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锋(马立诚、凌志军)》

一、引言

作者:政治类

1978年初的北京,寒风凉冽。

那时候北京街头的汽车远不好今天这样堵塞。80年代初出版的孙隆基著《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一书说,北京虽然建成了二环路,但是没有几辆汽车,大路空空荡荡的。当然,那时候也没有今天这么多耀眼的现代建筑。

在一排排黯谈的建筑物中间,骑自行车上班的人艰难地在马路的冰辙上蜿蜒蛇行。

春天迟迟不肯降恼。

一年多以前,粉碎“四人帮”的金秋10月,北京城曾爆发出何兮热烈的场面啊!各种版本的”四人帮”被擒内幕,激动着千千万万颗心。成了人们砌夜议论传播的话题:

人们游行了一遍又一遍,嗓子部喊哑了也不觉得累:

郭沫若的词《水调歌头·粉碎四人帮》过于白后,但还有谁来得及计较它的艺术性呢,“狗头军师张,还有精生自骨,自比则无武后,铁帚扫而光。“老百姓都觉得这正好表达了积之已久的愤恨:

各种演唱会上最受欢迎的歌是《祝酒歌》,借此倾吐胜利的喜悦.

最时髦的下酒菜是煮熟的螃蟹——人们享受着一种“看你横行到几时”的后笑者的快感;在“文革”中受过迫害的数以亿计的干部群众,涕泪横流,庆幸自己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人们叹惜,受“四人帮“残酷迫害的著名诗人郭小川听到粉碎“四人帮”的消息之后大喜过望,狂饮醉卧,结果手里的烟头烧着被子丧生于大人。此时他57岁。距粉碎“四人帮”仅12天。他在“四人帮”大施婬威时创作的不屈的诗歌《团泊洼的秋天》辗转传抄,成为当时人们最喜爱的诗歌。

“恶梦过去是早晨.压抑了大久的激情和思考,对中国的未来抱着多么大的渴望!逮捕“四人帮”之后第二天。即1976年10月7日。中共中央作出决议:“根据伟大的领袖和导师毛泽东主席生前的安排,中共中央政治局一致通过,华国锋同志任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将来提请中央全会追认。“同一天,中央政治局召开“打招呼会”.通报王张江姚事件。中央机关、各省市区和大军区负责人参加。会议提出了“既要解决问题,又要稳定形势”的方针。

在会议上。华国锋主张继续批判邓小平,反击“右倾翻案风”

他要求广大党员干部要正确对待“文化大革命”.正确对待群众,正确对待自己。

10月18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反党集团事件的通知》。全国各地迅速掀起欢庆粉碎“四人帮“、庆祝华国锋任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的活动。

这四千巨姦大恶如此狠毒,若不是华国锋、叶剑英等领导人挺身而出,人民岂能这么快重见天日?人们在称颂华国锋的时候并没有吝惜词汇。

请浏览一下当时北京主要报刊的社论题目:

《华国锋同志为我党领袖是毛主席的英明决策》《一切行动听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指挥》《华主席是学习和实践毛泽东思想的光辉典范》《在毛主席的旗帜下紧跟华主席胜利前进》……

毛泽东逝世之前给华国锋写的“你办事、我放心”六个字成了各报刊反复宣传的话题,家喻户晓……

10月24日,北京晴空灿烂。百万军民来到天安门广场欢庆胜利。

著名教授闻家驷赋诗道:“主席遗志,后继有人;锣鼓喧天,红旗如林;得道多助,天下归心。”

老作家茅盾也写文章说:“历史的证据,就是全国各地广大群众连日举行庆祝游行。这样遍及全国各地的心情愉快、欣喜鼓舞的游行,将永远载入史册。…连南斯拉夫的报纸都称赞逮捕“四人帮”是“人类近代史上最巧妙最漂亮的一仗”。

11月28日,《北京日报》发表了一篇过分热情的报道《颂歌献给华主席》。文章说:“高耸的燕山群峰,回响着欢呼的声浪:奔腾的运河波涛,倾吐着无限深情。八百万首都人民在纵情欢呼,放声歌唱,欢呼华国锋同志任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歌唱我们党又有了自己的英明领袖,革命又有了可靠的掌舵人!”

但是,说实在的,中国人中了邪似地唱颂词的劲头在长达10年的“文化大革命”中差不多已经耗光了。在“三忠于、四无限”“红海洋”的运动中,人们已经献出了所有的热情与虔诚,而得到的回报却是晴天炸雷般的林彪事件、“四人帮”事件……

经过了10年老君炉一般的熬炼,虽不能说人人已经炼就了一双人眼金睛,可毕竟成熟得多了,冷静得多了。

中国,不能总是停留在赞颂上,中国还要思考、前进。

12月10日.中共中央下发《王张江姚反党集团罪证(材料之一)》。之后又下发了材料之二和材料之三。

“四人帮”令人发指的罪行一桩桩、一件件在报刊上披露出来了。

人们深思着,为什么“四人帮”在中国大地上能够如此长时间地横行无忌,为所慾为,给中华民族造成这样大的灾难?这就很自然地触及到了毛泽东发动和领导“文化大革命”的重大错误。

与此同时,叶剑英、邓小平等老一辈革命家也认为,不但要揭批“口人帮”,粉碎其帮派体系,而且要否定”文化大革命”。要纠正党和毛泽东的“左”倾锗误。只有这样,中华民族才能从灾难中走出来……

