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之路》

第13章 幼儿园

作者:罗素

在前面几章,我已经概述了如何培养孩子在以后生活中对幸福和价值有益的习惯。但是,我还没有讨论到底该由父母还是某个教育机构来培养孩子的问题。我想,赞同幼儿园的观点占绝大多数——不仅适合贫穷、无知识、过度操劳的家庭的孩子,而且适合所有的孩子,至少是城里所有的孩子。我相信玛格丽特·麦克米伦小组在德福特开的幼儿园里,孩子所受的教育要优于任何富裕人家的孩子目前所得到的教育。我希望给所有的孩子都建立幼儿园,无论贫富都一样,但是,在讨论实际的幼儿园教育以前,我们先看看建立这种机构的理由。

首先,无论在医学上还是生理上,早期儿童的教育具有不可估量的作用。这两方面都是密切联系的。例如:恐惧使孩子呼吸不畅,而呼吸不畅又易感染各种疾病。这种相互联系的情况很多,因而没有医学知识,很难成功地培养孩子的品性;没有生理知识,也很难使孩子健康。在这两个方面,许多知识都很新,其中一些与历史悠久的传统相对抗。比如说管教问题。与孩子较劲的最大原则是:不要屈服,也不加惩罚。普通父母有时为了息事宁人而作出让步,有时因为过份恼怒而施加惩罚。要想获得成功,正确的方法是,努力地把耐心和暗示作用结合起来,这是个心理学例子,而清新的空气是个医学的例子,如果孩子得到细心和科学的照顾,则他们总能受益于清新的空气和适量的衣服;不然的话,孩子会有伤风感冒的危险。①

并非所有的父母都期望掌握照料孩子的较新颖而有一定难度的技术。就未爱教育的父母在而论,这是很明显的。他们不知道正确的培养孩子的方法,即使教给了他们,他们也不相信。我住在近海农业区,那里不太冷也不太热,很容易买到新鲜的食品。我选择这里是因为它是益于孩子健康的理想场所。然而,几乎所有农民、商人及其他人的孩子都脸色苍白、没精打采的,因为孩子们吃东西不加限制,而玩耍却受到束缚。他们从不到海滩上去,因为大人认为海水沾湿了脚是很危险的,孩子们出门总要穿匕厚厚的毛外套,甚至在炎热的夏天也会如此。如果他们玩耍时大声喧嚷,大人就采取行动使他们的举止行为“有上流社会的斯文状”。且允许孩子睡得很晚,允许吃各种有碍卫生、不利成长的零食。他们的父母无法理解为什么我的孩子未死于冷风吹和在外面躶露那么长时间。但是客观情况并不能使他们相信他们培养孩子的方法需要改进。他们既不贫穷,也不缺乏父母爱心,而是由于不良教育而导致难以克服的无知。而在城镇中贫穷而终日操劳的父母,他们造成的危害程度自然更大。

但是,即使父母受过高等教育,时间也不太忙,且能全心全意照管孩子,孩子在家里学的东西并不比幼儿园多。首先最重要的是,孩子们没有同龄伙伴。如果是普通的小家庭,孩子很容易得到长辈过多的关照,随后会变得神经质和少年老成。而且,父母也没有很有把握抚养众多孩子的经验,只有富人能够提供最适合孩子的地方和环境,而这些条件如果只供一个家庭的孩子享用,便会使孩子因富有而产生高傲和优越感,这对孩子的道德培养极为有害。由于以上原因,我认为,在孩子两岁以后,即使是最好的父母也应把他们的孩子送往合适的幼儿园,至少孩子白天要有一部分时间在那里——只要附近能提供这样的幼儿园。

目前,根据父母的地位有两种幼儿园,一种是为富人孩子设的弗禄培尔①式幼儿园和蒙特梭利式幼儿园,另一种是为很贫穷家庭的子女设的数量不多的幼儿园。后者中,最著名的是麦克米伦小姐开办的幼儿园,前面提到的书有详细的幼儿园内容的叙述,值得每个热爱儿童的人阅读。我认为没有哪一所富人幼儿园赶得上她办的幼儿园。原因有二:一是她的幼儿园孩子人数多;二是她木受势利的中产阶级强加给老师的琐事的打搅。尽管教育权威倾向于孩子五岁后应上普通的初等小学,但是她的目标是照料好孩子,只要有可能,1~7岁均可。孩子f[1早上8点来,晚上6点走,一日见餐都在幼儿园吃。他们尽可能安排室外活动,而室内活动也有充足的新鲜空气。孩子入园前,必须通过体检,如有问题,就要在诊所或医院治愈。孩子们入园后,一直保持健康的状况,很少有例外情况发生。幼儿园里有一个很大的可爱的花园,孩子们大量的时间都在那里玩耍。教学主要以蒙特梭利式为主。午饭后孩子们都要进行午睡。事实上,尽管晚上和星期天,孩子们不得不回到贫困不堪的家里,也许在地下室和烂醉如泥的父母呆在一起,但是他们的体力和智力与中产阶级孩子的最高水平是不相上下的。下面引用麦克米伦小姐关于幼儿园七岁孩子的描叙:

