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论“阶级”的发展

作者:政治类

bordercolordark="#ffffff" cellspacing="0"cellpadding="0" bordercolorlight="#ffcc00" class="p5" height="36">

周大觉

谈谈同学提出等级的存在,似阶级分野,然他为免和自称“卫马克思列宁主义之道者”哓舌,不提“阶级”二字。小区区非神非圣,就十几年来对革命运动所见所闻及亲身领悟发表如下浅见,希大家补充事实,并加理论深究俾使达到改善现况之目的。

一、远在1945年我闻浙东游击队纪律严明,帮助农民抱不平……我出身贫农之家,深恶痛绝阶级压迫,要求平等民主自由的热望,尤如大火在心中燃烧,目睹善良正义的兄弟壮烈牺牲,深深同情,此外我也知一些关于社会主义未来的道理,在年幼的心灵里撒下要翻身, 要平等民主自由的种子, 我自小学到初中天天幻想着“总有一天”我有民主自由的权利“总有一天”我可以不受歧视鄙视……。然而七年的经历证明了不是那么美丽的,新的阶级压迫,正在开始形成,惨状目不忍视……。

二、谈到“阶级”的发展,就要回顾一个什么是“阶级”?根据马列主义,我们知道它是社会上的各种集团,它们间是由生产资料的占有与否、在生产中的地位(指支配或被支配)、产品的分配、社会上的地位等所决定的,从土地改革彻底胜利之后,接着的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等后,旧的阶级关系粉碎了,因此从现有理论上看来,我国已基本上消灭了阶级,“卫道者”们没有想想,1957年的今天理论已大大落后于实践,而你们都却以此为满足,高而躁的干叫“社会主义万岁”“马列主义万岁”这和佛教徒求菩萨活一千年的唯心愿望有何区别?我们要问社会科学理论是否在发展?如果旧的过时了,也就是说死亡了,那么怎么会万岁呢?如果喊马列主义精神万岁,还是对的,因为它主张科学地研究问题,而不是死保住陈腐的观点去作阻碍社会进一步完善的人。

随着旧阶级的消灭,新的阶级又起来了,自然这与旧的不同,它有独特的特点,粗略想来有以下几点:

①生产资料的占有关系,现在的占有已不同于资产阶级,他们是比较分散的,现在掌握政权的各党政军要人占全国人数比例很少,集体占有,美其名曰:“全民所有”这点现在一时不易看清楚的,如果看一看分配关系就更鲜明。

②分配,中央一级干部(或称万岁、九千岁、八千岁……)(或一品官,二品官……依此可排下去……) 每月薪金500多元,也许农民比还恰当,即便以普通工人比较一般为40~60几元不等也不相差30多倍,据我所知在中国经济落后的情况下,即使中等资产阶级也没有如此大的纯收入,因为资本家他极大部分利润必须投回生产之中,我们可从讲课中知道,中国许多中等资产阶级他的总资本不过两千元左右,因此, 纵然形式上不是剥削关系, 但实质上存在着不平等交易,也许人们要说:“他们是脑力劳动者高级又复杂……”此话下面再谈。

③我们要问,如此悬殊难道是符合社会劳动等价交换吗?我看不是,只不过利用政权——领导者自己对物质享受的感兴趣,自己规定的。在整个社会生产力极低的情况下, 如果不是不等价(指劳动量相同)交换,不可能相差800倍,因为试想象:你周围很落后的生产力,你一个人能创造如此多财富?毛主席等他们劳动竟如此珍贵?若告知天下农民赞成者我看寥寥。

④社会地位,宪法上名义上规定公民一律平等,然在日常生活中各种待遇(不论工作、学习、游玩、吃饭……)均论等级,显易可见不平等,一个小小的党支部书记可以呵斥直到无辜的斗争,施以肉刑(变相的),这和封建统治者对农民的态度有何区别?至少换了一个名义和方式罢了!

⑤官官相附(例如魏巍所揭露的)可见已开始自觉地形成一个社会集团,他们互相支持、包庇,有共同的经济、政治、社会地位、等特殊的利益。

⑥变相的衙役公差存在,只不过美名曰“通讯员”,实则不平等待遇。以及公差仗势欺人屡见不鲜,(可看报)此外对公民的不信任,犹如特务监视甚至超过历史上任何一个时代。因为最凶残的国民党中美合作所,他们抓人也至少有些事实为依据, 纵然枉杀者也有,但试看北大有200余人斗错,被捕者两人,也是早已有交待过反革命罪行的。可见现在根本没有什么人权,生命安全时时威胁,一触犯上层贵族,就可以被冤杀枉斗关上几个月还以一淡淡的道歉。可见这种也可以和剥削阶级的统治,“媲美”,“卫道者”们会说我没有“立场”,但我试问:人民不要听娓娓动听平等自由无剥削……美好无比的社会……然而连生命也无保障,人的尊严随时可被侮辱,这算什么“美好幸福”的社会呀!如果这样的“社会主义”万岁,我宁愿拼死,不愿再存,简直是牛马的生活!!!

