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如此伎俩

作者:政治类

陈奉孝

自从我校反右派开始以来,保守派为了挽回他们已经破产了的名誉,为了挽回他们在群众中的“威信”,竟不惜采取造谣诽谤破坏别人名誉,进行恶毒的人身攻击等卑鄙的手段来打击民主运动中的积极分子,以期达到威吓和欺骗群众的目的。

第一,保守派在《人民日报》上宣布了百花社是反动小集团,宣布了广场是反动刊物,他们明明知道这样做在北大会有很多人不相信,但他们仍然不惜采取这种手段来欺骗外校同学,打击北大的民主运动,造成外校同学对北大民主运动的疑惧和仇恨。

第二,保守派拼命制造一些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莫须有的罪名,加在这次民主运动中的积极分子头上,好像只有他们才是代表党和社会主义似的,利用所谓批判会的手段来威胁民主运动中的积极分子并争取群众。

第三,他们利用一切宣传工具进行恶毒的人身攻击,破坏别人名誉,把人家说成是小丑,坏蛋,流氓和打手,以便造成群众对这些人的怀疑和仇恨,从而孤立他们。

第四,虽然保守派利用了上面的手段,但他们也还很清楚,还有许多人支持这次民主运动中的积极分子,而大多数的同学对保守派还有怀疑态度,因此根据前车之鉴,他们还有最后一张王牌,那就是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在“百花社”和《广场》编辑部中,找出一个所谓反动分子或反革命分子来,他们现在正在对某些民主运动中的积极分子进行逼问,搞得他们思想混乱,用威胁的手段逼他们承认所谓反社会主义罪行,并找出这次运动中的组织者进行逮捕和法办,这样他们就可以高喊高叫了,看啊!说“百花社”是反动小集团,“广场”是反动刊物,你们不是不信呀!这里面真有反动分子哩!

同学们不信请等着看吧!这样手段保守派迟早会施出来。最后,我们必须申明:我是这次运动中的积极参加者和组织者,我发起创立了自由论坛,参加了“百花社”,后来又以个人的名义参加了“广场”编辑部。我的一切活动都是公开的,因为我认为“三害”是一种根深蒂固的社会现象,要根除它必须依靠群众力量,所谓小集团在根除“三害”中是不会起什么作用的。

保守派们,我是这次运动的组织者,你们对我自然是恨之入骨的,那么请你们来我我吧!我知道你们会用捏造和无穷的推论的方法给我制造罪名的,对于这些我都愿意承担,我只是希望你们不必再折磨那么多无辜的人,同时,我公开要求那些跟我接触过的人不必再顾什么情面,把你们所了解我的一切言行全部讲出来好啦!我绝不会怪谁。

我的态度就是这样:如果有人(不管是谁)愿意共同跟我把问题搞清楚,那么我欢迎,如果有人要我做什么坦白交待,那绝对办不到!保守派们!你们不是掌握着权利机关吗?那么,你们现在就用吧!不必再用所谓批判会的手段来欺骗群众了。

保守派们!虽然看来你们胜利了,但是你们晓得吗?“五·一九”的火种已经播下了,它迟早会变成燎原大火把你们烧尽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