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脑筋(何虎生)》

一、历史造就了邓小平

作者:政治类

林彪摔死了,邓小平想出来工作,毛泽东说:行!邓小平整顿,树立了他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形象,也惹怒了江青;有人进谗言,全国开始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

1.周恩来亲自打电话,要江西关照邓小平

1966年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了,8月,在中共中央八届十一中全会上,邓小平总书记的职务实际上被撤销了。

1967年春天,在林彪、江青及中央文革小组的煽动下,全国掀起了批判和打倒“党内最大的走资派”的gāo cháo。所谓“最大的走资派”首先是指刘少奇,邓小平被称为“第二号最大的走资派”或“另一个最大的走资派”。红卫兵揪斗了刘、邓。63岁的邓小平被红卫兵押在盛夏的烈日之下,低头,弯腰,坐“喷气式飞机”,受尽凌辱和折磨,连其家属也受到牵连。

然而,毛泽东在对待刘、邓问题上与林彪、江青一伙的意图是有所不同的。他说:邓小平要批,但还要把他同刘少奇区别一下。

1968年10月举行的中共中央八届十二中全会上,刘少奇被诬陷为“叛徒、内姦、工贼”,开除了党籍,被彻底地打倒了,遭批斗,受凌侮,昔日共和国的主席连做普通百姓的权利都没有了,最后惨死狱中。而在这次会上,毛泽东则“保”了一下邓小平,说:邓小平在战争时期是打敌人的,历史上还未发现有什么问题。就这样,邓小平被“挂”了起来。

1969年10月20日,中国“第二号走资派”邓小平,被林彪以战略疏散的名义发配到江西。

周恩来很不放心邓小平等人的安全。他只有用自己的影响,向下面打招呼。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他两次打电话给江西省革委会主任程世清,接电话的是核心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程惠远,周恩来严肃地指示道:“有件事,你向程世清同志报告一下,中央决定:一些领导同志要到下面去蹲蹲点,搞些调查研究,了解些情况,也适当地参加些劳动。”说到这,周恩来停了停,又说:“到江西的中央领导同志有陈云同志,有一个秘书和警卫员跟随着他;王震同志是夫妇两人。你们对那里挺熟悉。听说你们那里有‘五七干校’,还可以让他们到干校去玩玩。这些中央领导同志,年纪都大了,劳动也不行了,主要不是让他们去劳动。这你明白吗?”

“我明白,总理!”

周恩来停了一下,又指示道:“现在地方上情况也很复杂。他们在某一个地方,安定下来之后,当地群众肯定会认出他们来。说不定也许有人会找他们的麻烦。遇上这种情况,他们自己不好解释。你们省革委会要出面,做做工作,一句话,就是要保护他们的安全。我已经告诉他们了,他们可以到工厂去学习,看看,调查,接触一下实际。总之,你们省核心领导小组要多关心,多帮助他们!”

程惠远把周恩来的指示,一字不差地记在本子上。周恩来百忙之中,对这些人仍如此关怀,而且想得这么周到、细致,程惠远深受感动。

为了把这些被打入“另册”的老干部安排到安全可靠的地方,周恩来花了不少脑筋。他让身边的工作人员进行了周密的调查之后,才选择江西这个地方。

周恩来把这些虽然靠边站,但并没有被彻底打倒的中央领导,关照程惠远如何照顾之后,又把一个更大的难题亮出来了。这就是如何安排邓小平。

这是一个不好明说的问题。在疯狂的造反时代,谁不知道邓小平是中国第二号走资派?如果不安排好,邓小平哪怕是走到天涯海角,当地的造反派,也会围攻他的。周恩来知道自己的处境,绝对地保护邓小平安全的话,江西省革委会领导是否会听,他也没有把握。但他要竭尽全力,来保护邓小平的安全。

“汪东兴同志大概告诉你们了吧!”周恩来用含蓄的口气,把问题提了出来。

“不知道,总理!”程惠远不知道总理暗示什么。

“邓小平夫妇也到你们那里去。”周恩来郑重地说道:“毛主席在九大说过,邓小平同志的问题和别人不同。邓小平同志是去农村锻炼,当然,不能把这些老同志当全劳力。他已经是60多岁的人了,身体也不太好。收房费也要适当地照顾一下。在选择住处上,要尽可能地好一些。一下从北京到南方,气候上和生活上,他也许不习惯,你们要尽可能地给予方便。”

