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我的态度:头可断,血可流,真理决不能丢

作者:政治类

钱如平

先生们,同学们,同志们:头可断,血可流,真理不能丢!

您们的欢迎太多了,我并不很欣赏,因为这只不过表示了我原有的良心,我是一个贫农的儿子,深知没有党是不可能进大学的,但有同情劳动人民的天性,有偏激的情绪,有恒怅那些剥削阶级气味未尽的参加队伍的人们,挂羊头卖狗肉地危害人民,因为我接触过了老革命干(可能遗漏一“部”字——抄者注)和游击根据地出来的同志,那么亲切,难(可能是“艰”——抄者注)苦朴素,真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我知道他们是直率地、勇敢地承认自己的错误,决不讳言自己有病,我深深地感动,心底里就想(可能是“向”——抄者注)他们学习,做好自己的榜样。入大城市后,不少现象看不顺眼,在这里仿佛“浪费”是一种“阔绰”的表现,少数党员粗暴地对人,和自私地抢“吃苦”的专业,我很反感。我想,人为什么要装出虚伪的面孔?

我声明,对经四同学主要关于分配原则的论点表示赞同,新阶级(指对抗性的)不存在。此外,他们其他的具体细节上,我认为他们有教条主义,如关于工资问题×(不表——抄者注)要什么考虑资本主义国家的工资制度等等,是教条式的搬用唯物史观,当然要考虑,但实质上有原则区别,一为劳动,一为剥削,如斤和尺不能比也!基于现在主要反对右倾分子,他们企图推翻我们政权,这样就没有我们讨论的前提,故其他问题也不能讨论下去了。以后再说。

对经二同学表示遗憾,他们文章往往文不对题,泛论很多,具体分析很少,其实我们知道你们所说的具体的为什么得不出阶级存在的结论,并不是喊口号和威胁恫吓所能解决的。

如果我认为自己分析是正确的话,——如果没有他人说服我才不怕威胁呢,头可断,血可流,真理不能丢!倘使真的有新阶级存在,那么就不难找到新的阶级力量,那么“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毛主席语),也可以这样说新生力量是不可被战胜,纵然旧势力如猛虎,你们大××(不清——抄者注)亲眼看到腐朽的国民党,表面上很强大,但内部土塌瓦解就要如山倒的,因此,经二妄想以恫吓代替说理,想的太可笑了!希特勒和日本帝国主义并不能杀服我!

在打退右派分子进攻以后,我将继续写文章,批判那些教条主义,并继续要对那些打肿脸充胖子,不敢坦白地承认自己错误的“三害”分子,要进行辛辣的讽刺,对具体问题也将提出具体办法和步骤,希领导考虑,我自己家之事,也写信给有关部门建议他们处理。

我不得不感谢一些好心的朋友同志,同时对口是心非表里两套做法的朋友、同志供予一个友好讽刺。

有人说我悲观,“什么自己的子弹打死”,这不然,我指的是宁愿在尖锐的阶级斗争中自己给自己人的子弹打死,而不愿死在敌人的屠刀之下。我的母亲是人民,我的兄弟是“革命者”,为保卫生产资料公有我愿拼命,我不想超现实的好吃好穿,一切事情为人民!真实地为人民!让千千万万的农民兄弟同志冬来有棉衣,夏到有便服,饥饿在中华沃土上绝迹,工农知识分子团结万岁。

                        ——谈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