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与段、江、程、丁四位先生谈话的内容摘要

作者:政治类

张景中

为了劝告张景中、杨路,希望他们不要再坚持错误,立即回头,段学

复,江泽涵,程民德三位先生找他们谈话,杨路不愿意来只来了张景中一

人,谈话时丁石孙也在,下面是谈话的简单过程以及张景中的一些意见。

首先发言的是段学复先生,他表示了系里对他们两人最近的行动和言论的注意,他们是不对的,希望他们虚心一些,听听别人的意见,好好地想一想,在谈话中再三表示他对他们二人是诚恳的。接着是江先生谈,他认为他们这样不虚心是不好的,他认为年轻人考虑问题时不应该不考虑历史,不考虑别人的意见,不管社会的实际情况,他说这样并不是真正的独立思考。程先生希望他们在政治上划清界限。在这三位先生谈话过程中, 张景中就谈了他从5月19日以来所参加的活动,最后并谈了目前的看法。张景中谈话的摘要如下:

1.他的动机是要求自由讨论问题, 例如讨论产生三害的原因等,这就是组织黑——恩学派与百花学社的原因。

2.黑——恩学派的目的不过念些恩格斯的著作, 百花学社不是反动集团,在一成立时他们就怕被反革命分子利用,因之没有组织纪律的约束,社不对社员负责,社员不对社员负责,且一切会议是公开的,欢迎同学参加,欢迎党委有人来参加,除去龙英华组织过报告会外,没有什么活动。

3. 《广场》 不是百花学社的刊物, 为此内部还展开过反宗派主义的斗争,《广场》中每篇文章都是从社会主义立场来帮助党整风的。

4.去天津的原因是:①辟谣②接受朋友的邀请。去的7个人是偶然地组成的,各人的目的不一样,主张也不一样,带去的印刷品是按下列两个原则选择的①早期的大字报②引起争论最多的大字报,(他没有详细谈在天津的活动以及油印大字报的准备工作如何做的)。

5.关于他写给北大一同学的信的内容, 现在看是错了,但当时并不错,因当时他并不知道有反右派的斗争,出版《广场》和组织百花学社在现在看是不对的,所以都解散了。

6.这次运动的主流是好的, “自由主义者宣言”以及谈论的文章可能是不好的,但这不是主流,问题出在党委领导指导不好,当时没有指出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如果领导得好,他们将成为反右派斗争的积极力量。

7.谭天荣和他一样, 也只是希望自由讨论问题,他的缺点只是有些狂妄而这一点现在已有很大改进。

8.党对他们是不择手段地打击, 如印刷厂工人斗争他们,且扣住他们的稿子和纸张,说要告到检察院,但直到今天还没有告,江副校长听信一面之词,对他们六个人不加区别的警告以及《人民日报》说百花学社是反动小集团,《广场》是反动刊物,而这些都没有经过详细的调查,且报导的事实有歪曲,要报导的话就应该把他们的东西都登出来,如谭天荣的文章等,现在这样是不公平的。

9.现在的作法是违反宪法的, 他们既然没有被剥夺公民权,就有言论出版的自由,学生会为什么不借地方和扩音器给他介工。

10.参加学习就要对不起朋友,沈泽宜昨天已在写检讨但是沈说话得有良心的,沈认为在良心与党的利益之间,他今天选择了后者,以后沈将几年不问政治。沈写检讨他不写检讨,双方是能谅解的。

他在谈话中,是尽量把事情说得轻描淡写,说他的动机是好的同时坚持他的错误。

在他谈过之后,先生们就问他在今天的反右派斗争中应该采取什么态度,他的回答是一方面承认在全国范围内有右派,另一方面反复说党委在反右派的同时扼杀了他们这部分人,而不正面回答先生们提出的问题。

他一直坚持他的错误,完全不考虑先生们对他的劝告,谈话从上午十点到一点半结束,先生们对他这样顽固的态度感到气愤。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