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脑筋(何虎生)》

三、“两个凡是”和新的个人崇拜

作者:政治类

华国锋紧抓“慢慢来,不要着急!”“照过去方针办!”

“你办事,我放心!”三条主席临终遗嘱;华国锋搞“两个凡是”;邓小平要求复出;华国锋不忘批邓。

1.党政军大权集于一身的华国锋

对毛泽东绝对的忠诚和忠诚的绝对,是华国锋崛起的关键所在。

华国锋诚实纯朴,工作踏实,深得毛泽东好感,毛泽东多次赞许:华国锋是个老实人。1952年华国锋任湘潭县委书记,短短十几年时间,华国锋跃居公安部长、中央政治局委员。1976年毛泽东的一句“你办事,我放心”,明确了华国锋的接班人地位。毛泽东逝世后出任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同时兼任国务院总理。

粉碎“四人帮”,华国锋留下千秋功业。

华国锋生于1921年,是中国共产党的同龄人。上中学时,开始接触进步书刊,思想倾向革命。1938年,当他的家乡山西交城县遭到日军侵略时,17岁的华国锋走上抗日道路。1940年,华国锋任交城县工农青妇武各界联合会主任,并于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6年,华国锋担任中共交城县委书记,不久又担任了中共阳曲县委书记兼县武装大队政委。“华政委”之称,便始于此时。

那首“交城的山,交城的水,交城有个华政委”的歌便源于此。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党中央命令山西抽调一部分地方干部随军南下。华国锋第一个报名,先到湘阴县任县委书记兼武装大队政委,1952年调往湘潭县任县委书记,几个月后,被提升为中共湘潭地委副书记兼行署专员。1954年,担任中共湘潭地委书记。从此,毛泽东家乡的父母官与毛泽东结下了不解之缘。华国锋的名字,同毛泽东家乡的名字并驾齐驱,随着伟大领袖的威望的提高而日益显露。

1955年7月,毛泽东作了《关于合作化问题》的报告之后,34岁的华国锋写了《克服“左”倾思想,积极迎接农业合作化运动的到来》、《充分研究农村各阶层的动态》、《在合作化运动中必须坚决依靠贫农》等三篇文章。华国锋的名字第一次引起毛泽东的注意。

毛泽东路过湖南时,接见了华国锋。于是,湘潭成了湖南省的标兵。外电则称华国锋为中国的“农业专家”。

1955年10月,在中共七届六中全会扩大会议上,毛泽东主席特邀华国锋作为列席代表。在会上,华国锋介绍了湘潭地区合作化运动的经验。这次进京,华国锋给毛泽东留下很好的印象。毛泽东满怀喜悦地戏称,“你是我的父母官哪!”“你是个老实人!”

1959年夏,毛泽东离开北京,途经长沙,华国锋安排并陪伴了毛泽东的家乡之行。此行,毛泽东心情激动,思绪万千,写下著名的怀乡诗:“别梦依稀咒逝川,故园三十二年前。……,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不久,毛泽东亲自提名华国锋担任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处书记。此后,毛泽东一到湖南,华国锋总是热情接待,虚心请教,毛泽东总赞叹华国锋是老实人。1963年10月,华国锋带领湖南干部到广东参观学习,写了《关于参观广东农业生产情况的报告》,毛泽东读后很有感触,写了很长一段批示,号召全党克服骄傲自满,固步自封,夜郎自大的错误思想。从此确立了华国锋在湖南的稳固地位。

“文化大革命”中,华国锋负责从长沙到韶山毛泽东家乡之间修一条铁路,把大批红卫兵送致韶山。他得到红卫兵的信任,几乎没有受到冲击,很快当上了湖南省革委会副主任,后出任中共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广州军区政委、湖南省军区第一政委。中共九大上,他当选为中央委员。

197o年12月,毛泽东和斯诺谈话时,提及华国锋:“湖南省的人物也出来几个了。第一个是湖南省现在的第一书记华国锋,是老实人。”这一次谈话,使得华国锋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美国报刊上,华国锋因此名扬海外。

