讲叙整个经过,他以下流婬秽的语调把它描绘成肮脏的趣闻。那是我们那一代男孩子普遍经历。因此,绝大多数人继而认为性是滑稽下流之举。结果,他们不尊重与之发生性关系的女人,虽然她是他们孩子的母亲。虽然父母记得他们初次获得性知识的体验,但是,他们总是追从这种怯懦的政策:相信吧,将来的命运总会给他安排的。我无法想像,这种方法怎么可能有助于心智健全和道德完美。性应一开始就视为自然的、快乐的和合乎礼仪的,不然就会不利于男人和女人、父母和子女的关系。性的最好形式是处于彼此相爱并爱他们的子女的父母关系中。孩子首先知道父母间的性关系远比从下流脏活中获得的最初印象要好得多,如果孩子发现父母间的性关系是向他们隐瞒的一种罪恶下流的秘密,那是极其糟糕的事。

如果没有其他孩子对性进行下流的解释,那么听任孩子对性的好奇心自然发展,父母只需回答他们的问题——在青春期之前当然要让孩子了解一切,这自然是绝对必要的。一旦青春期来临,让男孩和女孩毫无准备地承受青春期身体上和情感上各种变化,是件残酷的事情,因为他们可能会感觉自己得了某种可怕的疾病。此外,青春期到来之后,整个性方面的变化让他感到震惊,使得孩子无法以科学的态度接受性教育,而这一切在孩子青春期之前是完全可能避免的。因此,除了要尽量避免下流肮脏的交谈,还应让孩子在青春期之前就了解性行为的本质。

孩子多大就开始接受性知识,应视孩子各自的情况而定。好奇心强和智力活跃的孩子应早于反应迟钝的孩子。任何时候都不要让好奇心得不到满足。无论孩子多小,只要他问就可以告诉他,父母的态度必须是孩子想知道就随时可以问的态度。当然,如果孩子不主动提问,无论如何在他十岁以前就该告诉他,以避免其他孩子用糟糕的方式首先告诉他。通过讲解动物和植物的繁殖来激发孩子的好奇心,这种方法是可取的。但是绝不能过于严肃,清清喉咙之后开始发话:“嗯!我的孩子,我就要告诉你一些你应知道的事情了!”而是在普通的日常生活中进行性教育,这就是为什么最好采取问答式的原因。

男孩和女孩在性问题上都应同样接受教育,我想这点现在已无争辩的必要。我小时候,“教养良好”的女孩在出嫁前,对婚姻的实质一无所知,结婚之后才从丈夫那里获得,这种情况是十分普遍的,但是近些年来,我很少听说此类事情。我想大多数人都承认当今社会,崇尚无知的美德是毫无价值的,女孩应该有男孩同等的权利获得性知识。如果还有谁不承认这点,他就没必要看此书,也就不值得与他争辩了。

我不想在狭义的范围内讨论性道德的教育问题,这是个争议很大,众说纷法的问题,基督教徒和伊斯兰教徒、天主教徒和容忍离婚的新教徒及理性主义者和中世纪文化爱好者,他们的性道德观都木相同。父母都希望拿自己信奉的那套性道德来教育孩子,我也不希望政府来干涉此事。只要不涉及令人恼火的问题,也许仍有许多共同之处。

首先是性健康和卫生问题。青年人在冒险之前,必须了解有关性病知识,必须真实地向他们讲解,不要为道德起见而过于夸张。青年人应该懂得如何避免和如何治疗性病。只进行完美的性道德教育,而把其他人遭受的木幸视为罪恶的惩罚,是错误的。就等于我们拒绝帮助一个车祸中受伤的无辜,理由是开车木小心是个罪恶。而且,在性病和车祸两种情形中,惩罚都可能会落在无辜者身上。正如没有人坚持无辜者受粗心的司机撞伤有罪一样,也没有人认为生下来就染上梅毒的孩子有罪。

应该引导年轻人认识到生儿育女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如果不能给予孩子一个健康幸福的明朗前程,就不要承担生育的重任。传统的观点认为结婚后生育多少个孩子总没有错,木管孩子年龄间隔太短是否破坏母亲的健康;不管是否生出一个疾病缠身的呆傻儿童;也不管将来能否填饱孩子的肚子。这种观点现在只有冷酷的顽固分子持有,他们认为每一件对人类不光彩的事,都为上帝增加荣誉。凡是关心孩子的人,或木以伤害无助的人为快乐的人,都会奋起反对这种视残酷为合理的无情教条。关心孩子的权利和价值,应是道德教育的必不可少的部分。

应该教育女孩懂得将来某一天她们也会成为母亲,因而她们应了解对做母亲有益的初步知识。当然无论男孩还是女孩,都应该学一些生理卫生知识。很显然没有父母爱心的人是不能做好父母的,但有了爱心还需大量的有关生儿育女的知识。没有知识的父母本能就如没有父母本能的知识一样,都是不够的。对生育知识的必要性懂得越多,有知识的女性就越觉出做母亲的检力。目前,许多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子轻视做母亲的行为,认为它影响她知识才能的充分发挥。这是个极大的悲哀,因为如果她们立意做母亲,是满有能力成为最好的母亲的。

另一个重要内容是性爱教育。木应该把嫉妒看成是一种正当的应坚持的权利,而应看作嫉妒者的不幸和被嫉妒的人的冤屈。让完全占有对方的意识入侵爱情,则爱情会失去她的生机活力和个性扭力。没有嫉妒的爱情,才会使个性更加完美,并使生活更加热烈。过去的父母宣扬爱情是一种义务而破坏了与孩子的关系,丈夫和妻子由于这种尽义务的错误而经常破坏彼此间的关系。爱情决不能是一种义务,因为她从木屈服于个人的意志。她是来自天堂的礼物,是上帝馈增的佳品。把爱情囚禁在充满嫉妒的小天地里,只会破坏她的美丽和快乐,而只有自由自在地放飞爱情,才会充分展示她的一切。这里,恐惧再度成为敌人,害怕失去生活的幸福之源的人,实际上就已经失去了幸福。这一点和其它事情一样,大胆无畏才是智慧的要素。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幸福之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