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理解论》

第15章 绵延和扩延底比较研究

作者:洛克

1 两者都是有大有小的——在前几章中,我们虽然已经把空间和绵延讨论了多时,不过它们既是很关重要的观念,而且它们底本质亦有几分深奥而特别,因此,我们如果把它们在一块比较一下,或者亦可以把它们较明显地解证出来,而且我们如果能把它们综合观察,或者亦可以对他们得到较清晰、较明白的观念。不过在抽象考究之下的简单距离或空间,我为免除纷乱起见,特叫它做·扩·延,以别于所谓广袤,因为有些人用广袤一词所表示的那种距离,只限于物质中的凝固部分,而且包含着,至少亦暗示着,物体底观念;至于纯粹的距离观念便没有包含着那个成分。而我所以用扩延一词,不用空间(space)一词,乃是因为空间一词不但可应用于那些恒常部分间的距离,亦常应用于迅速联续的各部分间的距离,实则那些部分是不能同时存在的。(注:英文space亦可以指时间距离而言——译者。)在扩延和绵延这两方面,人心都可以有一种共同的连续长度观念,而且那个长度亦是可长可短的。因为一时和一日底长短之差,亦正同一吋和一呎底长短之差一样,人都可以对之有一个明白的观念。

2 扩延并不能为物质所限制——人心只要从扩延底任何部分,得到长度底观念,则不论那个长度是指一尺,是一步,或是别的尺寸,人心就·能·够把那个观念加以重叠;它把那个观念加在前一个观念上以后,便可以扩大了长度观念,并且可以使那个长度等于两指尺或两步,或任何其他尺数;这样,这个长度就可以一直加长,可以等于地球上任何部分间的距离,可以等于日或最远星球的距离。在这样进程中,不论人心从现在的地方出发,或从别的地方出发,它都能够进而超过那些长度,而且不论在物体中或物体外,都可以一直进行,毫无停止。我们底思想自然可以达到凝固广袤底尽处,因为一切物体底边际和界限,我们都容易想象到。不过人心只要是在那个边际,它便会不受任何阻碍;在不尽的扩延里,一直进行;因为它既看不到不尽的扩延会有终点,亦不能想象到不尽的扩延会有终点。因此,人如果不把上帝范围在物质以内,则他便不可以说,在物体底边界以外,完全没有东西。因此,理解高、智慧广的所罗门便别有见地,因为他说,“天和诸天之天都不能容你。”因些,人们如果以为自己底思想超出于上帝存在的范围以外,或者以为能想象上帝不在其中存在的一段扩延,那他就把自己理解底容量过分夸大了。

3 绵延亦不能为运动所范围——绵延亦是如此的。人心一得到任何长的绵延观念以后,它就可以加倍、重叠、并且加长那个观念,而且在加长时,不独可以超过了它自己底存在,而且可以超过一切有形物体底存在,超过由世上大物体和其运动得来的一切时间尺度。不过人人都容易承认,我们虽可以设想绵延是无限的(自然是如此的),可是我们却不能使它超出一切实有之外。因为人人都容易承认,上帝是充满永久的时间的。而且我们亦不易想象,任何人会怀疑上帝,不能照样充满了无限的空间。他底无限的存在,在绵延和扩延两方面,都确乎是一样的。而且我想:人们如果说,“无物体之处,就一无所有”那就未免太着重物质了。

