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剧的诞生卷》

第四节

作者:尼采

一六六、在属于自己的社会中

在天性与历史各方面均和我相接近的一切,不断地向我诉说、赞美我、安慰我且激励我;于是其他的我都没有听到,即使听到也立刻就忘掉了。

我们只能生活在属于自己的社会里。一六七、厌世与博爱

我们对某些人无法了解与接受时,就认为他们是有病的。厌世是太过于渴望博施济众与“同类相残”所导致的结果——但是,是谁叫你把人类当作牡蛎般地吞食的呢,我的哈姆雷特王子?一六八、关于病人

“他的情况很糟糕!”——怎么回事!

“他在为渴望得到赞美,却发现无以维持而烦恼。”——简直不可思议!整个世界都在尊崇他,不仅在行动上,而且也以言词向他致敬!

“当然,不过他听不清赞美的声音。当朋友赞美他时,在他听来,就好象那个朋友在赞美自己似的;当敌人赞美他时,在他听来,又好象那个敌人在要求得到同样的赞美似的;最后,当其他的人——一定有许多这一类的人,毕竟他是如此出名!——赞美他时,他就会生气,因为他们既不和他作朋友,也不与他为敌。他会说:“我管那些人作什么,当正义站在我这边时,他们仍然会对我故作姿态!”一六九、公然的敌人

在敌人面前所表现的勇敢是勇敢本身,一个人很可能虽有勇气但依旧是个懦夫或者优柔寡断的傻子。

拿破仑对他所认为“最勇敢的人”——穆拉特(murat)的评语是:公然的敌人对某些人来说是不可缺少的,若是他想成就其美德、英勇和喜悦的话。一七○、跟随群众

一直跟随着群众的人,当然也是群众的赞颂者,但是,有一天他会成为群众的敌人!因为他跟随群众,是由于相信他的懒惰会得到好处,但是他没有想到,群众还不致于象他那么懒惰!群众是一直向前行进的!它不允许任何人站着不动!——而他喜欢站在原地不动!一七一、声名

当许多人对一个人的感恩之情赶跑了所有的羞耻心时,于是声名也就诞生了。一七二、嗜好的误解者

a:“你是个嗜好的误解者——大家都这么说!”

b:“当然!我从团体的角度观察而误解了每个人的嗜好——没有一个团体会原谅我这么做的。”一七三、真正博学与故作博学

知道自己学识渊博的人会努力求其学问的清晰明白,而想在大众面前表现自己很博学的人则会将学问弄得晦涩难懂。大众对于见不到底的东西都认为是深奥莫测的,他们是如此胆怯而极不情愿地步入水中。一七四、离异

议会政治,也就是指众人在五个主要的政治意见里作选择,并巧妙地巴结各阶层中显得比较独立与有个性、而且喜欢和他们的意见作对的人。总之,不管是一个人的意见压制众人的意见也好,或者是众人接受那五个意见也好,只要他与这五个众人的意见背道而驰的话,众人就会反对他。一七五、关于雄辩

迄今为止,可曾有过令人心悦诚服的雄辩?

咚咚的鼓声,只要国王们在下命令时有这个法宝,他们必定会成为最佳的雄辩家与群众的领袖。一七六、怜悯

可怜的统治(在此是指统治小帮的诸侯们——英译注)!

想不到他们的权力到现在竟然变成了请求,而这些请求听起来又仿佛是藉口似的!假如他们只是一味地说“我们”、或者“我的子民们”,则那个讨厌的古老欧洲就会发出笑声。实在的,一个现代世界的司仪会尽量使小场面和他们合而为一,也许他会宣称“君主要服从暴发户”。一七七、论教育

在德国,正缺少一种适合于较高水准的人的重要教育方式,是以成了较高水准的人的一个笑柄,但是这些人并不在德国境内笑。一七八、致道德启蒙运动

德国人说话,题材皆离不开靡非斯特以及浮士德①这代表二个反对知识价值的道德偏见。

--------

①靡非斯特和浮士德二者皆是德国传说的人物,前者是魔鬼,后者是把灵魂卖给魔鬼的男子,后来歌德即根据这个传说写成“浮士德”一书。一七九、思想

思想是我们心境的影子,故而总显得比较暧昧、空虚和单纯。一八○、自由人的风光

自由人即使对科学也采取放任的态度——同时他们也被允许如此做,只要还有教会存在!迄今为止,他们还算很惬意。一八一、带头与跟从

a:“只要二个人在一起,不管他们是什么命,一定是其中一个带头,另一个跟从,而前者在德行与知识方面也优于后者。”

b:“还有呢?还有呢?你那些话可以用在别人身上,却不适合我,也不适合我们!”一八二、离群索居

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说话不会太大声,写字也不会太大声,因为他害怕空洞的回响——厄科女神①的批判。

