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锋(马立诚、凌志军)》

十五、从思想解放到理论解放

作者:政治类

1997年4月2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港先遣部队40人进入香港。边境的这一边,驻港部队司令刘镇武将军亲自送行,边境的那一侧.驻香港英军将领亲自迎接。

中国军人慢车进入落马洲,将士全都笑口常开,军车也夹杂在忙乱的车辆中,几乎没有引起港人的留意。如果不是已者的包围和张扬,恐怕不会有多少人留意到解放军已经人城。但是,这平静的进军却有着异常不平静的影响。香港的报纸评论说,“这是155年以来的第一件历史大事”。当年是英国军队的进入中国军队的退出,现在,中国军队终于再次踏上了这一块土地。

英国在1997年7月1日零点结束其在香港的统治,香港亦在此刻回归祖国。

对于英国来说,和平地撤出殖民地并且移交政权的例子不是没有,仅仅在亚洲,就有马来西亚、新加坡、文莱和缅甸。不过,香港的不同之处在于,这是一个世界最著名的金融中心、航运中心、经贸中心。从这样一个世界级大都会退出,在英国殖民地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对于中国来说,将西方列强逼迫之下失去的领土收回来,也不是第一次。昔日,国民政府也曾从欧洲列强手中陆续收回上海、武汉、厦门、大连、青岛等地的租界与租借地。但是,今日之收回香港,较之当日收回那些地方,有着更加重要的价值:香港今天所扮演的角色。乃是“一国两制”和“港人治港”。

这一方针已经被全世界公认为一个伟大创造,是一个最富想象力又最具现实精神的结合体。

邓小平曾经说过,要在中国建多个香港!看来,中国人不仅想要维持香港的安定与繁荣,而且期待着通过香港去带动中国的改革和开放。

不过。香港回归的gāo cháo还要在好几周以后才会到来时,在1997年的4月里,中南海面临的事情真是不少。

月初,美国副总统戈尔来到北京,与中国领导人举行一系列会谈,出席了一个在香港保留美国领事馆的仪式,还参加了一项飞机买卖的协议签署。戈尔表示,美国愿意看到中国在世界上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中旬,在日内瓦召开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年会上,以27票赞成,17票反对和9票弃权,否决了由丹麦主提议,并获得一些西方国家支持的“谴责中国人权状况议案”。这是第七次否决类似的议案。尽管美国人赞扬了丹麦的议案,但他们还是为自己留着余地。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伯杰告诉电视新闻网:“直接同他们交往,同时在我们不赞同的领域同他们直接交涉,好过跟这个占全球四分之一人口的国家决裂。不久前才辞职的负责东亚和太子洋事务的美国前助理国务卿洛德警告说:“对中国及其前途进行辩论是免不了的,也是正常的,但目前有一种把中国的威胁扩大,把它当作魔鬼的倾向,这几乎是忘怀不了苏联的结果。我们不应认定中国在下个世纪会敌视美国,这样的想法可能弄假成真,而且是不正确的,就跟我们没有理由认定中国将是善良的一样。”

与此同时,美国高级官员充分估价着邓小平去世以后的中国形势。担任过副国务卿的佐利克说,跟25年前美中两国重新建立联系时相比,“中国人现在享有更多自由,有更多选择,也有更多机会了解世界”。但是他又说,中国的领导人目前正在设法应付“重要的紧张局面”。

下旬,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鲁杰罗来到中国。他说,有关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谈判.目前已经进入最后阶段,也是攻坚的阶段。他还说,他会晤的中国领导人,清楚地向他表明了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意愿。他还用他的眼光评价了一番中国的发展之路:“中国不可能在没有外部世界的合作和协作下,取得持续的增长,因此,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是非常有利的。”

事情的确有些怪,在西方,不少人都在谈论着“即将到来的中美冲突“这个话题是否过分耸人听闻;在中国,人们谈论得更多的,是当代中国第三思想解放的gāo cháo即将到来。

“五·二九”:主要是针对“左”

1997年5月29日,在中共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进修班的毕业典礼上,江泽民总书记发表了他的准备了几个月的讲话。后来的几个月中,无论官方还是民间,都把这次讲话叫作”五·二九”讲话。

中国内外.对于这个讲话的评论如潮。有人说,这是邓小平逝世后,党中央第一次系统地阐述其治国理论:有人说、这是向外界提前传递了中共十五大政治报告的主要精神,或者这个讲话的“底本”就是中共十五大的政治报告的组成部分;有人说,中国将以这个讲话的主旨来统一全国的思想;也有人说,这是事先选择一个场合来传递某些政治的信息,如官方经常说的“吹风”,征求党内反应,以便决定以后的行动。

议论纷纷,见仁见智。但所有的人都不怀疑,这是将要在秋季召开的党的十五大的最重要的思想准备。

江泽民的话显然是对着全国的听众,尤其对着所有的高级干部说的,所谓中央党校省部级毕业班的毕业典礼,只是在这样的时候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所以,在会场里面,除了这一批毕业学员外,还坐着全国各省市区的党政主要领导人,以及中央机关、国务院各部委办的领导人。会场不准录音,公开报道的部分则由新华通讯社统一播发。

讲话全文共2万多字,但新华社公开发表的新闻,仅仅摘要其中4000多字。

按照已经公开的部分,江泽民讲了四个问题:

一、关于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二、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三、关于经济发展和经济体制改革;四、关于党的建设。

