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拉斯图拉如是说》

第九卷

作者:尼采

高人们

当我最初走向人们去,我做了一种隐士的愚蠢,一种大愚蠢:我在市场上出现了。

在那里我对一切人说话,我如同对着空无说话。在晚间,踏绳者和僵尸是我的伙伴;我自己也差不多是一具僵尸。

但在新晓,一种新的真理照耀着我:于是我学会说:“市场和流氓和流氓喧声,和流氓的长耳,那与我有什么相干!”

你们高人们哟,从我学习着这罢:在市场上没人相信高人们。假使你在那里说话,至美尽善!但流氓眼说:“我们都相等。”

“你们高人们”——流氓眼说——“没有高人们,我们都相等;人就是人;在上帝面前,——我们都相等!”

在上帝面前么!——但现在上帝已死。但在流氓的面前,我们并不愿相等。你们高人们哟,离开市场罢!

在上帝面前么!——但现在上帝已死!你们高人们哟,这上帝便是你们的最大的危险。

自从他躺在坟墓里的时候,你们才又新生。只有现在伟大的日午来到,只有现在高人们成为——支配者!

哦,我的兄弟们哟,你们明白这话了么?你们恐惧;你们的心晕眩了么?这里的巨壑向你们张嘴了么?这里,地狱之狗向你们狂吠了么?

你们高人们哟!向上面前进罢!只有现在人类未来之高山感受大的痛苦。上帝已死:现在我们热望着——超人生存!

现在最渴切的人发问:“人类如何维持?”但查拉斯图拉是第一,是唯一的人,他发问:“人类如何被超越过?”

我只注意超人;他——但不是人——是我的第一而且是唯一的注意,——不是邻人,不是最可怜者,不是最受苦者,不是最良好者。

哦,我的兄弟们哟,我所爱于人类的就是人类是一种向上和一种向下。在你们心中也有着使我可爱,使我可希望的。

你们高人们哟,你们感觉到蔑视,这使我有希望。因为伟大的蔑视者是伟大的虔敬者。

你们的失望是很光荣的。因为他们没有学会乐天安命,没有学会末屑的权术。

现在末屑的人成为支配者;他们都宣讲着乐天安命,和谦卑,和聪明,和勤苦,和思虑,和末屑道德之一长串的如此如此。

无论什么,只要是妇人的,是奴隶的,特别是流氓的谬种:——这些在现在都将支配了人类的命运。——哦,厌恶!

厌恶!厌恶!

这些问了又问,永不疲倦:“人类如何能最良好,最长久,最快乐地自己维持?”因此他们是今日之支配者。

哦,我的兄弟们哟,超越了这些今日之支配者,这末屑的人民!他们对于超人是最大的危险!

你们高人们哟,超越了这末屑的道德,这末屑的权术,这末屑的思虑,这蚂蚁的嗡嗡,这可怕的舒服,这最大多数人的幸福!

再绝望而不乐天安命。真的,你们最高人们哟,我爱你们,因为你们不知道今日如何生活!因此你们的生活——最优胜!

哦,我的兄弟们哟,你们有勇敢么?你们有决心么?不是在见证人面前的勇敢,乃是即使上帝也不敢正视的鹰与隐士的勇敢?

冷心者、执拗者、瞎子和醉汉,不是我所谓的有决心的人。以必胜之心临恐惧;以矜高之情临深渊:这才是我所谓的有决心!

以鹰的炯眼看透了深渊,——以鹰的利爪紧抓着绝壑:

这才是我所谓的有勇敢。

“人是恶的,”——一切最智慧的人们,为安慰我而如是对我说。唷,那在现在还真实么!因为恶是人类的最优的力。

“人必须成为更善而更恶,”——我如是宣说。为达到超人的最善,人类的最恶是必要的。

那对于末屑的人民之说教者,可以是最适宜的:他受苦并担负人们的罪过。但我欢喜于以最大的罪过当作了我的最大的安慰。

但这些事不是为长耳朵说的。一切的话并不适于一切的嘴。这是精美而遥远的东西!不是绵羊的小蹄所能攫到。

你们高人们哟,你们以为我活着是纠正你们所作的错事么?

