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在1957年6月26日报告会上的发言

作者:政治类

张景中

         一、关于退出学习的原因

“我退出学习的原因基本上和杨路同,但今早几个尊敬的老师劝导我,要我参加学习,我部分接受,参加一些讨论会,但气氛又不是那么坏的大会——如不是批判会(我所认为不应批判的问题)。另一方面我需要休息。”

           二、三害根源

“新宗派主义(指现在的宗派主义)是由于对工作不了解情况,希望一部分人接近他,以改进工作,了解情况。与此同时,不可避免地产生宗派主义:

1.经常和这批人接近,因此和其他人疏远,不信任,这样在精神上形成隔膜,因而更不信任,如此循环……

2.在制度上, 如选举制度,层层隔膜,为此而采取一系列的工作方法,而加深了这种隔膜,这个情况是有其特殊性和普遍性的。

“新官僚主义:大部分出发点是好的,愿意把工作做好,但由于不了解情况,做了错事习以为常,很主观地认为是不了解情凡犯了错误,但为了面子、个人利益而进行掩盖,越掩盖,错误就越大。

“旧三害(指解放前的三害)对新三害起助长作用,而过去的权威,损人的利己主义,在人们思想上的遗留有时产生了和旧的相同的错误。

“新三害是在新的矛盾的基础上产生的,是由于人民内部矛盾产生的,是因为不同的人处于不同的地位,因而看法不同,这是永远有的……要有效地防止三害,应在制度上改变。在苏联相中国的制度由于本身的缺点,对产生三害大有些关系的。

“人们的思想是各有片面性的,领导片面,群众推翻,这就是民主集中制之必要,但目前做得不好。”

“直接生产者和管理生产者之分离(所谓分离是指管理者不是从生产者中来)从历史上看,不是好现象。奴隶社会之所以产生,是由于有些人只单纯地从事管理。因而产生了阶级,而目前不会产生阶级是因为人们的自觉……我不曾说明目前要产生这个转化,而只是说直接生产者和管理生产者分离不是好事情,这只是我的感觉。”

“一部分人进行这样的工作,一部分人进行那样的工作,这是纵的分工、而管理生产和直接生产的分工是横的分工,管理生产者应从生产者中产生,领导科学的必须从搞科学的工作者中产生。”“从领导上派下来的分离性较强,我不反对分工,但反对分离。”

“农业生产合作社是由选举产生的,因此,工厂中应该由工人选举厂长。”

“工人代表大会的方向是好的,应促成最后领导者绝大部分由工人中产生,领导者参加劳动是好的,但没有劳动者参加领导好,现在是有好多领导者从群众中来的,但没有制度保证。”

“在选举上,选民对代表不了解,如团的选举是对团组织投信任票,这种现象虽不是独裁,但是不好的,应该让候选人到选民中说明自己的政治见解。”

“候选人名单应多一些,有选择,目前提几个选几个,你随便改掉一个人也会选上的。”

“这种选举制度是不好的,显然不是民主,但说不民主,要被别人说是诬蔑,因此说是有缺点,要改”。

“人民对国家大事的了解不够,不了解,不能决定这个政策的好坏,而目前不能做到这一点……如斯大林的错误不了解使人们不能公正的判断,如果人民了解后,都得出和领导不同的结论,这就可说明领导的不对。”

“《人民日报》若经常介绍北大情况,及时指出缺点、错误、就可避免目前的谣言和反革命的挑拨。”

“资本主义上升时期,有一句话:‘我完全不同意你的意见,但我用生命来保证你说这些话的权利。’如不说目前人权没有保障,而只是说与大家有不同的意见的人如何保障其人权。”

以上这些观点,我再声明一下,这些原则是在党的领导前提下,希望在党的领导下讨论的,“目前北大是否有右派,我不敢肯定,反正我不是右派,肯定阶级斗争是存在的。”

          三、天津之行(略)

         四、我的看法与问题解答

“一开始我们希望党委会领导,而党委会没有领导,这就可能有错误,关于思想解放的看法洪久楣曾向市委问过,市委没有反对。”

“目前的做法是摧残了部分民主势力。”

“我们有同学开始认为党是虚伪的,运动开始后就认为不是如此,但目前又贴上‘莫谈国事’。”

《广场》找不到地方付印,因所有誊印社接到通知不让印,《广场》之基本路线是拥护党的,拥护社会主义的。”

“对刘奇弟不下结论,我和杨路说刘奇弟有复仇主义,谭敢于提意见的精神是好的,他也是帮助党整风的。”

“杨路以前不关心政治,而现在是帮助党整风的。”

“沈泽谊说:我面临了两条路:坚持真理就要离开党,放弃真理就可靠近党,而在阶级斗争中往往要放弃真理,以后什年不谈政治”。

“目前政治尽管目的伟大而手段不能不采取肮脏,《人民日报》为了人民利益但手段是肮脏的,我欣然接受组织处分,校规国法,我不改变我的态度,假如以后更正……我就可以(放)弃这个肮脏的看法”。

此后听众提了一系列的问题,张作了一些回答:

“去天津各人目的不同,我没有如杨路所说“去冲击一下”的想法,本来我们大家不让杨路去,杨路说一定守规矩,不乱说,以后就一起去了。”

“我不参加学习愿负违反制度之一切后果。”

有人问起信的问题(指张景中写给5506136的) 张景中说“信公开没道理。就信的内容讲可以公开。我的信就是要组织力量而且要积极地组织力量帮助党整风。”

“组织性和良心是有矛盾的,立场和真理有矛盾,为了真理可放弃立场不会做敌人。”“一切政治其手段可以是肮脏的,但我不反对伟大的目的可以用不正当的手段达到特别是阶级存在时。”

有人问张景中:你说制度是根本的,为什么学校订出制度搞反右派学习,而你不参加。张回答说“我处在矛盾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