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我的思考

作者:政治类

林希翎

           社会制度问题

社会制度问题,实际上是基础与上层建筑矛盾问题。

任何社会现象要从社会制度本身来看,这是一个基本原理。马列主义教导我们,研究任何社会现象,都必须从社会物质生活本身找答案,社会制度的概念定义是经典作家所能做的事,所以我是不能下定义的。但可提出看法:社会制度应分两部分,即基础和上层建筑,我国的经济基础现在基本上是公有制,这是不可动摇的,从发展的观点上看,它比私有制前进一步,所以有人提出定息20年应该坚决反对,因为这是私有制的继续,取消定息的时机完全成熟,应该成为公有制。

我国上层建筑的某些部分不能适应公有制的经济基础。“三害”的根本原因,就在于上层建筑的某些政治制度不好,不适合公有制经济基础的缘故。目前我国哲学、文学、艺术各领域都表现出教条主义非常厉害。政治制度不是抽象的,我想谈一些具体的制度,如人事制度,等级制度,保密制度扩大化,特别是产生官僚主义的重要原因是官僚机构。

人事制度:不合理现象、宗派主义反映在此明显,并不是以德才衡量一个人,而是看资格,看是否是党员、切员,许多不合理的现象,不仅要看现象本身,而且要看这些现象的怂恿者和产生这些现象的条件。有些人把不好的东西归于旧社会,但是就是在新社会里,青年提高也很少,青年希望求知,想听报告、看材料,但有等级限制,为什么青年中存在虚荣、名利,和现存制度有关。有些党员是为了享受特权,而跑到党内,不入党就没有出路。有人叫我入团,说你不入党入团,你的前途、婚姻、地位如何解决,我听了很生气,要这样我一辈子也不入团。

等级制度:干部发桌子、纸篓都分等级,等级制度已深入到各个方面……

产生三害的原因是等级制度、人事制度与保密扩大化,这些小的制度(等级、人事、保密扩大化)组织了总的制度,具体制度本身产生了三害,这些制度和公有制是根本不适应的,是私有利的产物。

我国教条主义的统治在这些方面只是宣传光明的一面,现在有些人还说夸大黑暗面,有人说:“我们的现实生活是这样的吗?”这样使单纯的青年到了社会,看到这些问题会大吃一惊,甚至会苦着脸而消沉下去了,教条主义害人一点也不奇怪。

基础改变但思想意识仍是以前的,三害和过去的封建性、买办性、法西斯性有关,如宗派主义和封建性、法西斯性有联系,教条主义与买办性有关,买办是媚外祟美,对苏联的学习也是如此,当然苏联是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中苏友谊不可破,但把苏联东西乱搬就太教条主义。有人说:“人民大学是教条主义大蜂窝”,我看“是教条主义策源地、大本营。”苏联是教条主义策源地。老师讲话就像个打字机,苏联医学就未超过中国的协和,组织疗法害人不浅,无痛分娩法现在也不用了,这都是由于处在迷信的状态。

我不赞成改良主义思想,资产阶级思想还存在,封建思想、法西斯思想、甚至奴隶思想也出现了,要在巩固基础的条件下彻底改革政治制度,中央现在也认识到这点,如现在的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相结合的根本制度,但这不是唯一方法,这不是根本解决,群众不一定是需要他们来干活,而是需要他们来办好事,当然整风是良好的开端。

         关于统治阶级的局限性

统治阶级都有共同的局限性,这是一个客观规律,我研究很久,在以前不敢讲,现在也还不成熟,提出大家讨论。我说这是客观规律,在社会上存在阶级时,这个规律便起作用。

对现在社会主义制度,这个局限性如何理解?在社会主义社会,这个规律是仍起作用的,当阶级存在时仍起作用。不过在社会主义社会这个规律可以被人来利用,存在克服这个规律的可能性,但这可能性变成现实性是要有主观能动性,在许多条件中政党起决定性作用。

现在社会主义社会,工人阶级与广大人民利益是一致的,但也有人民内部矛盾,表现在统治与被统治之间(领导与被领导),我认为领导与被领导就有矛盾,统治与被统治的地位不同,看问题角度不同、利益也不同。企业的厂长和工人的矛盾是看问题不一样,这是非对抗性的矛盾,但发展下去,由量变到质变会爆发成对抗性,要看到现实生活中这个规律在起作用,领导有一定的局限性 顿如不加主观能动性克服的话问题就会发展。不同的地位产生看法不同,本来是被统治者,但一旦爬上统治(工人爬到厂长),说话口气也不同了,一切也就变了。

在青年报上有文章说小资产阶级看问题有偏见,会发生匈牙利事件,害怕小资产阶级片面地反对官僚主义。我看只要有良心有正义感的人都有偏见。主席没有偏见还革不了命,赫鲁晓夫的报告没有偏见吗?工人罢工没有偏见吗?工人最有偏见;工人对不合理的事情非常不满。我国五亿多小资产阶级,五亿人不反对官僚主义,什么人反对官僚主义呢?五亿小资产阶级总比官僚主义好的多吧,五亿人总是宝贵的,除开五亿,剩下一亿,这一亿中真正的产业工人没有许多,工人和小资产阶级有很多联系,这样归根到底只剩了领导者。这个论调等于不让大家反官僚主义,我说:反官僚主义人人有责,甚至是反动的人。

