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在北大的第二次发言

作者:政治类

林希翎

5月27日林希翎在北大作第二次发言。 她首先声明:上次的发言是在冒失和激动的情况下谈的,都是胡说八道。但对全部发言完全负责。上次会场秩序很不好,这一点北大没有人大好,人大同学的组织性、纪律性很强。今天要求你们耐心听我讲完,即使我是反革命,也请等我讲完了再到法院告我去。接着她谈了以下几个问题:

(一)制度问题:关于个人崇拜问题,我同意铁托同志的意见,个人崇拜与社会制度有关(不是指公有制和私有制的制度,而是指具体的制度),如庞大的官僚机构,产生了官僚主义分子。现在党也在精简机构,我衷心地拥护。再如,特权分子产生的原因也与一些不合理的制度有关,如看文件,要按级别,党团员也是一种特权,能够留学,参加游园。因此,要克服错误,就要从根本上改革这一切制度,上次谈到不要改良主义,也就是这个意思。

(二)人民内部矛盾问题。它反映了上层建筑与基础的矛盾,也即意识形态不能适应公有制基础的矛盾。如“三害”即与政治制度有关,与公有制不相容。这个矛盾表现为人民内部矛盾,原因是意识落后于存在。

人民内部矛盾在我国表现为领导与被领导的矛盾,这个矛盾目前是非对抗性的,发展下去可能会转化为对抗性的。现在已有局部表现为对抗性,如某些地区的罢工、罢课等,我在东北、玉门曾经看到过这些现象。

(三)上次我谈到各个统治阶级都有共同性、局限性,这在哲学上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如马克思说:“法律是反映统治阶级的意志的”,这在各个社会形态里都是适应的。在阶级差别消灭以前,各个统治阶级都有它的局限性,特别是在资本主义社会和资本主义以前的社会,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的矛盾是对抗性的,在公有制社会里,这种矛盾是可能被认识的,也可能被克服的。今天的整风就是克服这种矛盾的方式,如果不除“三害”,就有亡党亡国的危险。

(四)“三害”的哲学基础是黑格尔灵魂的复活。现在大学里讲课提到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时,总是说这是最好的社会。这个“最”字,本身就是形而上学。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我看只是一个社会阶段,因此他们的“最”字,就是以形而上学代替了辩证法。

在现实生活中,许多人只歌颂正面,而对阴暗的一面避而不谈。如动员上海工人到西北参加建设,只谈西北如何美好,结果工人去了不是那么回事,就罢工。

我对现实生活是不满的,即使是五百年后出世的话,我也会不满。如果对现实满意的话,如何推动社会向前发展?人们对现实不满是正常的,应该鼓励人们对现实不满。我认为公有制比私有制进了一步,问题是使公有制再前进一步,有人提出了定息20年,我坚决不同意,我赞成马上取消定息。

(五)一个政党也好、一个人也好,进步的标准是能不能正确地反映社会发展的要求,能不能推动社会进步。不能的话,就是反动。斯大林在后期阻碍社会发展,因此是反动的。他杀了那么多人,如果不是斯大林的错误,二次大战不一定起来。不是斯大林的错误,赫鲁晓夫领导的十万人也不会全死掉。

(六)整风问题

(!)主要的危害,是不敢大放大鸣。我前次曾经说过80%的高级干部不同意百花齐放,这不是没有根据的,这是毛主席自己说的。至于高级干部退出会场,这是指民革主持的会场上有高干参加,后来退出了会场。

上次我说中央在收,这话说错了。但确有人在喊收,北大写了那么多大字报,新华社的“内部参考”登着,许多干部说北大不得了。这是他们神经衰弱。

(2) 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对斯大林和毛主席的评价。斯大林的后期是反动的。毛主席可贵的一点在于他有辩证法的思想,善于发现错误,改正错误,总结经验,吸取教训。但并非他没有犯过错误。个人崇拜在中国也有,但毛主席很清醒,如他去年6月横渡长江, 当时不让报道,可见他是谦虚的。主席写几首诗给诗刊,创刊词上有人评价,说主席不仅是伟大的政治家,也是伟大的诗人。我看主席看了一定会很生气,这话多么肉麻。有人说主席写的字最好,我看不见得。

(3) 胡风问题。我说胡风不是反革命,人大已给我戴上反革命的帽子了,宣布我是反革命,晚上到公园都有人监视我。

胡风是不是反革命,从法律观点来看,谁也不能肯定,因为现在法院尚未判决。同时,这个案子这样搞也是不合法的。哪有一个案子搞了这么久还不宣判,即使特务案件,也不能二三年不结案。如果将来“诉讼法”公布了就不能这样做了。

现在党也感到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我看主席在这个问题上犯了一点小小的错误。这也不足为奇,是受了斯大林的影响,加上客观上舒芜把他们以前的信发表了,结果就从文艺问题扩大到政治问题。我可以肯定,如果这个问题发生在现在的话,就不会把他当反革命处理。现在对这问题提出怀疑的人很多,要求重新处理的愿望很迫切。

我对南斯拉夫问题很感兴趣,我认为南斯拉夫是社会主义国家中比较民主的。

在林希翎讲完话以后,有几个北大的教员和学生上台反驳,在他们反驳以后林又接着发言。她说:上次有人揭我的底子,说我就是报上登过的林希翎,和刚才有些人的发言,都说明神经衰弱者的条件反射,到处是反革命。肃反扩大化的问题,我看到有一个公式,就是反领导、反组织,反党、反人民,从这个逻辑得出一个反革命的结论。我的讲话付出了不少的代价,说我是反革命,极为卑鄙,我提出抗议!

上次我来发言后,就有人在辩论台柱上贴一条子,“林希翎女士来北大一趟,我的水碗不见了。”同志们,那天我走的时候,北大有八个人送我,我并没有偷你的水碗!(掌声)几天来北大学生川流不息地到我家去拜访我,其中有一个同学说,我来向你自首。上次在会上扰乱秩序,破坏你的发言,都是支部书记布置让我做的。同志们,我用毛主席的说法,这些都是国民党段祺瑞的作法,是极卑鄙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