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剧的诞生卷》

第五节

作者:尼采

二八○、供思索者用的建筑物

内省是十分需要的。故而我们的大都市特别缺少一样东西——一个能让人沉思而又安静、宽敞与延伸极广的场所,这场所要有高而长的柱廊,以便在恶劣的天气与烈日下亦可活动;那里不能有车马及人声的喧嚣,更禁止任何大声的祈祷(即使传教士也不可以),这样,整个建筑物及其气氛方能表现出一种自我灵交和与世隔离的庄严肃穆。

当对于生命的沉思取代了对于生活的信奉唯谨的态度时,教会垄断个人反省的时代便已成了过去,而教会所建立的一切也表达了这种想法。我不知道我们怎么会对教会的建筑物表示十分满足,即使如果它们已失去其教会的目的。这些建筑物在诉说一个太过伤感与太过偏激的论调,仿佛它就是上帝之家和作为超自然的灵交之用的庄严处所;对我们来说,不信神的人能够由其自身想到我们心中所想的念头。

我们要让自己能化身成花鸟木石而与之沟通,而当我们流连于这些走郎和花园中时,也要同时能漫步于自身之中。二八一、知道如何找出结尾

第一流的大师会懂得如何以一种完美的态度去找出终局,无论是就整体或者局部;他知道这就是一首曲子或一个思想的结尾,那则是一出悲剧或一个故事的第五幕。

至于第二流的大师则始终是无休止地在汲汲于寻找那最后的终局,同时也很少以一种高傲而又沉稳的态度向大海深处去挖掘,就象波多飞诺的山脊——热那亚湾①在那里吟唱它奔向终点之曲。

--------

①热那亚湾(bay of genoa),位于意大利西北部一个著名的港湾。二八二、步伐

知识分子的守旧主义往往会使得大人物背弃他所从出的民众或集团,其实,主要是他的思想步伐背弃了他们,因为他们无法跟上。

就拿破仑来说,他也十分懊恼于不能以“正当的”步伐来行走,在偶尔有必要的时候还得表现出一副王者的风范(虽然他多半时候只是一名军队的统帅)——高傲又兼唐突,令人非常尴尬。

看到有些作家们常常将其时髦的褶层长袍拖曳在地上行走,总觉得有些可笑,他们想要把脚遮盖起来。二八三、开路者

我很高兴看到一切迹象均显示出一种更加雄壮与富有挑战性的时代即来将来临,最重要的是,它将再度为我们带来英雄般的荣耀!

因为必须作好准备,以迎接更高尚的时代,并且要生聚将来有朝一日所需要的力量,故而时代会将其英雄的气质带进知识的领域,并且为观念及其影响而战。为达此目的,此刻急需要许多勇敢的开路先锋(这些人不能是庸碌之辈),他们是建设今日文明和都市文化的基本材料——知道如何在无形的活动中仍能获得满足并坚持到底之沉静、孤独而果断的人;天生有探究能克服自己的一切之气质的人;视伟大虚荣之振奋、单纯与轻蔑如同在胜利中对被征服者所表现之肤浅之虚荣的宽怀大量一样的人;对一切的胜利——有时机运会作弄——有着精确而独立之判断的人;更富危险性、创造性和欢悦的人!(我相信!要想体认一切存在之最大生产性和最高享受的秘诀就是去生活在危险之中!)将你的城市建立在维苏威火山①的山坡上!将你的船驶入浩瀚无涯的海域!要活在与你相匹敌的人物甚至与自己交战之状态中!若是不能成为统治者或主人,就要作大盗或破坏者!当你自足于象胆怯的小鹿躲藏在森林中般的生活,时光将会过得很快。知识终将夺取属于她的一切,她想要统治与占有一切,而你要和她在一起寸步不离!

