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资产阶级右派分子”

作者:政治类

刘乃元

              一

与“社会主义gāo cháo”同时,50年代中期也涌现了思想解放的gāo cháo。毛泽东关于“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号召发出以后,引出一片要求民主的呼声,斯大林逝世以后,苏联的形势发生变化,接着就是捷克斯洛伐克和匈牙利的事件,谁都不知道这些事和中国的百花齐放之间有什么联系,但估计总不是完全偶然的。

双百方针宣布不久,周恩来总理发表了“关于知识分子问题”的报告,着重提出脑力劳动者在经济建设中的作用。他指出,解放前的大学生是国家的宝贵财富,但有的学非所用,没有充分发挥自己的特长。各有关部门应该采取措施解决这个问题。他说,“这是符合国家利益的。”

周总理的报告对我真像天降福音!我听了以后不禁充满感激之情。我听说像我这样不能发挥专长的解放前的大学生大有人在,这是解放初期遗留下来的问题。随着形势的稳定和经济建设的进展,国家有能力也有必要腾出手来解决知识分子的问题。我的长期压抑的愿望和理想重新升起,我想,七年以前我之所以决定留在祖国是出于为祖国服务的热忱,现在这种热忱要得以施展了,我受到的歧视和不公正记忆犹新,但是现在想到,那是因为国家初建,一切尚未巩固,对于我这样一个背景不明的人过多地警惕些是可以理解的。这是我自己的国家,能为国效力于愿已足,过去的事就不必提了。

化冰总是比冻冰快。总理的讲话刚刚公布,各大城市就成立了专门机构,叫做“招聘委员会”,负责接待要求解决归口问题的知识分子。北京的招聘委员会设在中山公园内。我的工作问题早就是全家的一个思想包袱,因此周总理讲话公布以后,父亲很快行动起来,找出我的大学毕业文凭和其它证件去到招聘委员会,事后父亲写信到涞水告诉我,接待的人很热情,那办公室外挤满了要求解决问题的人们。我的事做了登记,留下证件,告诉父亲回家等待通知。

我并没有等很久,招聘委员会还没有任何答复,我却收到新华通讯社的通知,叫我到新华社干部处去应试,准备做翻译工作。这是因为老朋友老江推荐了我。他是继两年前推荐我失败以后再次为我努力,为此我对他十分感谢。我不敢耽搁,立刻回北京到新华社干部处。接待我的仍旧是那个老刘。他像两年前一样地再次考试了我的英语,再次表示满意,也再次告诉我回去等候通知。我回到沫水以后不久,就接到新华社的调动通知,叫我立刻报到上班。仅仅两年的时间,形势变化多么大!两年前像魔鬼一样跟着我的“档案问题”如今竟好像神秘地消失了。我的新单位两年前被我的档案吓跑,今天却对此毫不介意。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然而这个谜不是我能解得开的,更重要的是我得到工作了,问题解决了,也就不甚希望追究这个谜底了。

这时我要和涞水的同事们告别了。两年来的经历是特殊的,有益的,也是值得回味的。当初来时不仅不情愿,简直认为是屈辱。两年多的共同生活和共同工作,使我对这个偏僻地区的人们产生了一种亲切的感情,这种感情和城市里人们之间的感情很不一样,现在要离开了,而且看来冉见的机会不多了,我心里觉得真是有些难过。然而我的同事们却处之泰然。我临行前科长召集全科座谈会为我送行,大家说些惜别的话。刘国说:“我早就知道老刘呆不长。他的水平太高,在这里不合适。浅水养不住大鱼。”我看出别人都有同感,刘国说出了大家的心里话,由此更加可以看出农村朋友们的可爱。

