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理解论》

第13章 论简单情状:第一先论简单的空间情状

作者:洛克

1 简单的情状(simple modes)——简单的观念是我们一切知识底材料;这是我在前几部分屡屡提到的。不过我在那里论究它们时,只论到它们进入人心的途径,并不曾把它们同其他较复杂的观念参照对比。因此,我们不妨在这个观点下,重新考察它们,并且再一考察同一观念底各种变状。因为人心可以在实际存在的事物中,看到一个观念底各种变状,而且不借任何外物底帮助,或任何外面的暗示,它自己在自身亦能看到一个观念底各种变状。

任何一个简单观念底各种变状(我们叫它们做简单的情状),在人心中,各各都是完全差异,完全独立的一些观念,就如那些最远隔,最相反的观念一样。因为“二”底观念同“一”底观念之互相差异,正同蓝和热之互相差异一样,亦正同它们(蓝、热)和数目之互相差异一样。不过“二”底观念只是由重复简单的单位观念做成的;而且各种简单的情状如一打、十二打、百万、等等,亦都是由这些简单的观念复述而成的。

2 空间观念(idea of space)——我现在可从简单的空间观念说起。在前第四章 中,我已经说过,我们底空间观念是由视觉和触觉两者得来的。这一点是很明显的,因此,我们并不必再来证明:人可以凭其视觉看到颜色不同的两个物体间的距离,或同一物体底各部分间的距离;因为这一件事情,是同人们能看颜色是一样明显的。再其次,我们还分明看到,人们在暗中亦可以借着触觉或感觉分辩出距离来。

3 空间同广袤(space and extension)——我们如果只思考两个物体间的长度,而不思考其间的任何事物,则这种空间便叫做距离。如果长、宽、厚都计算进去,则我们可叫那种空间为容量(capacity)。至于·广·袤一词,则我们不论如何思考它,都可以应用在空间上边。

4 博大(immensity)——每一种不同的距离就是空间底一种不同的变状,任何一种距离或空间,观察亦是这个(空间)观念底一个简单情状。人们因为惯于计算,所以他们心中就有了一些确定的长度观念,就如一吋、一呎、一码、一噚(eathom)、一哩、地球底直径等等,(这些都是单由空间[观念]造成的许多独立的观念。)人们底思想既然熟悉了这些确定的空间长度或尺度,因此,他们就能够任意在心中重复这些观念,而且在重复时还无须把任何物体底观念掺杂上去,添加上去。不止如此,他们还可以自己来形成长、平方立方的呎底观念,码底观念,或噚底观念,而且所形成的观念,近可以寓于宇宙中的各物体,远可以超乎一切物体底边际之外。因此,他们可以把这些观念进一步加起来,任意扩大其空间观念。我们所以能有博大观念,就是因为我们有一种能力来重复,来加倍我们所有的距离观念,并且可以任意一直把它加在以前的观念上,而且我们纵然尽力把它扩大起来,亦万不能停止住,再不前进。

5 形相(eigure)——空间观念还有另一种变状。所谓形相就是有限空间(或有边际的广袤)中各部分间之关系。可感物体底边沿如果可为我们所触摸,则我们可以借触觉发现出这种关系来;物体底界限如果可以为我们所看见,则我们可以借眼官由物体和颜色两者中发现出这种关系来。因此,人心在观察任何物体(或空间)边沿底各部分时,便看到它们底相互关系,便看到那些边端有的终止于直线,成了分明的角子,有的终止于曲线,无角子可寻。因此,它就得到了无数的形相观念。形相所以无数,不仅因为在有粘合性的物团中,实际存在着多数不同的形相,而且人心自己所做成的形相数量亦完全是数不尽的。因为人心可以任意重复,任意联合它自己底观念,把空间观念变化了,做成新的组织。因为如此,所以它能无限地重叠各种形相。

6 人心有一种能力,可以重复任何直向的长度观念,使它同别的直线在同一方向中接起来,加倍了原来直线底长度;