但是,当时华国锋等主要领导人,对上述这些事关全局的重大问题却没有正确的认识。

10月26日,华国锋对中共中央宣传部门负责人作了四点指示:一、要集中批判“四人帮”.连带批邓;二、“四人帮”的路线是极右路线;三、凡是毛主席批准过的,讲过的,都不能批评;四、天安门事件要避开不说。

这已经是,“两个凡是”的先声。

11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北京市革命委员会主任吴德在全国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上说。

“凡是毛主席指示的,毛主席肯定的,我们都要努力去做,努力做好。”

人们的心,渐渐冷缩了。

粉碎“四人帮”阴魂仍未散“文化大革命”是对还是错,‘文化大革命“是人民共和国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它给中华民族带来的修重灾难罄竹难书。

粉碎“四人帮”之后,叶剑英在一次讲话中沉痛他说:“文化大革命“死了两千万人,整了一亿人,浪费了八千亿人间币。

“文化大革命”发动之初,就遭到以刘少奇、邓小平、彭真等为代表的党内健康力量的反对。

随着“文化大革命”深入展开,特别是林彪事件之后,广大干部和群众对这场“史无前例”的运动更是十分反感和痛恨,采取各种行动加以抵制。遇罗克、张志新等无数人为此遭到打击迫害甚至献出了生命。

到了”文革”后期,甚至连毛泽东也感到孤立不安,丧失了信心。他去世前曾说,他这一生于了两件大事,一是与蒋介石斗了那么几十年,把他赶到那么几个海岛上去了;抗战八年,把日本人请回老家去了。对这些事持异议的人不多。另一件就是发动文化大革命。这件事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

党心民心对“文化大革命”的评价,是任何有头脑的人都很清楚的。

但是,在粉碎“四人帮”之后的一段时期,却发生一个奇怪的现象,这就是:一方面揭批“四人帮“.另一方面又肯定甚至称赞“文化大革命”。

1976年10月24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召开的庆祝粉碎“四人帮”的百万军民大会上,吴德在讲话中除了号召揭发批判“四人帮”之外.还要求广大干部群众继承毛主席遗志。“继续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巩固和发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胜利成果。”

第二天,《人民日报》发表两报一刊社论《伟大的历史性胜利》。

同样号召全国人民“自觉地限制资产阶级法权,巩固和发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成果。”

两报一刊即《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红旗》杂志。两报一刊联合发表社论是“文化大革命”的一个创造。《人民日报》是中共中央机关报。《红旗》杂志是中共中央机关刊物,《解放军报》是中共中央军委机关报。以两报一刊名义联合发表社论,表明文章具有最高规格,传达了最高司令部或最高统帅的声音,极具威力。

甚至到了1977年7月中共十届三中全会发表的公报中,也还是以明确的口气肯定“文化大革命”.要求全党以阶级斗争为纲,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巩固和发展文化大革命的胜利成果。

这自然与华国锋有着直接的关系。

毛泽东去世前之所以给华国锋以重托。就是希望他维护“文化大革命”。

华国锋作为“文化大革命”的既得利益者,对于“文化大革命”。

可说是一往情深。

1976年10月8日.在中央召开的“打招呼”会上,华国锋在讲话中说:对文化大革命要肯定,文化大革命是基本正确。有所不足。

现在我们要着重解决有所不足。这次解决“四人帮”的问题,不要算他们在文化大革命中的老账。搞“四人帮”,并不是因为他们在“文化大革命”中的缺点错误,他们的核心问题是篡党夺权。要教育我们的干部正确对待文化大革命,正确对待群众,正确对待自己。不然的话,有人士说:“文化大革命整得我好苦啊,这下子可把板子找到了。”要翻过来。可要注意这个问题啊!特别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受过冲击的人要注意。华国锋还说:批林批孔,要按毛主席的指示办。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是毛主席亲自发动的,要继续批。

这个讲话说明了华国锋和“四人帮”有一个基本的共同点,他们都是拥护“文化大革命”的。

华国锋和四人帮的矛盾在于:华国锋认为“四人帮”是“另搞一套”.对他的领导地位提出挑战,想要推翻他,企图“篡党夺权”。这一矛盾激化起来,才促使华国锋与“四人帮“决裂了。

没有“四人帮”的“文化大革命”

1976年12月,第二次全国农业学大寨会议在京召开。

在会上,华国锋讲话说:“伟大领袖毛主席总结了我国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正反两个方面的经验,运用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关于对立统一的学说,深刻分析了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关系,提出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理论。”

“毛主席的伟大理论。解决了反修防修、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这个当代最重大的课题,极大地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伟大理论的伟大实践。”

华国锋这里说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是毛泽东发动和指导”文化大革命”的理论。

1967年11月6日.由陈伯达、姚文元起草,毛泽东圈阅同意的《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红旗》杂志编辑部文章《沿着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开辟的道路前进》.将这个理论归纳为6个要点:

一、必须用对立统一规律观察社会主义社会。

二、社会主义社会存在着阶级斗争、两条道路斗争和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

三、无产阶级专政下的阶级斗争本质上仍然是政权问题。无产阶级必须在上层建筑领域其中包括各个文化领域对资产阶级实行全面的专政。

四、社会上两个阶级、两条道路的斗争必然会反映到党内来。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就是资产阶级在党内的代表人物。我们要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就必须要充分注意识破“睡在我们身旁“的”赫鲁晓夫式的人物”.充分揭露他们,批判他们,整倒他们.使他们不能翻天,把那些被他们篡夺了的权力坚决夺回到无产阶级手中。

五、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最重要的。是要自下而上发动群众,开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六、无产阶级文化大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一、引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交锋(马立诚、凌志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