              二

我于1957年4月被调到新华通讯社。当时我33岁。1957年,解放后第八个年头,我终于得到了发挥我的特长的工作。这是我从参加革命队伍的第一天起就渴望实现的梦想,然而八年来却被无情地关在机会的大门外。在我已经万念俱灰之际,却意外地沐浴着早晨明媚的阳光,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在台历上写下一句话:“1957年,我重新开始真正生活的一年!”称得上是心满意足,兴高采烈。事实证明我是大错特错了。这一年非但没有给我带来幸运,而且是我和我的祖国的历史上最悲惨的一年。至今只要听到或看到1957这个数字,我的心都要颤抖。

我被分配在翻译部英文组工作,每天和几十名翻译人员一起把外国通讯社的电讯译成中文,供《参考资料》和《参考消息》用。这些通讯社有美联社、合众国际社、路透社、法新社等。我做过用英文写稿的新闻记者,对于英文电稿很熟悉,做这种翻译工作是游刃有余的,因此不久翻译部的人们就知道我英文水平比较高。实际上我是能够做比这难得多的工作的,例如英文改稿员。到很久以后我方得知,领导层在怎样使用我的问题上是有过争议的,告诉我这件事的朋友姓董,是很有水平而且正直的人,当时在翻译部担任较高的职务。他见我英文很好,在翻译部不能发挥作用,曾建议把我调到国际部或对外部去改英文稿。他的建议遭到拒绝,理由是我“历史不清楚”、“政治上不可靠”。说实在的,我只认为汉译英、英译汉之间,或翻译和改稿之间只能是难度和业务水平不同,并没有政治上可靠与否的不同。我逐渐发觉,一个人如果被认为政治上不可靠,就只能做他不擅长的工作,或者做能力不及他人所做的工作。我自己八年来的经历和“招聘委员会”门外成群的要求换工作的人,都可以证明这种使用人才的荒谬的原则为害之广。

然而我在这么多年企盼、请求、失败之后,终于做上了自己愿意做的工作,已经是不胜欣喜,至于还应当怎样调整才真完全合理,暂时还无遑顾及,再说,即便领导层中有人极为通情达理,想要对我的分配加以调整,他也没有这样的时间。不久全国就被一场风暴卷得是非颠倒,天翻地覆,什么合理化的事也做不成了。不要说工作的调动,连增加一点工资都没有来得及。当时我的工资是每月62元,只有组内平均工资的一半,发工资时大家发现了都为我不平。记得刘组长(一个正直的人)对我说过,领导已经决定为我调整,要我安心等待。孰料没有过多久,连刘组长本人也被迫对我进行违心的批判,调工资只能算是天方夜谭了。而为我的工作安排不合理仗义执言的董君,自己也被定为资产阶级右派分子。撤了职,更谈不上为我张罗什么了。

              三

随着双百方针的公布,开展了党的整风运动,整风运动要整的是党的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和主观主义,按照惯例,运动开始由社长在大礼堂向全社人员作动员报告。他强调这次运动具有伟大的政治意义(一切政治运动都具有伟大的政治意义),要求大家直率地、开诚布公地向党提意见,帮助党改进工作作风。

随之就是上午办公、下午停工搞运动,方式是在办公室开座谈会。我在英文三组,全组十余人,有三分之一是女同志。整风座谈会开始阶段很不热烈。每天下午上班后,大家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刘组长说:“同志们,请大家提意见帮助党整顿工作作风,去掉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和主观主义。什么意见都可以提,大家提吧。”担任记录的女同志早就把纸笔准备好。组长又问了一句:“哪位同志有意见?提吧。”还是没有人说话。静了好久,有人说,最近伙食价钱贵质量差,有贪污的嫌疑。接着又是冷场。很久以后,第二个打破沉寂的人对夜班的安排不够合理提了几句,然后又冷场。大家耐心等到下班铃响,才起身离开办公室。分手时相视一笑,意思是说:“这完全是浪费时间!”

