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脑筋(何虎生)》

二、历史在1976年大转弯

作者:政治类

江青准备“登墓”;叶剑英:以快打慢;华国锋与“四人帮”绕圈子。

1.叶剑英要华国锋负责任

那是一段多灾多难的岁月,周恩来、朱德相继去世,举国哀恸。

天降石雨,华北大地深处的岩浆在滚动,一道蓝色的电光穿越太空,伴着轰隆隆的巨响,一座百万人口的城市被夷为平地,整个中华大地在颤动,这仿佛是预示凶祸的某种征兆,全国笼罩着一种不祥的气氛。9月9日,这是一个不寻常的日子,照耀在中国人民头上的太阳轰然殒落了。亿万人民为失去自己敬爱的伟大领袖而沉浸在深深的悲痛之中。中国人在哭泣,在哀悼,也在惶恐、忧虑。

他们失去了方向,失去了“主心骨”,不知怎样生活下去。“毛主席啊!没有你老人家,中国怎么办啊?……”许多人反复呼喊着这样的话。

毛泽东的逝世,给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一伙造成了可乘之机,他们加紧为篡党夺权作准备。推行“乱政”的“四人帮”凭借他们窃取的手中权力,调动一切舆论工具和帮派力量,刮起12级台风,横扫邓小平、叶剑英等“老家伙”。他们制造了一个“老干部就是民主派,民主派就是走资派”的公式。妄图以邓小平为突破口,打垮从中央到地方到军队的反“四人帮”的健康力量。“四人帮”不仅往死里整活人,也不放过被他们整过的死人。刚刚故去的周恩来,生前是他们篡夺权力的巨大障碍。如今,虽然去世了,但他在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心目中留下深远影响是不可磨灭的。“四人帮”心里明白:要篡党夺权,必须彻底清除这个影响,要深入“批邓”,还必须死死揪住这个“后台”。因此,他们怀着刻骨仇恨,发动所有的宣传机器,继续疯狂地迫害已故的周恩来,压制和破坏悼念周恩来的活动,于是干柴加烈火,一场强大的群众性的悼念周恩来、反对“四人帮”的抗议运动爆发了,它实质上是拥护以邓小平为代表的党的正确领导。毛泽东生前也多次批评江青反革命集团,使他们阴谋夺权的野心未能得逞,特别是提议由华国锋出任国务院总理、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对“四人帮”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在他一生中最后一次会见外宾的时候,他留给自己选定的接班人华国锋三句话:“慢慢来,不要着急!”“照过去方针办!”“你办事,我放心!”后来被称为“毛主席临终嘱咐”的这三句话,对“四人帮”的覆灭,对确立华国锋的领袖地位,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四人帮”看来,邓小平被打倒了,叶剑英靠边站了,李先念休息了,华国锋又刚刚上台,掌权不稳。这真是天赐良机,大权唾手可得!

他们的夺权目标,首先瞄准华国锋、叶剑英和中央政治局。另外,他们还把大量武器突击发放到上海民兵手里。在其他地方,“四人帮”能控制的“民兵”中也开始了动员和戒备。一场围绕党和国家权力的争夺战展开了。

毛泽东的遗体渐渐冷却了,在京的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于凌晨1时40分全部被召集到中南海“游泳池”被称作“202”室的会客厅召开紧急会议,哭红双眼的华国锋首先向委员们宣读了医疗小组起草的死亡报告。主持会议的华国锋仍然沉浸在极度的哀伤之中,直到此刻,他还不明白这次会议的具体议程是什么,自己身为第一副主席应该做些什么,只是一味地哽咽着,用充满感情的语调喋喋不休他讲述着毛泽东对自己的教诲。说到动情处,泣不成声。

当国务院副总理陈永贵以农民的方式,一面粗声呜咽着一面深情赞颂毛泽东为中国农民所谋创的幸福时,国防部长、中共中央副主席叶剑英挥手打断他的发言,神情漠然地对华国锋说:“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议一议治丧的事吧。”

张春桥随声附和道:“对,应该先讨论一下《告人民书》,今天必须发出去”。没等华国锋表态,他冲坐在一侧的姚文元吩咐道:“文元同志,你把《告人民书》给大家念一念。”