--------

①维苏威火山,在意大利西南部,近拿不勒斯湾,为一著名的活火山。

而导致的(假如他们能看穿自己的底细,不知会作何感想)。二八四、自信

一般来说,自信的人并不多见,而在这少数人之中,有些是不自觉地具备自信,有些则是对于知识的体悟有所偏差其余的人则必须先取得对自己的充分信任——无论他们作任何了不起的事,首先就是要和自己内在的“怀疑者”争论一番。

问题在于究竟要如何去说服这个内在的“怀疑者”呢?想要达到这目的,天才几乎可说是不可缺少的,因为很显然的,他们多半对自己不满。二八五、精益求精

“你不想再祈祷,不再崇拜,不再耽于对无限的信仰——你不愿继续忍受,而在最高的智慧、德行与力量前遣散了你的思想。

在你的七个寂寞之处,没有永久的守护者和朋友;你离群索居而不向那满头白雪、心在燃烧的山望一眼;既不再有对你报复的人,也没有为你作最后之修改的人;对你不再有任何的理性和爱;不再有你疲倦之心的休息之所;你的艺术反对任何究极的静寂;你十分渴望战争与和平的循环不息。

断念的人呵,你是否要舍弃所有这一切?谁会赋予你力量去作这件事?从来没有人具备这种力量!”

有朝一日,会有某个湖拒绝把水流放出去,而在水泄之处设置一个水闸,如此一来,这湖的水就会不断地涨高。同样的,或许这种断念也会充实我们的力量,而靠着这个力量,能使断念本身得到新生;或许人类由此前进的基点也得以不断的提升,当他不再向上帝流泄。二八六、离题

这里有许多希望,但是你能看到或听到它们什么吗?假如你没有在自己的心灵中经历一日的消长之过程?

我只能建议——别无他法!

去感化石头,使动物变成人类——你要我那样作吗?噢,假如你是石头或动物的话,那么你务必要去寻找你的奥费斯①!

--------

①奥费斯(orphus),希腊神话中弹竖琴的名手,据说其琴声可感动木石、动物。二八七、喜欢盲目

“我的思想,”流浪者对他的影子说,“你要告诉我现在站在何处;但是不管我走到哪里,都不可背弃我。我喜欢对于未来一无所知,而且不想因为没有耐心去对应允的事作尝试而感到难过。”二八八、崇高的情愫

在我看来,除了少数由经验得知高尚的感受可以持续一段很长时间的人之外,似乎大部分的人均不相信崇高的情愫这一说,也许它只是暂时显现,最多不超过一刻钟。

不过可以确信的是,一个怀有高尚感受的人,企图将那崇高的情愫具体展现出来,到目前为止,这充其量也只是一个梦想和迷人的可能性而已。我们在历史上找不到这种例子。尽管如此,或许某一天,人们还不能创造这样的人出来也说不定——当许多有利的条件形成时(这些条件目前连最乐观的机会也无法制造凑合)。

或许这种情况有如特殊例子似的已经存在我们的心灵,而我们时常会为此感到莫名的害怕。可能这也是未来人们的有利条件之一,在高尚与低下两种情愫之间有一种不断的激荡,进而会有忽上忽下的感受,这种情况就象是在登梯子,同时也有如置身于云端一般。二八九、上船

当一个人认为他的生活与思想之模式中所充满的哲学之辩证是如何地影响着每一个人时——意即有如一个温煦、赐福与令一切滋长的太阳特别照耀在他身上;它都如何使他能不随人赞美或责备,同时自足,富有且大方地布施快乐和慈惠;它是如何不断地将恶改变为善,使整个生命力充分发挥并开花结果,并且使令人不快的害群之物无法滋生——他会号啕不休!

噢,许多类似的新太阳便是如此产生的!另外,邪恶的人、不幸的人,与异常的人也当然各有其哲学、主张和阳光!对他们无须同情!——我们必须忘掉这种做慢自大的心理,尽管长久以来人情皆习于且抱持这种想法,但是我们也不必为他们而鼓励任何自白者、驱邪者或宽恕者!

无论如何,新的正义总是需要的!还有新的解析、新的哲学家!

道德的国土是广大的!同时也有它的对地(antipodes)!而对地也有其存在的权利!仍有另外一个或无数个世界等待着我们去发现!上船!你们这些哲学家!二九○、不可缺少的一件事

给人的个性一种“风格”——这是一种崇高而稀有的艺术!