华国锋语言不多,思想深沉,憨厚老实,善于领会毛泽东的意图,经常到北京向毛泽东请示汇报。他纯朴热情、踏实细致的工作作风和憨厚自谦的形象,给毛泽东留下值得信赖的印象。因此,1971年林彪叛逃身亡之后,毛泽东从上海调来王洪文的同时,从长沙调来了华国锋。党的十大后,王洪文成为党中央副主席,华国锋成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华国锋还接替谢富治担任公安部长,从此在北京取得举足轻重的地位。

1976年1月8日,周恩来逝世后,由谁来继任,成了举世瞩目的焦点。毛泽东权衡再三,一年前,他把人才难得的邓小平从江西接回来并亲自扶上马,但现在由于对文革的分歧,又不满邓小平,也不满意被他多次批评有野心的“四人帮”,最后出人意料地选中了华国锋。在1976年1月21日,毛远新向毛泽东汇报时说,华国锋、纪登奎等提出,国务院请主席确定一个主要负责同志牵头,他们做具体工作。毛泽东说:“就清华国锋带个头,他自认为是政治水平不高的人。小平专管外事。”此后,华国锋开始主持国务院的工作。华国锋是毛泽东一手提拔起来的,他忠厚老实,以毛泽东的话为准则,深得毛泽东的信赖。1976年1月21日、1月28日经毛泽东两次提议,并经中央政治局通过,确定华国锋为国务院代总理和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并于2月13日发出中共中央1976年1号文件。据后来毛远新讲,毛泽东曾问他:张春桥怎样?毛远新答:阴阳怪气。又问:华国锋怎么样?答:忠厚老实,毛泽东说:“重厚少文。”毛泽东是以华国锋比汉高祖刘邦时周勃。“周勃重厚少文,然安刘氏天下者,必勃也”。

2.“两个凡是”的误区

“两个凡是”不是华国锋的创造,早在1972年中共中央解决一个省的领导人问题时,汪东兴就说过:“凡是经过毛主席批示的文件,凡是毛主席的指示,都不能动。”

1976年10月26日这天,中共中央召开了宣传工作会议。华国锋在这个会议上的讲话要点是:第一,要集中批“四人帮”,连带批邓;第二,批判“四人帮”的路线是极右路线;第三,凡是毛主席讲过的,点过头的,都要坚持,决不能批;第四,不能为“天安门事件”翻案。

当时,汪东兴负责全国宣传工作。一天,华国锋听完汪东兴的汇报后叮嘱他说:“我们一定要把住一个防线,那就是‘两个凡是’。

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必须拥护,不能违反。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这就是我们通常知道的“两个凡是”。

11月18日,汪东兴主持召开了全国宣传工作座谈会。

在会上,他态度坚决地反对为“天安门事件”平反,并且很不客气地批评邓小平:“不听毛主席的,还是搞他过去那一套。”

讲话中,他还主张继续办“四人帮”搞的样板学校——朝阳农学院,要求继续放映炮制的样板戏。他的理由是:这都是毛主席讲过的,“是毛主席的指示。”11月3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吴德在全国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上讲道:“凡是毛主席指示的,毛主席肯定的,我们要努力去做,努力做好。”他毫不隐讳地认为:“天安门事件”中反“四人帮”是错的,那时,他们还是中央领导,那样做是分裂中央。他和华国锋是一个调:“要把‘四人帮’和批邓结合起来。”

“两个凡是”的基本构架已经形成。1977年1月8日前后,在纪念周恩来逝世一周年的活动中,人民群众很自然地提出了为天安门事件平反和让邓小平出来工作的要求。这些要求通过大字报、大标语的形式在首都和其他一些地区反映出来。人民群众还将1976年天安门事件中的诗词搜集起来,编成诗选,广为散发。

