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锋(马立诚、凌志军)》

七、黄钟大吕压倒瓦釜之鸣

作者:政治类

邓小平南方谈话震动全国

正是在“左”倾思潮四处泛滥,人们心头充满了疑云的关键时刻,1992年1月至2月;邓小平以88岁的高繁,毅然南巡,发表重要谈话,高屋建领,冲破姓“社”姓“资”的阴霆,推动改革开放的车轮重新启动,隆隆前进。

邓小平在南方谈话中,旗帜鲜明地反击了“左”倾思潮,批驳了假扮成马克思主义的“左”的谬沦。

邓小平说:“现在,有右的东西影响我们,也有’左’的东西影响我们。根深蒂固的还是‘左’的东西。有些理论家、政治家,拿大帽子吓唬人的,不是右,而是’左’。‘左’带有革命的色彩,好像越‘左’越革命。‘左’的东西在我们党的历史上可怕呀!一个好好的东两,一下子被它搞掉了。右可以葬送社会主义,·左,也可以葬送社会主义。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右的东西有,动乱就是右的!‘左’的东西也有,把改革开放说成是引进和发展资本主义,认为和平演变的主要危险来自经济领域,这些就是‘左’;,我们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这样就不会犯大错误,出现问题也容易纠正和改正。

针对一段时间以来姓“社”姓“资”横加干扰,改革开放迈不开步子的现状,邓小平说:。

“改革开放迈不开步子,不敢闯,说来说去就是怕资本主义的东西多了、走了资本主义道路。要害是姓‘资’还是姓·杜·的问题。

判断的标准,应该主要看是否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力。

是否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

邓小平结合创办特区的实践,进一步指出:那些起劲地鼓吹问一间姓“社”姓“资”的人,“连基本常识都没有”。

他说:“对办特区,从一开始就有不同意见,担心是不是搞资本主义。深圳的建设成就,明确回答了那些有这样那样担心的人,特区姓‘社’不姓‘资’。从深圳的情况看,公有制是主体,外商投资只占四分之一,就是外资部分,我们还可以从税收、劳务等方面得到益处嘛!多搞点‘三资’企业,不要怕。只要我们头脑清醒,就不怕。”

“有的人认为,多一份外资,就多一份资本主义,‘三资’企业多了,就是资本主义的东西多了,就是发展了资本主义。这些人连常识都没有。我国现阶段的‘三资’企业,按照现行的法规政策,外商总是要赚一些钱,但是,国家还要拿回税收,工人还要拿回工资,我们还可以学习技术和管理,还可以得到信息、打开市场。因此,‘三资,企业受到我国整个政治、经济条件的制约,是社会主义经济的有益补充;归根到底是有利于社会主义的。

在南方谈话中,邓小平以深刻的智慧和巨大的理论勇气,冲破禁区,提出社会主义电可以搞市场经济,从而解决了困惑中国多年的难题,给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确定了新的目标模式。

在前苏联斯大林时期形成的传统观念中,社会主义就是计划经济,资本主义才是市场经济。在我国,长期以来,计划经济在体制上,在人们的观念中以及一些部门的实际利益当中占有优势。

虽然以市场为取向的经济体制改革搞:了十几年,但是不少人的思想还是在传统的圈千里打转,缺乏勇气突破。

“左”倾思潮的代表人物祭起姓“社“姓“资”的旗帜,拼命反对市场经济,把市场经济和资产阶级自由化、资本主义复辟、帝国主义和平演变阴谋硬拉在一起,更造成了新的思想混乱和政治雷池。

其实,全世界各国的实践都说明计划经济不利于促进生产力持续地下断高效发展。

举例来说,从事金属螺丝钉加工工序的任何一个人,都不能事先推断出他的产品将在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满足人们的需要。即使借助统计资料,也无从确知,在某种螺丝钉的多种潜在功用中。

到底哪一种功用能够得到满足,而哪一种功用必定得不到满足。

大千世界,姜苔众生,每个人的境遇、要求不同,接触的信息,追求的目标各异。人们对相互之间的需求所知甚少,甚至一无所知。

这千差万别的需求,是不可能计划出来的。只有通过市场交换系统,才能得到满足与协调。一旦个体需求在某种契机之下广为重合,一种基于灵敏反映的更高序列的复杂的产销系统就会在市场催动之下形成,大量相应的商品与服务项目就会泉涌而出,以满足蜂拥而来的个体需求,并实现其自身的寻向与价值。

邓小平正是对大量类似的经济现象进行了实事求是的思考。

从而得出了正确的结论。。

他一语击破“左”的障眼法,把人们的思想从禁区当中解放出来。·他说:“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也有计划;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有市场。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

邓小平进一步指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就是要对大家讲这个道理。证券、股市,这些东西究竟好不好,有没有危险,是不是资本主义独有的东西,社会主义能不能用?允许看,但要坚决地试。看对了,搞一两年对了,放开,错了纠正,关了就是了。关,也可以快关,也可以慢关,也可以留一点尾巴。怕什么,坚持这种态度就不要紧,就不会犯大错误。”

邓小平由此发挥开来,对社会主义的发展问题作了更为精辟的概括:“总之,社会主义要赢得与资本主义相比较的优势,就必须大胆吸收和借鉴人类社会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吸收和借鉴当今世界各国包括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一切反映现代社会化生产规律的先进经营方式、管理方法。

邓小平以紧迫的责任感,催促改革开放要大步前进。他说:

“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敢于试验,不能像小脚女人一样、看准了的,就大胆地试,大胆地闯。没有一点闯的精神,没有一点‘冒’的精神,没有一股气呀,劲吁,就走不出一条好路,走不出一条新路,就干不出新的事业。不冒点风险,办什么事情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万无一失,谁敢说这样的话?”