一个人从他的长处与弱点来观察其本性,然后依此本性拟定一套独创性的计划,直到一切都显得很艺术、也很理性,甚至连弱点也使眼睛着迷——运用那令人羡慕的艺术。此外,还有许多的第二天性在增加之中,而部分的第一天性则在减少,这是由于两者在日常工作与活动中因应不同之故。不曾减少的丑陋则一直被隐匿起来,并且被重新诠释为庄严高尚的新面目。而不愿形式化的诸多暧昧也被保留着作为透视之用,意即给那些较为冷僻而不可测的一面一个暗示。最后,当这项工作完成时,我们会发现这根本就是对同一个尝试——将之组织或塑造成整体或局部——的抑制与压迫。不管这项尝试是好是坏,最重要的是:它是一项尝试!这就够了。在自己的律令之拘束下而犹能体验到最高的愉快的,那便是他们强烈的傲慢之天性,而他们那强烈意志之激情在见到所有受过训练与被征服过的天性之后便会立刻为之大减;即使他们有宫殿可建或有花园可设计,也不想去作解放天性的尝试。

反之,个性弱的人没有超越自己的能力,而且也憎恨风格的限制。他们觉得,如果将这种讨厌的束缚加在他们身上,则必定会使其变得粗俗不堪;只要他们受它使唤,他们就会成为奴隶,而他们憎恨受役使。这类知识分子(他们也许是第一流的知识分子)总是关心对自己的塑造与诠释,这样对他们来说也比较好,因为只有在这种态度之下,他们才能令自己愉快!

有一件事是不可缺少的,那就是:人应当作到自己满意。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对“人的面目”完全忍受!那不满于自己的人便为此而随时准备向自己施加报复;如果我们一直忍受他那丑陋的面目,则我们这些旁人终会受到池鱼之殃,因为丑陋的面目会使人变得卑贱与可悲。二九一、热那亚

我参观过这个城市,她的别墅区和娱乐场所,还有民众所居住的宽阔的高地与山坡。最后的结论是,我从过去的痕迹看到她的风貌:这个地方四处散布着大胆而专制的统治者的形象,他们曾经在此显赫一时,并且想将其显赫绵延千古——这一切都表现在他们已留传数世之久的各种宅第、建筑物和装饰上;也许他们对人生有着好感,但是对自己则向来就没有那么好感了。

我常常看到建筑营造者将眼光投注在周身远近所有的建筑物,以及城市、海和山顶上。他以对一切的凝视来表达其权力和征服,并且希望一切均如其所愿、均为其所拥有——用他的凝视魔力。整个地方显得与这堂皇华丽以及渴望占有、剥削之贪求无厌的自我本位不配称;当这些野心勃勃的人听到说已没有可供开拓的疆土,然而又为了渴望在自己原有的领域旁再添加新的土地,于是家族里的每个人便彼此斗争起来,想尽办法用各种方式来表现他凌驾别人的权威,并且在邻邦之间炫耀他的声望。再者,每个人也都想利用在建筑的表现与炫耀自己血统的风光上击倒对方而为自己一系赢得胜利。

当我们想着那表现出法律精神以及普遍乐于守法与服从之风格的城市建筑模式欺骗了我们,我们乃益加敬仰其必然是受到建筑营造者刻意压抑的原本重视平等与服从的习性。走到此地的每个角落,你都会发现到有一个孤单的人,他知道大海、知道冒险,也知道东方;他反对法律、嫌恶邻人,仿佛那些东西会因为与他有关联而烦扰到他拟的:他以嫉妒的眼光瞄着所有那些已经过时而奠立的一切;出于一种奇妙的念头(至少确实有这么个想法),他渴望将这一切重新建立,经由他的手而把他的思想灌输进去——如果:只要在一个充满阳光之下午的片刻中,让他那贪婪而忧郁的心满足一次,同时让属于他的一切都呈现在眼前。二九二、致道德的传道者

对说教的人——并非说教本身——我想给予如下的忠告,如果你真的想要剥夺一切最佳事物的荣耀与价值,且一直以和过去同样不变的方式来叙述它们的话!

将它们置于你的道德之前,并且从早到晚诉说美德、宁静之心灵、正直公平,以及自然之赏罚的愉悦。因着你始终保持这种态度,所有这些善的事物终将最为博得大众的好感,但是裹在它们表层的金质也同时会逐渐褪损,更甚者,连它们内在的纯金也会变质成为铅块。说实在的,你应该明白炼金术的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悲剧的诞生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