或者你们以为我是为你们受苦的人们预备更妥贴的床榻?或者为他们不安的,迷路的,登山失道的人们,指示了新的和更容易的便道?

否!否!第三个否!越是你们族类的更多更好的人越当死灭——因为你们的生活总当更不幸,更艰难。惟有——

惟有人到高迈之处,闪电轰击他,摇撼他:他的高迈足够接触了闪电!

我的心和我的热望向着遥远的事物!你们的许多末屑的复杂的短促的悲愁于我算什么呢!

我说你们受苦还不够!因为你们只从你们自己受苦。你们还没有从人类受苦。你们不承认,那你们是说谎!你们谁也没有受过我所受过的苦。——

闪电不能摧毁,我还不满足。我不想将它移开:它当学习为我而工作。

我的智慧积累如云,渐渐成为更凝重,更浓黑。所以有一天智慧当生出电火来。

对于今日之人们我不是光,也不是被称为光。我要使他们目盲:我的智慧之迅电哟,挟出他们的眼珠来!

别意慾超乎你的能力以外的东西:意慾超过能力以外的人们有着一种恶劣的虚伪。

尤其是当他们意慾着伟大的事件的时候!因为他们唤醒了对于伟大事件的不信,这些巧妙的制造伪币者和舞台戏子!

直到最后他们欺骗了自己,侧目而视,流脓溃烂,以大言夸耀的道德,以辉煌虚伪的行为,曲解了是非。

你们高人们哟,在那里要小心!因为在我看来,除了正直以外没有什么更宝贵,更稀罕的了。

今日的时代不是贱氓的时代么?贱氓不知道什么是伟大,什么是渺小,什么是无枉,什么是正直,贱氓永远是无知的歪曲,他们永远是说谎话的人。

你们高人们,你们勇敢的人,你们心怀坦白的人,别相信这时代!将你们的理智严守秘密!因为现在这时代正是贱氓的时代。

从前贱氓学会无理而信仰——谁能据理驳斥了他们的信仰?

在市场上姿势使人信服。但理智反使流氓致疑。

假使真理在那里胜利,那么以很好的怀疑问着你自己:

“是什么倔强的谬见在那里获胜了呢?”

也提防着博学家!因为他们不生产,所以他们仇恨你!他们有冷酷而凋敝的眼睛,那种瞥视可以使一切鸟禽脱落羽毛。

这样的人大约很自负于不说谎:但不能说谎与爱好真理仍然相去很远。提防着罢!

没有了热病中的迷妄仍然与真知识相去很远。我不相信冷静的心中的一切,不能说谎的人,也不知道什么是真理。

假使你要到高处,用着你自己的两腿罢!别让你自己被人背着到高处;别让你自己骑在别人的背上和头上!

你跨上了马背了么?你现在飞快地驰向你的鹄的了么?好啊,我的朋友!但你的跛脚仍然同着你骑在马背上!

当你到了你的鹄的,你下了马:你高人哟,即使你在你的高处,但你将跌倒了!

十一

你们创造者,你们高人哟!自己只能孕育自己的孩子。

别让你们被欺骗或被说服!你们的邻人是谁呢!即使你们为你们的邻人而工作,——你们仍然不是为他而创造!

你们创造的人们哟,我请你们忘却了这“为”字:你们的深处的道德是愿意与“为”,“以此”,“因为”等等了无关系。你们当塞耳不闻这虚伪的渺小的言语。

“为自己的邻人”这只是末屑的人民的道德:那里他们说着“同气相求”,“同类相亲”——他们没有这权利也没有这权力来谋你们的自求!

