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锋(马立诚、凌志军)》

五、第二次思想解放

作者:政治类

          东方风来满眼春

1992年冲破姓“社”姓“资…

             引言

1992年1月至2月,邓小平视察南方的重要谈话,成为当代中国思想解放又一个里程碑。

南方谈话还没有正式发表和传达,就已经不胜而走,如同飞书一般,在很短的时间里就传遍南北,带起一股强大的暖流。

此时正值2月,中国正是冬未。由于近些年来厄尔尼诺现象的影响,北半球冬初异常温暖,冬寒后移,冬未就显得格外寒冷。

除了这个因素之外,再加上一段时间以来,姓“社“姓“资”的贴噪使得人们眉头紧锁,这个冬未的北风就更加刺骨了。

南方吹来温暖的东风,把凝结在人们心头的冰融化了。

这个春节,邓小平南方谈话成了人们拜年时最热门的话题。

人们把从各方面了解到的南方谈话不同“文本”互相对照,额手称庆。中国,你终于再一次从枷锁中摆脱出来了。

春节过了不久,南方谈话正式传达了。

此时国内情态,正如舆沦所形容的那样:“东方风来满眼春”。

这句话,是春节之后引起轰动的一篇长篇通讯的题目。得邓小平南巡风气之先的《深圳特区报》于3月26日首先发表了这篇通讯。作者是名不见经传的深圳特区报记者陈锡添。

在这篇通讯中,陈锡添以满腔激情,生动地描写了88岁高龄的邓小平自1月19日到23日在深圳特区视察的经过,并在文章中披露了邓小平南方谈话的部分重要内容。由于这篇文章写的是最热的热点,并且文笔优美,所以人们争相传阅,先睹九快。

紧接着,北京和全国各地重要报纸陆续转载这篇通讯。

热心的读者一个一个地数着先后转载此文的报纸和没有转载此文的报纸,并以此为依据,猜测着各机关和各地对邓小平南巡的态度。这是有中国特色政治的一道风景。

《东方风来满眼春——邓小平同志在深圳纪实》一文一炮打响.陈锡添也成为中国新闻界名人。

邓小平在南方谈话中,精辟地分析了国内外形势,科学地总结了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基本经验,并回答了几年来经常困扰人们思想的许多重大理论问题和认识问题,为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确定了市场经济的目标模式。

南方谈话丰富了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并使这一理沦走向成熟和最终完成。在这一年10月召开的党的十四大上,这一理论写到了党的旗帜上。

广大干部群众联系几年来的实践,深有体会他说,学习南方谈话,是解放思想的再讨论,是改革开放的再动员,是加快建设的再推进。

邓小平的南方谈话,有着深刻的创造性和鲜明的针对性。

就当时国内情况来看,以江泽民为核心的党中央在邓小平等老一代革命家的支持下,坚持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发扬党的优良传统,加强党的建设,密切党和群众的联系,开展反贪倡廉工作,稳定了国内局势,为经济发展提供了可靠的政治保证。

1990年12月,党中央召开十二届七中全会。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年规划和“八工”计划的建议》.提出了今后5年奋斗目标,并勾画了从1991年到2000年的10年建设蓝图,提出了今后国民生产总值平均增长696,到本世纪末一定要实现“翻两番”的基本要求。

1991年11月,党中央召开十二届八中全会。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进一步加强农业和农村工作的决定》《决定》再次肯定了家庭联产承包制,提出了较大幅度增加农业投入,稳定了农村的形势。

到此,从1989年开始的历时三年的治理整顿基本结束。治理整顿克服了经济过热和通货膨涨,整顿了经济秩序,取得了成绩。

对外贸易进一步扩大,十年规划和“八五”计划开始顺利实施。

但是,这几年的经济工作也存在问题。由于种种原因,1989年国内生产总值比上年增长4%,1990年比上年增长5%。发展速度慢了。

邓小平在南方谈话中指出:“治理整顿有成绩,但评价功劳,只算稳的功劳。”邓小平提醒说:“对于我们这样发展中的大国来说,经济要发展得快一点,不可能总是那么平平静静,稳稳当当。”

“发展才是硬道理。这个问题要搞清楚。如果分析不当,造成误解,就会变得谨小慎微,不敢解放思想,不敢放开手脚,结果是丧失时机,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除此之外.特别重要的是,在南方谈话之前一段时间.由于种种原因,“左”的思潮又严重地滋长泛滥起来,威吓蛊惑,无所不用其极,给改革开放造成了严重的障碍和束缚。“左”的一个主要表现,是“问一间姓‘社’姓‘资…。

南方谈话,主要是针对这个“左”破除这个“左”,从而开启了新的思想解放时代。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交锋(马立诚、凌志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