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的黄昏》

“真正的世界”如何终于变成了寓言

作者:尼采

一、真正的世界是智者、虔信者、有德者可以达到的,——他生活在其中,他就是它。

(理念的最古老形式,比较明白、易懂、有说服力。换一种说法:“我,柏拉图,就是真理。”)

二、真正的世界是现在不可达到的,但许诺给智者、虔信者、有德者(“给悔过的罪人”)。

(理念的进步:它变得更精巧、更难懂、更不可捉摸,——

它变成女人,它变成基督教式的……)

三、真正的世界不可达到、不可证明、不可许诺,但被看作一个安慰、一个义务、一个命令。

(本质上仍是旧的太阳,但被雾和怀疑论笼罩着;理念变得崇高、苍白、北方味儿、哥尼斯堡味儿。)

四、真正的世界——不可达到吗?反正未达到。未达到也就未知道。所以也就不能安慰、拯救、赋予义务:未知的东西怎么能让我们承担义务呢?……

(拂晓。理性的第一个呵欠。实证主义的鸡鸣。)

五、“真正的世界”是一个不再有任何用处的理念,也不再使人承担义务,——是一个已经变得无用、多余的理念,所以是一个被驳到的理念,让我们废除它!

(天明;早餐;bon sens①和愉快心境的恢复;柏拉图羞愧脸红;一切自由灵魂起哄。)

--------

①法文:好的(健全的)感觉。

六、我们业已废除真正的世界:剩下的是什么世界?也许是假象的世界?……但不!随同真正的世界一起,我们也废除了假象的世界!

(正午:阴影最短的时刻;最久远的错误的终结,人类的顶峰;《查拉斯图拉》的开头词。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偶像的黄昏》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