4 人们为什么承认无限的绵延,而不容易承认无限的扩延——因此,我们就容易知道,人人为什么都坦然地、毫无踌躇地、谈说并假设所谓永久,并且容易给绵延以无限性;为什么在假设空间底无限性时,却带着怀疑不决的样子。这个理由依我看来似乎是这样的,就是:我们既然把绵延和广袤当做差异的两类事物底属性名称,因此,我们就容易假设上帝有无限的绵延,而且不能不如此假设。不过我们既不认上帝有广袤,而只认有限的物质有广袤,因此,我们就容易怀疑无物质的扩延底存在;因为我们以为只有物质有这种扩延的属性。因此,人们在探究自己底空间思想时,便容易停止在物体底边际上;好象以为空间在那里就到了尽处,不能再往前进似的。在思考时,他们底观念纵然使他们更进一步,他们仍然叫宇宙界限以外的地方为“想象的空间”(imaginary space);好象那里完全没有东西似的,因为他们以为那里是没有物体的。至于在物体以前;在计量绵延的那些运动以前存在的那种绵延,他们永不叫它做想象的,因为他们从不以为绵延中没有其他真正的存在者。此外,我们还可以说,我们如能借事物底名称来追寻人们观念底起源(我想是可以的),则我们可以由(duration)一词看到,古人们以为存在底继续和凝性底继续是相似的。(所谓存在的继续是有反抗一切毁坏力的力量;至于所谓凝性底继续,则最易同硬度相混,而且我们如果一观察物质底微细分子,则两者正是难分别的。)因此,他们就造了十分相近的两个字,如durare(绵延)同durum esse(硬的)。而且durare一词在硬度观念和存在观念上都可以通用,就如我们在何鸾士(horace)颂诗,第16节所见的就是。原文为eerrodurabit saecula(意为他用铜铁硬化了那个时间)。事虽如此,可是我们仍然分明知道,人只要能考察自己底思想,则他们一定有时会漫游在物体底范围以外,漫游在无限的空间中或扩延中。空间观念同别的物体和一切事物,仍是清晰而分离的。不过这一层仍得详细思维(如果人们愿意的话)。

5 时间(time)之于绵延,正同场所(place)之于扩延一样——一般的时间之于绵延,正同场所之于扩延一样。它们在那些永久的和博大无限海洋中,正同被界石分开似的,彼此显出明白的区划来。因此,在那些绵延和空间底一律而无限的大海中,我们就用它们来指示有限的真正事物间的相对位置。在正确地思考以后,我们知道,时间和场所只是一些确定距离底观念,而且这些观念之起,只是由于可分别的各可感物中,具有明确的各点,而且我们假设这些点底距离是相等的。我们底计算依靠于明显事物中的已确定的各点,而且我们依据这些点来衡量无限数量中底各部分。这些无限的数量在这样思考以后,就成了我们所说的时间和地方。因为绵延和空间本身既是一律的,无限的,那么世界上如果没有那些确定的各点,则事物底秩序和位置便会完全失没了,而且一切事物都会纷乱错杂,陷于不可收拾的地步。

6 时间和场所表示的数量,正如物体底存在和运动所标志出来的数量——我们已经知道,时间和场所就是表示着空间和绵延底无限深海中那些确定的,可分划的各部分,而且它们和别的时间和场所底真正分别或假设分别,是由标志和已知的界线所分划出的。不过所谓时间和场所仍各有两重含义:

第一,一般的时间就是指宇宙中巨大物体(就我们所知道它们的情形而言)底存在和运动在无限绵延中所标志出来的那一部分而言,而且那段时间同那些存在及运动是共存的。

在这种意义下,时间同这个可感世界底结构是同始同终的,就如上述诸句中所表示的那样,类如说,“一切时间以前”、“时间终止以后”等等话。至于一般的场所,则是指物质世界在无限空间中所占据所包含的那部分而言,而且它所以有别于扩延中的其他部分,正在于此(不过这种部分似应叫做广袤,不应叫做场所)。一切有形物体底特殊时间或绵延,特殊广袤或场所,都是限制在这两个范围以内的,而且是被这两个范围底明显的部分所计算,所决定的。

7 时间和场所所表示的,有时也正如我们以物体底大小和运动在想象中所度量的——·第·二·点,时间一词有时所含的意义较广,而且它亦可以表示不被实在存在所度量出的无限绵延中的各部分。我们前边已经说过,各种物体的真正存在和周期运动原来是分划时间的尺度,而且我们可以把它们当做一些标记,来指示日、月、年、节等等。不过我们除此以外,亦可在无限的、一律的绵延中,假设一些部分与前所量的实在的时间长度相等,而且亦以为它们是确定而有界限的。

