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之路》

第16章 最后几年的学校教育

作者:罗素

我想,第15学年的暑期过后,就可以允许孩子进行专门学习了,而且这在大多数情况下都能办到。但如果没有明显的偏好,最好还是继续接受全面的教育。在某些情况下,专业学习可以早点开始。教育中的一切原则都应在特殊情况下作相应的变通。但我认为,作为普遍原则,智力超常的学生应在大约14岁时开始专业学习,而那些智力低下的学生通常根本不应在学校进行专业学习,除非是职业培训。在本书中我不准备谈论这个话题。但我认为它不应在14岁前开始,而且即使是14岁时开始,它也不应占据学生的全部上课时间。我不想讨论它应该占多少时间或应该让所有学生进行这种学习还是只让一部分学生进行这种学习这样的问题。因为这些问题会引出一些只与教育有间接关系而且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讨论清楚的经济和政治问题。所以,我只谈14岁以后的学校教育。

学校课程可分为三大类:(1)古典文学;(2)数学和自然科学;(3)现代人文科学。最后一类包括现代语言、历史和文学。离校前各类中的任何一种学科都可以进一步专修,假设离校是在18岁以后。显然,所有选择古典文学的学生必须同时学习拉丁语和希腊语,但有些学生侧重于这种语言,而有些学生侧重于那种语言。数学和自然科学起初应该同时学习,但是对于某些自然科学来说,不需要太多的数学知识也可能取得卓越成就,实际上,许多杰出的科学家数学并不好。因此,应当允许16岁的孩子专修自然科学或数学,同时不能完全忽视那种没有被选中的学科。现代人文科学也是这样。

某些很重要的、有实际应用价值的课程必须人人都学。其中包括解剖学、生理学和卫生学,对它们的学习要以满足成人日常生活需要为限。但是,这些课程也许应早点开始,因为它们很自然地与性教育联系在一起,而性教育则应在青春期以前尽早进行。如果教育太早,可能会产生未及利用、便已遗忘的后果。唯~的解决办法是分作两次教授——第一次是在青春期以前,要简单扼要,以后再结合健康与疾病的基础知识讲授一遍。我认为每个学生还应该知道点关于社会和宪法的知识,但要注意避免对这一课题的讲授变为政治宣传。

比课程更重要的是教学方法问题和教学所本着的精神。就这一点而言,主要问题是使课程有趣而又木显得过于容易。精确而详细的学习应代之以对学科一般知识的掌握。在着手研究希腊戏剧之前,应该让学生读一读吉尔伯特·玛锐或其他有诗人天赋的翻译家的译作。我们应该临时讲授数学的发现史以及这部分或那部分数学对自然科学和日常生活的影响,并暗示高等数学所具有的乐趣。这样,数学学习就有了多种形式。与此相似,对历史细节的学习应代之以对鲜明的主要原则的学习,即使这些原则包含有有争议的结论。要告诉学生这些结论莫衷一是,并引导他们深入探讨,得出肯定或否定的意见。在学习自然科学时,要谈一些简单介绍新近研究成果的普及读物,这样就可以了解一些特定事实和法则的一般科学意义。所有这些都有助于准确而详细的研究,但如果把它们当作研究本身,那就有害了。千万不要使学生认为有求知的捷径。由于对严格的旧式教育的反感,这种想法在现代教育中确有危险。旧式教育中的脑力训练没什么不好,不好的是对求知兴趣的扼杀。我们必须努力完成艰苦的学习,但采用的方法要有别于旧式严格训练者所用的方法。我认为这不是不可能的。在美国,那些懒惰的大学生在法学校或医学校显得特别勤奋,因为他们所学知识最终会使他们成为重要的人,这才是问题的关键:使学生感到知识的重要性。这样,他们就会努力学习了。但是,如果把学习弄得太容易了,他们几乎会本能地认为你教给他们的知识实在不值得去学。聪明的孩子喜欢用困难的事情检验自己的能力。运用好的教学方法并且消除他们的畏难心理,可以使许许多多现在似乎愚笨而懒惰的学生聪明起来。

