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脑筋(何虎生)》

一、大交班

作者:政治类

中央变动领导层;邓小平作政治交待,江泽民在人民大会堂门口问邓小平表示:我一定要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1.江泽民是合格的总书记

1989年,中国发生了政治风波,风波发生后,邓小平于5月31日同李鹏、姚依林谈话,提出要改换中央领导层。

邓小平说,第二代是我们这一代,现在换第三代。要真正建立一个新的第三代领导。新的中央领导机构要使人民感到面貌一新,感到是一个实行改革的有希望的领导班子。这是最重要的一条。邓小平提出,希望大家能够很好地以江泽民为核心,很好地团结。只要这个领导集体是团结的,坚持改革开放的,即使是平平稳稳地发展几十年,中国也会发生根本的变化。关键在领导核心。

邓小平请李鹏、姚依林把他的话带给将要在新的领导机构里面工作的每一个人,说:“这就算是我的政治交代。”

1989年6月16日,邓小平同几位中央负责人谈话,提出现在要建立起第三代的领导集体。邓小平认为,任何一个领导集体都要有一个核心,进入第三代的领导集体也必须有一个核心。对于这一点,邓小平要求当时所有在座的中央负责人都要以高度的自觉性来理解和处理,“要有意识地维护一个核心,也就是现在大家同意的江泽民同志。”邓小平说,开宗明义,就是新的常委会从开始工作的第一天起,就要注意树立和维护这个集体和这个集体中的核心。邓小平认为,这是最关键的问题。国家的命运、党的命运、人民的命运需要有这样一个领导集体。

1989年6月23日至24日,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在北京召开。出席这次全会的中央委员170人,候补中央委员106人。列席会议的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184人,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68人,有关方面负责人29人。

全会之前,中央政治局于6月19日至21日举行了扩大会议,为四中全会的召开作了必要的准备。

全会对中央领导机构的部分成员进行了必要的调整:选举江泽民为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增选江泽民、宋平、李瑞环为中央政治局常委;决定增补李瑞环、丁关根为中央书记处书记。

江泽民,1926年8月17日生于江苏省扬州市。1943年起参加中共地下党组织领导的学生运动。1946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7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电机系。上海解放后,历任上海益民食品一厂副工程师、工务科科长兼动力车间主任、厂党支部书记、第一副厂长,上海制皂厂第一副厂长,第一机械工业部上海第二设计分局电器专业科科长。1955年赴苏联莫斯科斯大林汽车厂实习。1956年回国后,任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动力处副处长、副总动力师、动力分厂厂长。1962年后,历任第一机械工业部上海电器科学研究所副所长,武汉热工机械研究所所长、代理党委书记,第一机械工业部外事局副局长、局长。1980年后,任国家进出口管理委员会、国家外国投资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党组成员。1982年后,任电子工业部第一副部长、党组副书记、部长、党组书记。1985年后,任上海市市长,中共上海市委副书记、书记。

1982年9月在中共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央委员。

1987年11月在中共十三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

1989年6月在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常务会委员、中央委员会总书记。

在党的十三届四中全会上,江泽民在其讲话中,首先谈了对自己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感受和打算。他说:这次中央全会推选我担任政治局常委、总书记。我没有这个思想准备,又缺乏中央全面工作的经验,深感担子很重,力不从心。

现在全会已经作出决定,我感谢同志们的信任,决心同大家一道,刻苦学习,加强调查研究,尽心尽力做好工作,不辜负老一辈革命家和同志们的期望。

我们党已经制定和形成了一条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路线和一系列基本政策。概括地说,就是小平同志多次指出、最近再次强调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的基本路线。这是我们有信心做好工作的根本的、坚实的基础这次中央领导核心作了一些人事调整,但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和基本政策没有变,必须继续执行。在这个最基本的问题上,我要十分明确地讲两句话:一句是坚定不移,毫不动摇;一句是全面执行,一以贯之。