周恩来顿了顿,还是有些不放心,他又叮咛道:“这些同志下去,你们要派人多帮助,要指派专人负责照顾他们的生活。对这些老同志的安排问题,你要向程世清政委马上汇报,研究一个具体方案,再告诉我。”

然而,不久程惠远接到林彪下达的“一号命令”。其基本精神同周恩来电话指示完全相反:对从北京疏散下来的中央机关的走资派,要监督劳动改造,不日即可到江西。

程世清清楚总理的威望、地位和权力。他在中央最高领导层中,是举足轻重的,说话有份量。而且,他在电话里的指示十分具体,明确指示照顾陈云、王震和邓小平等人,这是不能怠慢的问题。

他也听说过总理的工作作风,布置任务具体、细致、周到,事后他还要检查。对这样的领导人,采取敷衍的态度是不行的。

沉思了一会儿,他说:“我们初步想法,他们什么时候来都行,我们江西对他们的大门是敞开的。他们来后,暂时可以先让他们在滨江招待所住下,打算把江西的情况,向他们介绍一下。”

对邓小平的安排,程世清指示程惠远道:“让他去赣州吧!至于陈云和王震他们俩人,安排在什么地方,征求他们本人意见之后再定,不管他们住在哪儿,都给他们装上暖气。”

程惠远把这个意见给周恩来作了汇报。周总理果断地作出了指示:“原则上同意程世清的安排,但对邓小平同志的安排,还要考虑,让他去赣州不合适,那里离南昌市太远,是山区,交通又不方便,条件很差。他已经是60多岁的老年人了,生个病怎么办?我的意见,应该把他安排在南昌附近,便于照顾。”他对邓小平应该住什么样的房子,也作了具体指示:“最好让他们夫妇住一栋两层小楼,楼上他们夫妇,楼下是工作人员祝当然了,最好是独房独院。

这能在院里作些活动,又安全。你把我的意见,告诉程世清政委。”

根据周恩来的指示,江西省革委会作了如下安排:邓小平夫妇安排在南昌市郊区的新建县拖拉机修配厂参加劳动,住在离工厂不远的望城岗福州军区南昌步兵学校原校长许光友的房子,又称“将军楼”。

2.邓小平请求复出

三年零四个月的“牛棚”生活是漫长的。从15岁旅法求学算起,他整整在中国政治舞台上活动了半个世纪。如今远离政治中心,谪居江南一隅,他用劳动和读书来充实生活,从不感到空虚与彷徨,每天上午到工厂劳动,下午在自己的园子里养鸡种菜,晚上读书看报,冬天还坚持用冷水擦身。邓小平并没有因为被打倒在地而心灰意冷、自甘消沉。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智,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历史就是这样造就一代伟人的。

1971年9月13日,靠打倒大批共和国元老起家、成为法定接班人的林彪,竞因为抢班夺权的阴谋败露而自我毁灭。但世人并不知道,没有中央的指示是不会向世人宣布的。

作为政治家的邓小平,在江西已经敏锐地注意到了林彪没有出席10月1日前后的各种国庆活动。11月5日,被隔离的邓小平夫妇突然被通知,去工厂和工人群众一起听取传达中共中央关于林彪问题的文件。这是自“文化大革命”邓小平被打倒以来第一次享受听传达文件的“政治待遇”。当邓小平得知林彪自取灭亡的消息之后,内心十分激动,但并未喜形于色。在听取传达和讨论的几个小时中,他正襟危坐,一言不发。这位政治家在思索。回到小楼后,因监视人员在场,邓小平夫妇也没有向焦急等待的家人说什么。只是卓琳把女儿毛毛拉到厨房,用手指在她手心写了“林彪死了”四个字。当监视人员离开后,全家吃饭时,卓琳才给家人详述了文件的内容,大家都很兴奋。但邓小平没有说话。卓琳知道邓小平是性格内向、沉稳寡言的人,在几十年的政治风云中养成了临危不惧、遇喜不亢的性格。她知道丈夫高兴,就预备了一小杯酒,给儿子邓朴方也斟上了一杯。父子俩仰脖一饮而尽,邓小平终于说了一句话:“林彪不亡,天理难容!”