你们创造的人们哟,在你们的自求之中有着孕育的预知和先兆!无人能看见的,你们的果实,你们以你们的全部爱庇被,爱护,和抚养了它。

你们全部的爱所在的地方,即你们的孩子所在的地方,亦即你们的全部道德所在的地方!别让这种虚伪的评价欺骗了你:你的工作,你的意志,便是你们的邻人!

十二

你们创造的人们,你们高人们哟!生子者受苦:临产的人不净。

问问妇人们:自己生产,不是因为生产使人快乐。使母鸡咯咯,使诗人歌唱的是痛苦。

你们创造的人们哟,你们心中有很多的不净。那是因为你们不能不做孩子的母亲。

一个新生的孩子:唷,多少新的不净也到了这世界!走开罢!已经生产的人当洗洁了自己的灵魂!

十三

别要求超于你们的能力以外的道德!别寻求不可能的事情!

走着你们的祖先的道德的步履么!假使你们祖先的意志不和你们向上,你们怎能向上?

让头胎的儿子小心着恐怕他成为末胎的儿子!在你们祖先的声音之中,你们不当企图成为圣人。

他的祖先醉心于妇人,于烈酒,于野猪肉;他如何能要求自洁?

那当是一种愚昧!真的,我想,那是太愚昧了,假使他一个或两个或三个妇人的丈夫。

假使他修建了修道院,大门上榜示着:“成圣之路”——

我仍然要说:为什么!那是一种新的愚昧!

他曾经为自己修建了忏悔和避难所:那于他是最好的罢,但我并不相信!

在孤独里也生长着无论何人内心所有的——也生长着人类的兽性。以此于许多人,孤独是不宜的。

在大地上还有比在旷野中的圣人更污秽的东西么?在他们身上不单是恶魔放肆——也一样野兽横行。

十四

你们高人们哟,我常常看见你们如同一跃失败的老虎,羞怯地,惶愧地,拙劣地潜藏起来。你们一掷而失败。

但你们投掷骰子者,那有什么关系!你们没有学会玩耍和大笑,如同人之必须玩耍和大笑!我们不是永远坐在玩耍和大笑的大桌子旁边么?

假使你们在伟大的事情中失败了,因此你们自己便是失败了么?假使你们自己是失败,因此人类便是失败了么?假使人类也是失败:好罢,别在意!

十五

越是更高的本质更不容易成功。这里,你们高人们哟,你们都不是失败了么?

欢喜罢;那有什么关系?仍然有多少的可能啊!学习自己欢笑,如同人之应当欢笑!

你们半破碎的人们哟,那有什么稀奇,你们失败或半成功!人类的未来不是在你们的心中挣扎和勉力进取着么?

人类的最遥远,最深、最高的精神,人类的巨大的力量,——这些都不是在你们的酒樽里冒泡了么?

许多酒樽破裂了,那有什么稀奇!学习自己欢笑,如同人之应当欢笑罢!你们高人们哟,仍然有着多少的可能啊!

真的,有多少已经成功!大地上小的,美好的,完全的,成就的东西如此地丰富!

你们高人们哟,将小的,美好的,完全的东西放在你们的周围。它们的黄金色的成熟可以使心愈合。美满的事物教人以希望。

十六

自来在大地上什么是最大的罪恶?那不是他的说话么,他说:“悲哉,那些在大地上欢笑的人们!”

他自己没有在大地上觅到欢笑的理由么?假使如此,只是因他的寻觅不好。即使小孩子也能觅到欢哀的理由。

他,爱得不够:否则但愿他也爱我们欢笑的人们!但他憎恨而叱骂我们;他许可我们以哀伤和切齿。

人当不爱,必须诅咒么?那在我看来好像是不良的赏味。

但他这么做了,这绝对者。他从睡眠中来。

真的,他爱得不够;否则,但愿他不再暴怒于因为他并不被爱。一切伟大的爱,并不热望着爱:——它热望着更多的。

避开一切这样绝对者的道路!那是可怜的,病弱的族类,一种贱氓的族类:他们怀着恶意面对人生;他们对于世界,有着毒恶的眼。

避开一切这样绝对者的道路!他们有沉重的足和阴郁的心;——他们不知道怎样跳舞。大地对于这样的人如何会是轻舒?

