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从斯大林的错误中应得到的教训

作者:政治类

王书瑶

斯大林错误的原因是什么呢?是因为他骄傲了。但是他可以破坏法制、进行独裁、进行疯狂地屠杀的保证又是什么呢?无论是苏联共产党,也无论是中国共产党都未能作出令人满意的答复。因为他们都不免统治者的共同弱点,他们害怕说出问题的原因,是由于共产党对国家政权的绝对控制,国家权力的高度集中。正是由于这种高度集中的权力,才使斯大林的后期可以胆大妄为,犯出一切错误。如果苏联在国内消灭了阶级的对立以后,实行高度的民主,政权不是集中在少数人手里,则一切错误都是可能避免的。苏联共产党或者中国共产党,在总结这一教训时,没有归于是制度本身有毛病,而却归之于“人们的思想情况”,我认为是很不妥当的。

任何历史时期,决定历史进程的人民群众,都是根据其自身的认识水平来取舍一切的,来取舍领导的。任何时期的领导人物,领导路线,都具有时代的特点,都标志了当时人们的觉悟程度。领袖人物决不是一些所谓什么天才,他们一经出现,就会立刻为不论什么样的群众所接受。在中国历次革命中这一点表现得十分明显。由于中国人民过去深受压迫而文化低、愚昧加之无产阶级年轻幼小,所以在接受马列主义真理时,就不可避免的一定要有大量“左”右的机会主义出现,正因如此,在大革命时中央不能接受毛泽东的正确领导,而接受陈独秀的错误领导。在十年内战期间又不能接受毛泽东的正确领导而能接受“左”倾机会主的领导。直到经过两次革命的失败,以血的教训才在1935年遵义会议上接受了毛泽东同志的领导,此时,才表明了中国人民的觉悟水平已大进一步,以致取得今天这样的胜利。因此我们看到,决定一切的不是领导者的思想情况,而是人民的认识水平。因此,一切领导者如果不愿革命遭受失败和损失,就要尽量提高人民的思想水平。必须使他们具有深刻、明快的洞察力,具有一切政治上的远见。但是由于苏联在建成社会主义之后没有这样作,反而解除了人民的思想武器,使政权握在少数人手里,致使斯大林的骄傲自满,错误理论造成对国家、对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巨大的损害。

为了使人民群众认识水平提高,必须使他们充分认识到自己是历史的创造者,自己是自己的主人,自己来决定一切。任何在理论上或在实际上,不论以何种隐蔽的形式对人民作用的降低,都会妨碍这点。如果使群众觉得有了一个可靠的领导者,有了一个可靠的党, 它100%的正确,只要跟着他走就万事大吉了,这就使群众必然日益产生依赖思想,日益麻痹。也必然得出贬低自己作用的论调,诸如什么“共产党是自己的解放者”,什么“毛主席是中国人民的大救星”,什么“永远跟着共产党走”。于是一切功绩都是共产党赐给的,解放是、民主自由是、大鸣大放也是,但是不,决不是这样,人民群众才是自己的解放者。在共产党的指导理论上明明是写着人民是自己的解放者。一切领导者的作用也就仅在于他应该进行正确领导,不然又怎能称做领导者呢?不论是政党,也不论是个人,决不能说过去正确,以后也就正确。看待一个人或政党,首要在不在于他过去做了什么,有过何许伟大的贡献,而是在于他今天正在做些什么?对一个人或一个政党,抱着毫不保留的态度而跟着走是很错误的,只要他今天一旦不再能代表人民,违反人民了就应该毫不留情的抛弃掉,正如今天对过去曾与刘志丹共同领导创建陕北根据地的高岗一样。正是苏联人民对共产党可能发生的错误领导丧失了任何警惕性,认为斯大林就是一切,再加上苏联政治制度本身的重大缺陷,就促成了斯大林的全部错误和犯罪得以实现,而中央权力极大这点起了重大作用。由此可见,今天在我国广泛流行着的对共产党的某种崇拜,是十分有害的。

