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第一株毒草

作者:政治类

谭天荣

爱菲索人中的一切成年人都应该死,城——应该交给尚未成人的人去管理。

                       ——赫拉克利特

到现在为止,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离我们无知的青年还有十万八千里,我们国家没有检查制度,可是一切报刊,(例如《人民日报》、中国青年和物理学报)的编辑们对马克思主义的绝对无知,对辩证法的一窍不通和他们形而上学的脑袋中装着的无限愚蠢,就是一道封锁真理的万里长城,比方说吧:

1895年以后,马克思主义按照铁的必然性转化为自身的反面(第一次否定),与此相适应的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形成相互渗透的修正义与教条主义,六十二年的绝对统治,而“再论”都把它归结为“人们的思想情况”这不是赤躶躶的唯心主义又是什么(详细论证情况请见哲学教研室印“教条主义产生的历史必然性”一文)。

魏巍写的“春天漫笔”不仅空空洞洞的自相矛盾,而且简直是神经错乱,语无伦次,却被采纳为关于“徐进问题”讨论的最后批判书。

充满了极端盲从迷信诡辩,谬误牵强附会弥缝手段(或者叫作新颖观念)的物理学已经面临毁灭,无耻的李政道杨振宁剥夺了物理学的最后一点光彩,可是物理学报还在搞什么薄板和圆柱,再不就是什么耗损。

这一切已经完全不堪忍受。

我建议:

(1)让我们北大学生自己创办一个综合性学术刊物。

(2) 建立一个学生讲座,让我们向世界证明除了那些一般地,.禁止自己思维的“三好学生”(或叫白痴,或者优秀生;或者叫“小螺丝钉”反正一样)以外,中国青年还有的是成千上万“才子佳人”,他们坚韧果断才气横溢光芒四射,他们将使国际资产阶级吃饭时丢落刀子。

你凝了一下眸

你微微一笑

你目瞪口呆

你紧锁双眉

你咬牙切齿

你点一点头。

一切都很好,只是千万不要发神经病,应该改一改那种听到一句不习惯的话,就本能地反对哪种条件或无条件反射,要不我说西郊公园比北大对你更合适,好,再见!

         一个“强壮而又怀有恶意的小伙子”——谭天荣

                        1957年5月20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