1989年11月6日至9日,中共十三届五中全会在北京召开。

全会根据邓小平的建议并在充分酝酿的基础上,决定江泽民为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

江泽民在十三届五中全会结束时作了重要讲话,其中又谈了对自己担任中共中央军委主席的感受。他说:这次全会选举我担任中央军委主席,我感谢同志们的信任。

我在四中全会说过,选举我当中央总书记,没有思想准备。这次选举我当中央军委主席,也没有思想准备。我没有做过军事工作,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深感责任重大,力不从心。党把这副重担交给我,我一定努力学习军事,尽快熟悉军队情况,认真地、积极地履行职责。十多年来,在小平同志领导下,我们军队的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已经奠定了良好基础我们的军队是党领导的人民军队,是共和国的钢铁长城。党的建军原则和军队的光荣传统,要一代一代坚持和发扬下去。我相信,在党中央领导下,依靠军委的集体智慧,依靠全军同志的共同努力,依靠全党全国人民的支持,一定能够把军队建设和军事工作不断推向前进。

十三届五中全会号召:“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紧密团结在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

1989年11月13日,邓小平在会见外宾时,称赞江泽民总书记“是一个很有本领的人”。邓小平说:作为知识分子,他比我知识多,当然经验比我差一些,但经验是可以锻炼出来的。他今年只有63岁。有这个领导班子我很放心。

1990年3月至4月召开的七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通过了接受邓小平辞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职务的请求的决定,选举江泽民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

1993年3月召开的八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选举江泽民担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对于这一选举结果,江泽民表示:国家主席责任重大。我将忠诚地履行宪法赋予的职责,恪尽职守,勤勉工作,不辜负各位代表和全国人民的重托。

至此,江泽民不但是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中央军委主席,而且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

2.邓小平彻底退休

从党和国家的前途着眼,邓小平早就坚决主张废除领导职务终身制。他本人多次表达了退休的愿望。

1979年11月2日,邓小平在中央党、政、军机关副部长以上干部会上提出,要建立有利于提拔年轻干部的制度,只靠顾问制度不能解决问题,重要的是要建立退体制度。邓小平说,我自己就有这个想法,如果党允许我今天退休,我马上就退休。这是真话,不是假话。从整个事业看,我现在还不可能退休,我想大家也不会赞成。但是,就我个人的心情来说,确实感到这个问题太重要了。我们要向前看,我们这个事业是千秋万代的事业啊!

1980年8月18日,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讲话中,邓小平郑重提出要废除领导干部职务终身制。他在这一年召开的五届人大三次会议上,辞去了国务院副总理职务。

1981年7月4日,邓小平在省、市、自治区书记座谈会上说,解决干部年轻化这样一个大问题,我们老干部要开明,要带头。

不开明可不行呀!我和陈云同志交过心的,老实说,就我们自己来说,现在叫我们退,我们实在是心里非常愉快的。当然,现在还不行。

1984年10月22日,在中顾委第三次全体会议上,针对国际上“邓某人不在了政策要变”的担心,邓小平说,这是个很大的问题,我是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所以,我的工作方法是尽量少做工作。两年前我就说过,我希望带头退休。邓小平表示,我希望逐步过渡到完全不做工作但身体还是好的,那样我就完成任务了。

1986年9月2日,邓小平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六十分钟”节目记者迈克·华莱士的电视采访。

华莱士问邓小平:

您是中国的第一号领导人物,您准备在主要领导人和主要顾问的位子上再留多长时间?

邓小平回答说:

我提倡废除终身制,而且提倡建立退休制度。你也知道,我同意大利记者法拉奇谈话时说,我干到一九八五年就行了,现在超过一年了。我正在考虑什么时候退休。就我个人来说,我是希望早退休。但这个问题比较困难,在党内和人民当中很难说服。我相信,在我有生之年退休,对现行政策能继续下去比较有利,也符合我个人向来的信念。但这件事还要做更多的说服工作。最终我是一个共产党员,要服从党的决定。我是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要服从人民的意愿。我还是希望能够说服人民。

华莱士进一步追问邓小平:

您当时告诉法拉奇准备一九八五年退休,您准备对华莱士作什么表示呢?

