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锋(马立诚、凌志军)》

八、实施“软着陆”推动改革深化

作者:政治类

十四大之后,思想解放和加快发展的热情更加高涨。

随着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和对外开放不断取得进展,市场机制的作用进一步扩大,整个国民经济旺盛发展、全国到处是一片繁荣景象。

1992年,国内生产总值比上年增长13.2%。

1993年第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比上一年同期增长15.1%。

然而,由于增长主要不是依靠技术进步而是依靠高投入实现的,换句话说,还是粗放经营,所以在1992年下半年就已显示出失衡的苗头。到1993年,经济过热更突出了。

过热,对老百姓来说最敏感的是通货膨胀。

据《人民日报》报道,原商业部副部长张世尧对记者说:“我搞了多年商业,深知菜篮子关系千家万户切身利益。1993年全国零售物价上涨13%,大城市生活物价上涨22%,群众感到压力很大。”

1993年春节前后,部分大城市牛奶价格上涨30%。部分蔬菜价格上涨更多。

济南公共交通售票员尹平说:“大多数普通家庭都感到压力很大。”

的确如此。受到物价压力最大的是工薪阶层、效益不好的国企职工和贫困、次贫困地区的老百姓。

北京蓝岛大厦门口看自行车的老太太说:“什么部长了,就是工资不长。”

为什么物价涨得这么厉害?国家计委副秘书长自和金说了一番看法。他担任过计委国民经济综合司司长,是计委里著名的“经济通”。

他说:物价上涨和基本建设上得太猛、摊子铺得太大有关。

1992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7800亿元,比上年增长40%。

1993年为11829亿元,比上年增长50%。这是改革开放以来固定资产投资增k率最高的两年。

由于发展心情太过急切,新开工项目过多,资金缺口极大,需大量后续投资。。而且,1993年只完成当年计划工作量的50%,剩余工作量与前几年留下的合在一起,再干三年也干不完。

压力如此之大,各地各部门还在拼命活动要求批准大量新项目。某地相邻的几个沿海城市都要建深水大港,从北到甫十几个地方都提出要建大炼油厂……这样的项目,每个都要投资上百亿元,钱从哪里来呢?基建猛增的结果:

第一波就是拉动生产资料价格猛涨。1993年,钢材、水泥、木材的价格比上一年上涨50%以上。整个生产资料价格平均上涨38.2%,连带各种工业原材料、燃料、动力等的购进价格平均上涨35八%。

第二波就传递到工业成本上升。1993年工业产品出厂价平均上涨24%。

第三波转移到消费品。因为消费品生产都要使用原材料、燃料和动力,这是不言而喻的。结果,1993年,全国包含工业劳动的消费品价格平均上涨13%。当然,最终还要传递到老百姓的口袋里、要老百姓多掏钱。

投资结构和投资效益也问题多多。

大量投资跑到房地产上去了。重点又不是老百姓的住房,而是楼堂馆所、度假村、别墅等等。既占压了大量资金,又没有缓解群众住房难。投资效益也不高,销售率仅仅为50%。大量房屋空着。。

全国政协委员、前国家体改委副主任高尚全说:“政府投资行为过多,往往是项目完工之日就是停产之时,无人负责。”

的确如此,长官拍脑瓜乱决策,把老百姓的钱扔在没有市场前景的项目上,亏了白扔了,就说“交学费”.照样当官,甚至升官。钱就是这么多,乱投资不也导致物价上涨么。

高尚全说:“1993年国有资产建设交付使用率只有40%多,效益太低。根本的一条是改革投资体制。要建立风险责任约束机制,把投资和市场真正结合起来,规范投资行为。…还有,大批国有企业欠债不还,也还不了。银行压力极大。有些银行就把资金投放到期货市场、股票市场和房地产上头,投机赚钱,不仅造成金融秩序混乱,而已风险很大。

一些企业从银行借不到钱,各种金融机构和非法集资活动乘机大行其道,更加剧了金融秩序混乱。

再加上财政困难加剧,基础设施和基础工业“瓶颈”现象的制约进一步强化,进口远大于出口,国家外汇迅速下降等等。

一切都表明宏观经济环境绷得太紧了,经济快速发展是好事,但是失去平衡不加以调控,最后也会反过来破坏经济发展,甚至引发动荡。如果不及时采取措施,有可能会影响社会安定。

需要的是把解放思想与实事求是统一起来,既要加速发展,又要注意稳妥,避免大的损失。

为了尽可能保持经济发展势头,中央决心采取有力的宏观调控措施。

1993年6月2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联合发出《关于当前经济情况和加强宏观调控的意见》,以整顿金融秩序为重点,提出了严格控制货币发行、坚决纠正违章拆借资金、灵活利用利率杠杆增加储蓄、坚决制止各种乱集资、加强房地产市场宏观管理、抑制物价总水平过快上涨等16条措施,要求各地立即贯彻落实。

紧接着,自7月初开始召开全国金融会议、财政税务工作会议,贯彻落实16条措施。

宏观调控开始在全国实施。

与1988年的治理整顿相比,这次宏观调控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采取了一些行政措施,但又综合利用了调整利率、加强法制等手段,是行政、经济和法制的统一,比1988年的措施更为多样,更适合复杂的需求。这标志着我们的宏观调控正在走向成熟,走向现代化。