在整个教育过程中,应尽可能调动学生的主动性。蒙特梭利夫人已说明了应该如何调动幼儿的积极性,但对于大孩子来说,就需要运用不同的方法了。我想,进步教育家已普遍认识到,自学应该比现在多得多,课堂教学应该比现在少得多,尽管自学仍然是在一间挤满了几乎一样忙碌的孩子的教室里进行。要具备足够而宽敞的图书馆和实验室。要留出很大一部分时间去自习。学生要写一份所学东西的报告书以及所掌握知识的摘要。这有助于学生牢记这些知识,有助于使阅读目标明确而不显茫无头绪,有助于老师针对不同的情况对学生进行必要的监督。学生越聪明,就越不需要约束。对那些不太聪明的学生来说,有必要作大量的指导;但即便是对他们,也应该运用建议、要求和鼓励的方法,而不是发号施令。但是,还要有规定的题目,让学生练习证实一些规定课题的论据,并有条理地对它们加以阐述。

除正规学习外,还要鼓励孩子们培养对目前有争议的重要政治问题、社会问题乃至神学问题的兴趣。应鼓励他们了解这些有争议的问题的各种不同见解,而不仅仅限于正统说法。如果有任何一个孩子强烈地赞成这种或那种观点,就要告诉他如何寻找论据来证实这种观点,并让他与那些持相反观点的孩子进行辩论。为了证实真理而进行的认真讨论是非常有益的。在这些讨论中,即使老师对某一方的观点深信不疑,也不要去偏袒这一方。如果几乎有所的学生都赞同某一观点,老师就要赞成另一种观点,并说明这只是为了讨论。此外,老师只能修正事实上的错误。这样,学生们就会将讨论看作是一种证实真理的方法,而不是为了满足虚荣。

如果我是一所学生年龄较大的学校的校长,我会认为逃避现实问题和宣传现实问题同样不可取。正确的做法是让学生感到教育正在指导他们解决那些世界注目的问题。这会使他们觉得学校教育没有与现实世界脱节。但我不会将自己的观点强加给学生。我要做的是在他们面前树立和起用科学方法处理现实问题的理想。我期望他们进行真正的讨论,提出真正的论据。在政治中,这种习惯尤为宝贵,但却极为少见。每一个激扬澎湃的政党都酿造一个神话的茧,在这个茧里思想平静地睡去了。激情通常扼杀理智;相反,在知识分子中,理智常常扼杀激情。我要避免这两种不幸。激情只要不具有破坏性,就是可取的;在同样的条件下,理智也是可取的。我希望基本的政治热情能起到积极作用,而且理智能为这种激情服务。但理智必须在客观上真正为热情服务,而不仅仅是一种幻想。当现实世界不能令人欢欣时,我们往往到想象的世界中寻求庇护,在这个世界中,我们的愿望能够轻易得到满足。这是歇斯底里症的根源所在。它还是民族的、神学的以及阶级的荒诞说法的根源。它表明一种普遍的性格弱点。与这种性格弱点作斗争应该是后期学校教育的目标之一。与性格弱点作斗争有两种尽管在某种意义上相反但却不可缺少的方法。一个方法是增强我们判断在现实世界中能得到些什么的能力;另一个方法是弄清什么样的现实才能消除我们的迷梦。这两方面在客观上而非主观上存在于生活原则中。

主观主义的最好例子是唐·吉河德。他第一次做了头盔的时候,检验了头盔抵御拳头的能力,结果把头盔打得走了样;第二次他没有进行检验,却“相信”它是一个很不错的头盔。这种“相信”的习惯统治着他的生活。但每次拒绝面对冷酷的现实,其结果都没有什么两样;我们多少都有点像唐·吉河德。如果堂·吉河德在学校学过制作真正的头盔,而且如果他周围的伙伴拒绝“相信”任何他希望相信的东西,它就不会那样行事了。生活在幻想中的习惯在刚步入童年时是正常而恰当的事,因为小孩子有一种并非病态的能力不足。但随着他们逐渐步入成人生活,就必须有一种越来越清醒的认识,梦只有在迟早能够变为现实的情况下才有价值。男孩子能纠正彼此间纯属个人的主张值得称羡;在学校中,要同学们对某人的能力产生错觉并不容易。但是制造神话的能力在其他方面依然活跃着,而且经常得到教师的帮助。某人的学校是世界上最好的;某人的国家总是正确而且无往不胜;某人所属的社会阶层(如果他富有的活)比其他任何阶层都好。所有这些都是让人讨厌的无稽之谈。这使我们相信自己有一个好的头盔,而实际上某人的利剑可以将它一劈两半。这样就助长了懒惰并最终导致灾难。