邓小平坦率地告诉他:

我正在说服人们,我明年在党的十三大时就退下来。但到今天为止,遇到的是一片反对声。

在开始准备十三大人事安排工作时,1986年10月,邓小平与李先念、陈云共同约定在十三大时一齐退下来,不只是退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而且要一退到底,退出中央政治局、中央委员会,统统退。然而,在十三大召开前夕的十二届七中全会上,许多代表要求邓小平不要退。

针对“小平不能退”的呼声,邓小平多次答复和解释,表示他不退不行。邓小平说,老的不退,新的就上不来,椅子就这么几把。

新的上不来,我们党就会老化,都成了七老八十的人,在这种状况下是危险的。到那时候,我们一退下来,年轻人一下子上不来,经验不够,锻炼不够,对执行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有很大的不利。他还说,我们退下来,不仅有利于保持三中全会以来正确路线的连续性、稳定性,而且还有利于我们真正地实行退体制度。

在这种情况下,中央人事安排小组经过议论和研究,提出了让邓小平“半退”的办法,即先退一点,过一段时间再全退。这样,到1987年11月召开党的十三大时,邓小平就不再担任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顾问委员会主任的职务,也不再担任中央委员会和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只留任党和国家的中央军委主席一职。邓小平后来谈到,十三大搞了个半退,但我一直认为那时全退最好。

在十三大上,李先念、陈云也实行了“半退”,两人都退出中央委员会,陈云由中纪委第一书记改任中央顾问委员会主任,李先念在十三大之后不久由国家主席改任政协主席(国家主席由杨尚昆接替)。彭真、邓颖超、徐向前、聂荣臻“四老”不约而同地提出“全退”,不再担任任何职务。彭真辞去人大常委会委员长职务(由万里接替),邓颖超辞去政协主席职务,徐向前、聂荣臻辞去中央军委副主席职务。

中国共产党的十三大后,邓小平坚持不再过问日常工作,并一直期待着尽早完成新老交替,实现从领导岗位完全退下来的愿望。

邓小平认为自己已经做成的事不少,但“还没有能够实现的,就是废除领导职务终身制”。1989年北京政治风波发生后,邓小平考虑马上退还不行,但表示新的中央领导班子一经建立了威信,他就“坚决退出”。

1989年6月党的十三届四中全会后,以江泽民为核心的新的中央领导集体卓有成效地开展工作,国内政局逐渐平稳。在这种形势下,邓小平经过慎重考虑,想趁自己身体还健康的时候辞去现任职务,实现夙愿。他认为这对党、国家和军队的事业是有益的。

为此,邓小平于1989年9月4日致信中共中央政治局,请求中央批准他辞去担任的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职务,并表示他也将向全国人大提出辞去国家军委主席的请求。信中说:作为一个为共产主义事业和国家的独立、统一、建设、改革事业奋斗了几十年的老党员和老公民,我的生命是属于党、属于国家的。退下来以后,我将继续忠于党和国家的事业。

在致信中央政治局的同一天,邓小平与中央政治局常委江泽民、李鹏、乔石、姚依林、宋平、李瑞环等人谈话,商量他退休的时间和方式。

邓小平觉得要想等一个多么适当的时候再退,是等不到的,每次都总有一点因素说退不得,而即将召开的十三届五中全会就是一个时机。因此,邓小平表示,退休是定了,退了很有益处。他说,如果不退休,在工作岗位上去世,世界上会引起什么反响很难讲。