狐独的时候,一切的声音听起来都觉得不一样。

--------

①厄科女神(the nymph echo),希腊神话中住在森林的女神,因爱上narcissus而遭冷落,其哀叹声留在山间成为回声。一八三、美好将来的音乐

对我来说,第一流的音乐家应该是只知道最高快乐的哀愁而不知其他的哀愁。迄今为止,还没有这样的音乐家出现。一八四、正义

一个人宁可听任被抢,也比和一群稻草人在一起的好——这是我的感觉。而在任何情况之下那也仅仅是一个感觉,没别的!一八五、贫穷

现在他贫穷了,但并非是由于失去一切的缘故,而是因为他舍弃了一切——还有什么好挂念的?他已习于去寻找新的事物。

那不知道自己缺乏自由之意志的人才是真正的贫穷。一八六、惭惶

他所做的一切都很杰出而且恰到好处——不过他仍然十分惭惶,因为例外与特殊原本就是他的工作。一八七、无礼的表达

这位艺术家表达其理想——非常出色的理想——的方式很让我不高兴。语气激烈而且漫无边际,并且又是用如此粗鄙与夸张的手段,好象他是在对一群无知的群众说话似的。当我们研究他的艺术作品时,不免会有仿佛是“和粗鲁的人在一起”的感觉。一八八、工作

工作与工作者是多么地接近,即使是在我们最为空闲的时候!忠实谦恭的话:“我们都是工作者”甚至在法皇路易十四的宫廷中也被视为一种讥刺与猥渎。一八九、思想家

他是一个思想家,那也就是说,他比一般人更能简单扼要地掌握事物。一九○、反致颂者

a:“只有相匹敌的人才可以互相赞美!”

b:“是的!”不过当那个人赞美你时会说:“你是我的对手!”一九一、反辩护

要破坏理由的最不诚实的态度,便是故意以谬误的争论来为自己辩护。一九二、好人

能区别脸上绽放慈祥光辉的好人和其他人的是什么?在一个新人面前,他们感到十分悠然自在,并且很快地令他心醉倾倒;因此他们希望他好,第一个念头是:“他令我高兴”,接着而来的,便是吞并的期望和拥有的喜悦。一九三、康德的玩笑

康德想要作一项证明,即用一种方法使“每个人”沮丧失望,而那些“每个人”事实上并没有错——这是康德的一个秘密的玩笑。

他写文章反对有学问的人,而支持一般人的偏见;不过,他的文章是写给有学问的人而不是给一般人看的。一九四、“心灵开放”的人

那种人的行为可能都发自潜在的动机,因为在他的嘴边和伸展的手上总是有着可以传达的动机。一九五、可笑的

看啊!看啊!他从人群中跑开——于是大家便跟在他后面,只因为他跑在大家的前头。他们真是群居性的动物!一九六、听觉的极限

我们只听闻那些可以找到答案的问题。一九七、小心

人们并不见得喜欢彼此沟通,而宁可隐藏秘密。一九八、骄傲的苦恼

骄傲的人甚至对助他前进的人恼怒——他很生气地看着他马车的马。一九九、大方

慷慨大方往往只是富人胆怯的一种形式。二○○、笑

笑是指幸灾乐祸,不过却是问心无愧。二○一、喝采

在鼓掌喝采的时候总是会有一些噪音,即使是自己对自己喝采。二○二、挥霍者

他计算过自己的财产,知道自己还是个并不穷的富翁;于是他像挥霍的自然之神一样,毫无理智地乱花他的精神心灵。二○三、东方愚者的难题

平常他是个没有心思、不用头脑的人,但是往往会在意外的场合中想出一些坏点子。二○四、乞丐与礼貌

“遇到没有门铃的时候,用石头敲门是很没礼貌的”——所有的乞丐和穷人都这么想,但是却没有人认为他们这样想是对的。二○五、需要

人们都以为需要是一切事物之因,然而事实上,它往往只是事物之果而已。二○六、雨中沉思

下雨了,我想到穷人们彼此以毫不隐藏的关怀拥挤在一起,他们都随时准备并渴望将痛苦分给彼此,这样,即使是在恶劣的天气下,也可以有想象自己是值得同情的快意,这是穷人的真正贫困。二○七、嫉妒的人