姚文元点头应诺,摘下眼镜,用手帕擦擦泪眼,声音沙哑地将亲笔起草的《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念了一遍。当他读完时,大厅里一片沉静。委员们对讣告没有提出异议和补充。

华国锋扫视着会场,等了片刻,见确无人吭声,便宣布通过。

突然,江青怒冲冲地站起来表示反对:“不行”。她盛气凌人,挥动着一只手臂,语气武断而嘶哑地喊着,“这上头为什么不写批林批孔?为什么不写批判邓小平?今天会议忽略了一件头等大事,就是要继续批邓,这是主席临终前一再嘱咐的大事。”

江青见自己的“提议”未被通过,很是恼火,可又不好发作,便借口要亲自给主席净身穿衣,悻悻离去。

继续批邓,把邓搞臭,这是“四人帮”精心策划的篡党夺权的重要步骤。他们非常清楚,邓小平虽已打倒,但其巨大影响尚在,必须彻底清除。没过几天,江青到清华大学发表讲话,继续煽动批邓,她说:“我在主席逝世后的第一次中央会上,就控诉邓小平,要开除他的党籍,没有开除,要以观后效,还会有人要为他翻案。”影射攻击叶剑英和拥护邓小平的一大批中央到地方的领导干部。

叶剑英这个名字对他们来说是最头痛的,自从林彪自我爆炸以后,叶剑英主持军委日常工作,虽然宣布“生病,但实际上仍控制着军权。但是怎样才能搬掉这块绊脚石呢?“四人帮”一时又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9月11日,政治局委员们在人民大会堂一面轮流为毛泽东守灵,一面忙着出席会议。

当华国锋提出由汪东兴负责保管毛泽东的文件材料时,江青马上表示反对。华国锋仍坚持己见,一直闭目养神的叶剑英微微睁开双眼,慢吞吞地说:“我同意国锋同志的意见,主席的文件还是交给中办负责,由东兴同志管起来吧。”

文件大战告一段落。

9月11日的会议上,张春桥侧目盯着华国锋,瘦削的脸上陡然浮上几分严肃:“国锋同志,有件事我要向你汇报一下。”

华国锋不解地问:“甚事?”

张春桥抖抖烟灰,说:“关于主席的遗体的安置问题。”

华国锋安然一笑:“这件事不是中央已经有了决定,主席的遗体作永久性保存!以供后人瞻仰。”

张春桥点点头:“是呵!是呵!但我听医生同志讲,由于没有及时采取防腐措施,遗体已经变质,不能再作永久性保存了。”

华国锋震惊地瞪大双眼:“甚?你说甚?”

张春桥加重语气,提高声量:“我说据医疗小组的同志讲,凡未采取防腐措施而超过三天的遗体,便不能作永久性保存。”

整个会场震惊了。

江青抢先跳起来了,声音嘶哑地哭喊道:“华国锋,这事你要说清楚,你为什么要毁掉主席的遗体?你安的什么心?你这样做对得起主席吗?”

北京市委书记吴德两眼含着泪花哽咽道:“要是主席的遗体真出点差错,我们怎么向全国人民交待呵!”

华国锋宽大的额头渗出一层细碎的汗珠,神情慌乱地搓着双手,讷讷道:“这个,我实在不懂,也实在是没想到。”

江青抹了抹眼泪,用手指点着华国锋:“现在,我可把主席的遗体交给你了,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要负责。”

华国锋又急又怕,瞪着眼争辩道:“你为甚让我一个人负责?”

江青拖长声调:“你是中央第一副主席呀!你现在主持中央工作呀!”

华国锋额上青筋暴露,但尽量将话说得平和:“如果你们有意见,我可以辞去职务,但我决不能承担这个责任。”

叶剑英用力一拍沙发扶手,大声道:“不,你要承担这个责任。

江青同志说得很好嘛,你是第一副主席,你现在主持中央工作,主席的遗体你能不管吗?你能不负责吗?”