或使它同别的直线以任何倾度相交,任意夹成任何角子。不但如此,它还可以任意把任何线缩短,任意去掉其一半,四分之一,或任何部分,而且一直下去,从无停止缩短的时候。

因为如此,所以它可以做成任何大小的角子。至于角子底各边,当然它可以任意变化其长度。这些线因为又可以同别的长度不同的线在不同的角子相连合,围住任何空间,因此,它就可以把各种形相底体量,积叠至于无数。不过这些形相仍然都是许多不同的简单的空间情状。

人在直线方面所能做到的,在曲线方面,或曲直两种线方面亦可以做得到,它在线方面所能做到的,在面方面亦能做得到。因此,我们更可以想到,人心能以做出无数花样的形相来,因而重叠了简单的空间情状。

7 位置(place)——此外,在这个项目下边,还有另一种观念,我们叫它做位置。在简单空间方面,我们所思考的为两种物体或两点间的距离关系。在位置底观念方面,我们所思考的为一种事物和其他任何静止的,距离不变的两点(或较多的点)的距离关关。因为我们如果在昨天以一个事物同任何两点或较多的点相比较,而且今天又看到它同那些点的距离仍同昨天一样,而且那些点的互相距离亦没有变,那么我们就说它仍占着旧日的位置。不过它如果同那些点中的任何一点,距离明显地变了,则我们便说它底位置有了变化。

自然,按照通俗的位置意念说来,我们在观察距离时,并不精确地依据于确定的点,只是依据于可感物象底较大部分。因为我们只是大略地观察所置的物体同那些部分的关系,以及它们中间的距离。

8 棋盘中一些棋子如果仍在原来所置的那些方格中,则我们说它是在旧位置下,没有变动的(实则在那些时候,棋盘亦许由此一室中搬到另一室中),因为我们只把它们同棋盘中各各部分相比较,而那些部分底距离是没有变更的。那个棋盘如果又置于船舱中,而不变化其位置,则船虽往前航行,我们仍可以说,期盘底位置不动。又如地球虽或转动,可是那只船如果同邻近陆地的距离不变,则我们亦可以说,它仍占着以前的位置。因此,棋子、棋盘,同船底互相距离虽然没有变,可是它若同较远的物体相较,则它们已经各各变化其位置。不过棋子同棋盘中一些部分底距离,确乎能决定了棋子底位置;棋盘同船舱中一些确定部分底距离,确乎可以决定了棋盘底位置;而且船同地球上确定部分的距离亦确乎可以决定了船底位置。在那几方面讲,这些东西各各可以说是存在于旧有的位置。不过它们同别的东西的距离,仍分明有了变化,因此,它们在那方面又分明变化其位置。但是我们在这里亦不去理会那种变化,只在我们以后把它们同别的东西相比较时,我们才会如此着想。

9 距离底这种限制就是所谓位置;人们所以定位置乃是为的公共用途。定了位置,人们才可以在必要时来指定一些事物底特殊地位。不过人们在决定这个位置时,只参考那些合乎当下用途的邻近事物,至于别的东西,在另一方面,虽亦一样能决定同一事物底位置,可是我们在这方面,并不必考究它们。就如在棋盘中,我们如果要想指定各个棋子底位置,则我们底范围一定超不出那个画方格的木器;我们如果要以别的东西来计算它,那是不合用的。不过如果把这些棋子装在一个袋里边,则人们如果问黑王(bla-ck king)在那里,则我们只当以那个袋子所在的那个室底各部分来决定它底位置,不应当以棋盘来决定它。我们在指定它底现在位置时,同在指定它在棋盘游戏的位置时,所用的方法并不能同,因此,在这里,我们应该以别的物件来决定它。同样,如果有人问,描写尼色(nisus)和幼恋乐(euryalus)故事的那些诗句在什么地方,则我们在决定这个位置时,万不当说,它们是在地球底某一部分,或宝得来(bodley)图书馆内。我们只应当以维琪儿(virgil)底作品底各部分来指定其确当的位置,而且我们底答复应当是说,这些诗句大概是在他底旖旎(eneid)第9卷底中部,而且应该说,自从维琪儿底作品印出以后,它们底位置是从未改变的。不论那部书本身移动了几千遍,这种说法总是真的。位置观念底功用只在于求知那个故事是在书中那一部分;这样我们在必需时,便知道在那里找寻它、参考它。