因此,时间不止可以表示真正的绵延部分,而且亦可以表示想象的绵延部分。因为我们如果假设天使底创造(或堕落)是在儒略期底开始,则我们很可以合理地说,“天使底创造比世界底创造早着764年”。而且我们在说这话时,人们一定易于了解。因此,在那无分别的绵延中,我们就可以按照现在日底运动速度标记出等于764个日转的一段时间来。同样,我们亦常提到世界界限以外无限虚空中的场所、距离和体积,因此,我们就想那个虚空中的某些部分可以容纳(或等于)某种体积的物体(如一方呎大的物体),并且想象其中有多少点和世界中各部分保持某种距离。

8 它们是属于一切事物的——·何·地(where)和·何·时(when)是属于一切有限存在的两个问题。我们在决定这两个问题时,往往要依靠这个可感世界底已知部分,同世界中各种运动所标志出的一些时间。倘若没有这些确定的部分和周期,则在那个无限一律的绵延海中、扩延洋中,一切事物底秩序会失没了,不能为我们底有限理解所认识。因为无限的绵延和扩延包括了一切有限的实有,而且只有神明才能了解它们底充分范围。因此,我们就不必惊异,在抽象地来思考它们自身时,或把它们当做无限上帝底两种属性而加以思考时,我们何以不能了解它们,而且我们底思想何以对它们会生了迷乱。不过我们如把它们应用在任何特殊的有限事物上,则我们可以说,(一)一个物体在无限空间中所占的广袤,正等于它底体积所占的。(二)至于所谓场所,就是我们在比较各物体的相对距离时,一个物体所占的位置。(一)任何事物底特殊绵延“(观念)”,就是那个事物正在存在时无限绵延底一部分所经过的时间“(观念)”,(二)至于问要那个事物是何时存在的,则那个时间,就是在已知的一个绵延时期和那个事物底存在中间,所经的绵延长度。前一种指示出同一事物底体积中或存在中两段间的距离来,后一种指示出那种事物在空时中同别的确定的空间点或绵延点间距离来。关于前一种,我们可以说:一件事物是一方呎,或经了两年等等话。关于后一种,我们可以说,它在林肯法学会方场(lincoln’s inn-eields)底中间,或金牛宫(taurus)底第一度,或纪元后1671年,或儒略期的第一千年。这些距离都是我们以预先形成的空间长度观念或时间长度观念来计算的:在扩延方面,我们所用的观念,有吋、呎、哩、度,在绵延方面,有分、日、年等等。

9 广袤底一切部分都是广袤,绵延底一切部分都是绵延——此外空间和绵延还有一种最相同的地方。就是,我们虽然可以合理地把它们归在·简·单·观·点底数目中,可是我们所有的清晰的空间观念同时间观念都是由组合而成的。它们底本质正在于它们是由部分组织成的,不过它们底部分既然都是性质一样,而且没有混杂着别的观念,因此,它们仍不妨列在简单观念底数目中。人心在广袤和绵延方面,如果亦同在数目方面一样,能达到不可再分割的微小部分,则那个部分似乎应该是不可分割的单位或观念;而且人心应该可以把这些单位重叠起来,构成较大的广袤观念和绵延观念。不过人心所形成的任何距离(时空)观念,总不能没有含着部分(不能达到最后的单位——译者),因此,它就往往用普通的尺度来代替那些单位,因为人们受了本国底熏染,已经把那些尺度印在记忆中了(就如空间方面的吋、呎、肘尺,普洛孙(parosangs)[波斯度名]同绵延方面的秒、分、时、日、年等等)。因为如此,所以人心就把这些观念当做简单的观念,并且把它们当做能组成部分,在需要时,把自己所习见的长度加起来,做成较大的观念。在另一方面,人心如果想把两方面寻常最小的度量分成更小的分数,则它亦仍然把那些度量认为是数目底单位。自然,任何人一漫想空间底广大扩延,或物体底无限分割,就容易看到在屡次加减以后,时空两者的观念如果变得太大了或太小了,则它们底精确的大小就会含糊纷乱起来,只留有屡次加的数目和减的数目是明白而清晰的。绵延底每一部分自然仍是绵延,广袤底每一部分自然仍是广袤,而且两方面的加减还都是可以无限进行的。不过在两方面,我们对之有明白清晰观念的那些最小部分,很可以认为是各该方面的·简·单·观·念,而且我们可以认那些复杂的空间情状和绵延情状是由这些简单观念所组成的,而且是仍可以分化成这些简单观念的。在绵延方面,这种微小的部分可以叫做·刹·那(moment),它所经的时间,正等于人心中一个观念在寻常联续中出现时所用的时间。至于空间方面的最小部分,则没有确当的名称,因此,我姑叫它做一个·觉·点(a sensible point)。它所表示的,就是我们所能分辩的空间或物体中的最小分子,它往往等于以眼为中心的圜内的一分度,就是在最敏锐的眼看来,亦不能小于三十秒度。

