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锋(马立诚、凌志军)》

结束语

作者:政治类

三次解放贯穿一条反“左”主线 

以1978年、1992年和1997年三个年份为标志,迄今为止,中国在改革开放中已经有过三次思想解放。 

第一次思想解放冲破了“个人崇拜”。 

第二次思想解放冲破了“计划经济崇拜”。 

第三次思想解放冲破了”所有制崇拜”。 

今天我们回看20年改革开放的历史,可以说,思想解放的线索是一以贯之的。既然如此,为什么人们在心理上会将1978年、1992年和1997年分开,看成是三次思想解放?照我们的观察,将90年代的思想解放同70年代末期以至80年代分开,原国有根多,但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是80年代未到90年代初的两三年里。 

无论理论的还是实际的进程都呈现出另外一个方向,那时的舆论也完全是另外一种面貌。1992年,邓小平南巡谈话扭转了这样的政治局面,方有了思想解放新的gāo cháo。 

自此以后,思想解放的势头是始终不渝的。换句话说。1997年的局面,乃是1992年的继续,因之也可以说,第三次思想解放是第二次思想解放的继续:从冲破”姓社姓资”到冲破“姓公姓私”。 

将这个过程总括起来,叫做,不可搞“所有制崇拜”。它包括两大思想成果:其一,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目标;其二,建立社会主义所有制的新理论。 

如若将90年代的思想解放同70年代末期的思想解放相对照,可以认为,那一次思想解放源于真理标准的讨论,这一次思想解放源于邓小平的南巡讲话。那一次是打破,‘个人崇拜”.这一次是打破“所有制崇拜”。 

较之打破“个人崇拜”,现在的打破“所有制崇拜”.无比在理论上还是实践中都更加困难,耗时也更长。前者经历大约一年的讨论和一次十一届三中全会,便大致完成;后者已经经历5年时间、两次党的代表大会、两次思想解放的gāo cháo,仍然不能说彻底地完成然而还有更加重要的事。 

回顾这三次思想解放的历程,我们可以看到,当代中国的思想解放,具有以下几个特点: 

第一,每一次思想解放都是在警惕右的同时,主要防止“左”。 

解决那些阻碍改革和发展的最迫切、最重要的问题。其中,防止“左”与反对“左”,是贯彻始终的一条线索。 

第二,每一次思想解放,都给广大干部和群众带来摆脱枷锁般的解放感,给九州大地被压抑的生命带来跃动的复苏。 

第三,每一次思想解放都促进了生产力发展”上台阶”,催动经济发展出现新gāo cháo。 

第四,思想解放不能一劳永逸。旧的问题解决了,还会出现新的反复。一个gāo cháo过去了;还会出现新的gāo cháo。 

下一次思想解放的“反复”乃至“gāo cháo”,将在什么时候出现?我们没有预卜未来的智慧,只是猜测,可能出现在十二大报告中所说的“政治体制的改革要继续深入”的时候。 

而中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就在这样不断地前进、开拓。 

建设中赢得了成功的希望。 

1997年8月的第一周。断流132天的黄河下游河道恢复过流。大河东去,无论怎样的阻力,总还是要恢复它的常态。这情景有些像中国改革的历史。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交锋(马立诚、凌志军)》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政治类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政治类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