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世界往何处去、中国往何处去、北大往何处去”

作者:政治类

龙英华

先讲关于反社会主义言论和对《人民日报》社论的评论。我认为重复大家知道的东西,就是教条主义。

过去反社会主义言论藏在心里,现在说出来了,很好。说明社会主义民主扩大,说出来我们知道了,有利于思想改造,有利于给我们上课。我看反社会主义言论有这些:①我所要的是理想的社会,要不要社会主义无所谓;②“党天下”,共产党可要可不要,民主党派和党自由竞争;③自由主义宣言,不承认人民共和国和中央人民政府;④有人主张由下而上地搞,像波兰、匈牙利的方式,这样国家生产会受到损失(暴动、罢工、罢课)。

整风是扩大民主,可以和教条主义斗争,斗争后可以出现新事物。

关于《人民日报》社论(指:“这是为什么”等),用辩证法看,好的是主要一方面,缺点是次要一方面,全部否定他是右倾机会主义,另外有教条主义(全部肯定)和修正主义(全部否定)的态度。社论批判反社会主义言论是正确的,因为需要提高警惕性,但从辩证法看,也有不好一面,对恐吓信的分析不深刻,对怎样区别反社会主义言论分析不够,给了教条主义者以把柄,如临大敌,不分好坏,打击积极分子。

“自由主义宣言”出现是一件好事,证明了社会主义民主在北大大大发扬。大家知道了它存在。不要把他们推到帝国主义的一边去,要客气一些,说理吧!我们占了半个地球,心胸要宽大一些。批判右派,右派可以转化,转化了就不叫右派了。

现阶段的马克思主义比马、恩时已大大变了。但有继承性,列宁、斯大林学说是发展。现在来论述下列问题:

一、世界向何处去:这是关键问题。有些我也只是“猜想”,恩格斯曾说:只要科学在发展中,总是需要“假设”的。我认为世界是人类大家庭。人类的共同敌人是自然界。自然界与人类有一致的方面,也有矛盾的方面。人类不分阶级在自然面前是一致的,在氢弹面前人类有一致的利益,一丢下不管哪个阶级都被炸死。所以大家感到战争打不得!(当然我们还要预备氢弹)战争有转化为和平的可能。人类对抗性的矛盾有转化为非对抗性矛盾的可能。这样战争转化为和平、变为人类进步。

美国有(一)亿多人,有六千多万工人,他们生活得很不错。英、法、西德工人阶级也类似。你去发动武装起义试试看!过去美共教条主义碰了钉子,脱离群众,教条主义破了产。英共也破了产。在意大利马克思主义胜利了。法共也像胜利。国际工人阶级共约两亿(苏联5000万、美国6000万,中国算个2000万吧,算四口之家,工人阶级家庭人口共八亿。全世界人口大概26亿,除此八亿还剩18亿。农民算它个16亿吧(中国5亿,印度3亿等……)——工人运动总之有一天是要统一起来,因为社会党人和共产党人在最低目的上要有共同点,所以总应该团结改造社会党人,只要他们反对资本主义,反对战争。然而过去教条主义者把工人阶级让给社会党修正主义了。教条主义使社会党都与帝国主义合作了。

用理论斗争来代替武装斗争,全世界来一个百家争鸣。欢迎社会党人来作报告(但仍要准备氢弹)。欢迎杜勒斯等等他们来我国争鸣,但我们也要派人去宣传,和他们交换,看谁是真理。在人道的基础上,在氢弹和死亡威胁的面前,团结起来。

无产阶级专政无论过去和未来都是能在个别国家里提出来,作为全世界口号是值得怀疑的,这个口号会脱离群众,不管加多少解释。资产阶级比我们高明得多,搞了专政,但不提资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专政是列宁、斯大林的口号。中国毛主席加以否定之否定,提出“人民民主专政”,这是现阶段马克思主义的口号。而共产党情报局用争取人民民主的口号,来代替专政更前进了一步,可吸引更多的人,可团结资产阶级,比人民民主专政更高明的口号也可以提,再否定之否定,如共产党情报局提出争取人民民主,争取持久和平。你到印度搞无产阶级专政试试看,谁跟你走?只要保证党的领导,因此无产阶级专政这一口号是的确不当的。“一论”“再论”题目虽然是无产阶级专政历史经验;但提出的五条经验中就没有提这口号。在我们国内由剥削阶级基本消灭后,专谁的政呢?——专政对付帝国主义,国内主要是人民民主。这一名词关系很大,弄得不好混乱自己。英国提不妙,意大利讲议会过渡,提出了人民民主专政,很好。我们要使民族主义向我们看齐,民族主义国家,欧美政府中的某些人士都拥护社会主义,可是我们的口号把别人吓跑了。所以无产阶级专政口号过时了。