邓小平提出了抓住机遇的命题。他说:“抓住时机,发展自己。

关键是发展经济。现在,周边一些国家和地区经济发展比我们快。

如果我们不发展或发展太慢,老百姓一比较就有问题了。所以,能发展就不要阻挡。有条件的地方要尽可能搞快点,只要是讲效益,讲质量,搞外向型经济,就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低速度就等于停步,甚至等于后退。要抓住机会,现在就是好机会。我担心失去机会,不抓呀,看到的机会就丢掉了,时间一晃就过去了。

邓小平在谈话中提出了台阶式发展战略。他说:“我国的经济发展,总要力争隔几年上一个台阶。

邓小平要求在改革开放中要坚持两手抓,扫除各种丑恶现象,不能手软。

他在南方谈话中还就组织路线问题发表了重要意见。他说,要让更多的年轻人成长起来,我们就放心了。邓小平特别指出:

“就是要选人民公认是坚持改革开放路线并有政绩的人,大胆地放进新的领导机构里,使人民感到我们真心诚意搞改革开放。”

邓小平南方谈话内容极为丰富和深刻。

谈话总结了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改革开放的基本经验,明确地回答了束缚人们思想的许多重大认识问题,因而是继真理标准大讨论之后的第二次思想大解放。

南方谈后关于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的精辟论述;关于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的新概括;关于社会主义本质和三十“有利于”标准的理论等等,都是围绕着“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这个根本问题,从理论上作出的新回答,是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实践在理论上的巨大突破。

邓小平南方谈话传达之后,立即在党内外、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和巨大震动。黄钟大吕的声音一下子压过了“左”的瓦釜之鸣。

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中央党史研究室常务副主任龚育之说:

“南方谈话被确定为(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的终卷篇,是代表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走向成熟的集大成之作。”

龚育之还有一段精彩的概括:“如果说,1978年邓小平(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那篇讲话,实际上成为十一届三中全会主题报告,是标志着新时期开端的一篇解放思想的宣言书。

那么,1992年邓小平南方谈话,则是标志着新时期的历史发展进入新阶段的、解放思想的宣言书。”“

邓小平南方谈话,为党的十四大召开奠定了思想基础,做好了理论准备,对开好十四大具有重要的指导作用。

1992年的思想解放与1978年的思想解放不同之处在于:

1978年的斗争是从哲学上突破的,1992年的斗争主要表现在经济领域,突破点和动力源也在经济领域。这说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取代了过去的“政治挂帅“。

这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坚持贯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党的基本路线取得的成果,说明人们这一时期对社会主义的认识发生了很大转变。

从我国的具体国情来看,“左”的错误与不顾生产力发展的“政治挂帅”紧密联系在一起,代表了传统的社会主义观。

与此相比,改革开放以来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则是历史的进步,代表了新的社会主义观。。

中国经济鲤鱼跃龙门邓小平南方谈话传达之后,从中央到地方,形成了学习、贯彻、落实的热气腾腾的景象。

受到困扰和阻碍的改革开放有如冲开了闸门的激流,汪洋澎湃,顺流而东。

经济发展亦有如搏战激流的鲤鱼,冲天跃起,跳上新台阶,跃过了龙门。

这一年2月28日,中央将南方谈话以中共中央1992年2号文件的名义向全党下发和传达。

3月,中央政治局召开全体会议,讨论南方谈话精神,就改革开放的一些重大问题作出部署,井发表了会议公报。

会议强调,必须牢牢把握“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通过改革解放生产力,坚持三个“有利于”标准,大胆地试,大胆地闯。

会议认为,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要善于应用这些手段。

加快商品经济发展。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要抓住当前有利时机,加快改革开放步伐,集中精力把经济建设搞上去。

4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田纪云到中共中央党校,对省部级学员班发表讲话。他的讲话以农村改革与发展为主题,批评了“左”的思潮,要求大胆推进改革开放。

反“左”成为此时中国政界、经济界和理论界的热点。

5月21日,上海股市交易价格限制全部取消,股市交易由市场引导。所以有人说:“这一天,是股市的真正诞辰。”

结果是:从21日到23日.仅仅三天,股票价格一飞冲天,暴涨570%。

其中,5种新股市价面值狂升2500%至3000%。

狂升的股市,造就了杨百万这样一群新的靠股票发大财的富人。

从1990年开始的股市,在南方谈话之前颇受冷落。

与股票市场别离许久的中国人,己不知股票为何物。许多男男女女只是从茅盾的小说《子夜》及根据这本小说改编的电影了解股市。“那是30年代的事啦!人们都这样感叹。看《子夜》中的人物在股市斗法,因了股市大起大落甚至家破人亡,都感觉那是另一个星球的事情。

因此,当1990年首批7支股票在上海股票交易所上市时,人们都觉得与已无关。很多入党得买股票有点像五六十年代买公债的感觉。老爸老妈那时买了公债,把像人民币又不是人民币的几张纸放进抽屉一搁就是多少年。中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七、黄钟大吕压倒瓦釜之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交锋(马立诚、凌志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