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锋(马立诚、凌志军)》

十四、伟人身后“狼烟”四起

作者:政治类

1997年2月19日,邓小平去世的那个傍晚,京城晴空万里。

日月东西相向。天地俱澄澈。

5天后,也即2月24日,邓小平遗体火化,烈焰青烟,暮雹沉沉,寒风瑟瑟。

在邓小平逝去的日子里,所有的报纸都变得多愁善感:日月、天地、风雨、山河……世间万物似乎全都懂得人世的悲哀。

这种时候走在京城街头巷尾,便会禁不住想起毛泽东逝世的那些日子。较之20年前的那个时刻,这一次,人们在伟人失去之后的反应,其实并不是悲天动地,而是平静。

平心而论,在20世纪中国的历史上,邓小平的影响和贡献是不逊于毛泽东的。这一点,当他还活着的时候我们便已经知道,但是,只是在他去世的时候,我们才会发现,他对于我们民族的贡献。

不仅仅在于他留给我们的思想和业绩,而且还在于,他让老百姓们平静地接受他的离去。

失去伟人的中国邓小平是希望在他身后的中国能够平静如常的。

事实上。他早就在为这一天的到来做准备了。

1989年11月13日,他会见一个日本经济访华团的时候,宣布他要“百分之百地退下来”。他是在那一年的11月9日正式“退下来“的。邓小平所说“百分之百”,乃是“正式向政治生涯告别”。

所以,《人民日报》次日刊登这个消息的时候说:“邓小平会见最后一批外宾。”

邓小平公开宣布“告别政治”,似乎是要下决心不再过问台前的事。他对美国的前任国务卿亨利·基辛格说,“我已经退下来了,中国需要建立一个废除领导职务终身制的制度,中国现在很稳定,我也放心。然而邓小平的放心是有条件的。他说,中国近十年来所执行的方针政策以及发展战略不会变;中国要发展。

这些都是他在那时候说的话。如若没有从那时到现在的7年的过渡,如若没有这十几年的改革开放,如若没有1978年的第一次思想解放和1992年的第二次思想解放,想来我们不能够这样平静地接受他的离去。·1992年开始的时候,邓小平又讲了一次话,其对中国政治的影响.直到今天还在发挥着巨大的作用。看来,尽管他已宣布“向政治生涯告别”.但中国的政治却不会那么轻易地告别他。他的讲话令全国上下的空气为之一变,老百姓兴奋了好几年。

现在,邓小平已经不在人世。1992年春他的南巡的场面还在电视的画面上不断涌现,引起人们无尽的回忆。

中国能够习惯没有伟入的日子么?在1997年的这个早春,表面的万众一心背后,众说纷坛。仅就2月的话题来看,有北京西客站的建筑质量问题;有海南建设中的工业污染;有“左”的问题是否已从根本上解决;有改革何以没有更快地推进;有文化事业能否为了不“出事”便宁可牺牲繁荣……

在党中央为邓小平逝世发布的公告以及江泽民所作的悼词当中,有一段话引人注目:“80年代未、90年代初国内国际发生政治风波,党和政府在邓小平同志和其他老同志坚决有力的支持下,依靠人民,旗帜鲜明地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决维护国家的独立、尊严、安全和稳定,同时毫不犹豫地坚持经济建设这个中心.坚持改革开放。”这种表述旗帜鲜明地重申了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基本思想:在任何情况下都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不动摇。

新时代在它的起点上仍有些模糊不清。不过。我们至少可以看到,当新时代开始的时候,世人出现了两种心态:一个是担心中国的日愈强大会打破现有的世界秩序,危及世界的稳定,至少会令已经承受极大压力的世界资源增加新的压力。一个是担心中国内部的种种矛盾会发展到不能控制的程度,以至危及中国的发展甚至出现大范围的混乱。前一种担心主要出在国外,出在一些以为了解中国但并不真正了解中国的人中间。后一种担心主要出在国内,出在一些真正了解中国一些情况的人中间。

平心而论,出现这些情绪是不奇怪的。这个春天人们谈论的事情还有,国内意识形态方面的不同意见、对于过去的总结和认识、国有企业改革的苦无出路、城市正在出现的新贫困、农民利益的被侵犯、腐败问题、人口过剩问题、资源紧缺问题、环境污染问题、香港回归问题、台湾问题、中美关系“乍暖还寒“问题、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问题、十五大上谁去谁留的问题……有了这些问题,我们的确应当承认,新时代的开端是并不平静也并不轻松的。

看来最为沉重的地方也是我们最不能割舍的方面,这就是国有企业。将来如果中国经济方面出问题,很有可能就出在这里。

而我们却还在等待、在没完没了地争论改革“姓什么”,这局面说它“沉重”,是不为过分的。

邓小平逝世后,沪深股市在跌一下之后,很快便又回升。2月27日,全国政协会议照常开幕。又几天后,全国人大会议也将按照计划进行……

比之20年前毛泽东去世时的情景,中国的确已经进步。

从1997年2月19日起,不论我们是否习惯,中国开始了一个“后伟人时代”。

接下来的几个月还是不平静的。

山东大旱,已迫使相当多的工厂停产,经济损失超过100亿元人民币,432万人和99万头牲畜没有足够的饮用水,46万公顷农田无法耕种。

广东暴雨成灾,乃是500年来仅见,山洪倾泻,堤坝决口,大批房屋倒塌,105人丧生,数十人失踪,数万人无家可归。

全国人大八届五次会议上,开创了反对票和弃权票的新纪录:

表决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赞成者为1839人,反对者515a,弃权者331人,另外有35人未按表决器。反对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的代表有675名,赞成者1621人,弃权者有390人,另有34人未按表决器。

北京西单商场车站发生炸弹爆炸案,凶手具有明显的报复社会的目的。

河南鲁山县煤矿爆炸,86人死亡、12人受伤。

深圳黄田机场空难,70人伤亡。

95岁的彭真逝世。

《中国引进报》发表了带有自由化倾向的文章,还擅自报道少数民族的騒乱,所以在1997年3月被撤销。

差不多同时,京城出现第四份“万言书”。

第四份“万言书”:“走资派”名单录在邓小平去世前后的日子里,有一批人始终在密切注视着国内的报刊,每日静心研读,把他们认为有“自由化”嫌疑的言论一一摘录,其作者之姓名和报刊之名称,也一律记录在案。此种环绕意识形态斗争的尺度寻章摘句、分类合并之方法,令人难免想到那个专门搜集整理走资派“反动言论”以“供批判用”的年代。这一次“寻章摘句”的成果,仍旧是一份材料,题目是《1992年以来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动态和特点》.虽未标明“供批判用”或者“反动言论”之类,但读者一望而知,作者是希望有一天拿来“供批判用”的。

这就是第四份“万言书”,其最后的完成,大约在1997年:月到2月间。

像第三份“万言书”一样,这一次作者仍然在开头引述邓小平和江泽民的话作为依据。

作者引述的邓小平的话是:“资产阶级自由化泛滥,后果极其严重。作者引述的江泽民的话是,“我们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整个过程中,要始终注意防止和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

以下为主要内容:

十二届四中全会以来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总状况:

第一阶段,从十三届四中全会到1991年,在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我们认真地组织了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清理和批判.结合”制乱平暴”后的清查和清理,有效地抑制了资产阶级自由化泛滥的势头。

第二阶段,从1992年开始,在发生苏联东欧共产党政权垮台和资本主义复辟的国际背景下,资产阶级自由化向四项基本原则展开了猛烈的反扑。而各级党委此时却停止了组织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批判,资产阶级自由化得以自由发展。

《历史的潮流》和《防左备忘录》公开出版,资产阶级自由化占领了新闻、出版、学术、教育、文艺等阵地。

第三阶段,从1995年开始,江泽民同志提出的“讲政治·,和“划清马克思主义同反马克思主义等几个界限”,内在地具有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遏制力量,但因舆论宣传部门响应不力,故没有形成声势。资产阶级自由化仍然享有发表的自由。

党的十四届六中全会决议虽然写上了“反对资产阶级囱由化也要贯彻社会主义现代化全过程”,但由于缺乏具体措施和实际行动,因而也没有遏制住资产阶级自由化发展。

1992年以来资产阶级自由化部分主要言论:

一、否定社会主义、主张资本主义。

二、要求抛弃和“消解”马克思主义。

三、攻击共产党的领导和人民民主专政。

四、否定中国革命的历史。

五在文学艺术上,有人针对毛译东提出的无产阶级文艺方针,伏出了三旬反动口号。

1、社会主义为文艺服务,文艺为人民服务;2、艺术标准第一,政治标准第二;3、源于生活,低于生活。

六、主张重新培育一个资产阶级。

第四份“万言书”开列了一个很长的“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人名单。在这些所谓的“自由化分子”中,不乏大名鼎鼎的经济学家、作家、法学家、理论家。他们的言论也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各大报刊上公开发表的。所以“万言书”作者指责《读书》《书摘)、(中华读书报)、《东方)、(中国社会科学季刊》、《中国书评)、《今日先锋)等媒体基本上被资产阶级自由化势力把持;北京电视台、〈北京青年报〉、〈中国青年报)〈经济日报〉、《光明日报》、《工人日报》、〈人民日报》等舆论机构让“自由化分子”露面;《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求是)、各省党报党刊近几年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批判“基本上绝迹”。

“万言书”的作者还列举了发表过资产阶级自由化言论的报刊和单位:主要有《学术月刊)〈原道》〈经济学消息报》、《明报〉(香港)、《经济研究)、《当代经济研究》〈改革》〈当代学术信息)、〈中国工商〉〈江淮论坛)、《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中国法学)、(中国研究调日本)〈经济研究资料)、《法学研究》〈北京文艺)、〈真理的追求》、《战略与管理》。

“万言书”的作者还点了一批有资产阶级自由化言论和倾向的书籍。

第四份“万言书”的最鲜明的特点是,作者通过“注释”的办法,直截了当地将他们认为“推动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人和报刊,列举出来,也即中国人在“大批判”的年代中通常说的“点名”“万言书”认为,1992年以后,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锋头,越来越健。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已逐步占据了北京一批重要报刊,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批判,在《人民日报》〈求是)这样的党报党刊上也已经绝迹。它的作者声明,列举这些所谓”党内改革派”的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著作和言论,是要纠正当前各级党委没有批判资产阶级自由化的现象。

与前几份“万言书”一样,“出口转内销”,海外全文刊登,国内大肆流传。

有耐心的读者只要分析一下,就可以得出一个尴尬的结论:在中国,除了几家刊物之外,主要报刊几乎都在搞“自由化”或者在容忍“自由化”。

道德复苏运动席卷全国在第四份”万言书”的作者看来,几乎所有重要的报刊都不再批判“资产阶级自由化”了,甚至还有不少舆论机构已经被”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把持。但是,在国外新闻媒体上撰写文章的一些人却认为,中国国内的舆论宣传不仅没有“自由化”,而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四、伟人身后“狼烟”四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交锋(马立诚、凌志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