他们几乎都是身材高大而挺直的孩子,确实,即使不太高也全都是挺立的。平均块头大、健壮;他们皮肤洁净,眼睛明亮,头发光亮如丝。他们略优于上层和中层阶层富人子女的平均水平。好了,关于他们的身体状况就到这里。精神上,他们机灵、友爱、渴望生活和新的经历。他们能阅读和正确地拼写,或者差不多是正确地拼写。他们的字写得很好,并能轻松地表达自己的思想。他们英语说得很好,还能说法语。他们不仅能自立,而且好几年里帮助过小同学;他们学会了数数、测量、设计,并为学科学做好了准备,他们入园后头几年是在友爱、安宁和游戏的氛围中度过的,而后几年则充满了有趣的经历和实验。他们懂得护理花园,种植、浇水、像照顾动物一样爱护植物。七岁的孩子能跳舞、唱歌、做各种游戏,这样下来,孩子们不久就可以数以千计地跨入小学的大门。下一步该为他们做什么?我想首先指出的是,小学教师的工作计划应为突增的来自下层的清新而强壮的年轻生命而改变。幼儿园工作有人认为是微不足道的,也就是说是一种新的失败;有人认为它不仅马上影响到初级教育,而且会影响到中级教育。幼儿园给孩子们提供了一种新型的教育,这必定迟早会起作用,不仅影响到所有学校教育,而且影响到我们整个社会生活、政策和法律框架以及国家与国家间的关系。我认为这些言论并非夸大其词。如果幼儿园在这一代能得到普及,它能消除目前由于阶级等级而存在教育中的深层差别;能够让所有人都能享受现在认为是最幸运的精神上和体质上的发展;能够排除严重阻碍社会进步的疾病的重负、愚昧无知和残忍恶毒之举。根据1918年颁布的教育法令,幼儿园经费由政府支出,但是,当格迪斯议案通过以后,政府决定更重要是的是建造巡洋舰和新加坡船坞,以便与日本作战。目前,政府每年花费65万英镑来诱导人们食用英联邦自治领内带防腐剂有毒的咸肉和黄油,而不让人食用丹麦优质纯黄油。结果是使我们的儿童遭受疾病、痛苦和愚昧,如果能将这一笔巨款省出的话,则足可以支付所有幼儿园一年的开支。现在的母亲们拥有了表决权,将来某一天她们会为了孩子的利益来行使这个权利吗?

抛开这些泛泛的言论不谈,人们应认识到,正确地照管孩子是一项高技能的工作,而父母的所作所为并不十分令人满意,并且它与以后学校的教学工作有很大的差别。下面再引用麦克米伦小姐的一段话:

幼儿园的孩子们都有极棒的体质。不仅贫民窟没   上幼儿园的孩子远不及他们,而且,连中产阶级“更   高一等”社区的孩子们中的优秀者也远不及他们。很   显然,对孩子来说,仅仅有所需的父母的爱和“父母   责任”是不够的。单凭经验的抚养法已经失败,没有   科学知识的“父母之爱”也已经失败,只有孩子营养   学没有失败,这是一项技能很高的工作。   关于资金问题,她说:   一百个孩子的幼儿园,观在人均每年花费是12   英镑,这个数目连最贫穷的父母也能支付三分之一。   聘学生当代课老师的花费太一些,但增加的部分主要   是用来作未来老师的酬金和生活费。容纳100名儿童   和30名学生的露天幼儿园和培训中心,每年的花费   平均在2200英镑左右。   再引用一段:   幼儿园的最好的效果是,孩子们能很快领会观在   的课程。在他们小学学到一半或三分之二的时候,他   们就可以提前学习更深的课程,简而言之,如果幼儿   园成了一个真正培养孩子的地方,则她不仅仅把孩子   “照看”到五岁,而且会非常迅速而有力地影响我们   整个教育制度。很快就会从小学开始,所有学校的文   化水平和成就都得到提高。它将证明,我们所在的这   个充满疾病和痛苦的世界,这个更需要医生而不是教   师的世界,是可以铲除的。它将使学校厚实的围墙。   可怕的大门、坚硬的操场和大而暗的教室,显得异乎   寻常的怪异。它还将给教师们提供机遇。