如果我退休了,确实不做事,人又还在,就还能起一点作用。考虑到中国的安全,现在退比发生了事情退或者在职位上去世有利。

退的决心我已经下了好几年了。我曾多次提出,是真心的。

邓小平明确提出:我退休的时间是不是就确定在五中全会。

犹豫了这么几年了,已经耽误了。这个事情就这样定下来吧。

9月16日,邓小平在会见美籍华裔学者李政道时谈到了自己退休的问题。他说,我已经八十五岁了,多年来我提出退休,每次都遭到大家的反对。十三大的时候先搞半退,只当军委主席。我全退需要中央同意,我在做这方面的工作。邓小平以不久前香港传说他被刺、病危以至引起股票市场波动为例,向李政道说:这说明早退好些,希望在较短的时间里实现。

根据邓小平的请求和中央政治局的安排,1989年11月召开的党的十三届五中全会把邓小平退休的问题作为会议的两个主要议题之一。全会认真讨论了邓小平的辞职信。开始,中央政治局常委考虑,目前中国的建设和改革正处在关键时刻,又面临着复杂的国际形势,很需要邓小平继续为我们掌舵,恳切希望他迟一点退下来。但邓小平一再说明,现在退下来更有利。中央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认真研究,又经过十三届五中全会讨论,统一了认识,大家认为邓小平高瞻远瞩,应该尊重他的意愿,同意他的请求。

1989年11月9日,十三届五中全会对邓小平退休问题进行表决,这对一位参加革命六十余年的85岁的老人来说,是他人生重大转折的日子。邓小平的女儿毛毛记述了邓小平这一天的情况。

像往常一样,邓小平按时起床,准时而有规律地吃了早饭,坐下来看书、看报、看文件。上午九点多钟,邓小平办公室主任王瑞林来到邓小平家,向邓小平汇报了正在召开的十三届五中全会上关于邓小平退休的议程、日程的安排和讨论情况。他告诉邓小平,经过阅读有关文件和讨论,与会人员逐渐理解了邓小平请求退休的决心和意义,许多人在发言中讲了很多相当动感情的肺腑之言,今天下午全会将进行表决,晚上由新闻公布。邓小平听后十分高兴,说:“总之,这件事情可以完成了!”下午三时,党的十三届五中全会进行表决,正式通过了邓小平辞去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的请求。

这天下午,邓小平来到人民大会堂,向出席党的十三届五中全会的全体代表道别。在人民大会堂休息厅里,刚刚从五中全会会场内出来的中央领导,看到邓小平进来,纷纷走过来和邓小平握手。江泽民一步趋前,紧紧握住邓小平的手。这时,江泽民建议,几位领导一起,和邓小平照一张相。当江泽民、杨尚昆、李鹏、姚依林、乔石、宋平、李瑞环、王震、薄一波、万里、宋任穷、胡乔木等十二人簇拥着邓小平一字排好后,记者们一拥而上,拍下了这一历史性时刻。

随后,邓小平一行人走进人民大会堂大厅,顿时整个大厅响起热烈的掌声。邓小平走过中纪委委员的行列,走过中顾委委员的行列,走过全体中央委员的行列。邓小平站在麦克风前对代表们说:“一句话,感谢同志们的理解和支持,全会接受了我退休的请求。衷心地感谢全会,衷心地感谢同志们。”

在邓小平离开人民大会堂的时候,江泽民一直把他送到门口,紧紧握着他的手说:“我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党的十三届五中全会高度评价了邓小平的革命历史和卓著功勋,指出:邓小平同志是我国各族人民公认的享有崇高威望的杰出领导人,在党所领导的革命和建设的各个历史时期都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几十年来的革命实践表明,邓小平同志不愧是杰出的马克思主义者,坚定的共产主义者,卓越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我们党和国家久经考验的领导人。邓小平同志根据马克思列宁主义同中国实践相结合的原则提出的一系列观点和理论,是毛泽东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毛泽东思想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继承和发展,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宝贵精神财富。

1990年3月至4月,七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批准邓小平辞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职务。退休后的邓小平,并没有放弃对中国人民和中国人民建设事业的深深关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国新脑筋(何虎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