群众既然可能因为体验到自己有正确的领导而变成群盲,于是党的领导水平就决定一切。就形成了共产党在国家生活中极大的比重,畸形的比重!于是更加需要加强党的领导,于是就变得更重要,于是就更要加强……如此循环下去就造成了第一个恶性循环,造成了党对国家的绝对控制,就歪曲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实质。群众既已变成了群氓,就又反转来有利于党内一切错误倾向的发展,——在这种群众基础上,它也不能不发展——同时,任何党本身的错误又必然要来影响群众。如此,又一个恶性循环。当这两个循环到了一定程度时,党内严重错误就成为不可救葯了。于是斯大林的错误就成为不可避免,而且在他生前还不能纠正。很难设想,如果斯大林活到今天,世界会成为一个什么样子,大家可以从赫鲁晓夫报告透视一点吧:即使斯大林迟死几个月,也就会造成更大的不可挽回的损失。人们!应该看到这有多么危险。应该感谢上帝,斯大林早死了,苏联得以保存,更惨重的事件在苏联得以幸免。而在波兰、匈牙利就成了必然,人民在平时不能影响政权,不能决定自己的命运,而强加在自己头上的统治又是狂妄愚蠢,到了一定阶段就会不借用暴力达到自己的目的,当全国人民的命运是掌握在一个小集团手中的时候,如果小集团尚能服务于人民的意志,人民就可能认识他,一旦小集团不能代表人民而只能代表他自己的时候,人民就要毫不留情的抛弃它,正如拉科西——格罗集团被匈牙利人民抛弃一样。人民一定要自己掌握政权,一定要自己来决定自己的命运,而不要什么自封的改造者与领导者。匈牙利人民、波兰人民与南斯拉夫人民已经为此付出了鲜血及巨大的代价。这些事件应该敲醒一切睡梦的人,而把它完全归之于反革命的暴乱该是何等的愚蠢!

六亿人民的生活决不应该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党员占1.6%,而决定国家大事的人又占1.6%中的极少数)任何时代,权力的高度集中,不论是集于个人,还是自称为一贯光荣正确伟大的集团,都是极大的危险,而当人民群众被麻痹被愚昧,就更加百倍的危险!因为如果这个集团犯有严重错误或变质,就没有任何力量足以克服它!苏联人民,已经为此付出了自己最优秀儿子的鲜血的代价(胜利者代表大会70%的中央委员啊!1100多名代表啊!)。人民!我所爱的六亿人民,如果不愿历史重演,无数先烈的血不致白流,世界共产主义不受毁灭的威胁,就应该及早起来,结束这种权力高度集中的局面,真正自己当家作主,真正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也只有这样,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才能更快更好的到来!

我想顺便提一句也许是必要的。在对敌斗争中,加强党的领导是绝对必要的,因为为了矛盾(敌人之间的矛盾)的统一有利于我们的一方,就必须要取得内部绝对统一,因此,我这里决不是全盘否认党的领导,而是反对国家高度权力的集中和党对国家一切生活的绝对控制。

但是政权应该是怎样的呢?这是我希望大家来共同探讨的问题,而且这一问题也超出了本题的范围。作者的希望是大家都来积极参与国家大事,参与国家生活,拿出中国青年固有的以天下为己任的神情。

      ※   ※   ※   ※   ※

几句衷肠,运动开展已经两星期了,凡大力参加者无不感学习压力之重大,对于一个物理系的学生来讲尤感其甚,慾放不得、慾鸣不得,不能不令人深思学校当局对吾辈鸣放之大力支持也!虽然如此,亦不避艰难,敢抒胸中之见,以呈与识者。时间紧迫,精神紧张,文章不当之处故必极多,尚有不敬之处,拜恳鉴谅一二。

                         王书瑶谨识

(注:该文原题目为《高度集权是危险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