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肃反运动论纲

作者:政治类

江 文

北京大学1955年暑假的肃反运动斗争错了那么多人,原因到底在什么地方呢?让我来谈谈这个问题。首先我们要区别“肃反工作”和1955年夏开始的以胡风集团为典型,以广泛开展斗争为形式的“肃反运动”这两个概念。毋庸置疑,肃反工作对过去·现在·将来都是需要的,本文专谈后者。主要论点如下:一、当时局势,1953年朝鲜停战后国际局势发生重大变化,1955年的国际局势趋向缓和[1] 国内阶级关系并不是“日益尖锐化、深刻化、复杂化[2]”。资产阶级在改造中力量日薄,工人阶级的领导日益加强,阶级矛盾不可能日益尖锐化。有人认为,直至1956年底工商业全行业公私合营那时起,阶级关系才趋向缓和这是割断历史的看法。在此之前,已是彻底改造的准备阶段,矛盾当然不会尖锐化。中国民族资产阶级和工人阶级合作是有历史传统的。

--------

[1] 见周总理在二届政协二次全国委员会上的政治报告。

[2] 见本文第二点张仲纯的报告。

二、肃反的指导理论,张仲纯同志的肃反动员报告说:“过渡时期阶级斗争尖锐化、深刻化;复杂化,从理论上苏共党的历史上来讲是如此,目前中国情况也是如此(?江文)

因此就有必要开展肃反运动,当时公安部长罗瑞卿的“提高警惕反对麻痹”一文的基本思想亦是如此[3] 这种斯大林的阶级斗争绝对尖锐化的理论早已破产,不须再驳。

--------

[3] 见55年6.30《人民日报》社论文

三、肃反方针“肃清一切反革命分子,不冤枉一个好人”以及后来提出的“有反必肃,有错必纠”和“不杀少捕”的政策,是正确的,使错杀和大量错捕可以避免,没有造成斯大林式的悲剧。

四、肃反的敌情估计:开始阶段提出“百分之几”[4]“百分之五”[5]的反革命分子和坏分子,北大大约斗了二百多人。

--------

[4] 55年6月10日《人民日报》。

[5] 史梦兰肃反报告“大约有5%的反革命分子、 坏分子,不过我们在班上不要掌握这个比例。”

以百分之五推算(如财政部电力部[6] )虽然简便,但为有头脑的人所不为,大家知道“中国的情况极为复杂”[7] 根据主观意测的数字开展斗争实属可笑。有人认为,上级也无硬性规定为百分之五,我想这个对敌情的错误估计,在当时实际工作中所起的作用是造成肃反扩大化。

--------

[6] 今年5月19日15日《人民日报》。

[7] 毛主席七届三中全会报告。

五、检查肃反运动的主要标准。我们和史梦兰同志不同,他总结成绩说“发动了群众,开展了××次的斗争(具体数字党委会有案可查)”。我们认为应以客观效果来检查,不能以斗争次数来信定成绩,事实上,这数字在估计错误时引用它反倒适宜。我们以为斗错了多少人,就是错误,斗对了多少人就是成绩。(全面估价不拟在此详述)总之,在错误的理论指导之下,在错误的领导思想和敌情的估计之下,绝大多数的斗争是错了,到底有几个对的,因数字保密,我不得而知,这样还能说运动基本上是健康的是正常的吗?还能背“成绩是基本的,缺点是难免的”公式吗[8] ?固然我们亦不应忘记肃反后一阶段转入以审查干部追查校对材料为主要方式,运动基本是健康的,获得了巨大的成绩。肃反运动错误的根源,不在工作方式,而在于脱离群众,以宪法人权为儿戏的官僚主义;以搬运公式为满足的教条主义;以及不准阿q革命的宗派主义[9]。

--------

[8] 史梦兰肃反总结。

[9] 毛主席十大关系报告中提到《阿q正传》的报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