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略谈“五·一九”

作者:政治类

王存心

对于斯大林个人专断的严重错误和匈牙利的武装暴动,我们国家的领导当局所作的解释不能令人满意,因为说服力不够,虽经大力宣传但仍有许多人不肯接受。“三害”的实质和根源是同性质的问题。照样轻描淡写敷衍通过,当然人心不服。为了防止“五·一九”这样的事件,我们国家领导当局作了巨大的努力。首先慎重地发表了“论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和“再论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两篇文章, 然后通过报纸等宣传反复解释; 另外,还有特别布置的政治学习。但是,“五·一九”运动这样的事件仍然发生了,出乎领导当局的意料。有人指出,在我们国家里选举流于形式,人格没有保障。“三害”到处都是。当然不是社会主义所固有的,为了我们社会主义更好,不少有认识的青年人投身于“五·一九”这样的运动中。他们要求扩大社会主义民主,不满足于用思想改造的方式来除“三害”,主张在理论上作一些必要的修正,制度上作一些彻底的改良。不容否认,中国过去太糟了,对比之下,人民对新中国是无比热爱的,只有在人民忍无可忍的时候,暴力的革命才会发生 顿如领导当局有决心进行一次和风细雨的彻底的改革,不会有多大的困难,虽有反革命分子乘机捣乱,但他们必竟是少数,并不可怕。我们国家的领导当局为了顾全自己高度的威信,十分固执地坚持不太高明的见解,对“五·一九”这样的运动不但不予以支持,不积极的领导,相反的,不择手段的加以压制,并利用广大群众对新中国无比热爱的情绪大张旗鼓地掀起反“右派”斗争。由于没有正确的领导,由于反革命的破坏,由于少数人近于疯狂的偏激,由于知识不足的广大群众不明运动的真象,经不起重大的阻力,“五·一九”运动未得到健康的发展,目前“五·一九”运动被反右派“斗争”代替。尽管如此,“五·一九”运动还是有成绩的。它给了“三害”分子一个有力的打击,在许多人僵化了的脑袋中起了振荡,还有,更重要的是,领导当局虽然口头上不承认,但阴改一点,阳改一点,实际上在改,不是吗?以我见到的来说,学生会的权力似乎是加强了,那些非行政机构也不再发号施令了,反“右派”斗争的政治学习延长十天也极为慎重,由校务委员会决定。总之,规矩多了。

          与上文无关的附录

①正如一个好的领导者,不是不犯错误而是善于改正错误,一个好的

社会制度也不在于它如何绝对的好,而在于它能及时地按照人民的意志改

变。

②人眼望见的天边决不是尽头,历史的车轮永远前进,中国人民已跨

了很大的一步,但不能就此停止不前。

③有人认为政治是肮脏的,对政治生活中一些看不惯的事有点生气。

为此,特从弥勒佛(大肚罗汉)抄有关对联一副,牢记在心,可免烦恼。

上联:大肚能容,容天容地,于人何所不容。

下联:开口便笑,笑古笑今,凡事付之一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