10 它们底部分是不可分离的——扩延和绵延还有另一层共同之点,就是,我们虽然以为它们是有部分的,可是它们底部分是不可分离的,甚至在思想中亦不能分离。祇是计算广袤时所用的物体部分和计算绵延时所用的运动部分(或人心中观念连续中的部分),是可以间断,可以分离的;因为前一种可以被静止所间断,后一种可以被睡眠所间断,而睡眠亦正是一种静止。

11 绵延如一条线似的,扩延如一个凝固物似的——不过他们中间却有一层显著的区别,就是,我们在扩延方面所有的长度观念可以转移在各方,成了宽、厚、形相等;而绵延则只是无限进展的一条长线,不能重叠,不能变化、无有形相;不过它却是一切存在底一种公共度量,一切事物只要存在,就离不了时间。因为现在这一刻是现在所存在的一切事物所共有的,而且它之包含各种存在底各部分就如它们是一个单一的存在物似的。因此,我们可以确说,它们都是在同一剥那以内存在的。天使和神灵在扩延这一方面,是否同我们有相似之点,那我是不能知道的。说到我们自己,则我们自己底理解和识见只合于我们底存在和目的之用,并不能窥见其他事物底实在和范围,因此,我们在这方面,并不敢妄加论断。不过要离了一切扩延,则我们亦似乎难以想象任何存在,或观念到任何事物;正如离了一切绵延,我们难以观念到任何真正的实有似的。神灵们在空间方面究竟如何存在,他们在空中间究竟如何传达,那我是不能知道的。我们所知道的只是,各种物体都要按其各自底凝固部分底范围,在扩延中占有相当部分,而且它在那里存在时,要排斥一切其他物体来进入那个特殊的空间部分。

12 绵延不能有两部分在一块,扩延底各部分则都是在一块的——·绵·延同其部分——时间——是我们对于·时·在·消·灭的一种距离所有的一种观念;在这个距离中,任何两部分都是不能在一块存在的,都是得前后相承、联续出现的。至于·扩·延则是·恒·常距离底观念,它底各部分都是在一块存在的,并不能互相联续。不过我们虽然离了联续就不能想象任何绵延,虽然不能把它重叠在思想中,使现在存在的东西在明天存在,虽然在同时只能有此刻底绵延观念,可是我们可以想象全能者底无限绵延同人或其他有限存在物底绵延委实不一样。因为人在自己底知识和能力范围以内并不能包括了过去或将来的一切事物,他底思想只限于昨天,至于明天将有什么事故出现,他是不知道的。已过的,他是不能追回的,未来的,他是不能规前到现在的。我在人的方面说的话,亦一样可以适用于一切有限神灵上,因为他们底知识和能力虽然十分超过了人,可是它们比起上帝来,仍不过是最可怜的虫子。有限的事物不论如何大,可是同无限的事物总久不成比例。上帝底无限绵延伴着无限的知识和能力,他看到一切过去未来的事物。那些事物是为他所知识到的,是为他所视察到的,一看之下,他都可以遍览无余,而且他可以使任何事物在任何刹那中存在。因为一切事物底存在既然都是依靠着他底善意,所以他愿意让它们何时存在,它们就在何时存在。——总而言之,扩延和绵延是互相涵容,互相包括的,每一部分的空间,都存在于每一部分的绵延中,每二部分的绵延,都存在于每一部分的扩延中。在我们所能想象到的无数观念中,象这样清晰的两个观念之结合,是难以遇到的。因此,这就可以作为我们以进一步思辩的题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人类理解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