关于“对现实不满”

谈一谈对现实不满的问题:对现实不满,我认为是一个好现象,应该鼓励人们对现实不满。满足现实的哲学基础是黑格尔灵魂的复活。黑格尔有绝对观念。现在有些领导也成了黑格尔。

社会主义是最好最高最美好的社会。这个“最”字就是形而上学的。将来会有更好的社会。如果我生活在五百年以后的“x”社会,我也会不满,社会是前进的,满意现实社会就不会发展。猴子要满意现实的话,那么我们现在都不会变成人。对现实不满是应该支持的,而现在有些先生唱一些廉价的赞美诗,成天和国民党、资本主义比较,向后看不向前看。教员讲课也是和国民党、资本主义比较。

有人说不满现实会失去人民对社会主义的信心,我看这不对。当然我们现在歌颂是需要的,真正的歌颂是好的。但不能要公式化的歌颂,吹牛的歌颂,这样会败坏人心,真是害人不浅。要把现在有什么问题老实的告诉人民。

有统治者和被统治者存在,统治者是有局限性的客观规律也存在,因为有公有制为基础,领导者与被领导者之间没有根本对抗,所以领导有可能认识这个规律,党一系列的措施都可见党认识了利用了这规律,克服这局限性,从党过去、现在和将来准备实行的措施都说明了这一点。

这些问题如何办?

要把真实情况告诉人民,要彻底改革,要发动人民来讨论,社会主义是人民的,不只是党员的,应该让全民尽情地提意见。现在的“鸣、放”只是上层,这是不行的,我看上面的是老头子,不大胆,世故深,不敢说,为了巩固他现有的地位,不敢和共产党闹翻,要广大群众讨论提出意见,再综合起来,这是理想的。

            法制问题

以党代政的问题存在,共产党是执政党,威信很大,实权都在共产党手中。法律是形式主义,苏联宪法更虚假。苏联有法制组织,实际斯大林可以完全破坏法制。我们没有法制,法院量刑是审判员说了算。如肃反问题,是否扩大化,我感到是扩大了,主席说没有,我不同意。苏联破坏法制是骇人听闻的。中国杀了77万人,这也不少,冤枉的人也有72万。肃反的理论根据也是错误的——罗瑞卿报告都是受了斯大林的社会主义建成后,阶级矛盾越来越尖锐化这一错误理论的指导。

胡风问题,这个问题很棘手。

现在看来胡风假如侦察当中没有其他新的材料,只是提意见,这是好的呀。所以我同意赶快解决,这方面我向主席进一言(主席这里是有错的,但也没有关系)。常委会决定对肃反大检查。那些公安局、法院,就涂改过去的案件,怕人民代表检查。很让人气愤,法院审判的结果都是党委的批示,把批示也都撤下。“十五贯”的现象在这里太多。你对领导有意见就是反领导,反领导就是反组织,反组织就是反党,反党则反人民,反人民则反革命,用这个公式来定罪的,完全是斯大林的方法。

下层领导者他还是自觉与不自觉,完全不完全的继承过去统治作法,继承了地主恶霸的作风。可惜中国没有这样的统计,究竟有多少人有错误呢?多少人被害呀?

            改革措施

用什么措施来改革?如果党完全是共产主义者,不要政府亦可,完全以党代政,我认为问题不在于形式。团、妇联、人代大会、工会这些纽带都是形式。实际上公民得到多少权利?选举是安排好的,劳民伤财的布置工作和会场。

根本的改革要发挥群众智慧,要真正的社会主义。党、团中央应该在整风基础上抓紧整党、整团。整党问题不仅是党内的事情,人民也要管。因为党在人民中享有崇高的威信。执政党是人民的命运,所以每人都要来过问。要真正发挥党的作用,必须保证党的质量,清洗一大批混蛋,特别是解放后真正为共产主义入党者有多少?向上爬者倒不少。这是由许多等级制造成的。还有一批中等的人不坏也不起作用,没有什么思想,过去的党员强调“老实”,给爱人写封信也要汇报,成天谈思想,我看这些人可真没有思想。对于不起作用者,应该动员他们退党、退团。

入党、入团不仅要党团批准,应该有70%以上群众表示同意,而对不起作用者,群众还可以罢免他。党团不应有任何特权,他的特权应是人民给的信任,应吃苦在前,享受在后,不要在物质上给以特权。这样使真正的为人民服务、为共产主义事业的人入党多好?否则,他可以不入党。

在干部问题上,现在报上登的职工代表大会我很同意。把企业交给职工,这是很好的。

应该叫人民作主。同志们:过去你们感觉到作过主吗?我没有作主,我没感到是主人。

干部的提拔一定要群众同意。有些干部只是靠老资格吃饭。资产阶级国家的部长们可以辞职,可以罢免。我看这好,我们的干部,只是上提,不能下放。过去下放往往好像是犯了错误,升上去就高高在上,这样继续向上升,还能都当毛主席吗?干部经常换一下也好,资产阶级的两党制倒可以竞争一下,在我们国家里,当然这不需要。但这说明能多提意见是好的。部长们调换一下和人民一起参加劳动是很好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