江泽民说:“旗帜问题至关紧要。旗帜就是方向,旗帜就是形象。我们说坚持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不动摇,就是高举邓小平同志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旗帜不动摇。在邓小平同志逝世之后,我们全党,特别是高级领导干部,在这个问题上尤其要有高度的自觉性和坚定性。

江泽民说:“经济体制改革要有新的突破,政治体制改革要继续推进,精神文明建设要切实加强,这三个方面围绕现代化经济建设这个中心,相互配合,相互促进。

江泽民说:“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作为马克思主义同当代中国实践和时代特征相结合的产物,是毛泽东思想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继承和发展,是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发展的新阶段……在当代中国,只有这个理论而没有别的理论能够解决社会主义的前途和命运问题。

江泽民说:马克思主义之所以是科学,就因为它始终严格地以事实作为自己的根据。而实际生活总是在不停地变动中,这种变动的剧烈和深刻程度在近一百多年来达到了前人所难以想象的程度。因此,马克思主义必定随着实际生活发展而不断发展,不可能一成不变。这里有个学风问题:究竟是单纯从马克思主义书本里的片言只语找答案还是真正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来研究当代中国和世界实际的问题。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一定不能丢,丢了就丧失根本,就会走到邪路上去。同时一定要以当代中国社会主义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实际问题为中心,以我们正在做的事情力中心,着眼于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运用,着眼于提高对实际问题的理论思考,着眼于新的实践和新的发展,离开本国实际和时代发展来谈马克思主义,没有意义。孤立静止地研究马克思主义,把马克思主义同它在现实生活中的生动发展割裂开来。

对立起来,没有出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是统一的科学体系。在当代中国,坚持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就是坚持马克恩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

江泽民说:“我们解决种种矛盾,澄清种种疑惑,认识为什么必须实行现在这样的路线和政策而不能实行别样的路线和政策,关键还是在于对所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要有统一认识和准确把握。”

江泽民说:“近20年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取得成功的根本原因之一,就是一切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实际出发,克服了那些超越阶段的错误观念和政策,又拒绝了抛弃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错误主张。实践证明,我们这样做,没有离开社会主义,而是在脚踏实地建设社会主义,使社会主义在中国真正活跃和兴旺起来了。”

江泽民说:“全党要保持清醒头脑,排除各种干扰,毫不动摇地坚持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

江泽民说:“完善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所有制结构,具有重大意义。要坚持生产关系一定要适应生产力发展水平的马克思主义基本观点,以是否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生产力、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为标准,努力寻找能够极大促进生产力发展的公有制实现形式,一切反映社会化生产规律的经营方式和组织形式都可以大胆利用。”

根据后来报纸上面的宣传,江泽民“五。二九”讲话的要旨有二:一个是高举邓小平的旗帜;一个是坚持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理沦。其实,这两个方面,严格说,并不是全新的东西。关于邓小平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党的十二大已经提出;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理论,党的十二大也已有过详细的阐述。

“五·二九”讲话当中所包含的新鲜的含义,是在另外的地方。

在公开发表的“五·二九”讲话里面,我们没有看到其中有直接涉及”万言书”或者“万言书”的观点的文字,更没有看到其中涉及了关于姓“公”姓“私”的争论,甚至也没有看到有对“左”的思潮干扰的直接批评。但是,据在现场听到江泽民讲话的人说,江泽民说的很多后,实际上要比公开发表出来的部分更加直截了当,也更加尖锐。他直接地批评“左”的思潮的干扰,还引用了邓小平的一句活,“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

即使我们完全不知道有这些没有公开的话,而仅仅能够阅读那个公开发表的消息,也可以断言,江泽民的“五·二九”讲话,主要是针对“左”的干扰的。很多读过‘,万言书”的人还可以发现,江的讲话中包含了很多明显针对“万言书”的论述。比如江泽民说,旗帜问题至关紧要,在当代中国,只有邓小平的理论而没有别的理论能够解决社会主义的前途和命运问题。这就一定是针对”万言书”

里明显的否定邓小平理沦的倾向。比如江泽民谈到“学风”问题。

提出“以当代中国社会主义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实际问题为中心,以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为中心”,“离开本国实际和时代发展来谈马克思主义,没有意义”。这一定是在批评“万言书”的作者拿着马克思的条条到处吓唬人的做法。比如江泽民说:“实践证明,我们这样做,没有离开社会主义,而是在脚踏实地建设社会主义,使社会主义在中国真正活跃和兴旺起来了。”显然也是针对“万言书”指斥改革开放威胁社会主义国家安全的论述。比如江泽民说,“努力寻找能够极大促进生产力发展的公有制实现形式,一切反映社会化生产规律的经营方式和组织形式都可以大胆利用”,这实际上是在回答“万言书”引起的姓“公”姓“私“的争论。江泽民所说的“排除各种干扰”,当然包含着“警惕右”的意思,但由他的全部论述可知,他的主要倾向,是在防止“左”。

因之我们可以说,这是两年多来党中央最高领导第一次公开地回答“万言书”的指责。中国的政治局面为之一变。反“左”的声音立即就强大起来。

北京的理论界认为,江泽民“五·二九”讲话,为我们国家建国以来第三次思想解放带来了历史契机。

5月29日,江泽民讲话的同一天,乔石在河南说,“要继续大胆探索,敢于突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十五、从思想解放到理论解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交锋(马立诚、凌志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