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最后的宣言

作者:政治类

杨 路

  6月22日在“广场”编委扩大会议最后一次聚会上的发言

同志们,同学们,鉴于目前局势特作个人声明如下:

一、党内进步势力已和保守势力结成联盟(至少是默契),以打击国内的反社会主义分子。这种分子在北大我不敢肯定没有,正像某些人不能证明它一定有一样。从某些迹象(《人民日报》的报导)看来,党采取了大刀阔斧的方式,在打击反社会主义分子同时,将许多积极要求民主与革新的人一概扼杀,严重地摧残了特别是青年知识分子当中的民主力量。

二、我是不能同意这种小题大做的措施的,我将保持与党不同的意见,即不应因一小撮反社会主义分子而同时打击了社会主义的民主力量,不应借口阶级斗争而打击了那些为社会主义进一步发展积极扫除障碍的人,同时对那些手段上很不高明的、不公正的、显然的对民主的压制表示强硬抗议。

三、党和民主激进派已由它们各自的片面性而陷于某种对立状态,虽然这主要应由党来负责,但我们如果再僵持下去,对党,对现时还缺乏主见的群众和对我们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这种局面只是对三害分子和真正的反社会主义分子有利。

四、民主力量应当退却,这不是向三害分子和保守势力退却,而是与党内进步势力妥协。这种妥协现在已经成为不可避免的了。虽然《人民日报》那篇报导荒谬可笑,要盼望更正恐怕是比较困难的,广场应当停办百花学社应当解散,否则不管你们是否进行了反社会主义活动,只要有一点明显的民主要求,除非变成“浪淘沙”那样低级的东西,强权和所谓“舆论”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五、作为一个共产主义者,我向“五·一九”社会主义民主战士致敬!希望大家注意到人们在民主问题上的严重分歧,民主权利除掉它的阶级性外,还有着全民性,即全体未剥夺公民权的人民对政府之约束,后者作为一种暴力机构很容易伤害人民,人民必须用一种全民平等享有的民主权利来保护自己,来抵制政府可能采取的暴政。

希望你们吸取教训,在全民平等享有的言论、出版自由得不到充分保障时,其他许多进一步的民主要求是谈不到的。

六、在这次运动中,我的路线基本正确,没有离开社会主义,但也有错误,现在还不准备检讨,今后行动方针是:

①谢绝一切辩论会、讨论会和个别谈话;

②不写大字报小字报;

③拒绝参加这种不问青红皂白一棍子打死的学习和批判。

朋友们,希望你们考虑我的意见,避开流弹,我没有力量帮助你们了。我厌倦了,我要继续去念那本“introduction of methmathes”

七、当别人指责我参与了某些我一直闻所未闻的政治活动(召开秘密会议,破坏学生会)并以一封不负责任的捕风捉影的来信(曾以大字报贴出,无名氏写的)作为佐证时,提出抗议,不但是我的权利,而且是对压制民主者的必要的冲击,是为民主力量撑腰,对这个抗议竟然使得一些同志过分激动,并且因而要求开除我的团籍、这件事,我不得不感到非常遗憾,并且啼笑皆非。

八、对于那些扮演了不光彩角色的别有用心的趋炎附势者,希望他们得以称心如意青云直上,更希望他们在不久的将来能学会害躁,能学会尊重自己。首先是作一个正直的人,坚持着作一个真正的共产主义者。

再见了:

我没有爱过这人世,人世也不爱我,

它的臭恶气息,我从没有赞美过,

也未曾向它偶像崇拜的教条下跪,

没有强露欢颜去奉承,应声吹捧,

因此世人无法把我当作同类,

我不是他们之中的一个,虽则其中

我的思想和他们是全然不同,

要是没有玷污自己的心,屈辱了自身,

也许我至今还在那人海中浮沉。

6月23日注: 对于我个人确有过的全部言行,我愿负政治上和道义上的责任,但对某些人对我的造谣中伤歪曲引伸,张冠李戴以及血口喷人一概不感兴趣。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