华国锋、汪东兴对此是不满意的。汪东兴指责《人民日报》准备纪念周恩来的文章太多,说只要登三五篇就行了。还规定,不准用个人名义写回忆文章;不准提周恩来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不准周恩来的纪念、展览对外开放;不准《人民日报》发社论;对周恩来的评价不能超过悼词,因为那是经过毛主席批准的。汪东兴还责怪印天安门诗选是为“天安门事件”翻案,并警告出版印刷者说:定“天安门事件为反革命事件”是谁说的呀?这是毛主席他老人家说的嘛!你们要翻案,翻谁呀!翻毛主席嘛!要追查诗选是谁出版谁印刷的。

闻此指示,《人民日报》有人气愤了:“‘四人帮’不让悼念周恩来,‘四人帮’打倒了,怎么还不让悼念周恩来;不管他!发,发个够!8日这天,人民群众也来到天安门广场给人民英雄纪念碑敬献花圈,缅怀周恩来。

汪东兴对此很恼火,他打电话质问《人民日报》社编辑部:“怎么?你们想推翻中央的悼词,给周总理另外写一个悼词吗?”

《人民日报》社的人一听心里窝火,顶了他一句:“这是人民的意愿,你总不能不让人民说话吧!”

1977年1月中旬,华国锋要写作班子把“两个凡是”的思想写进一个讲话提纲里。几天后,讲话草稿中已经出现:“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必须维护,不能违反;凡是损害毛主席的言行,都必须坚决制止,不能容忍。”华国锋还通过中央宣传口的一位负责人,分别于8日和25日,指示《人民日报》写篇社论。

1977年2月7日,《人民日报》发表题为《学好文件抓住纲》的社论,号召学好刚刚发表的毛泽东《论十大关系》和华国锋在第二次全国农业学大寨会议上的讲话这两个重要文件,牢牢抓住深入揭批“四人帮”这个纲。社论有针对性地提出: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

就在同一天,《红旗》杂志、《解放军报》以同样的规格即以通栏大标题,全文排4号宋体字,加框刊出的规格发表了《学好文件抓住纲》的社论。

这一社论的起草者是中央理论学习组。2月4日,汪东兴曾对文件清样批示:“这篇文章,经过李鑫同志和理论学习组同志多次修改,我看可以用。”

由于文章来头太大,“两报一刊”的负责人不仅毫不知情,而且也不敢“拒载”。连当时中央宣传口的另一位负责人耿飚也被蒙在鼓里,他在讨论这篇文章时坦然陈言:“登这篇文章,等于‘四人帮’没有粉碎,如果按照这篇文章的‘两上凡是’去办,什么事情也办不成了。”

但该文毕竟是以“两报一刊”社论的形式面世了,它等于是向全国人民宣告,这是以英明领袖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意志。其实也就是华国锋的政治宣言书。

在“两个凡是”方针下,中共中央工作会议于1977年3月10日召开。华国锋在3月14日发表的长篇讲话中,再次要求全党一定要注意:“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都必须维护;凡是损害毛主席形象的言行,都必须制止。”

值得一提的是,推行“两个凡是”是同宣扬新的个人崇拜捆绑在一起的。

3.邓小平给党中央写信请求工作

1976年天安门事件后的4月7日,邓小平被撤销了一切职务后,在位于东交民巷宽街的一所古老宅院里,被监管了两个多月。

8月份因病住进北京301医院6楼,接受手术治疗。

手术很成功,我们党和国家的手术也很成功——“四人帮”这个毒瘤被根除了。

10月7日,叶剑英打电话告诉邓小平“四人帮”被粉碎的消息,邓小平惊喜万状,感叹道:“看来,我可以安度晚年了。”

应该说,这为邓小平第三次复出创造了历史性机遇和可能。

对此,邓小平心如明镜。

其实,叶剑英等人同样非常关注邓小平的复出,而且随着时局的发展,这种愿望更加迫切,因为这事关党、国家的前途和命运。

也就是在10月7日,刚粉碎“四人帮”的第二天,叶剑英就向华国锋提议,赶快让邓小平出来工作。却遭到华国锋的拒绝。10月9日,在一次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叶剑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三、“两个凡是”和新的个人崇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国新脑筋(何虎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