我们要夺取全世界,首先要改造自己。过时了的制度(对敌斗争时的(口号),不适合于今日)、教条主义像喜马拉雅山,压在社会主义国家头上,出了波、匈、苏事件,人民不得不暴动,老是老一套解释,实际上是反对百花齐放,妨碍言论自由。表面赞成发扬民主,实际上阻挠。这样我们人民有很大潜力没有发挥出来。

在工厂、学校中没有彻底实行民主集中制,阶级斗争时有利的制度,现在变成了官僚制度。肃反前的工厂一长制,左得厉害。肃反后党委领导下的厂长负责制是以党代政。

管理制度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左倾管理制度的改变,才能发挥潜力,

1.制定新选举法,直接选举。在工人委员会中,党可以争取多数,保证领导。可以竞选,上边批准,这样选出来的人,不能是高兴就走群众路线,而是非走群众路线不可了。

同在我们的领导集团,情况是中间大,两头小。上头是英明的好领导;中间是有某种程度上的官僚主义,不好不坏,不适合今天需要;底下是“三害”分子,或违法乱纪分子,让他们下台!

2.过去是“官派官” ,特别是在评级之后,干部基本配备全了,下级没有机会提拔,因此矛盾很大。仁人志士新生力量不能吸收到领导集团中去。现在大概有20万官,这对阶级斗争,消灭私有制时有好处,现在过时了。我主张“凡长皆选”!不好就罢免,否则他们脱离群众后,官僚主义仍可能出现。

我们可以先整风,再选,希望中间类的缺点能够克服。教条主义不愿谈这个问题。

入党也要结合选举。现在入党的加深了危险。因为这些新党员容易被上头和底下两类人所俘虏,虽然是各种运动中的积极分子,但斗争性差——在整风中可看出来——被不好不坏的干部,坏的干部团结在一起,教条分子喜欢教条分子,官僚主义喜欢吹牛拍马者。毛主席说共产党不改造要变成国民党。我看共青团不改造要变成三青团。47年我在学校和三青团斗争过,很知道他们那一套,有些共青团像三青团员,现在多少共青团员就是用三青团的手段来对付整风积极分子。有些党员不动:以为这是站稳了立场,这是消极分子,他们反而要打击积极分子。消极的留在党内,斗争积极的反而喊要开除出党,岂有此理!(声色俱厉)。

二、中国往何处去?我们有了一个社会主义工业化,还应有个社会主义民主化(也订出五年计划来)。“民主长一分,生产长一寸”!现在农村民主化,实行选举。 工厂学校应向农村学习。苏联最近分全国为105个经济区,这是大大发展社会主义民主。现在是走谁的路,是斯大林路线和南斯拉夫路线谁胜利的问题。铁托、陶里亚蒂、毛泽东、赫鲁晓夫是现阶段的马克思主义的代表,资本主义国家中有人说苏联是法西斯主义,在本质上是错了,但反映了官僚主义厉害。

我们的气量要大一点。可以和资产阶级妥协。把资产阶级帽子摘掉了,有何关系?我们如果使社会主义民主更开展,可胜过10亿万大军,10亿个氢弹。我们搞好了具有强大的吸引力。

马列主义基础讲社会主义只讲经济基础(工业化),文化革命(原子能化)还应有政治基础(民主化)——在社会主义社会应当有合理的管理制度和上层建筑。

在社会主义中,说有新阶级,即是修正主义。但是有阶层,揭出这一点是有好处的。人们经济、政治、文化地位不同,意识也不同,因此分作阶层,各阶层一致的一面是主要的,斗争是次要的。但可以转化。这是阶层斗争,如匈牙利领导与被领导的矛盾转化了,官僚主义是压、打,矛盾就转化了。

三、北大(往)何处去?

北大在全国各地的人均有。应当在理论上好好讨论这些问题。要求民主办校,民主选举:学校三害主要表现在教学制度上。

应当让学生多读、多想、多写、少听少背。现在我们教学只是拼命往学生脑子里装! 装!装!在上课时讲100个问题:50个——众所周知,40个——一看就懂,还有10个信息量。教员是政治宣传员而非科学家。我看毛主席叫把功课砍掉一半的意见是很好的。对文科都合适。

我主张搞理论斗争,理论弄通了,再从上而下的搞。我曾和谭天荣在一个晚上商量过,他主张走出书斋,让全国学生动起来,工人动起来,农民也动起来,自下而上地搞。我是不同意的,我主张搞理论斗争。

我认为学校的主体是学生,学生是生产知识的劳动者,他们学习动脑筋就是生产知识。应当由学生来选举学校领导……。我一个人想得还不够,大家动脑筋想想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