⑦历史上如朱元璋等打天下之初,总是为了争取群众,与人民一起骗得大家信任,一旦大功告成一脚踢开群众,借故屠杀功臣,(朱元璋所作大家知道的)争夺地位名利。在我国现在,也是伸手找报纸或打听一个儒林内部就一目了然,更有许多政客投机分子,削尖头皮钻入政党,荣华富贵有势有权,盛气凌人。

⑧也许这个比方过分,但比譬只能相似不等于相等,请看官辨清,这时还在初中一年级,一位国民党军官大叫三民主义,“民族”“民权”,“民生”“国父遗嘱”“平均地权节制资本”像煞有介事,事实如何大家都知道,不赘述,今之自命“卫道者”之贵族说“辩证法、唯物论、民主、自由、平等、美好的社会……”事实像顾牧丁副教授只不过过去有些和旧政客来往和胡风也有往来,但马列主义中说:事物是发展的,既然如此,过去有“问题”(?!)又怎能推出今天有问题(!?)这叫发展吗?再说毛主席说过:“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然江书记说:对顾有“根据”,有检举“材料”没有调查就宣布他为胡风分子,岂不是含血喷人?就思想方法而论彻头彻尾的唯心主义。甚至还不如日本帝国主义者之唯物呢!(可参看毛泽东选集谈到我党应调查研究问题——毛主席所说过)因此使人不禁要问:现在的“真实理论”是什么?因为马列主义只是掌权者的招牌而已,实际行动又是另一种理论指导着。正像辛亥革命流产时一样,现在这样的现实“万岁”下去,我认为革命流产了,假如不急剧地扭转现在歪风的话

三、你们会说现在工农生活不是提高了吗?对,我看到的,但提高了多少?实际上提高了多少?社会发展生产力不断提高,生活水平总是上升的趋势,这点从历史上看封建社会一般收入总比资本主义社会好……。我国工农收入几年来实际上增加不多,仅过吃饱不饿死的程度,倘使有人说以往半年吃糠吃不饱等等,来替现在社会分配、政治等不平等辩护的话,我要问:你也知道我们的眼向奴隶社会的方向看去还是向更合理的社会望去?

资本主义不合理,我反对,但我认为现在也不足美,要改变。真正的劳动人民的代表真正的人民领袖应该是和人民共甘苦,尊重人民的伟大人格;他们是历史的主人,挂羊头卖狗肉者必须下台。

四、新的阶级矛盾和旧的不同,可以利用群众的压力和平的方法解决,必要时也可以通过暴力——到无可救葯时。任何企图以歌功颂德,个人作用,一部分人的作用捧到天上来迷混群众视残的人,在铁的客观现实面前粉碎,丑相毕露无遗。毛主席是伟大的,他知人民疾苦,功劳是大的,但我们更要记住,和他一起搞革命的数以万计的工农知识分子无声无息地流尽了血,党是伟大的,作一个党员是光荣的,但是没有人民也将一事无成,一切功劳应归功于人民(当然也包括党员和领袖),把缔造历史的丰功伟绩划归一个党所有是反历史现实的、唯心的。

五、要彻底改变现在作风建立起足以保障人民自由民主的法制,反对口是心非,反对对群众的欺骗,宣传,反对唯心主义的传播,反对特权阶级的存在,制止屠杀,监禁无辜的人民!反对新的变相的阶级压迫,人们要用自己的眼睛观察现实世界,要用自己的耳朵去听听人民群众的欢悲哭泣,好的发挥坏的坚决产除,如果有一个集团坚决违反社会的发展违反人民愿望的话,我想人民一定会群起而攻之,真正的历史创造者劳动人民知识分子万岁!!一切违反历史发展者的怙恶不悛者应下台!正义万岁!真理万岁:民主万岁:人身自由万岁!

六、如果有人要驳请针对论点,希勿牛头不对马嘴乱放炮更勿歪曲原词之义,勿断章取义。

——一个自幼耕读,挣扎,受地主,也受新阶级压迫者——

(注)声明我不写姓名,取作“谈论”继“谈谈”同学之后,有感而作,现在卫道者拿着藤条——教条乱打人,我也得知一切新思想刚出现时,总会有反对者出来,而且也很可能遭到迫害,因为几年来事实教育我即使经过一定考验的人也常常口说一套,做另一套。江书记说过,有争鸣自由,我现在深感可疑,其态度也不很诚恳,对顾牧丁之道歉冷淡淡的说一声,甚至可以说还嘲笑他历史上有过问题。好吧,写到这里请提意见。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