这是一个嫉妒的人——他并不想要孩童,他嫉妒他们,因为他已无法再成为孩童。二○八、伟大的人

因为某人是个“伟大的人”,所以我们便不能贸然论定他是一个人。也许他只是一个儿童,或者是所有时代的善变者,或者是令人迷惑的女孩。二○九、一种寻找理由的模式

有一种寻找我们的理由之模式,它不仅能使我们忘掉最好的理由,同时也引起我们对理性的普遍厌恶与唾弃——一种非常麻木的质问模式,而且真正是专横之人的手段!二一○、勤奋的节制

一个人不可期求他的勤奋凌驾于父亲之上——那会造成一种病态。二一一、秘密的敌人

要能随时保持有一个秘密的敌人——这是最高尚的人之道德也很少能提供的一种奢侈。二一二、不要让自己受盅惑

他的精神萎靡,老是如此急躁,而且说话结结巴巴的没有耐性;因此便很难察觉到存在于他灵魂之中的深呼吸与宽大的胸腔。二一三、幸福之路

一位贤者问傻子寻求幸福的方法,傻子毫不思索地就回答,就好象人家问他去邻镇的路似的:“赞美自己,而且要住在街上!”“等一下,”贤者喊道:“你要求得太多了,那些已足以让你赞美自己!”傻子回答说:“但是一个人又如何能永远免于自卑地去赞美自己呢?”二一四、有信即得救

美德只赐给那些对它有信心的人们快乐和幸福,而不赐给对它抱持严谨之怀疑态度的高尚之士。简而言之,这就是所谓的“有信即得拯救”!——请看仔细,并非美德能拯救!二一五、理想与物质

你有一个高贵的理想,但是你是否高贵得足以建立一个庄严神圣的意志形象,而丝毫不显出粗俗的斧凿痕迹——这是对理想的一种冒渎与不敬?二一六、声音的危险

极大的声音无法使敏感精巧的东西产生回应。二一七、因与果

在果的面前,人们总是只相信果以外之其他的因。二一八、我的反感

我不喜欢那些人,他们为了制造影响,总要像炸弹似地引爆,而在他们周围的人便有突然失聪之虞——或者更甚于此者。二一九、惩罚的目的

惩罚的目的是要改进主持惩罚的人——这是为惩罚辩护的人之最高诉求。二二○、牺牲

牺牲者对其所作之牺牲与奉献的看法和旁观者不一样,但是人们从不允许他们表达其看法。二二一、体谅

父子彼此之间的体谅往往胜过母女彼此之间。二二二、诗人与骗子

在骗子看来,诗人多半都是只认有奶的做干娘;而后者亦着实可怜可鄙,甚至不能无愧于心。二二三、感官的替代

“我们也用眼睛来听,”一个耳聋的自白者说道,“而在盲者之间,耳朵最长的便为王。”二二四、动物的批判

我害怕动物把人当作和它们一样的生物看待,并且因正常动物的误解而导致严重的危险——也许它们视人为一种荒谬的动物、可笑的动物,或不幸的动物。二二五、大自然

“邪恶一直有很大的影响力,而自然便是邪恶!让我们成为邪恶罢!”——如此私底下去推断那些追求影响力的大人物,则往往会过于抬举他们为伟人。二二六、怀疑者与其风格

假如人们心向着我们、相信我们,那么,我们就可以用简单扼要的言词来叙述一件最激烈的事物。从另一方面来说,怀疑者用强调的语气表达,便会使事物显得鲜明有力。二二七、谬论

他无法控制自己,因此女人就断定很容易控制他,并且脱离她的行列而去追他——可怜的人呵,在短时间内将成为他的奴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悲剧的诞生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