幼儿园的作用介于早期品性教育和随后的文化教育之间。在幼儿园里,这两种教育同时进行,互相促进,并随着孩子的成长而逐渐增加文化教育的内容。蒙特梭利女士正是在这种相同作用的机构中来完善她的教学法的。在罗马的一些大型住房中,大房子专为3岁至7岁的儿童准备,蒙特梭利女土被请来管理这些“儿童家园”①。像在德福特一样,这些孩子也来自很贫穷的家庭;像在德福特一样,其结果也表明,早期护理可以克服恶劣的家境所造成的肉体和精神的缺陷。

值得注意的是,自塞甘②的时代以来,幼儿教育法的进步来自对白痴和弱智的研究,白痴和弱智在某方面还处于婴儿状态的智力阶段,我认为这种研究所以必要的原因是,精神病人的愚蠢行为不能认为该受责备,也不能通过惩罚来治愈,没有人认为阿诺德博士的鞭打诀窍能治愈他们的“懒惰”。因而,精神病人能受到科学的而不是粗鲁的对待,如果他们不能理解事情,也没有恼怒的教书匠对他们大发雷霆,或骂他们应感到羞耻。如果人们能以科学的态度,而不是说教训诫的态度对待孩子,则人们可能已经懂得了如何教育孩子,而勿须将对“智力缺陷”的研究放在首位了。“道德责任”的概念是指为许多罪恶“尽责任”。假设有这么两个儿童,一个幸运地进了幼儿园,而另一个呆在贫困不堪的家中,如果后者长大后远不及前者,他应负“道德责任”吗?他的父母因为没有知识和.粗心大意而没能教育他,他们应负“道德责任”吗?富人在公立学校训练成自私而愚蠢的人,使得他宁愿要他们自己愚蠢的奢侈生活,也不愿创造一个幸福的社会,他们也应负“道德责任”吗?所有这些人都是环境的受害者。他们的性格在婴儿期就受到扭曲,而他们的智力在学校里受到阻挠。认为他们应负“道德责任”,并坚持要谴责他们,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他们自己本身更不幸。

教育和其它的人类事务一样,只有一条进步的道路:被爱

①参见蒙特梭利著(蒙特梭利教学法)(赫勒曼,1912年)第42页。——原注②寒甘(812-1880),美国精神病医生。一译注所驱动的科学。没有科学的爱是无能为力的;没有爱的科学是破坏性的。所有在幼儿教育方面做出成绩的人,都是热爱孩子的人,同时也是懂得用科学教育孩子的人。这是我们从妇女进行高等教育所得到的利益之一:在过去,科学与对孩子的爱很少有可能同时并存。科学正占据着的控制孩子思想的力量,是唯一可以滥用的极为可怕的力量,它如果落入滥用人之手,它就会使一个杂乱无章的世界更加残酷无情。他们也许会假借宗教、爱国主义、勇敢精神、革命热情等方面的教育,把孩子训练成偏激、好斗和冷酷的人。必须把爱作为教学的动力,教学目的是培养孩子的爱。不然的话,科学技术越是发展,教学效果就越有害。婴儿死亡率的降低,教育的改善,表明对孩子的爱在社会上已形成一种有效的力量。只是这种力量仍然还很微弱,否则,我们的政治家们就不敢牺牲无数儿童的生命和幸福,以实现他们屠杀和压迫的罪恶计划,不过这种力量毕竟存在着,而且正在增长。然而其它形式的爱也缺乏,正是那些对孩子极为慷慨的人,才强烈希望这些孩子将来愿意为纯属集体发疯的战争而死。将爱心从孩子身上逐渐扩展到他将成为的大人身上,是不是期望过高?爱孩子的人会随着孩子的成长还继续给予同样的父母般的关怀吗?在使孩子获得强壮的体魄和朝气蓬勃的精神之后,我们是否会让他们利用他们的力量和生机来创造出一个更美好的世界?或者,当他们正着手这个事业时,我们是否会吓得反悔起来而迫使他们重新回到受束缚和训诫的状态中来?科学随时准备让人作出两者挑一的选择:选择爱还是选择恨。但是,恨总是被人用冠冕堂皇的漂亮言词伪装起来,而职业道德家fll总是对这些言词表示极大的敬意并为之效忠。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幸福之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