10 前边说过,位置底观念不是别的,只是一件事物底相对地位,这一层我想是很明显而容易为人所承认的,如果我们一思考,我们虽能观念到全宇宙各部分底位置,却不能观念到宇宙本身底位置。我们所以不能有这种观念,乃是因为超出宇宙以外,我们便没有其他确定的、独立的、特殊的事物观念,因此我们亦就不能想象宇宙和那种事物有任何距离底关系。因为超出宇宙之外,只有一律无分别的空间或广袤;人心在这里,并看不到有任何变化、任何标记。因为要说世界存在于某个地方,那意思只是说它是存在的;这种说法虽然亦含有位置之意,可是它所指的,只是世界底存在,并非指其方位。人如果能在自己心中清晰地看到宇宙底位置,则他一定会告我们说,它在一律不分、无限广大的虚空内,是运动的,还是静止的。不过这是不可能的。(自然位置一词常有一种含混的意义,而且常指一个物体所占的空间,因此,宇宙亦可以说是占位置的。)由此看来,我们所以得到位置观念亦正同得到空间观念所由的途径一样(位置只是特殊考虑下的空间),都是由视觉和触觉来的,因为借着这两种感觉,心中才能得到广袤或距离底观念。

11 广袤和物体不是相同的——有些人们强使我们相信,物体和广袤是二而一,一而二的。他们所以如此说,或者是因为他们把这两个名词底意义改变了:不过我又想他们不至于如此,因为他们所以一向严厉地责难别人底哲学,正是因为别人哲学底意义双关、名词暧昧、语句可疑。但是他们对物体和广袤所加的解释,如果亦同别人底一样;他们如果亦以为所谓物体就是一种凝固而占空间的东西,它底各部分可以由各种途径被人分拆开、隔离开;他们如果亦以为所谓广袤就是在凝固的各部分底边缘间所隔的空间,而且那个空间又为各部分所占据——那么他们就把很不相同的几个观念混淆在一块了,我可以请任何人来思考,空间观念之异乎凝性观念,是不是如其异乎红色观念一样?自然,所谓凝性离了广袤便不能存在,所谓红色,离了广袤亦不能存在。不过这仍然不妨其为各各独立的观念。因为有许多观念虽然必需要别的观念,才能存在、才能想象,但是它们仍各各都是独立的观念。离了空间,则运动亦不能存在、亦不能想象,可是运动仍不是空间,空间亦不是运动。至于空间则离了运动亦可以存在,因此,它们都是各各独立的观念。因此,我想,空间观念和凝性观念亦是各各独立的。凝性观念和物体观念是不可分离的,有了凝性,物体才能充满空间,才能互相推动,才能互相传达运动。因此,我们如果因为“思想”中没有包含着广袤观念,就以此理由来证明精神异于身体,则我们亦可以同样理由来证明,空间不是凝性,因为空间观念中并没有包含着凝性观念。因此,空间和凝性之为独立的观念,正同思想和广袤之为独立的观念一样,它们都是可以在人心完全隔离开的。因此,物体同广袤显然亦是独立的观念。因为:

12 第一,广袤中不含着凝性,它亦不含有抵抗物体运动的力量,至于物体则正与此相反。

13 第二,纯粹空间底各部分是不能互相分离的;因此,不论在事实方面,或心理方面,它底连续性并不能分离开。因为人们在这里并不能把纯粹空间底各部分互相分离开,甚至于在思想中亦不能如此。在实际上,要想有所分割,我们就得把原来连续的各部分互相隔离开,分成两个面积。在心理方面,要想有所分割,人心就得要在原来本是连续的地方,存想两个面积,而且把它们分离开。(不过人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论简单情状:第一先论简单的空间情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人类理解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