华国锋眼含眼花,哀叹道:“叶帅,主席的遗体已经放了三天,我就是舍出性命也保不住了。”

叶剑英笑微微地宽慰道:“当年胡志明同志逝世时,他的遗体就是停放了三天之后才决定作永久性保存的,直到今天仍保存得很好。”

华国锋一颗忐忑的心终于安定下来。

2.王洪文私设办公厅

华国锋根据叶剑英的建议,向越南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发去求援的电报,可越方仍未回电答复。他回到家已是12日凌晨3时了,但仍没一丝睡意。

这时,湖南省委书记张平化从长沙打来电话,反映了一重要情况。

华国锋听罢张平化的电话,心中更增加了几分焦虑,几分不安。王洪文私设中央办公厅的目的很清楚,就是盗用中央办公厅的名义向各省市发通知,架空自己,由他们发号施令,指挥全国,以便取而代之,这是“四人帮”向自己夺权的一个危险信号,他感到事态很严重。

华国锋当即问叶剑英,叶剑英也不知道此事。他们决定,以中共中央名义通知各地,澄清是非,并发出通知:发生重大问题,应向华国锋请示。

在北京西郊的长安大街南侧有一座设备豪华,专属军方的高级寓所,这时专程从上海来京瞻仰毛泽东遗容的马天水、徐景贤、王秀珍等便住在这里。

9月11日夜10点多,张春桥驱车来到京西宾馆,询问了一些上海的情况,特别是对上海民兵队伍的建设,他表现得尤为关切,了解得尤为仔细。一面听,一面不时往小本上记录,当王秀珍讲到民兵的武器装备时,他抬手打断对方的谈话,冷冷地问:“听说上海还有大批武器放在库房里?为什么不发下去?难道真要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吗?”

马天水解释道:“6月以来,我们陆续增发了两万多支步枪和近十万发子弹,目前库存还有十万多条枪枝、近千万发子弹,准备在急需的时候装备民兵。”

张春桥断然道:“现在就是最急需的时候。不要等修正主义上台,把你们象抓小鸡一样一个个抓起来,当然,那也没什么,无非是杀头,我是早就准备杀头了。”

马天水立即表态:“你说得很对,我们回去马上执行。”

马天水回到上海后,马上作了“立即将库存的七万条枪都发下去”的批示。

经过马天水批准,七万多件武器很快就突击发放到上海民兵手里。

十天后,上海市委派徐景贤突然急匆匆来京,他依旧住进了京西宾馆,还未来得及休息,就被接到了钓鱼台16号楼。张春桥已在客厅等候。

徐景贤向张春桥当面汇报了几个问题,其中就有丁盛到上海找马、徐、王密谈的情况。

徐景贤对张春桥说:“丁盛讲六十军靠不住,这个军的领导人全是许世友的人,他指挥不动,现在这个军正好在南京、苏州一线,对上海威胁较大,丁盛叫我们要有所准备。”

徐景贤还向张春桥汇报说:马天水已经向上海民兵增发了枪支。

9月28日,张春桥给上海的指令中说,有人要搞上海的话,有大考验,要打仗,打仗就要有实力,我们的实力就是上海民兵,在这里,张春桥向他们发出要打仗的动员令。

面对“四人帮”的篡党夺权活动,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更加觉醒了。人们把希望的目光一齐投向北京,投向党中央,希望能有人站出来,振臂一呼,带动千军万马,涤荡妖雾,重整乾坤。

党中央第一副主席、国务院总理华国锋是否能担此重任呢?

“四人帮”处处给华国锋施加压力,向他发难,攻击他,在“四人帮”抢班夺权、咄咄逼人的新形势下,这位新领袖的意向如何?

中央副主席、军委副主席、国防部长叶剑英作了这样的估计,在他面前摆着三条路:一是慑于“四人帮”的压力,委屈求全,维持下去;二是与“四人帮”又斗争、又联合,最终来个“权力再分配”,让出一部分权力;三是坚持同“四人帮”斗争,彻底打垮他们,在这几条道路面前,叶剑英希望华国锋同自己一样,能够选择最后一条路,并且根据斗争形势的发展,能够坚定地走下去。

扶助华国锋,支持华国锋,打垮“四人帮”,这是叶剑英经过深思熟虑得出来的唯一结论。

就在叶剑英思考怎样收拾这伙败类的时候,其他的人如陈云、聂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二、历史在1976年大转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国新脑筋(何虎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