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岂不令人深思

作者:政治类

呵欠伯

我本想用“反共就是反革命吗?”来做标题,但考虑到那些没有头脑的读者断章取义,也怕那些稿费爱好者把头砍去领赏,因而采用这个不太醒目的标题。

首先举一个不太客气的例子,设想英国工党说:“反对工党就是反对工人阶级,就是反革命”,这是很可笑的。但难道英国工党不正是如此宣传的吗?难道他们不能找到一些工人在报上发表文章支持他们这一论点吗?也许以英国工党比共产党不大雅观,我们另举一例:当年斯大林在没有头脑的人的“乌拉”声中,岂不也是神气十足,有多少由于反对斯大林的某些错误见解而被当做反革命砍去了头(“胜利者代表大会”参加者在会后两年之间被砍去了一半,选出的中央委员70%被杀了头)。“反斯大林就是反革命”,今天看来已是可笑的了,但在当年却奉为天书,谁敢说个不字。

“共产党”就其观念来说有两种:抽象的绝对正确的共产党和具体的在某一时间由具体的人组成的共产党, 抽象地给共产党下定义时, 总是用着漂亮的字眼:“工人阶级的先锋队”“代表全人类利益的党”“工人、农民、革命知识分子的共产主义者的战斗联盟”等等。这样漂亮的党,我们干吗要反对?美好的共产主义的道路,我们何必要离开它?面对如此理想的党,整风岂不变成“无的放矢”了吗?但在某一国家具体到某一时间,由一定的人组成的共产党,并不像他的定义那样单纯 份我目前的知识来判断,在1927年说“反党就是反革命”是正确的。在抗日战争时期及解放初期,共产党的确接近于定义。(我不得不如此赘述)匈牙利的劳动人民党在去年10月前,就说它很符合于共产党定义的要求,很难说反对它就是反革命。(某些敏感的读者,会在这里嗅到了似乎我赞成十月暴乱,如此我劝他快去领赏,但他犯了明显的逻辑上的错误。)很多报上的文章用共产党的光荣的过去来证明今天及以后也和过去一样正确,这是很自然的,但都很不对头,同样的一个党如果也像斯大林那样念念不忘他的过去,看到了党员的见解便认为是群众的见解,看到了工人的见解便认为是农民的见解,在各种副职的名义之下总揽一切特权……这样纯粹由张刚、张斧、彦平、孙伟、金铎、郭琪[1]之流所组成的党, 那便很难说它符合共产党的定义,请问反对这样的共产党怎见得是反革命?!

--------

[1] 这些同志大部分是师大党委负责同志。——编者

也许有人间:是否应该反对目前的共产党呢?共产党不领导又由谁来领导呢?请同志们不要闭着眼睛回答。虽然最近几天报上“工人”说话了,“觉悟的”工人群起而应战,大叫“这是为什么?”民主党派的意见正在偷偷撤退,然而在鱼米之乡吃南瓜而肚子胀,吃草根而饿死农民的消息,确有所闻,报上却只字未见,岂不引人深思。

                      (1957年6月11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