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论牧羊者的逻辑

作者:政治类

沈迪克

“五四”晚会,我也到东操场去漫步了一番。只见,营火雄雄!一支美丽的红色火炬悬挂在主席台的正中,但令我惊异的是,看热闹的人比真正参加会的人要多,壁上观看唱“团结就是力量”的人比唱的人要多,而更多的还是那些早已割据地盘,心不在“五四”而在“教育的诗篇”的晚会积极份子。

难到(道)在具有光荣传统的北大,青年的热情就是这样“高?”吗?我心中发出了这样的疑问。(有心的读者可想一想,为什么现在的情绪是这种“高法”,而当时是那种“高法”?)

但是敬爱的领导者和他们的歌颂者们,是欣赏这种驯服的群众的,他们之中的一个会在鼓掌声中爬上台去大讲一通什么五四的传统呀!继承呀!火炬呀!之类。是的!他们也歌颂“五四”,上面绘出的就是他们万分满意的一幅“五四的牧歌”,多么驯服的羊群呀!

亲爱的读者们,你们大都作过“不关心政治”的检讨或挨过这种批评吧!大家想想看,怎么搞的?难到(道)这许多大字报的作者,这许多牺牲了学习和休息时间,甚至端了饭碗来看大字报的读者,是不关心政治,是不关心国家大事,是只会钻教科书的书虫吗?

稀奇的事无独有偶。除了我们这些“不关心……的人”突然变成了“关心”的人之外,那一批大大小小,成天督促大家批评检讨的牧羊人却也同时突变了、沉默了、大多数都变成了消极分子,变成了“不关心……的人了”。倒底是谁为了真理而关心,又是谁为了别的什么而关心,真理只有一个,大家回答吧!

有人说:“青年是年青的,年青的就是幼稚的,幼稚的就是应当受教育的,作为被教育者就应当无知的。”于是好了。

既然是无知的,就应当是规规矩矩的,每个星期你就应该死背六小时的政治笔记。

既然是无知的!就应当是理解力和记忆力也是不够发达的,所以为了关心你,我们每年把政治课的教材换汤不换葯的灌输给你,以锻炼你的记忆力。

既然是无知的!那就不应该有思考力,也不会(应)有辨别是非的能力的。

所以羊儿们呀!我爱护你们,遵照养羊的惯例,我已为你们每个小班都挑好了一批顶乖、顶听话的三好优秀羊。跟着他们走吧!要是跟不上,那你就一定是迷了路了,因为你自己根本就不应该能认识路的。

羔羊迷了路,我该多伤心呀!

由于篇幅,我就不把这个我们学校青年工作方针的“牧羊者的逻辑——既然是无知,就应当……所以就……”再多说下去。但是亲爱的读者们,你们既然已经掌握了他们的思想方法,那自己也就会去分析许多问题产生的根源了。譬如,大家都有过开一种只有主席和小牧羊者发言,会场绝大多数沉默,无聊,磨时间的“灾”会的经验吧!大家不要怨主席,他也是人,也不愿意经常处在这个令人精神愉快的窘迫位置的。在这个时候,大家应该深刻体会大牧羊者对你们的关心,体贴入微的亲热了!

往年古怪少呀!今年古怪多呀!羊儿们说了话呀!牧羊人大吃惊呀!

牧羊者吃惊了!是的,当第三次“五四”的火炬燃烧得更明亮的时候,你还会更吃惊的!好心的牧羊人呀!我同情怜悯你的倒霉遭遇!

大家说我没有名字,我就取一个,就叫“谈谈”好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