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再论“铲草要除根”和“党团员想一想”

作者:政治类

岑超南

上次两篇文章招来许多意见,主要是“太刺激了,影响效果”我接受,现在我摒绝一切刺目的字句来详细论述我的观点。

“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除三害要从更根本出发:

目前除三害都停留在表面上,似乎把三害的根源只归结到领导者的思想意识,并没有追究三害的社会根源,我认为这是不对的,我所有文章的中心精神只不过是论证一个早已公认的命题:“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我认为如果错误发生在少数人身上,那只应该从错误者本身的社会环境和历史来寻找原因,但如果错误已经形成社会风气,那么只能从社会目前状况才能分析其根源,所以我认为除三害,首先要挖根。只有“铲草除根”,才免“春风吹又生”。

“三害”的社会根源是社会主义民主遭到压制和党团员的盲从成风:

任何错误措施都要在一定的群众中间贯彻,一定要暴露在群众面前。所以如果民主生活正常,人民有实际上可以行使的民主权利,就会对三害群起而攻之,三害自然无法成风,事实上为什么大学中三害较社会上为轻?因为学生爱“闹”、敢说!为什么今年毕业分配有根本的改革?因为我们不答应了!所以三害的根源是缺乏人民的民主和监督。

另一方面,“三害”的形成总要有社会力量来贯彻,这力量便是党团员的盲从成风,党团员是社会的骨干,没有党团员的盲从,任何错误都行不通,例如没有党团员“绝对服从分配”的盲从口号,以往错误的毕业分配方式是不可能维持贯彻,所以盲从风气使党团员对三害的斗争,被解除武装,所以这亦是三害的根源之一。

社会主义民主遭到压制的原因:

一、法制问题:从西语系同学案件、张顺有事件等都说明宪法的人民权利尚未得到绝对保证。法制遭到破坏的根本原因,一方面是历史原因,我国解放前处于封建独裁统治,丝毫没有人生权利,形成人民对做“官”者都畏之如虎,默认其有莫大权势。在解放后,由于长期尖锐阶级斗争,要求高度集中,人民民主受到很大限制,政府人员集中了很大的权力,因此当人民遭受违法行为时,竟习以为常,不敢回击,如肃反中对人都有随意软禁、监视的权力,这显然是违法的,而我们竟熟视无睹,如我本身的接触,在入学以前我工作时曾经协助税务局向工商户催税,当时便有一个税务员把一个欠税的小商贩押到税务所,审讯监禁这人,这是××违法的行为,而当时我竟以为平常,甚至还做了帮凶,审讯时还记录口供,因此发扬民主首先要健全法制,尊重人民的人身不可侵犯。

二、领导与群众关系问题:由于尖锐阶级斗争而形成的权力高度集中使领导与群众绝不是真正的被监督与监督的关系而是绝对服从的关系,无原则的扩大保密更××人民监督的可能性,权威化的人事制度使个人前途被操纵在领导者手里,转×的鉴定会使人遗恨终身,所以在这情况下是谈不上人民的民主监督。

二、言论自由问题:在人民内部事实上并不存在言论自由,在反动帽子满天飞的时候,在政治××的压力下,更可怕的是在“对领导不满,便是反党”的错误舆论下,任何的反面意见都遭到毁灭性的围攻来压制,任何片言只语都可以列入肃反材料,将来有无穷后患。在这情况下,真正民主是不存在的。

党团员是三害的间接支持者,盲从与“三害”不可分割:

党团员是国家的中坚,是国家政策的贯彻者,祖国的伟大成就与你们名字分不开,反之“三害”成灾亦与你们分不开,请别激动,只听歌颂,不听批评,又是三害的梦想。盲从亦有其社会根源,执政党的地位使党团员对反面意见抱有反感的情绪。除了“光荣、正确、伟大”便没有其他的教条主义教育,×ד有肯定一切”的成见。在尖锐阶级斗争中,党要求党团员的绝对支持领导,来衡量党团员的立场和党性是完全必要的,但××党团员对立场、党性有错误的理解,把任何××的不同意都认为“立场不稳”“党性不纯”这便完全陷于盲从,完全××绝了思维,更甚至把××了,视为积极,打击××英雄。

盲从与三害是不可分割的,××的××领导方法,使领导人习惯于以行政命令代替群众教育工作,客观上便要求有一批盲从的骨干来贯彻工作,由于领导掌握大权,于是对盲从者表扬信赖×××××××这便鼓励了盲从风气的发展,盲从发展又转而使领导者陷于“三害”,又更鼓励盲从,于是可为因果蔚然成灾矣!

整风应该是全民的大教育。

执政党的地位使整风是全国的与全民的事,在整风中除党员整风外,更重要的是启发人民的当家作主精神,敢于斗争,勇于监督的精神,××××××整风,我坚决相信,人民起来了‘一切幽灵都会被扫光!××我××

人民无敌!人民万岁!

(划×者系看不清的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