二、掌握了适当的力度。紧,不是紧到底,不搞一刀切。对于那些效益好的有市场的企业,在紧缩银根的同时,该给予资金支持的还要支持,不像1988年那样一下子“冻结”。

三、放也不是不分目标的撒手全放开,而是有选择的放。总之,宏观调控的用力点是有利于经济结构的调整。

因此,这次宏观调控被国内外称为“软着陆”对于我们这样大的一个国家,这样复杂的经济状况来说,经济“软着陆”当然要比“硬着陆”好。虽然字面上都是“着陆”,但“硬”坠下来显然容易伤筋动骨。

实施宏观调控之后,过度投资得到控制,金融秩序好转,物价涨幅降了下来,出口和外汇储备大量增加,经济增长仍然保持高速度。事实证明,“软着陆”获得了成功。

在改进宏观调控的同时.中央采取了一系列有力的措施,推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向前发展,加快改革开放的步伐。

1993年11月,中共十四届三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人们又把它称为”五十条”。

又是一个三中全会。是历史巧合还是有内在规律?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重大的改革决定多数都与“三中全会”有关。

十一届三中全会就不用多说了。十二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就是一个在理论。上和实践上有重大突破的好文件。

十四大之后,人们希望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框架和内容有一个明确的表述。“五十条”就满足了人们的这一要求。

因此,可以这样说,十四届三中全会的了五十条”,是把十四大提出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目标具体化、系统化了,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总体规划和行动纲领,是画出了一张通在这个目标的路线图。

据文件组织者和起草人之一的国家计委副主任曾培炎说,为了写好这个文件,组织了有中央、国务院和地方同志参加的16个专题调研组,共350多人深入各地调查研究,为文件提供内容。

在起草过程中,中央常委和政治局多次听取汇报,提出修改意见和要求,并多次召开党内外各方面人士座谈会,对文件进行修改、补充和完善。

“五十条”分为十部分,分别讲述了八个方面的改革目标与主要内容。重点是第二至第五部分,论述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基本框架的五个环节。

一、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基础和中心环节。

二、统一的市场体系,既是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前提条件,又是现代企业运行的必然结果。在培育和发展市场体系的过程中,重点是金融市场、劳动力市场、技术市场和房地产市场的发展与规范。

三、宏观调控体系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调节器。要改革财税、金融、投资和计划体制,转变政府职能,进行机构改革。

四、合理的收入分配制度是市场经济运行的动力机制,是调动劳动者积极性、提高劳动生产率和经济效益的重要手段。要坚持按劳分配为主,多种分配方式并存;体现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原则;坚持一部分地区和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政策,提倡共同富裕。

五、社会保障制度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安全阀和稳定器。新的社会保障制度,既要有基本保障,又要适合中国国情。

从1993年到1994年,改革大步突破。

多少年来,城里人视若生命的粮票和粮本突然变成了“历史文物”。

粮票和粮本在1993年全部取消。不少人捏着这“红折子”感慨万端,不敢相信耳朵。迁移户口的时候,仍然习惯地拿上粮本,递进小窗口。民警笑着:“这个本不要了!粮食随便买啦!可是家里的老人还是把粮本藏得严严实实的不敢大意。

粮价也放开了,这是经济自由的重大成果。1993年建立了粮食保护价和储备制度。“

后来成为热点难点焦点的股份制,其实在此时就已经加快了试点。

到1993年底,全国股份制试点企业近4000家,股票市价总额4000亿元。在股份制试点企业中,企业职工内部持股的股份制企业约占47%,法人持股的股份制企业约占46%,公开发行股票的股份制企业占7%。股份制的法律规范也在建立。这个试验,为后来大规模展开的企业股份制改造探索了出路。

也许有些老百姓觉得分税制和自己的距离远了点。但分税制出台实在是国家一件大事,是财政制度现代化的一个基础,因此从长远来看和每个人的利益都是有关系的。

改革开放之初,为了调动地方积极性实行的“包死基数,几年不变”的地方财政包干制,是一种过渡性的不规范的临时性措施,越是长期用下去,弊端越大。把地方包干制改为中央和地方分税制,是1994年财政体制的重大改革。

将包干制改为分税制之后,建立了中央税、地方税和共享税,这就为合理规范中央、地方和企业的分配创造了制度性基础,有利于增强宏观调控能力。

另外.从1994年1月1日起,消除了外汇双重汇率。人民币牌价与外汇调剂市场价并轨,建立起单一的浮动汇率制度,有利于扩大对外开放。

买股份、买企业的人应当了解:从1994年起,统一所得税,改变了过去的按不同所有制企业实行不同税种和税率的繁琐不合理的情况。内资企业所得税一律实行33%的比例税卒。这为不同性质的企业平等竞争创造了一定条件。

对外开放也在大步迈进。

中央决定进一步开发开放上海浦东,批准外商成片开发海南洋浦经济开发区,在全国批准建立了一大批经济技术开发区和保税区,开放沿边、沿江和省会城市。

到1994年上半年,全国直接对外开放的城市扩大到了339个,县(市)919个,建成了5个经济特区,32个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52个高新技术开发区。

来中国投资的国家和地区已达117个。

我国沿海、沿江、沿边和内陆地区全方位、多层次、有重点、梯度推进的对外开放格局已经形成。

这就是第二次思想解放取得的成就。在第二次思想解放的浪潮推涌下,改革开放势头之猛,是以前没有过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交锋(马立诚、凌志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