十七

一切良好的事物都曲折地达到了它们的鹄的。它们都如同猫一样地耸腰,心中咪咪鸣叫于临近的幸福。一切良好的事物皆欢笑。

一个人的步履说明了他是否走在自己的路上。看着我如何走路!引近于自己鹄的的人跳舞着。

真的,我没有成为一尊石像,我也没有木拙地,愚蠢地,坚硬地在那里如同一根柱子;我爱飞快地奔跑。

虽然在大地上有沼泽和凝重的悲愁,但捷足的人甚至于跑过泥塘,并且跳舞,如同在平滑的冰场。

我的兄弟们哟,将你们的心更高更高地举起来罢!但别忘记了你们的腿!也高举了你们的腿,你们优良的跳舞家,假使你们能倒立在头上那更妙了!

十八

这大哭者之王冠,这玫瑰花之王冠:我戴上了这王冠,我圣化了我的大笑,现在我还没有看出别人有着充足的魄力。

查拉斯图拉这跳舞者,查拉斯图拉这轻捷者,他摇震他的羽毛,预备奋飞,示意一切鸟禽,整备而停当,一个幸福的,有着轻灵之精神的人!

查拉斯图拉这预言者,查拉斯图拉这真实的大笑者,非不忍耐者,非绝对者,一个喜欢前跳和飞跳的人;我自己戴上了这王冠了!

十九

我的兄弟们哟,将你们的心更高更高地举起来罢!别忘记了你们的腿,也高举起你们的腿。你们的优良的跳舞家,假使你们能倒立在你们的头上那更妙了!

即使在幸福中,也有着沉重的动物,有着自始即破脚的动物。他们奇妙地奋力推动着自己,如同要勉强竖立的一头象。

但为幸福而愚蠢强于为不幸而愚蠢。拙劣地跳舞,强于颠跛地走路。所以,你们高人们哟,我请你学会我的智慧:甚至于坏的东西也有着两面良好的底边。

甚至于最坏的东西也有着两支良好的跳舞腿:所以你们高人们哟,从我学习站在你们自己的固有的退上!

忘却了一切忧愁的叹息,忘却了一切庸俗的悲哀!唷,今日之时代贱氓之丑角是何等的悲哀!但今日之时代正是贱氓的时代。

二十

如同山洞中奔突出来的巨风一样的罢:它在自己的音乐中跳舞;大海在它的足下战栗而跳跃。

它给驴子们以翅膀,它哺rǔ牝狮子们:赞美那善良而刚强的精灵罢,那如同一阵暴风雨一样地临到了一切的现在,临到了一切的贱氓。

它反对一切荆棘之头,昏迷之头,反对一切凋贱的树叶和芜草:——赞美这粗犷的,纯善的,自由的暴风雨之精灵,它在沼泽和悲愁之上跳舞如在青草地上跳舞!

它仇恨肺痨病的贱氓之狗,仇恨一切阴郁之族类:——赞美这一切自由精灵中之精灵罢,这欢笑的暴风雨,它吹扬灰沙在一切悲观主义者和病死鬼的眼睛里!

你们高人们哟,你们心中最坏的事乃是你们无一人学会跳舞如人之应当跳舞——跳舞超乎你们自己之外!失败于你们算什么呢!

仍然有着多少的可能!所以学习超乎你们自己之外而大笑!高举起你们的心罢,你们优良的跳舞家,更高,更高呀!

也别忘记了畅快地大笑!

这大笑者之王冠,这玫瑰花之王冠,我的兄弟们哟,我投送这王冠给你们,我圣化了欢笑!你们高人们哟,我请你们学习——学习欢笑罢!

(尹溟译)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查拉斯图拉如是说》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尼采的作品集,继续阅读尼采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