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再论“阶级”的发展

作者:政治类

周大觉

昨××杨君传达和黄良元同志谈话内容(史三中共党员,有一定教条主义习气,诚朴,会思考一些问题的好同志)。交换看法一致。

①认为公有制比私有制优越得多。然而我们最感兴趣的问题是如何保证公有制名符其实,就是说公有了之后,如何正确的分配,我们反对绝对平均主义,但目前问题不在于此,而是不合理的悬殊的差别,这样纵然占有公有,但实际上在分配过程中,无形中一部分占有了另一部分人劳动,人民占有生产资料的目的是为了获得产品(或相当产品的货币)因此,若分配不好,也就有剥削现象,这时虽然生产资料公有。

②目前正是发展悬殊(政治、经济、社会地位……)但另一方面制止它发展的因素增长,有自觉地自上至下的和平方式解决的可能性。

③双方一致认为,习惯势力固然是一重要因素,旧社会遗留下来升官的愿望,轻视其他职业的恶习,但这是次要的,它只能在新旧制度交替之际起一引起阻碍作用,像婚姻问题,有了法律保障,再加利用政权力量,宣传与舆论,习惯势力完全可以扭转,重要的在于规定一定的法制采取强有力的措施。

④黄良元认为自己受教条主义影响,起初看我文章时很反感,主要认为社会发展到公有制为基础就万事大吉,无需再考虑如何更完满以及可能产生新的阶级分野,没有考虑如何防止党、政府工作人员不脱离群众,没有注意到要有一定的制度来保证(这里制度指具体办法)。

⑤黄良元认为,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核心将放在分配上,如何完善管理制度,不好的管理制度会导向变相的阶级分野,今后他将和同学们长期研究此问题,并提交给有关部门考虑。

⑥与经济上差别相应的社会地位等,一致认为必须改变社会,应树立起劳动光荣,各个行业地位平等,这要求分配上,政治上,(即参加一定领导工作等)权利平等,这是物质的保证,否则空谈。

⑦我们对如何改进现在政府领导及党、团地位有初步磋商:

1.革命者应“先天下之忧而忧, 后天下之乐而乐”建议党员,团员把一部分钱交给组织,作为社会费用,这样实际收入比同级的其他同志少一些。现在恰巧相反,因此没有体现革命者的精神,反而助长了对物质享受的无限要求。

2.除个别特别优秀品质的同志外, 领导人员应该常换,三四年改选一次,改选出原来的群众中的典型、模范人物’,这样保证不脱离群众,又有个别有经验的人指导业务,就能把行政工作搞好。

⑧我们的不同意见只在于用什么词来表达及对当前程度的估计,黄良元认为只提一下人民内部矛盾,对措词认为不重要,知道那么一些意思即可,我认为“人民内部矛盾”此语太抽象,应该说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在分配、社会地位等问题已出现一定矛盾,现在还不甚尖锐,叫内部矛盾也未尝不可。但必须指出来,如果管理、分配、 社会地位等问题不得到更好的完善, 矛盾可以向前发展,而且基本上满足“阶级”关系的定义。因此,为了正视现实,重视这一问题,指出新“阶级”是有一定的现实意义的,不能轻描淡写地含糊的说一句“人民内部”矛盾。要解决它,必须从经济上、政治上(社会地位)上解决,其他都是次要的。

⑨我昨天受凉,不能亲自去,黄良元同志请杨君代为问好,深表感谢。他们的谈话是昨天晚上7.45~8.45进行的,在友好、讨论问题的气氛中进行,因时间有限,只谈主要问题,只好握手告别,大家认为有时间还有畅谈几次的必要,很有好处。

⑩声明:许多同志对我提出许多意见,因时间有限,不一一答复了。由于许多误解,以为提出讨论改进公有制中的问题就是否定公有制等等。其他又如措词不妥当、词不达意等等都不多谈了。许多具体材料也可以商榷,但不很重要,因为找一找报纸就有的,主要的是一些基本的看法。本人学理科的,没有专门研究历史、哲学等,文章也写不通,这些请原谅,不原谅就批评,也受得了的。其他关于个人崇拜问题、管理制度的问题,本想专题再讨论,因考试面临,一个多星期没念书了,想补一下,不再写文章了。如有同志感兴趣,请示尊址,或洽商约定地点面谈半小时或一小时即解决。本人无法来时,请杨君或刘君前来。

                        1957年5月28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