然而领导上不允许这样拖下去。社长动员以后,接着各部的主任动员,然后由部的总支书记找每个人个别谈话,从党团员开始。会上有人批评社里的高级干部,于是大家的热情上升了。例如有一位部主任被指责挪用公款供夫人出国,这引出一串所谓“夫人问题”。批评的对象地位愈来愈高,直到有人提出社长渎职和失职的问题。“形势开始变了,发言的人多起来了,运动初步展开了,”这种阶段领导上常常这样说。

              四

组里只有我一个人迄今没有在整风座谈会上发言,原因首先是我刚刚调来,人生地疏,没有什么意见可提,何况新华社调我来,使我得以用上了自己的专长,我感谢还来不及,哪里还有意见,其次,我从来没有考虑过共产党有什么错处,以及怎样帮助共产党改进工作。整风会开过两周,组内同事都发言好几次了,唯独我一句话没有说过。

一次散会以后组长问我:“你为什么不发言?”我说了上面的原因。

他说:“发言不必限于社内的问题。只要和整风的目的一致,不论什么问题,也不论发生在什么地方,都可以提。比方说,你的英文这么好,但是一直没有机会使用,这就是问题,它说明党的工作作风上有些需要改进的地方。

一番话提醒了我,我想起过去八年来不合理的遭遇,想起了自己长期的失望和压抑。这当然是有关方面在用人方面的不当。问题可能牵涉到人事制度本身,以致于造成人事部门处理问题任意而行,不顾当事人的切身利益和国家利益,这可以算是官僚主义口巴!

次日, 1957年5月的一个下午,我作了第一次发言,我回顾了我在美国通讯社工作的经历,我的报效祖国的愿望,我效力的请求如何遭到无情的拒绝,我怎样盲目地自己找工作而遭到愚弄,后来又在农村做了两年与专业毫不相关的工作。最后我说:“感谢新华社把我调来,我才在八年来第一次使用了自己的专长。我感到很幸福。”这时我激动起来:“这点幸福是多少年不公平的对待以后才来到的,很高兴我有机会吐吐苦水。”

我发言时听到同事们不时发出惊愕和不平的声音,我接着发言,说出了久已埋在心里没有机会说出的话。“我作过两年美国记者,这不假,”我说:“但是我没有做过坏事,没有写过反对共产党的文章,没有作过于解放战争不利的报道。不应该在档案里加上对我怀疑和歧视的东西。”我还追述在1951年我在镇反运动中,把自己作记者所发的全部电稿的存底和刊登我的稿子的剪报统统上交给坦克学校领导,以便帮助组织了解我的全部活动。“那些材料是英文的,”我说:“但是领导可以组织力量把它们译出来,这应该不困难。假如领导上认真审查了这些材料,对我的怀疑就可以解决。我很怀疑这些东西组织上研究没有。而这是不公正的。”

一位同事说:“这是不公正的。”另一位说:“老刘真倒楣。”“我个人的经历,但如果反映我们政府的人事工作上的缺点,就是个重要问题,因为那样受影响的就不止我一人了。”我说:“因此我建议以后给人们更多的自由,允许人们自己找工作。”

我是组内第一个人在发言后引起听众的一致赞许,甚至一片掌声。我讲完以后,好几位同事走过来和我握手,表示同情我过去的遭遇同时祝贺我调到新华社。这时一位女同事正在用手绢擦眼泪。我的关于允许自己找工作的建议得到大家一致赞同。次日上午,部党总支书记叫我到他的办公室。他请我坐下,对我说:“我看,你们组的座谈会记录,你的意见提得很好。过去对你的使用是我们的错误,是应该纠正的。”我理解他说的“我们”指共产党而言。“你谈出党的错误是对的,这表明你爱共产党。我们希望你继续这样做。”我表示感谢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我很受感动:“从来没有党的书记如此友好而且诚恳地对待我,甚至承认我爱共产党。然而对我的礼遇这刚刚是开始。

过了几天吴社长找我和几位地位相似的到他的办公室面谈。从动员报告以后,社长不断分批接见各部门的人,了解大家鸣放的情况并继续动员大家帮助党整风。我们走进四楼一间宽敞的社长办公室,吴社长坐在一张大写字台后面。他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资产阶级右派分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