1971年秋,“九·一三事件”后,笼罩在中华大地上那“文化大革命”特有的紧张政治空气略有缓和。邓小平先后两次给中央写信揭批林彪集团,并提出到江西老革命根据地参观学习的要求。

江西省委负责人黄知真来到望城岗,传达了中央和周恩来的指示,安排邓小平去井冈山等地参观并顺便到泰和县考察农业机械化问题。邓小平欣然同意这一安排。这是他下放三年多以来第一次外出参观。

少言寡语的邓小平敏锐地觉察到中国历史已经遇到了一个新的转机,这个转折无疑对自己的政治命运将产生重要的影响。于是,他向毛泽东和党中央写了一封信。在信中,他表示坚决拥护中央关于粉碎林彪反党集团的决议,并向中央报告了自己的情况,希望能够为党工作。毛泽东当即把邓小平的信批转全党,准备起用这位难得的人才。

1972年1月6日、长期受林彪迫害的原国务院副总理、外交部长陈毅元帅不幸病逝。1月10日,陈毅追悼大会在北京八宝山举行。10日下午,毛泽东突然决定参加陈毅的追悼会。毛泽东亲自参加追悼会,引起党内外极大的关注。毛泽东在同陈毅夫人张茜谈话时,高度评价了陈毅的一生,同时还看似无意实有意地同张茜说起“邓小平的性质属于人民内部矛盾”。在场的周恩来心领神会,暗示陈毅的家属们把毛泽东的话传出去,以利于邓小平的问题早日解决。

五一节前,毛毛送邓朴方回北京治病期间,王震约见了她。王震详细询问了她全家的情况,并让毛毛回江西转告邓小平,毛泽东对邓小平与刘少奇是有区别的,说自己已向毛泽东及中央上书,让邓小平出来工作。

8月3日,邓小平给毛泽东写了第二封信。信中,邓小平作了自我批评,承担了责任,也解释了一些问题。邓小平再次表示自己身体还好,愿意为党、为人民、为国家做些工作。此信通过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转给了毛泽东。8月14日,毛泽东作了如下批示:请总理阅后,交汪主任印发中央各同志。邓小平同志所犯错误是严重的。但应与刘少奇加以区别。(一)他在中央苏区是挨整的,即邓、毛、谢、古四个罪人之一,是所谓毛派的头子。整他的材料见《两条路线》、《六大以来》两书……(二)他没有历史问题。即没有投降过敌人。

(三)他协助刘伯承同志打仗是得力的,有战功。除此之外,进城以后,也不是一件好事都没有作的,例如率领代表团到莫斯科谈判,他没有屈服于苏修。这些事我过去讲过多次,现在再说一遍。

3.深夜,周恩来要通了南昌的电话

周恩来早就主张解放邓小平,并一直力所能及地保护着他。

就在前不久,周恩来得知自己身患癌症的消息时,他更加迫切希望尽快起用邓小平这位精力充沛、才能非凡的治国能人,助自己一臂之力,并接他的班。周恩来接过毛泽东的批件,犹如接过一柄“尚方宝剑”,立即着手实施解放邓小平的工作。

然而由于毛泽东对周恩来反极左的批评,国内气候又趋阴冷,因此虽然有了“最高指示”,却迟迟不见下文。毛泽东也似乎对这件事淡漠了。处于困境之中的周恩来,并未忘记邓小平复出之事。

12月18日,周恩来提笔致书纪登奎、汪东兴二人:昨晚主席面示,谭震林同志虽有一时错误(现在看来,当时大闹怀仁堂是林彪故意造成打倒一切老同志的局势所激成的),但还是好同志,应该让他回来。

此事请你们二人商办,他在桂林摔伤了骨头,曾请韦国清同志帮他治好。王良恩同志了解这些情况,可问他关于震林同志一家的近况。

邓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一、历史造就了邓小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国新脑筋(何虎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