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三害根源

作者:政治类

张锡锟

           (一)制度问题

制度可以笼统地讲,不必加注解,说什么具体制度,制度中的某些环节。一些人一说到制度问题特别小心,硬要加上具体的制度,制度的环节。这样一来可小心翼翼地说小制度,很小很小的制度。

(a) 制度是人订的。而每个人都有其局限性、两面性。制度要不断改进才能达到完善地步。必须破除人们对具体制度的迷信。

(b) 无产阶级专政体现在制度上。制度并非神圣不可侵犯。这也不是个别环节。官僚主义、主观主义有些相似。官僚主义一定是主观主义,主观主义不一定是官僚主义。两个主义没有本质区别。主观与客观的矛盾,人的思想意识落后于存在,这仅是产生三害的一方面;而目前官僚主义普遍的现象又如何解释?历史上程度也不同,这又为什么?这是由于制度不同。

要扩张它还是收缩它,是制度与官僚主义接近还是远离,民主还是独裁。

如社会主义国家严重程度不同,既变成社会现象,就要从制度中去找。不然,为什么会变成普遍流行?因为有些制度方便于成长。

在我国1954年宪法出来后,人们乐于歌颂却忘了切实保障。如肃反时人身侵犯,以后又压制人们发言;又如24斋的牢房,公民人权无保障,法制不健全。又如损害名誉,动不动就是立场问题,一些人利用统治地位损害人权,败坏社会风气。

官僚主义者对这些现象熟视无睹,不是不知道。领导也不在乎,一手垄断,在人权无保障下作威作福,表面上(还是喊)为人民服务。

又如选举制度,选举几个提名几个。对选拔干部,不要光是来个工作积极,是个什么模范的介绍,还要考虑他们的思想方法。有人对在大饭厅投票,大喊幸福,这难道是心坎中发出的微笑?实际上我们并未干预政治生活,连被选举人也不认识,一提意见就加上“反……”“反……”层层选举没有直接选举好。这并不是说资产阶级选举方式好。连班上也如此。这就更不必要。一些干部总商量把谁调回来,调回来干吗?强加于同学头上。

集中制度上的问题说的是在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在集中指导下的民主。往往片面强调过去阶级斗争时期集中多,阶级斗争缓和以后,人们思想意识落后。如工人委员会比厂长制就好。注意不要落在时代的后面。

政治思想上落后进步在宪法面前应平等。但并不如此,如考大学许多人因政治条件不好而不取。又如政治课必修问题。明明宪法规定有信仰自由,而又规定教徒必修猴子变成人;这平等吗?

(c) 不民主的统治方法,人民从何处监督。光喊人民是历史的主人。形式主义的签字,权限不下放,实际上讨论机关都无权。

 (二)可耻的社会力量的支持,思想懒汉,满足于作应声虫

  ——恶劣的社会力量,对领导盲目服从,对指示盲目推行,对下压制。

若没有这股社会力量,官僚主义不可能到处横行。人们习惯于体会领导意图,以为左倾比右倾好,以为这是自己具有的身份,天生如此,还自认为立场稳。不体会反面就会夸大矛盾,强加于人民头脑中,以为人性次要,阶级性重要。一些人在以白骨搭成的梯子往上爬,良心何在?要摧毁这股力量,必须有积极力量对应声虫回击,尤其是抬轿子的人。

          (三)思想上的问题

这与宣传机关有关,要消灭家规的矛盾。我们作的应是教导人们接近客观真理,但同学得到的是教条化的东西。

“愚民政策”——凡是使人民是非模糊的宣传都是愚民政策。如保密制度,连永利碱厂碱的产量也保密(化工老师讲的),这除了增加人们的愚昧又有什么?经济上绝对数字的保密,相对数字的迷惑人,如二十大赫鲁晓夫报告中谈各国生活增长倍数,从而得出社会主义优越的结论。增长情况总与基数有关吧,同一水平比才行,这就是愚民,使人信服得五体投地,造成印象不真实(而政治经济学就好些)这就是扩大矛盾。此外航空学院连牌子都不挂,其结果也不过是愚民。有的地方连蒋光慈、黑格尔的书都不许看。又如科学院、原子能、国防化学方面的保密。

在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宣传上的片面性,也许我说这个又会来个立场问题。过去把社会主义说成是天堂,都说成是“最……”“最……”这等于告诉人们不要再前进了。还要什么实现真理?连政治先生也说过:“过去对社会主义宣传得太好,几乎完整的没有缺点。”要全面认识,好像资产阶级的东西一切无可取之处。

科学宣传的片面性,自然科学方面对摩尔根一棒子打死,对自然科学要谈阶级性,扣上一句唯心,加上一棒打死;把罗蒙诺索夫说成十大家,石像放在大图书馆,似乎一切文明都成了俄国的。偏要如此灌输,使人们不能认识客观真理。对斯大林盲目崇拜,对经典著作不能批改,当作神明,从这意义上比作圣经也不算错,教条主义统治比作中世纪的教会统治也完全可以。在形式上可与日本武士道、希特勒统治相比。

从前宣传苏联一切是天堂,二十大以后才知道农业落后,官僚主义者在银幕上出现足见普遍,但也说明了英明。又如匈牙利问题,从前宣传得一切好极了。匈牙利事件爆发以后原来乱七八糟,这难道我们不知道?只是有意识地愚民。

又如南斯拉夫问题,过去一切骂够了,现在只称之为社会主义,难道会不知道?我们党水平那么高,难道是不是社会主义也不会辨别?到现在资料还是知道得很少。

愚民政策问题,不动脑筋的人得到欣赏,有意见的人就一直压制,我只管效果不管动机,有些问题党不是不知道,除了增加愚昧还有什么?凡是混淆是非都是愚民政策,不管动机好坏,但导致效果怎样呢?

人民盲目崇拜领导,便非常欣赏,认为立场稳,于是积极分子提拔成了官僚主义。用信仰代替知识,首先是信仰,把知识推到微不足道的地位。这不是愚昧又是什么?就是不要人思考,一棒子打死,效果就是爬上去,说好听点是领导,说得不好是统治,在思想上把矛盾拿开。

上述三方面汇成了一股洪流。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