要纠正这种思维习惯,就要像在许多其他情况下一样,用对不幸的理智预见代替恐惧。恐惧使人不愿面对真正的危险。一个犯有主观主义的人如果在半夜被“救火”的喊声惊醒,可能认为那一定是邻居家的房子着火了,因为这一事实太令人恐怖了,他可能因此失去逃走的机会。这当然只能发生在病态者的身上;但政治中的类似行为却很普遍。在一切只要动动脑筋就能发现正确方法的情况下,恐惧,作为一种情感,就是不幸的了;因此,我们要毫无畏惧地预见不幸的可能,并运用我们的才智去避免那些并非不可避免的不幸。那些真正不可避免的不幸只能待之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但我不准备谈论这一点。

我不想重复在前一章谈到的有关恐惧的话题;现在我只关注思维领域中阻碍真实想法的恐惧这种情感。在这一领域,年轻时征服这种情感比在今后的生活中征服它要容易得多,因为观念的变化给孩子带来严重灾难的可能性与将生活建立在某些假设上的成年人相比要小些。因此,要在大孩子中鼓励思想论战的习惯,即使他们对我们认为的重要事实提出疑问,也不要给他们设置障碍。我们要将教授思维方法作为目标,不是正统观念,甚至也不是异端学说。而且绝不要去维护那种想像的道德利益。人们普遍认为美德的教导需要假像的不断灌输。在政治中,我们把本党杰出政治家的丑行掩盖起来。在神学中,天主教徒掩盖了教皇们的罪行;新教徒则对路德和加尔文的不义之举避而木谈。在性问题上,我们在年轻人面前谎称美德比目前看到的要多得多。在世界各国,即使成年人也不允许知道某些警察认为不体面的事实;英国的检察官不允许戏剧反映生活,因为他认为只有靠欺骗才能诱使公众行善。整个观点暗示了某种软弱。不论事实怎样,都要让我们知道,然后才能合理地行动。掌握权力的人希望对他们的奴隶隐瞒事实真相,这样就可以根据自己的利益将奴隶带上歧途,这是可以理解的。不可理解的是老百姓情愿让别人制定法律以免自己知道真相。这是集体的唐哈河德式行为:他们决定不让人们告诉他们头盔不如他们希望的那样好。这种可怜的胆小鬼式态度是自由人不应有的。在我的学校中不会存在任何求知的障碍。我要靠得当的情感训练和本能训练寻求美德,而不是靠撒谎和斯骗。在我要求的美德中,对知识无畏而不懈的追求是基本部分,没有这一部分,其余美德就没什么价值了。

一言以蔽之,我的意思是:培养科学精神。许多卓越的科学工作者在池们的专业外缺乏这种精神;应该努力使这种精神普及开来。科学精神首先需要一种发现真理的渴望,这种渴望越迫切越好。此外,它还包括某些智力品质。一开始会半信半疑,然后根据论据作出判断。千万不能预先设想我们已经知道了论据将会证明的东西。绝不要满足干懒惰的、认为客观真理不可知和所有论据都没有说服力的怀疑态度。应当承认即使是那些最有根据的信念可能也有某些修正的必要;但就真理可以靠人力获得这一点来说,它只是一个程度问题。现在的物理学与迎例略以前相比,谬误肯定要少。我们的儿童心理学也肯定比阿诺尔德博士的更切合实际。在每一种情况中,科学的进步都经历了用观察所得知识代替偏见和激情的过程。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最初的半信半疑才如此重要。因此,必需让学生学会这一点以及整理论据的技巧。在这个世界上相互对抗的宣传者不断散布谬误以引诱人们用葯丸自杀或用毒气自相残杀。这种批判的思维习惯也就显得极为重要。轻信不断重复的主张是现代世界的祸根之一,因而学校要尽力防止它。

在整个读书过程中,要有一种智力探险的感受。在学生完成指定的任务后,就要给机会让他们自己去寻找感兴趣的事情,因此指定的任务不能太重。只要应该表扬就一定要表扬,尽管必须指出错误,但绝不要指责。绝不要让学生为自己的愚蠢感到羞愧。让学生感到取得成就的可能性是对教育的巨大激励。那种让学生感到无聊的知识毫无用处,而学生迫切掌握的知识却能成为他们长期的财富。要让你的学生非常清楚地认识知识与实际生活的关系,并让他们明白知识可以改变世界。让老师永远成为学生的盟友,而不是他的敌人。如果受过良好的早期教育,这些训诫就足以使大部分学生感到求知的乐趣。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幸福之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